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二章
    陈家九姑娘,顾名思义排行第九,芳名琼玖。

    陈琼玖姑娘是溱州陈家老宗主最宠爱的小孙女,那对柳叶刀就是老宗主花了重金请名匠打造,削铁如泥、吹毛断发,老宗主夫人又将她娘家祖传的三十六路‘旋风刀法’独独亲授予她一人,更是在家中同辈里头显得出类拔萃。虽说陈琼玖姑娘是个女娃娃,但她从小随着老宗主夫妇习武,性子与老宗主一样的豪爽仗义,生得又是一番芙蓉美貌,如此闯荡江湖没多久便得了个‘柳叶丽君’的美誉绰号,而陈琼玖也不以为意,倒是喜欢几个亲近些的好友姐妹称呼自己为‘九姑娘’,乐聆音便是其中之一。

    刚走进厢房,便听得里头一阵欢笑声,其中一位女子的笑声爽朗之极,乐聆音听了,莞尔一笑,几步走入厢房,对着一位身穿劲装的俏丽女子笑言:“九姑娘来了,一别数月,可还安好?”

    “聆音姐姐!”

    厢房内坐着的流水阁弟子见得大师姐到来,都即刻起身。

    九姑娘陈琼玖也跟着一跃而起,脚步轻快地来到乐聆音身侧,挽着乐聆音的右臂,喜笑开颜:“聆音姐姐~~几个月不见,九姑娘可想念姐姐了~~今日终于见得聆音姐姐,九姑娘心中着实开心得紧~~嘻嘻!聆音姐姐真真是愈来愈美丽动人了……这位师兄~你说是与不是……哎呀!!”

    云小七见着陈琼玖先是与乐聆音亲近,说着说着搭上了自己一言,却在那时看着自己惊呼一声,随即捂着脸跳着躲在了乐聆音的背后……难道是见云小七如见鬼魅??

    “九姑娘怎么了?这位云公子曾在一览顶上见过的,九姑娘不记得了?”乐聆音略显诧异。

    陈琼玖闷声回答:“自然是记得的……”

    云小七哈哈一笑,问道:“那怎么见着我却这般逃开了?难道在下长得如此凶神恶煞不成?”

    “没!”陈琼玖又立时从乐聆音身后跳了出来,对着云小七说道,“才不是逃开了的!只是被你那两撇胡须吓唬着了!”

    乐聆音无声,扬唇一笑。

    云小七抚着短须挑着眉说:“我这胡须怎么了?霍一心也留胡子,我瞧着侯六侠今日也没刮胡子呢……”

    陈琼玖端详着云小七的五官面容,细细说着:“总觉着不一样……看上去仿佛老了好几岁……”

    云小七虽说性格不羁,但听到“老”这个字眼,心中始终不爽,不禁嘴角一僵。

    侯牧之和甄家环听了,同时哈哈大笑。

    乐聆音翘着唇角摇了摇头,赶紧请九姑娘入座。

    因着陈琼玖的来访,乐聆音又特意吩咐另加了两道九姑娘爱吃的菜肴,九姑娘开心地吃了几口,忽然看了一圈在座人士,有些疑惑地对着乐聆音问道:“此次我祖父寿辰,花二哥不来么?”

    原本与云小七碰杯的侯牧之脸色一沉,随即又淡笑着对陈琼玖说:“九姑娘有所不知,我二师兄原是要一块儿来给陈老太爷拜寿的,可就要下山的前一晚突感风寒,于是便只能留在一览顶养病了。”

    陈琼玖听得花清池病了,立刻关切问候了几句,接着又说:“那萱萱呢?上回我离开流水阁时与萱萱说好了带她听戏去的,此次她也没来吗?”

    乐聆音加了两片蜜汁叉烧给陈琼玖:“小师妹留在一览顶陪伴于师尊左右细心服侍,以尽孝道。”

    卓怡萱乃卓卉君的嫡亲侄女,此事武林皆知,溱州陈氏又是以孝治家的,于是陈琼玖连连点头赞道:“嗯!萱萱真是孝顺之人!那劳烦聆音姐姐将我为萱萱准备的几件小玩意儿,捎回流水阁转交于她。”

    “九姑娘一番心意,聆音代小师妹先行谢过了。”乐聆音敬了陈琼玖一盏酒,忽又察觉陈琼玖虽面带笑容却仍掩不了几丝疲倦,于是问道,“九姑娘最近因何忙碌?难道是为了那玉罗刹?”

