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十九章
    云小七要了慕容几次?慕容与云小七做了几回?俩人都记不清了。

    唯一在云小七脑海中留下印象的,是慕容紧紧抓着她的背,在云小七的肌肤上拉出了无数条火辣辣的灼热痛感,最终呼出了长长一口气……似是鱼水之欢的喘息,又像是一夜缠绵的叹息,究竟是如何?云小七真的分不清了,因为就在下一刻,云小七瞬间睡得死沉。

    但云小七知道,她的双臂一直搂着慕容的身子,不舍得放手。

    再当云小七迷糊醒转时,她的双臂之间已是空空如也……云小七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随即发觉床侧有人站着,耳边也听到了穿衣扣带的窸窣声响,她又立时放松了心。

    屋内已透进了外头的鱼肚白光,云小七翻身侧看过去,一个只穿了条亵裤、裸.露着细颈嫩背的纤细人儿,此刻正背对着自己,但见那人儿如莲藕般的手臂反转在身后,双手灵巧翻动正打结着肚兜的细绳。

    腰肢细窄似能盈盈一握,玉背细润仿佛夜间月华,如此一番赏心悦事叫云小七离不开眼。

    云小七看着慕容玉背上星星点点的吻痕,知道是昨晚自己不经意间留下的印记,她嘴角噙着温暖笑意,轻缓起身下床,敞着中衣赤着脚,慢慢走近,双臂穿过慕容腰间两侧,从后将慕容轻搂进了自己怀中,顺势在她的白嫩细颈轻轻啄了一下。

    慕容的手势一顿……她深吸了口气,清冷言道:“别妨碍我穿衣。”

    云小七听闻慕容的说话语调,心中不由得一凉,笑容僵在了脸上。

    现在的慕容与昨晚的慕容判若两人,昨晚的慕容虽没怎么说话,但对着云小七予取予求极是缱绻,可是现在的慕容.......不仅回到了往前的冷淡,更是透出了股冷冽。

    “你还不放开?!”慕容有些不耐烦,似乎心中烦躁的很。

    轻拥着的双臂无声松开,云小七原路倒退,回到了床侧,只是双眼仍旧一眨不眨看着背对她的慕容,眼中的不解和失落使得云小七的脸色有些伤心。

    云小七轻吸了一口气低下了脑袋,见得床畔地上四处散落着衣裤,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慕容的,此刻慕容已将肚兜穿戴好了,捡起了她的中衣正要往身上披。

    见着慕容只顾着穿衣也不回头看自己一眼,云小七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同样一言不发地拾起自己的长裤穿上,扣好了中衣,蹬了双软靴,默不作声地在一张圆凳子上坐下,看着慕容穿鞋袜、扣外衫、绑腰带。

    昨晚翻云覆雨了整整一夜之后,慕容的一头秀发已是凌乱,云小七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桃木梳子,无声走近慕容身后,抬手为她梳顺青丝。

    慕容似乎有一下愣神,随即自顾自整理衣领袖口,任由云小七为自己梳头,待得云小七将自己的发丝梳顺了,慕容抬起右手,自云小七手中接过那把桃木梳子,三两下分了头路,随意给自己打了个简单发式,口中清言:“昨夜......昨夜多谢你为我解毒。”

    云小七深吸了一口气……也对,慕容昨夜那般,缘由都归结于她经脉之间的那股浊气,此刻浊气已去,还能留下什么?

    看着慕容面无表情的清冷侧脸,云小七眼神一黯,自嘲笑道:“不必客气,昨夜......昨夜我已收到了足够丰厚的诊金。”

    慕容紧抿了下红唇,眼角睨了下云小七的方位,心中暗骂了声‘淫贼!’,随后也不多话,一个移步闪到了右前方的一扇窗前。

    云小七当然也知道此刻在她的房门口有两个人在那儿守着了,故而见着慕容那番举动,她只是坐回圆凳子上一动不动,淡淡笑看着慕容。

    慕容将那扇窗户稍许拉开了一条细缝,探视了几下便将窗户拉开了一半,正好让她翻出,刚要提气纵起,却听得云小七在身后痞气十足地戏谑笑道:“我怎么就觉着~~~这样似乎好像仿佛是在……偷情?”

    慕容银牙一咬,当作没听见什么声音,头也不回地走了。

    云小七看着慕容离去的那扇窗户,脸上的笑意渐渐消逝,觉得自己的房中一下子冷了许多……许是窗户开了,冷风透入的关系吧?云小七呆呆站起,走去将窗户合上,转过身后,又呆呆地盯着凌乱不堪的床榻发愣,似乎还能看到昨夜俩人在那儿纠缠着怎么也分不开……

    只是在解毒而已............

