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七章
    陈家午间的寿宴自撤了冷盘开始上热炒没几道,陈家长子即便从主桌由远及近一桌桌地敬酒,陈家长孙陈琼瑞紧随着父亲,手执酒壶时不时上前为父亲斟酒。

    陈元鼎自不远处瞧了眼自家的九丫头,昂首阔步走近,爽声笑道:“来来来……流水阁诸位少侠自泾州一览顶远道而来,溱州陈家感怀五内,陈元鼎敬诸位少侠。”

    ‘呼啦’一声,所有在座的流水阁弟子及九姑娘立刻起身回礼,与陈元鼎同时将掌上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又对着陈元鼎行了一礼。

    陈元鼎见得流水阁弟子谦逊尊重,心中更喜,笑呵呵地说道:“这几日各路武林同道云集,陈某想着这众口难调之下,惟有仪狄谷之琼浆方能面面俱到,故而此次寿宴上的佳酿,均是出自于仪狄谷,清润又不失香醇,还请少侠们不用客气,随意畅饮。”言罢,即微一颔首,去旁桌敬酒。

    一听闻‘随意畅饮’这四个字眼,侯牧之就两眼发光,给自己连着倒了三盏酒俱是一口闷,接着才夹了两块五花肉放嘴里嚼着,看了眼那几个空座嘟囔道:“云小弟去了何处?怎地还未归座?再晚些就要散席了……可惜了这好几坛子仪狄谷的美酒~~”

    “就是!”九姑娘略微抬头将厅堂环顾了两周,却怎么找也没见着云小七的身影,于是摇了摇头说,“也不知云公子在干嘛呢?他不会肚饿的么?”

    秦言卿偷瞄了眼乐聆音,见着大师姐仍是如往常般神色淡然,不过许是今日的仪狄佳酿合了大师姐的口味,故而见得往日里少饮的大师姐,此刻正一口一口轻嘬着,极少举箸夹菜,只是三四口饮完一盏酒,随后即又斟满,如此反复但姿态娴雅,与侯师弟那如同牛饮的腔调简直是天壤之别……秦言卿暗叹了口气,忽觉着自己的右边袖口被人轻扯一下,转脸看去见着师妹沈纪舒对自己使了个眼色,随即看沈纪舒举起酒盏爽朗言道:“嗨!既然有幸能随意畅饮仪狄佳酿,即不可辜负了主人家的美意,九姑娘、侯师弟、大家伙儿热闹些……满饮此杯~~~”

    沈纪舒此言一出,陈琼玖、侯牧之那几个好酒之人都呼呼喳喳的,一下子你来我往地杯觥交错,这一桌上的气氛瞬间热闹了开来。

    此时的云小七,正躺在冷冰冰的石板地上,不省人事。

    南宫厍一摇一晃地走近,用脚尖踢了踢云小七的小腿肚,见着云小七双目紧闭毫无反应,不禁得意地嘿嘿奸笑,又瞄了眼跟前立得摇摇欲坠、脸色惨白的麻姑,即刻迅速转换了个笑脸,乐呵呵地自麻姑指间抽出那三枚细针,随后取出块帕子,将麻姑的脸庞擦拭干净之余又轻抚了她的脸颊下颚,满意又关切般说道:“白兔儿真听话!这几日几夜地为这臭小子赶工绣品,着实累坏了吧?方才又暗刺这臭小子使了许多力道的,来……为夫帮你揉揉手腕~~~”

    麻姑整张脸冷如冰霜,紧紧抿着双唇,像躲瘟疫那般将自己的纤手自南宫厍的肥掌中飞快抽出的同时又后退了两步,揉搓着手背之后看着自己的手心,言道:“那日爹爹与我..........答应同你联手演了这出戏请这位……这位云公子入瓮.........如今事宜达成,你得信守承诺……放过我爹爹!还我自由!”

    南宫厍的肥掌尴尬地停顿在半空中,一丝怒意在那对三角眼中一闪而过,随即他嘴角冷笑着言道:“我是说过,但我从未答应过给你们父女俩解药,此刻你俩尽可走出这大门四海为家,我倒要瞧瞧~~~你那药罐子老爹没了我的解药……病殃殃的能否撑到走出溱州地界!”