    “正是!”陈琼玖用力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酒盏顿在桌上,轻呼一口气说,“那玉罗刹一向为非作歹、杀人如麻,前几日居然胆敢流窜至溱州犯案!各路武林同道群起而攻之将那玉罗刹围截在了秦阳,秦阳离定秦也就快马加鞭的一日一夜路程,于是我陈琼玖也去相帮除恶。谁知那玉罗刹手段狡猾,轻功也不赖,我与其交手两回却都没能将其逮住!大家伙儿都快把秦阳翻个底朝天了,却始终不见玉罗刹的影子,最后还是‘河西黑燕’郑公子追查到了玉罗刹的足迹,‘铁臂铜拳’骆老前辈给了他三拳,那玉罗刹才被我等擒拿。我陈家离得秦阳不远,于是那玉罗刹就暂且关押在我家,待得我祖父寿辰那日过了,也正好再请得相邀前来的武林同道、前辈高人们商讨裁定如何处置那恶贼。”

    “九姑娘侠义心肠!甄某心中佩服!甄某不才,敬九姑娘三杯!”甄家环闻得陈琼玖不惧凶险,胆敢孤身一人与那凶狠的玉罗刹交手,如今还将玉罗刹押回了定秦城,不禁钦佩不已。

    陈琼玖大大方方与甄家环对饮了三杯,饮罢又对着甄家环明媚一笑,甄家环霎时脸红了个火辣辣。

    云小七看见甄家环羞嗒嗒像个深闺小妹子,暗自笑了笑,又发觉陈琼玖瞄了自己一眼接着说道:“我回到家中,刚处理了玉罗刹便有人报我说流水阁业已入城,于是我便直接过来找你们了,只是方才我在紫衣巷口瞧见家里那位义兄黑着脸走开了……不知这浑人此次可有失礼之处?”

    “连公子邀我流水阁去你陈家大宅下榻,好方便到了那日给陈老太爷贺寿。只是我流水阁一向偏爱清静,况且想必这几日陈家大宅为了陈老太爷寿辰一事要繁忙准备,是以流水阁就不来叨扰了,到了陈老太爷六十大寿之日,聆音定会带上师弟师妹们早早来九姑娘家,给陈老太爷拜寿。”

    “流水阁来到定秦城,自然是宾至如归的,只是我那位义兄……呵!他的先考年轻时与我爹爹称兄道弟,当年病危时又对我爹爹临终托孤,我爹爹才多了个义子~~这类事在江湖上本就稀松平常的,但这位义兄从小被他那位寡母溺爱至极,我爹爹也不便过于严厉教导,谁想到他仗着我溱州陈家的名声却是一年比一年骄奢嚣张,先前又在一览顶失礼于人,实在是丢人现眼!平日里头我们几个本家的兄弟姊妹都懒得与这人混在一处的,可他终究顶着溱州陈家的名号……故而陈琼玖在此给云公子陪礼道歉了!”言罢即刻起身,对着云小七拱手行礼。

    云小七马上站起,连连摆手道:“不可如此!若说道歉,九姑娘也早已在那时的一览顶上与我说过了的,如今云某不再介怀,九姑娘也无需再提甚么道歉之说,况且九姑娘侠骨柔肠誉满江湖,世人均知‘柳叶丽君’的仁义良善,一再陪不是的真真是折煞云某了!”

    “嘻嘻!我也知晓你该是个宽宏大度之人。”陈琼玖坐回原位,笑着说,“再过五日便是我家祖父六十寿辰,陈琼玖在此郑重相邀,还望云公子与流水阁一道过来喝杯薄酒,千万不用准备什么寿礼!初四那日早点儿到就是极好的。”

    云小七认真点头,笑着说:“一定一定!其实云某还有件小事想着要问询九姑娘的。”

    陈琼玖爽快接口:“只要我九姑娘能办得到的,云公子且开口。”

    云小七给陈琼玖到了满满一盏酒,缓缓地说:“溱州陈家世居定秦,不知九姑娘可否知晓‘巧匠麻二’这人?”

    陈琼玖端起酒盏饮下满满一口酒,看着云小七问道:“巧匠麻二?打铁的还是琢玉的?”

    “这…………”

    陈琼玖见云小七脸色有些迟疑,也不再多问,只是说:“我回到家中便吩咐下去,帮云公子去探询,现下咱们几个好好喝上一回~~~请!”

    云小七昏昏沉沉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不知到了什么时辰了,没想到看着九姑娘的年纪不大,酒量却厉害,昨夜与侯牧之、云小七一同喝到了半夜才散,甄家环早已醉得吐了五六回,最后是让侯牧之扛在肩上驮回房去的,云小七还算靠谱,自己一晃三摇地扶墙摸回房的。

    头痛欲裂,云小七撑着脑袋坐起身,斜眼瞧见床头处的矮几上摆了一碗水,本就涩涩的唇舌顿时觉得口干舌燥,立刻端起喝了两大口,回味出了一丝甜味,显然是放了蜂蜜的缘故,云小七觉得腹腔之间没有那么难受了,只是两处太阳穴附近还有隐隐胀痛,于是将蜂蜜水一饮而尽,随后靠坐在床头揉搓着自己的脑袋。

