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十六章
    一滴滴紫色的液体,从卓卉君的鼻腔之间慢慢坠落至一碗酒中,但不化开来而是无声地滑在了碗底。原先是缓缓的如滴水般,接着却是愈演愈烈,如淌水似的细细流入酒碗,碗底的紫色越积越多,挤得酒都快要溢出来时……停了!

    卓卉君仍是毫无一丝动静。

    云小七看向喻小唯,喻小唯对着云小七摇了摇头。

    “请乐女侠将卓前辈口中的那颗‘雷鸣玲珑’取出,让在下一观。”云小七站起身让位给乐聆音,顺便走了两步将酒碗放在了暖炉旁。

    乐聆音小心翼翼地将师父的下颚轻轻一按,一颗小圆球立刻从卓卉君的口中滚了出来,适时落到了乐聆音的另一只候着的手掌中,随即捧着递给云小七。

    云小七就着乐聆音的手掌对那小圆球看了两眼,见得原本亮黄的如今早已是紫黑的了,微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随手取了个空茶杯,乐聆音即翻起手掌把那小圆球倒了进去。

    “乐女侠,请将这些物什暂且原处留着,在下要有用处……此时日头正盛,估计午时就快要到了,烦请几位姑娘为卓前辈打理一番,过了午时要将她扶到屋外头去的。”云小七边说边推门走了出去,回避。

    秦言卿、沈纪舒二人面面相觑……要将中毒昏睡的师父扶走到屋外去曝晒??真是有些荒谬了!!又见得十一师妹正自低头沉思,一时之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看向大师姐……乐聆音看了几眼桌上的一干物什,随后走至橱柜旁打开箱子翻出了师父的一套裙褂和一件披风,对着秦言卿和沈纪舒说:“三师妹将师父扶稳当了,五师妹与我一同为师父穿衣。”

    当云小七抬头看着天边的朵朵棉花糖变化成了圆圆桂花糕时,终于听到身后传来了开门脚步声,她回头一瞧……卓卉君被裹得跟粽子似的被秦言卿和沈纪舒夹着臂膀扶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大群弟子……云小七暗暗叹了口气,待得走近些了对乐聆音说:“请乐女侠吩咐少侠们暂且回避,姑娘们留着帮手就行了,另外.......卓前辈穿得多了些……现在天色渐暖日光充足又是正逢午时,不必担心卓前辈会受凉,还是请把卓前辈的那条棉袄拿下来吧!不然在下不好动手。”

    乐聆音看了看云小七,也没多问就照做了。

    云小七把剩下的一碗煮过的‘醉生梦死’端了出来,让乐聆音喂卓卉君喝了下去,随即对扶着卓卉君的两位姑娘说:“秦女侠和沈女侠辛苦些,扶着卓前辈站稳了千万别乱动,定要一动不动的!否则就出大麻烦了!”

    话一说完,便环着秦、卓、沈三人轻轻绕起了圈子,绕道第三圈时,突然疾速伸出左手食指对着卓卉君隔空一点!

    秦、沈二人觉得师父仿佛轻微一晃,赶紧敛息稳住下盘!

    云小七仍旧对着她们绕圈子,时不时地对着卓卉君隔空一指,但见她渐渐地越绕越快,出手也是越来越迅捷,没过多时便已快得看不清云小七的五官,只能瞧出她飘散的黑发以及出手时的袖口飞扬,又过了一阵只能依稀看到个模糊的人影,快得让人觉得眼花心慌……秦、沈二人均自暗暗运气了内力,否则只能闭眼,又觉得师父的身子越来越沉,打算往上提一把却想到云小七说过‘定要一动不动’,只能一直坚持着,手上又使了些力气免得师父从自己的手中滑了下去。

    突然之间,云小七绕到卓卉君的身后,垂手而立刹住不动了!

    卓怡萱在一旁看着,刚想开口询问,却见得云小七一下子抬起了右手,一掌拍在了卓卉君的后背!

    “噗!”一声……卓卉君仰首喷吐出一串紫黑色,直直地洒了跟前三丈地!

    “啊!!!”……“师父!!!”……

    在一边观望着的姑娘们都一脸惊慌地对着卓卉君围了上来,其中又有两个对着云小七摆起了架势,云小七赶忙摊开了双手自嘲一笑:“心中不快就直接动手,这难道就是你们流水阁的传统习俗不成?”