    麻姑全身一颤,脸色痛苦地看了眼父亲的卧房,咬着牙关低下了头,几滴泪珠如滚瓜般,自睫毛之间坠落在了云小七手掌边的石板地上,单薄的身姿、纤细的下颚、白嫩的后颈、濛雾般的双眸令人觉得如此凄美又心生爱怜。

    南宫厍看着麻姑泣泪的侧脸,不禁咽了口唾沫搓了搓双手,轻抚着麻姑的脸颊小心哄道:“白兔儿……虽说我无法光明正大将你明媒正娶,但你已是我的人,我自会对你有所担当,方才你肯与我联手将这姓云的拿下,我定会大大奖赏与你!如今这姓云的落入我手,那此事便算是办成了,但此地不宜久留,你与我先去趟秦阳,随后…………”

    麻姑转开脸庞,低头恨恨说道:“我不与你走!”

    南宫厍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上前两步一手将麻姑抱了,一手在麻姑的腰肢纤背来回揉捏:“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你与我有些时日了,怎地还这般冷漠?来~~让为夫的好好哄你一番……”言罢,边亲着麻姑的脸颊边将她横着抱起,正要找个就近宽敞的地方,却听得一声颤巍虚弱的话语:

    “你这畜生!快些放了我闺女!”

    麻姑听了即刻睁眼抬头望去,看见自己的父亲正趴伏在房门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眼神痛恨、气喘吁吁地盯着南宫厍,只是说了方才那句话之后便一连声急促咳嗽,似乎要把肺都得咳出来了!

    “爹!!”麻姑挣扎着要离开南宫厍的束缚,却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子,只得对南宫厍说,“快放开我!我爹他……”

    “哎呀呀~~~我的好岳父……”南宫厍对麻姑的动作和话语置若罔闻,几步走到麻父面前打量着,满不在乎地啧啧道,“岳父大人怎地不卧床好好歇息?您老应该腿脚不便才对,怎地到这儿房门口来了?哦!想是从病床上滚下来再一路爬出来的吧?哈哈哈!本该女婿要与您老请安才是,不过现在有些急事,女婿想借您的床榻一用,好让女婿与您闺女以解相思之苦……”边说边挟持着麻姑从麻父身旁跨步而入。

    麻父急不可言,只能紧紧抱着南宫厍的一条腿,不让他再动半步。

    南宫厍双手按着哭闹的麻姑,腿上踢也踢不开、甩也甩不动,于是直接点了麻姑的穴位令她动弹不得,接着将四肢僵硬的麻姑抛在了麻父的床榻之上,随后弯腰直接给了麻父一巴掌,将这位羸弱的老人家直直扇到了院落里头,就像当初引起云小七的关注那般,落在了云小七的身侧。

    只是此次,麻父的后脑勺更是重重砸在了云小七的肚脐眼上,一时间天旋地转,紧接着喷了一大口黑血在云小七的宽袖上头。麻父歪着脑袋看清了宽袖的主人,见那人七绺扎辫、眉目清俊,只是双目紧闭毫无知觉,不由的又喜又惊,拼尽全力呼喊道:“云公子!云公子怎会如此的?云公子快醒醒啊!救救我闺女!云公子!老夫求求你了云公子!只要救了我闺女!云公子要什么我麻二都会双手奉上!云公子!!你醒醒啊!!!云公子…………”

    南宫厍看了看昏迷不省的云小七,又瞥了眼瘫软在地的麻父,轻蔑一笑,入房关门。

    虽说麻父已用尽了这辈子最大的力道呼喊,但在旁人听来只是轻微的病弱之音,关起一道门便更是微乎及微的了……可麻父不死心,还是一句一言地呼喊着‘云公子’,似乎笃定了云小七是他唯一的希望,却又听得屋内的南宫厍吼道:“你若再鬼吼鬼叫地坏了我的雅兴,便将你宝贝闺女挑了手筋脚筋之后,卖到边陲塞外的暗窑子里头劳军去!”