    呵!好一个欢乐销魂的解毒法子!

    看着床褥间的一些个暗渍,云小七打算将床榻整理一番,刚抖了抖绞成一团的棉被,一样细短小巧的银色物事跳了出来。

    云小七定睛一瞧,原来是枚银钗,拿在手中看其纹路简约大方,与在脱脱、刘微的发式上见到精美首饰一比真是质素朴实,可云小七却把这枚银钗收入怀中,贴身藏好了。

    大清早上的花满楼是不做生意的,所以连个开门的仆人都没有。慕容从后巷翻入墙内,吩咐了伙房的两个婆子准备热水澡盆,也不再惊动别人,她自己回到卧房里头更衣洗漱,待得慕容将自己的身子浸泡在有些发烫的热水之中了,才消除了一丝疲倦。

    慕容阖起双目坐在浴盆中,双手无意间轻揉着自己的后腰大腿,温热的水汽给慕容的脸颊抹上了一层娇艳欲滴的粉红胭脂……昨晚一夜云雨,与云小七痴缠到力竭方才罢休,若不是体内的浊气作祟.....断然不至如斯!

    可慕容心里清楚自己对云小七已有了别样的心思.........昨夜自己中了杜绝行的阴损计谋,脑中闪现的却是云小七那清俊洒脱的五官、湛蓝深邃的双瞳,使得慕容心中急得想要立刻见着她!虽说云小七是个女子,与自己同为女子,但叫慕容在与一个男人苟合之间做个抉择……慕容是毫不犹豫立刻去刺史府找了云小七!

    可女子与女子之间能有将来??会否长久??

    慕容冷漠一笑,做杀手的,谈何将来?谈何长命?想要与平常人家那般成亲生子??当轮回堂是善堂么?!就如云小七说过的,杀手犯下的都是杀孽!慕容这四年来杀了多少人,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否则也不会坐上那帝都掌舵之职!况且........云小七虽坦诚说了喜欢女子,但也探听得知云小七有了心上人的,心里想着这个怀里抱着那个之类的事情江湖上也不是没有……再说,云小七如今说是说在泾州刺史府当了个从五品的带刀护卫,但依照她的修为及气度,必非池中之物,区区一个刘仪何德何能驾驭得了云小七?由此看来,云小七或许潜伏在刺史府另有所图,要真是那样,她定在刺史府留不长,说不定连‘云小七’这个姓名也是假的!

    想着自己昨夜与一个不知真实姓名的女子共度了一晚,慕容又是不置可否地扬了扬唇角,走的时候都谢过云小七的‘相助’了,而云小七也说收了丰厚‘诊金’,既然如此,还有那必要去刨根问底儿地较真吗?

    忽然,自己昨夜在云小七指尖腾云驾雾的画面,时不时地展现在眼前,慕容心中不禁一颤,耳边仿佛又听见那人呼粗气喘息着叫自己的名字,惹得慕容的耳朵根都发烫了!印象中记得昨夜体内浊气难耐,当时就心想了要抓着云小七不放.........云小七也是个聪明人没让慕容失望,让慕容在她的怀里全身紧绷去了好几回,每回都使得慕容呼出了一大段浊气,最后几次是用别的法子让慕容快活的,许是云小七怕慕容受累过度伤着了吧…………

    “慕容姐姐,纳兰姐姐知道慕容姐姐安然归来,她说与您一同用早膳。”

    闻得廊下的小丫头的禀报,慕容也不再去多虑什么,起身而出,擦拭了肌肤上的水珠,刚对着长镜穿衣时,眼神一顿,见得自己的脖子、肩膀、锁骨、胸间……犹如桃花般一朵朵在自己的肌肤上绽开……慕容又赶紧转身看背后,那后背比前胸更加的花团簇拥!

    此时慕容也没那个闲暇再去回忆昨晚的种种,她即刻提了提衣领将自己玉颈间的红色吻痕掩盖住,同时心中又暗骂了云小七,穿戴整齐后去外厅用早膳。

    “啊~~~早啊~~~”纳兰对着慕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慕容对着纳兰点了点头,无声落座,用早膳。

    纳兰舀了勺小米粥,双眼却盯着慕容看了又看,低首喝了几口粥便轻声问道:“彻夜未归,可是堂主令你为难了?”

