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十四章
    浑身是雨水的云小七只是跨进了门槛便不再往房中走去,乐聆音把卧房双门合上,将凉风斜雨挡在了屋外,刚一转身,即看见云小七近近地站在自己的跟前,拉开了短衫衣襟,露出了雪白色的内衬……乐聆音忽见此景不由得心中一阵乱跳,俏脸绯红得发烫!赶紧侧开身看向别处,口中急言:“云公子还是先回自己房中了再更衣吧!”

    谁知话音刚落,屋内的烛光突然灭了!乐聆音心中一颤,正要斥责,却听闻身后那人低沉着嗓音,略带兴奋地温言道:“快看这个!”

    乐聆音稍一沉吟,便微微转过脸侧看云小七,只见一片漆黑中,三颗亮黄色的小光球,淡淡闪烁在云小七合并着的双掌之上,将云小七的脸庞五官照映得棱角分明,弯弯的眼睛,上扬的唇角,纯真开心的笑颜,使得乐聆音不疑有他地转回了身子面对着云小七,面对着那三颗小光球。

    云小七看着手中的三颗小光球,笑呵呵地说:“无垠崖真真是个人杰地灵之处!有了这‘雷鸣玲珑’就有希望为卓前辈解毒了!”又抬起脸对着乐聆音说,“你也不用每天那么烦闷忧虑的了……”

    随手结成的斜月髻,几绺青丝随意般散在乐聆音脸庞鬓角,有的散落在她的秀肩,有的轻贴着肌肤垂落在她的颈间,由于夜半起身,领口衣衫穿着稍显松散,恰到好处地将乐聆音那雪白纤细的嫩颈至肩膀处都显现了出来,当真是秀美不可方物!且‘雷鸣玲珑’的亮黄光芒,给乐聆音的姣好容姿镀上了一层朦胧,加之方才她双颊绯红得发烫,到现在还留有些许颜色,犹如添了一道腮红……好美!

    云小七愣愣地忘了说话,傻傻地捧着‘雷鸣玲珑’,呆呆地看着乐聆音,怔怔地与她对视……平日里,乐聆音的一对双眸,时而清洌,时而温柔,现在觉得又多了样别的……眼角仿佛带了些许妩媚........

    “咕嘟~”一声,云小七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原来她方才说话讲到一半就停了,嘴巴就那么一直微张着.......空张着嘴巴却不说话,喉咙间当然没多久就觉得干了……也真是要多谢这‘咕嘟’一声,才让云小七即刻回了神!

    云小七顷刻间整张脸似乎烧得火烫,她立刻俯首,快速将手上的‘雷鸣玲珑’递往乐聆音,口中急急地说:“请乐女侠将这三颗‘雷鸣玲珑’的其中之一,放入卓前辈口中含着即可,另外剩下两颗用干净清水浸泡一半,放在通风处即可……在下先行告辞更衣去也!”刚一说完就将‘雷鸣玲珑’放入乐聆音手中,随后急忙开门要走,谁知正巧门外有个人似乎正要推敲,云小七差些与那人装了个满怀!灵敏地错开身一瞧,原来是花清池。

    “云公子小心!......这么早就来为家师请脉了?真是劳烦云公子费神了!大师姐……”花清池边打量着云小七边迈进了门,见着乐聆音一人悄然独立,脸颊绯红有些不自然,脑中一闪念,想到方才云小七敞着外衫夺门而出时的那一副慌里慌张模样,不由得心中一阵翻江倒海,一时之间又气又恨,也不再多想什么直接指着云小七的鼻子吼道:“你方才做了什么?!”

    “我..........”站在门槛外面的云小七,被面容狰狞的花清池唬了一跳,脑中一时没决定要挑‘方才’哪件事讲起比较妥当,如此一拖沓,更是将花清池心中的猜疑做了个佐证,激得花清池二话不说,直接一拳往云小七挥将上来!

    虽然云小七脑中犹豫不决,但身法却是干净利落,面对着花清池的拳打脚踢,犹如条件反射般左闪右躲,没过几个回合下来,二人便由房门走廊战到了屋外雨中。

    空中雷雨似乎缓和了些,但仍旧是斜风细雨,还时不时闪着闷雷。

    流水阁弟子擅长使剑,拳掌功夫倒是不在顶尖的范畴,花清池拳拳相加,云小七步步退让,别说揍人了,就连云小七的半片衣角都没沾到过,如此更是挑起了花清池的好胜之心,但苦于佩剑未带身侧,无法施展一技之长,可又不甘心就此罢手,见得云小七一个跃起落在了屋顶之上,花清池急忙跟着上去了的同时眼角瞥到乐聆音已经快步来到了屋檐下,眼前又闪现出方才大师姐脸上的红晕……自从拜师入门流水阁之后,从未看到过大师姐显露出这等闺阁女儿之态.......更使得花清池的心胸间五味杂陈,满腔的怒火都归到了云小七的头上,提气向前纵了三丈又狠力挥出了两拳,其实他是趁着月黑风高,直接将手中早就扣着了的一把暗器洒向了云小七!