    “十二师妹!十三师妹!你们俩退下!”乐聆音喝止了十二师妹谷雨及十三师妹柳叶,又对着云小七问道,“云公子!师尊如何?!”

    云小七轻扬唇角,侧脸看着静坐一旁默不作声的喻小唯,笑言:“现在我说些什么都不十分算数,还是请喻姑娘为卓阁主切脉吧!”

    秦、沈二人连忙将仍旧昏迷的卓卉君扶至喻小唯跟前,喻小唯先探左腕再探右腕,一脸难以置信随后满眼欣喜!一向风清云淡的居然对着云小七露齿一笑:“‘雷鸣玲珑’之说果然属实的!”

    云小七看着喻小唯对自己展颜一笑,不禁也弯着如新月般的眼睛无声笑了起来:“那就好!这接下来云某就不再班门弄斧了,贵派请来的几位名医自会将卓阁主照料妥帖的。”言罢便对着众位姑娘抱拳一揖,转身离去。

    乐聆音听闻云小七的嗓音不同于往常的沙哑,似乎已显疲态,遂开口道:“这几日几夜劳累云公子了,云公子请好生歇着,待得晚膳时辰一同用饭。”

    卓卉君被几个女弟子又重新搬回了卧房榻上,几位名医过来一一把脉之后均呼“奇哉!”又忙不迭地问流水阁弟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见那些个年轻人都支吾不语也不深究,几个中老年医者凑在一起商量出来个方子,抓了三剂药。

    名医们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的,第一剂药下去之后,卓卉君虽然睡着但轻言起了梦话,子夜时分将第二剂药送下去时候,卓卉君就半眯着眼眸认出了侍奉在近侧的乐聆音和喻小唯……乐聆音激动得险些将药汁晃了出来!进了药之后卓卉君很快又入睡了,但呼吸之间沉缓有力如常人无异。待得屋外天色蒙蒙亮时,卓卉君自己醒转了过来,也正巧顺时将最后一剂药得了,她自己双手捧着瓷碗将药汁几口喝下,也不再要睡,懒懒靠坐着听大弟子乐聆音回禀自己中毒始末,虽然神思还有些倦怠,但双眸已然逐渐恢复了些许神采。

    “如此说来,亏得那位云小七公子既采药又施力,名医们才好继续诊治我体内之毒了……”卓卉君扶额微微一笑,又对着乐聆音和喻小唯温言道,“为师这一闹,折腾着你们几个都清减了.......小唯的脸色又苍白了许多......聆儿的下巴都快没肉了......如今为师已无大碍,屋外又有名医照料着的,你们俩快去歇歇吧!别师父好了,当徒儿的又病倒了……听话~~~快去吧!”

    乐聆音见得师父双目炯然,脸色红润,心中松了许多,且见着卓怡萱跟着霍一心和甄家环入来请安侍奉,便敬遵师命带喻小唯退出了卧房,又对着厅中商议着的几位名医盘桓了几句即将十一师妹送回房中安顿好了,随后从游廊回自己居所的时候,也不知是这几日着实劳累了还是连日来的忧虑已去而觉得霎时疲惫,晨曦的微风习习,混合着新鲜的青草味和春日特有的暖意,乐聆音将耳边一缕青丝挽入耳后顺势抬头仰望了天际的金边白云,红唇微扬浅浅一笑,耳边响起了有人前不久刚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你也不用每天那么烦闷忧虑的了......”

    自昨日午时之后,似乎还未曾看到过那人……再走几步右转便是乐聆音的卧房,而她却直直往前走,从阁中弟子居住的□□来到了设有客房的前庭,见得那间客房双门紧闭,便轻轻敲叩,无人应答便又叩门……难道这人一直睡到现在还未醒转?还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念至此,乐聆音想起师尊在自家一览顶中毒,不由得心中一紧!正要出言问询,却听闻身后有人说:“早呀!”

    乐聆音即刻回身,见得云小七就在不远处,顺着庭院小径慢慢踱步,眉清目朗长衫宽袖,未语先笑洒脱自如。

    初日的阳光渐渐挣脱云层的束缚,一缕缕照在云小七的光洁额头、平稳双肩,夜中水雾还未散尽,将此时的云小七衬托得颇有潇洒出尘之致。

    乐聆音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云小七越走越近,只觉得无论是在何处,还是首次见到如云小七这般干净通透之人,不像有些男子浑浊粗糙或是自私虚伪。在桉鹿山时只觉得此人无恶意,之后巧遇那时看出此人不居功自负,随着相处下来又觉得此人有时像个孩童般与小师妹一起闹腾,但若一旦有要事却又像换了个人,镇定睿智胆大心细,可没多久又会任性发脾气........