    “....................”慕容夹了块千层糕,瞄见纳兰一本正经看着自己,于是说了声,“不用担心。”

    “我们几个被堂主收留从小一起长大,堂主为人如何我等岂会不知?再说四年前........”纳兰咬住自己的嘴唇噤了声,看着慕容仍旧风清云淡吃着早膳,于是她也只得暗叹了口气,刚夹了个豆皮包子给慕容,忽然瞧见慕容领口处的肤色有些不同,定睛一看,不禁瞪大了双眼。

    慕容见纳兰的诧异神色,不由得将自己的领子往上拉了两下。

    纳兰见慕容的晕红双颊,两眼发光地说道:“难怪整晚都没见到人!快说说~~那人是谁?”

    慕容只是低头喝粥,一言不发,只是喝粥的手势快了许多。

    纳兰难得能看到一贯冷漠淡定的慕容掌舵显出如此窘态,她想也没想一下子脱口而出:“云小七!!!”

    ‘叮!’慕容手中的勺子敲在了瓷碗碗底,接着放下了筷子,起身说道:“我吃完了,你慢用。”言罢转头就走。

    纳兰看着慕容快步离去的背影,会心一笑。

    云小七那边的早膳可吃的一点都不太平,打理清楚了刚出房门,就被何、吕两个护卫带到了刘化那儿,说是一同用早膳。

    刘化的脸色不是特别好看,他拍了拍云小七的肩膀,黑着一张脸说道:“昨儿个半夜还是惊动了赵攸,她知道你将那擅自闯入的女子带回房中,亲自来找你要人说是要审讯,谁知还没走近你那里便听得了你房内的‘动静’,没多久便转身回去了,走的时候说要你今早去见她……我看当时赵攸的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待会儿你对着她可要仔细的,那姑娘精明得很,不知会用啥法子对付你,云小子小心些了!还有,你家那位‘亲眷’呢?”

    云小七苦着脸笑了笑:“她昨夜是为我而来,若不是我,她也不会独身夜闯刺史府........我已经让她离去了!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护卫长大人明鉴!昨夜之事罪责都由我一人!那位表小姐要罚就罚我一人便是,与旁人无关!”

    这话在刘化面前还是挺受用的,还夸赞云小七好兄弟讲义气,但搁在脱脱那儿就是一通废话,先把云小七骂了个狗血淋头,再将云小七当月的俸禄罚没,又令云小七回讲武堂领二十大板。

    一来就双手垂膝、低眉顺眼的云小七,在听闻要被打二十大板之时心头瞬间起了无名大火……我敖晟翎没将你这忤逆的刺史府搅得天翻地覆已是便宜你们了!!如今想打我?!凭你们也配?!

    虽然仍旧低着头,但是腰杆已然慢慢挺直,低沉的嗓音冷得一丝温度也无:“赵攸,你玩过头了。”

    自从说要云小七去领二十大板之后,脱脱就发现厅中的氛围瞬间肃冷,她刚觉得有些紧张,便见得云小七站直了身子换去了卑谦的模样,一句冷言竟然让脱脱手心出了把汗!看着云小七定定直视自己,那对眼睛不再是平日里的吊儿郎当,冷得不见一丝情感……这时脱脱发觉自己错了!她错在对于云小七太过自信,错认为自己能让云小七臣服,错估了云小七的脾性,更是错算了云小七的背景。

    脱脱抚了两下自己戴着的赤金臂钏,眨了眨眼妩媚一笑:“瞧你这性子~~还像个孩童般打不得的了……念你北郊围猎时救我一命,那二十大板也可免去,但这后面的两个月里头,你得全心全意去做你那带刀护卫一职!别让我姑父还有刺史府出什么事儿。”

    云小七看着脱脱,点了点头:“喏!”

    当夜,刺史府就出事儿了。

    刘仪还是一如往常那般,与全家人用过了晚膳便去书房,刚踏进门槛坐定即发觉桌上有封信。

    信上说,今夜子时,来取府中至宝,还请慷慨。

    一个时辰后,刺史府所有护卫集结,在刺史府的各个角落来回穿梭。

    云小七及其属下被指派去守前庭,刚巡视了两圈却隐约听得有人大喊‘走水!’仰头瞧见后院火光冲天,云小七点了两个手下前去探询,不多久只回来了一个,说是脱脱住的楼阁走了大水,所幸脱脱胆识了得,跳窗而出没有被困,但刘化命云小七拨点儿护卫过去帮忙。

    云小七大手一挥分了半数护卫去后院灭火,她自己仍值守岗位留在前庭。

    待得寅时三刻左右,去后院灭火的手下们才陆续归队,各个湿透狼狈满脸疲惫。云小七问了几句便让他们去墙角暗地里靠着歇会儿,待得过了辰时解了集结令,云小七散了队伍,而她却独自去那堆烧焦了的废墟处看了几圈。

    当日那雅致的楼阁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昨晚那把火烧得如此旺盛实在是有点儿邪气。

    “你在看什么?”