    麻父听了这句话吓得一下子噤了声,正老泪纵横之时,一只冰凉的手掌托住他的后脑勺,缓慢地抬高了三四寸……麻父心中一诧,用力扭着脖子转眼看去,见到的却是一对波澜不惊的、如宝石般深邃的湛蓝眼瞳。

    南宫厍脱光了麻姑全身的衣衫,正要拉开自己的裤腰带,忽然一阵破空之声传来,循声望去见得房门顿开,又一道白光闪耀……南宫厍觉得自己的左脚后跟霎时剧烈抽痛,还未惨叫出声,他的右脚后跟也接着一阵剧痛!

    南宫厍顿时感到自己的下半身腿脚失去了知觉,肥胖的身躯一斜一歪便直接从床榻上滚倒在地,那对三角眼望向自己的双脚后跟,见到的是脚筋处被人用利器划开了一道很深很深的血口,深得森然见骨,鲜血像逃离魔掌似地从那两道伤口中迸发出来,洒射在周围两面墙上,勾勒出一幅浓重血腥味的图画……南宫厍看着自己已然残废无用的双足,痛苦又不可置信地摇头哀嚎起来,却在瞥见有人用剑尖挑起一床薄被,盖住麻姑赤.裸身子的时候,他的眼神彻底恐惧、绝望!

    此人分明中了三根蘸满了蜂王尾的毒针,居然没多久就醒转了且还能动武!这个姓云的臭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堂主!快来救我!!!

    “聆音姐姐,这都快酒过三巡了,云公子怎地还不回来呀?”九姑娘放下掌中酒盏,看着乐聆音的侧脸,轻声问道,“莫非云公子有什么事了?云公子他......他是什么人?为何要急着找那巧匠麻二呢?”

    乐聆音没怎么动过筷,酒倒是在不知不觉间已有两壶下肚了,于是此刻有些酒气上脸,衬得乐聆音的眼角眉梢都带着几丝淡淡的桃色晕红,就连同为女子的陈琼玖,都看的有些痴了……

    只见得乐聆音轻嘬一口醇酒,眼角微睨着九姑娘,轻笑言道:“她是什么人?她是个与你我不同之人……却有时与孩童般同样顽劣的傻瓜……她……不回来便不回来吧~~~总比大庭广众之下口不择言的好......哼!有能耐你就永远别回来……”

    最后一句话,是乐聆音的右手攥紧自己腰间的环珮流苏、醉意朦胧的双眸盯着左手中的酒盏的时候,轻言说起的,故而九姑娘有些听得不似真切,正要再凑近些,旁侧有人将一杯热茶放置在乐聆音面前,九姑娘回头看去,见得秦言卿躬身对着乐聆音恭敬说道:“大师姐今日饮酒过多了,喝杯浓茶解解吧!一会儿散席之后再去歇息片刻,今晚还有寿宴的呢……”

    “嗯!今日是饮得过量了,还是秦师妹乖巧……”乐聆音看了眼正与侯牧之、甄家环对饮的沈纪舒,笑了笑说,“你再去跟沈师妹说说,晚上还有酒呢~~”

    “喏。”秦言卿点了点头,过去拍了拍沈纪舒的肩膀,说了几句话。

    “快将近申时三刻了,聆音姐姐觉得乏了便去我房中歇息吧!不用再去客栈的来回折腾了。”九姑娘给乐聆音夹了几样清淡的可口小菜。

    “也好…………”乐聆音刚说了两个字,就忽然觉得头晕目眩,赶紧用手臂撑起了额头,另一只手给自己轻轻揉着太阳穴,心想着怎地那酒的后劲如此厉害?还是找个清静地方透口气,免得失礼于人……正要站立起身,却发觉自己的双腿使不上力道!打算运起内力逼散些许酒气,可丹田之中虚若怀谷!

    这种感觉?!乐聆音的脑间景象霎时回到了桉鹿山中的那个下午,似乎瞧见有人带着虎头面具,一对漆黑深邃的眼瞳透过那敦实可爱的面具,安静又温暖地注视着自己……那是........晟翎!

    晟翎,你现在何处?