    一想到云小七那副咧嘴大笑的模样,乐聆音不禁莞尔,云小七见得乐聆音对自己展颜一笑,也边走边对着乐聆音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乐女侠可是前来唤在下过去用早膳的?”

    乐聆音笑意更甚:“云公子歇息得可好?真真是多谢云公子,家师醒转了!”

    “哦?喜事喜事!”云小七踱步至石阶便不再拾级而上,就略微抬眼看了乐聆音的黛眉之间,笑颜道,“在下见得乐女侠愁容已去,满眼欣喜,也料到定是卓阁主安好了,哈哈!卓阁主修为深厚,只要她能醒转过来,之后定能痊愈了的,乐女侠请放心吧!”

    乐聆音一步一步走下台阶,与云小七一同站在庭院小径之上,不由得抬起脸来看着云小七说:“家师今日能够醒转,实是云公子襄助,聆音先谢过云公子。”

    云小七咧嘴一笑:“卓前辈无恙就好,在下也是力所能及罢了,一大清早能见得乐女侠,也不枉之前的劳累了,哈哈!”

    乐聆音本要说些什么的,却突然间觉得自己脸颊有些温热,似乎忘了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了,只得转身示意:“请云公子随聆音一同去用早膳吧!”

    云小七笑着点了点头即要跟上去,却听闻有人自游廊转角处正过来,微一侧目原来是甄家环……“云公子……哟!大师姐也在这儿呀?”甄家环几步走近便先对着乐聆音抱拳行礼,随后对着云小七作了一揖笑颜道,“家师有请云公子一叙。”

    云小七对着乐聆音眨了眨眼睛:“如此...那乐女侠先去用早膳吧!在下去给卓前辈请安。”

    乐聆音念及方才师父吩咐自己去歇息,便看着云小七随甄家环而去,又转身走向了伙房。

    甄家环一路虽是对着云小七话不多,但言语之间极是恭敬。云小七知他性格寡言但心地纯良,也是笑颜相向,想着无垠崖在泾州地界而流水阁又在此开山立派了十多年,便问了几句。甄家环倒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两人聊着聊着便到了卓卉君的卧房门前。

    清醒过来了的卓卉君要比在昏睡时多了几分成熟内敛,一身素净的衣裙衬出娴静大方,静静地随意坐于堂上的一张太师椅中,即便如此,可云小七一跨入厅中便感觉出一股端庄气场,见着卓卉君从一进门便盯着自己瞧,云小七也就顺着目光与她对视,容貌未改但叫云小七觉得卓卉君与前几日相比年长了几岁,不过非但没有显老反而觉得增添了几丝韵味,一双明眸看着云小七,似乎若有所思。

    “晚辈云小七,拜见卓阁主安好。”云小七低头弯腰深深一揖,礼毕即抬头看着卓卉君,见她呼吸匀称眉间清平,便知卓卉君已无大碍,只需调养进补一段时日即可,又见得卓卉君只是盯着自己看却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云小七微微一笑,“卓前辈吉人天相,诸位名医又是妙手回春,晚辈在一览顶已经叨扰许多时日的了,今日便要下山,恰好随了甄少侠过来与卓阁主告辞。”

    此言一出,侍立在卓卉君左右的几个流水阁弟子皆是惊讶,却又因着师尊还未开口故而不便出声问询,只得两眼疑惑地看向云小七而云小七只是垂目看着自己的靴子尖儿,大堂之内一片寂静,过了许久终于听闻师尊缓缓道:“云公子...是否有要事去办?”

    云小七仍是盯着自己的脚尖,抱拳答道:“有一些家中事务还未了结,故而晚辈前来告辞。”

    卓卉君轻嘬了口淡茶:“哦?家中事务...云公子家中还有何人?双亲...是否安好?”

    双亲……耳边一听这两个字,云小七不由自主地轻皱了下眉头,她抬起脸对着卓卉君说:“晚辈谢卓阁主关怀,无奈家中长辈派下的差使还未处置,待得晚辈将事情办妥之后再来给卓阁主请安,告辞。”说完即作揖,刚要转身离去却听闻卓卉君说:“先别急着走。”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