    以后还是少喝些酒,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云小七闭眼发着牢骚,耳中听得三下叩门声,接着有人推门走了进来,伴着轻盈的脚步声,几缕淡雅幽香缓缓流淌而来……云小七心中已是了然来者是何人,可宿醉的余威仍在折腾着自己,怎么也做不出笑脸相迎的样子来,于是只能继续苦着脸微眯着眼睛看向来人。

    “醒了?觉着头疼得不行么?”虽说乐聆音的嗓音本就是温和柔软的,今日听着更让云小七感觉出一丝别样,不知该怎么说,只是见得乐聆音侧坐于床沿听得她对自己轻轻地说着话,一股亲切感在云小七的心间油然而生,虽说仍是有些醉醺醺的,但相较于之前的难受感,此刻莫名地舒泰了许多。

    “嗯……在下昨晚不胜酒力,没量力而行,给乐女侠添麻烦了........惭愧惭愧!”云小七轻叹了口气,忽然发觉自己的口鼻都是一股子的酒味,于是更加懊恼,慢慢往床榻里头挪了半个屁股,就怕身上的酒味熏着乐聆音。

    看着云小七的细微举动,乐聆音是何等的冰雪聪明,瞧着云小七微红的脸颊轻轻一笑:“昨夜我请店家给你们几个弄了蜂蜜糖水解解酒,送至你房中来的时候见你已然睡得沉了,于是便将那碗蜜水搁在了你的床头,好叫你醒转了能即刻饮下。”

    云小七双手捂脸使劲搓了搓脸皮,闷声言道:“真真是醉汉多作怪,昨夜累得乐女侠奔走照拂,在下真是与浑人无异了!罪过罪过!”

    乐聆音伸出食指点了下云小七的脑袋,佯装气言:“什么罪过不罪过的?敖前辈与我师尊是多年旧识,又有当年点拨剑术之恩,如此说来你我也算江湖世交,你与我如此客气作甚?难道我乐聆音只配与你做个点头之交不成?!”

    捂着脸面的云小七急忙挥舞着双手,晃着仍有些晕乎乎的脑袋连连否认:“非也非也!流水阁与天一门交谊匪浅!况且自从与乐女侠结识以来处处得乐女侠的照拂,在下心中真真是感激不尽的!只是在下觉得要乐女侠如此天仙般的人物,昨夜受累照顾我这个酒徒……实在是舍不得!”

    看着云小七急着辩白的笨拙模样,乐聆音轻笑着出了声,听着云小七紧张的解释,心中没由来地一阵愉悦、几丝欣喜,见得云小七的脸色仍是有些懵懂,于是故意轻哼开口道:“知道自己是个作怪的酒徒便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猛喝那么多酒了?”

    云小七瞧见乐聆音对自己板起了脸,即刻收腿跪坐好了,正对着乐聆音一本正经地讲:“我云小七~哦不!我敖晟翎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酗酒了!若是再酗酒.......就......就让我醉倒在大街上无人搭理照料!”

    “呵!睡大街?晟翎倒是真会盘算~~”乐聆音微眯着美眸,伸出右手直接掐了把云小七的左脸。

    “唔!!!”云小七被惊得精神恢复了些许,不是因为脸上的肉被掐得疼,而是对于乐聆音的这个举动有些意想不到……以往乐聆音在云小七的印象中端庄内敛,柔和又不失威仪,令得平日里散漫惯了的云小七有些敬而畏之,此刻见得乐聆音掐着自己的脸颊,看向自己的那对美眸笑意中夹杂着几丝狡黠顽皮,倒是让云小七觉得以往的距离感拉近了些许,她不仅仅只是流水阁大弟子了。

    “啊!!!乐女侠快快放手,否则在下就要被你破相了!那可万万使不得的!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啊!!!”说是说在求饶,可云小七笑得一脸乐呵,哪有半点害怕被撕破脸皮的慌张模样?

    “啧!乐女侠乐女侠~~聆音自认不配做得什么女侠,晟翎你倒是叫得顺口,与那些爱套近乎的外人无异的……”乐聆音撒了手,看了云小七一眼,虽说掐她时没怎么用力,但见得那白皙滑润的脸颊还是被自己弄出了些许红印,心中有些不忍,于是也不再归咎什么,站起身说,“给你准备了清粥点心,快些洗漱了出来用一些,否则伤胃。”言罢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聆音。”

    乐聆音莲步一辍,但未回头。

    云小七看着乐聆音的三千青丝、曼妙背影,扬唇笑道:“晟翎感激聆音。”

    一丝笑意自那朱唇展开,随后犹如春风拂过桃花扬起了朵朵绚丽那般,若是此刻有人经过乐聆音的跟前,定会被乐聆音此时的笑颜迷得神魂颠倒、惊得叹为天人。

    可惜云小七没那眼福,乐聆音也没打算转回身去,只是稳定了嗓音说:“你快些。”也不待云小七穿戴齐整,提前一步跨出了门槛。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