    乐聆音瞬地睁开双眼,用力使自己的嗓音让人听着沉着冷静,对着同门说道:“汇聚八脉,气守丹田。”

    流水阁那几人正高兴地吃吃喝喝着,忽闻大师姐如此言语,不禁一愣,更有甚者还以为乐聆音酒后醉言,但看着乐聆音端庄肃穆的神态又不像是假的。

    乐聆音见状,又一字一顿说道:“五,体,投,地!”

    侯牧之、秦言卿那几人脸色大变之余,却听得有人大声笑道:“哈哈哈!不错!正是‘五体投地’!只是贫道多加了一味药,如今你们喝下的,乃是‘六神无主’!”

    此言一出,厅堂内众人一片哗然,可随后却一个个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有的顺势伏在了桌子上,有的仰首靠在了椅背上,有的太过激动直接一头栽在了地板上,但无论是哪样倒下的,俱是个个如醉过去了一般毫无知觉的,包括陈家长孙陈琼瑞、流水阁弟子侯牧之那几个饮酒厉害的。

    陈元鼎也是来者不拒地饮了许多酒,他看了眼晕厥在椅背上的大儿子,轻皱了眉头,又望向父亲母亲,见得二老无甚异样,便松了口气,于是暗自调息,却发觉除了丹田一丝内力也无,更是一阵阵的头晕目眩,他暗暗心惊,只是脸色如常沉声问道:“来者何人?!胆敢在我陈家胡闹撒野!!”

    “哈哈哈哈哈!”随着一串长笑,只见一行人自厅堂外鱼贯而入,皆是劲装蒙面,最后踏入门槛的却是个身着玄色缁衣的长须道士,只见那玄衣道士左手持一柄雪白拂尘,右手轻抚下颚五绺长须,道袍宽松行步生风,端的是一派仙风道骨之态。

    那玄衣道士一路直行踱至主桌,对着陈老宗主作了一揖,朗声言道:“贫道济州江淮子,奉韩王之命,特来为溱州陈老宗主拜寿,陈老宗主功德无量~~~永寿无期~~~”

    “不必了。”陈老宗主看了眼江淮子,对他摆了摆手,“老夫记得从未给济州韩王府送过请帖,道士请回。”

    “非也非也~~~”江淮子轻挥了下拂尘,眯着眼睛笑了笑说,“今日乃陈老宗主六十大寿,贫道身为武林中人,做晚辈的自当要来为老前辈拜寿的,贫道初入江湖时便听闻溱州陈家乃属武林之孟尝,广开府门交游四海,还望陈老宗主莫要辜负了晚辈的一番诚挚之心。”

    在这江淮子说这番话之间,又有大批宾客支撑不住昏迷倒地,放眼望去那些个年轻些的后辈十有八.九不省人事,一些修炼外加功夫而无甚内力的武林大侠也只得干着瞪眼无法动弹,唯有极少数的内家高手此刻还能端正坐姿摆摆台面。

    陈老宗主方才也饮了许多人敬的酒,只是仗着几十年练下来的浑厚内力,故而暂无大碍,他略侧过脸看了看身旁的夫人,见着陈家老太太仍旧心平气和地端坐着,心知她一向不喜饮酒,方才陈家老太太除了给丈夫贺寿敬酒喝了一盏之外便滴酒不沾的了,故而陈家老太太还未曾中计,只是今日府中做寿,谁也未将兵刃携带身侧.......这江淮子分明是有备而来,不知他要作甚?若是他们此刻对着昏迷之人痛下杀手……这可如何是好?!

    陈老宗主缓缓吸了口气,双目炯炯看着江淮子,言道:“既然是来拜寿的,又为何给我宾客下毒?到底是何居心?!”

    “贫道几日前给贵府递过条子了……申时三刻,解救玉罗刹!”江淮子抚了抚长须,徐徐言道,“此时正是申时三刻,贫道如约而至。”

    晕得只剩下一口气的九姑娘,伏在桌上闻得江淮子所言,气得破口大骂,但是无力张嘴,只得翻了个白眼在心中痛骂道:“那申时三刻说的居然是祖父寿辰之日!这个杀千刀的牛鼻子!待我缓过劲儿来了一定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将你这卑鄙无耻的臭道士挫骨扬灰!!!”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