    云小七闻声回头,看见的是脱脱披了件大红披风,由一个大丫鬟陪着正站在不远处,她对着脱脱遥遥颔首:“表小姐昨夜受累了,可有受伤?”

    脱脱对云小七摆了摆手:“受累倒还不至于,只是有些受惊了。”

    “哦?惊从何来?”

    “可还记得那一日……泾州都统公孙锻那俩马车起火么?”

    “..........记得。”

    “昨日楼阁这把火,令我想起了那一日……那青色火焰来势汹汹,若不是当时阿曼护着我从窗口一跃而出……哼!就算不被烧死,也被伤得面部全非了!”

    云小七对着脱脱安慰一笑:“表小姐吉人天相,自然否极泰来。”

    脱脱对着云小七盈盈颔首:“承云护卫吉言,今后还得仰仗尔等护卫们保全我等。”

    入夜,刺史府一片冷寂,似乎是怕再次走水,故而府中不见得一丁点儿的灯光,非常安静,安静得直到天亮,所有护卫都暗自松了口气,却见得表小姐的婢女阿曼,两眼通红慌里慌张奔了出来……脱脱失踪了!

    楼阁失火之后,脱脱便与五小姐刘微宿在一处,姐妹俩说了会儿体己话不知不觉睡着了,待得早上刘微被阿曼叫醒时,发觉睡在外侧的表姐已经起来了,但见得阿曼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些什么,才知道表姐不见了!

    云小七跟着刘化来到刘微的闺房,一些个女眷早已回避,环顾四周,又跃上屋梁仔细观察,双目一闪朗声说道:“此处有个脚印!”

    “当真?!大胆贼子!攸儿定是被狂徒掳了去!”刘仪将手边的茶盏砸碎在地,碎片四散,有几瓣直直滑进了床底下,刺史大人气得胡须都挤在了一处,“下令!全城搜查!掘地三尺也要把攸儿寻回来!!”

    云小七循着碎片的痕迹看了眼床底,轻巧跃下屋梁,跟着刘化一同抱手称喏。

    刺史府突然没了脱脱,一时之间乱作一团,好些个事儿他人无从下手操持,府内刘仪夫妇急得坐立不安,府外满城百姓被刺史府护卫闹得鸡飞狗跳,这种混乱的情形一直到了晚上仍是毫无进展,可刺史大人下了令,护卫们只得夜以继日,忙乱之中,谁也没注意,一个黑影在刺史府内躲躲闪闪。

    那个黑影似乎对刺史府内的地形非常熟悉,三转两拐便来到一处堂屋后窗,一闪而入。

    屋内漆黑一片,但那黑影的双眼,犹如天上的星辰般炯然有神,但见那黑影伸出右手,修长有力的手指轻抚墙面,突然在一块墙砖上指力一顶,但见那墙砖轻声凹进,而左前方三步处的九块地砖却无声移位,露出了条通往地下的暗道!

    那个黑影微眯了双眼,等了一刻钟,又从衣襟中掏出一颗如龙眼般大小的夜明珠,轻轻投了进去,依仗夜明珠在暗道中散发的微亮光泽,那个黑影隐约看清了暗道另一端的情形,于是谨慎进入。

    刘仪盘踞泾州这几年所得积蓄还算厚实,暗室中,有金锭银票、珠玉珍宝,也有奇玩字画、古籍善本,可那个黑影在不大的暗室中转了四五圈,却对那些财宝只是看了几眼便过,手中仍旧是空空如也……他到底想要什么?

    那个黑影将暗室边边角角搜查了一番,最后靠着一箱子珠宝摇了摇头,心算着入了这暗室已将近一个时辰了,于是站起身打算离去,谁知碰落了木匣子,里头的物件洒落了出来。那黑影弯腰拾起,按手感似乎是羊皮纸,上面写满了指甲大小的字迹,原本是打算物归原位的,但无意间瞄到了其中几个字令他直接将所有羊皮纸揣进了怀中,临走时挑了个更大一些的夜明珠,顺便夹了一沓子银票,统统收入囊中。

    次日,婢女丫鬟阿曼经人提醒,在刘微的床底下找出了仍在昏睡中的脱脱,叫大夫扎了几针便醒转了,神志清醒。

    照理来讲,刘仪应该能放心了,可他却比前几日更加心神不宁,因为他大清早进书房后,看到房内角落里九块地砖移位,一个暗道安安静静地呈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