    在这场雷雨交加的黑暗黎明中,无论是在地上仰头观望的乐聆音,还是同在屋顶退让着的云小七,都没想到这看似普通的出拳实则暗藏玄机!

    云小七原本打算就像方才那般找个空隙躲开花清池的双拳即可,突然一道闪电在云小七的头顶上亮了道白光,使得云小七发现了眼前的异样,连忙顺势倒在了瓦片上,随后躺着打滚从屋顶上翻了下来,一个跟斗之后半蹲着降到了地面上,刚想站起身却双腿不稳,歪倒在了满是雨水的泥地之中,冰凉的雨滴直直打在了云小七的脸上手上腿上,瞬间觉得全身上下冰冷无比!

    花清池随着云小七滚落的方向自屋顶上跃了下来,直接降在了云小七的身侧,低头俯视着云小七的脸色。

    云小七躺在泥地中,一动不动。

    “住手!”乐聆音也不撑伞,冒雨赶上前,挡在云小七的身侧面对着花清池说,“二师弟!你这是作甚?!为何对云公子动手?!”

    花清池愤愤言道:“大师姐!这等好色淫贼还留在这一览顶做什么??简直是污了流水阁师姐妹们的清誉!”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雨水也很快打湿了乐聆音的青丝衣裙,湿透了的罗衫紧紧地贴身裹住了乐聆音对的曼妙身段,兼之垂落在她脸颊两旁的几绺发丝,因沾湿了雨水亦是顺着水势粘在了乐聆音的下巴、颈间、甚至是衣领内的隐约锁骨之处……虽然是在闪电下的一瞬即逝,但乐聆音的这副犹如芙蓉出水的姿态……仍使得花清池看得痴了......

    即使闪电过后四周回归到了一片灰暗,但乐聆音却感觉到对面之人看着自己眼神古怪,不似平时往常那般恭敬温和,甚至还隐约听到了一些粗重的呼吸声。也不知是因为冰冷雨水冻着了自己,还是别的什么缘故,乐聆音浑身立起了鸡皮疙瘩,一股厌恶的不适之感使得自己皱起了眉头,她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口中沉声道:“你说什么?!你做什么?!?!”

    只听花清池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嗓音说:“.....大师姐……”

    “大师姐!二师兄!你们俩怎么站在雨里头呀?快躲到屋檐底下去呀!”只见六师弟侯牧之撑了把油纸伞从游廊处走了过来,又左右张望了一回问道:“你们可有见到云公子?”

    乐聆音即刻蹲下了身子,双手略微托起云小七的脑袋,转头回望对着侯牧之说:“六师弟快过来!速将云公子移到师父房中去!”

    侯牧之这才发现躺在水泥地里浑身污泥的云小七,听得大师姐语气焦急,他心中一惊!将手中的油纸伞随手扔在一旁,疾步跑至云小七那儿呼喊了一声“云小弟!”……见得云小七毫无反应,急得转头问乐聆音:“大师姐!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云小弟跟我从后山回了一览顶是还好好的!怎么我去吩咐宵夜点心的功夫……他人就成这样了??”

    乐聆音头也不抬,只是用罗袖为云小七擦拭脸上的污泥:“先别说那么多了……快把云公子抬进屋中!别再让他淋雨了!”

    “喏!”

    侯牧之伸出右手要去扶云小七的肩膀,却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不用劳驾了,我自己可以起身。”

    乐聆音一直看着云小七的脸庞五官,听得那句话之后,即看到云小七不快不慢地睁开了双眼,似乎有两颗湛蓝宝石在暗黑中对着自己闪着安详的光彩,她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略低着身子问道:“云公子如何了?”

    云小七也不回答,只是双手撑在泥地中坐了起来,接着缓缓站起,随后转身就走。

    “云小弟!伙房不是往那儿走的!”侯牧之跟着云小七走了两步喊道,“你去哪儿?”

    “回房更衣!总不能穿着身上这套污泥战甲去伙房吃宵夜吧?”云小七越走越远,头也不回,几步即转了个弯不见了身影。

    乐聆音看着云小七的身影直至转角,随后微一沉吟,说了句“都回去更衣吧!”便转身回到师尊的屋中,合起房门,插上门闩。

    侯牧之看着大师姐回房关上了门,转头对着花清池说:“二师兄,云公子怎么会……”

    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花清池也不等侯牧之把话说话,一个跃起之后几个起伏便消失在了夜雨之中。

    侯牧之被一向温文儒雅的二师兄如此行事愣了一下,看了看大师姐那房窗户处的橘黄灯光,又抬头仰望了天边……闷雷早已停了,凉风也转为习习清风,飘落在身上的雨水早已变成了濛濛细雨,东边儿的天际处呈现了一丝鱼肚白,天就要亮了……侯牧之用自己的宽大手掌将脸上的雨水擦了一把,走过去拾起了油纸伞撑着,按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云小七一回房便将身上的衣衫脱得只剩下短袖中裤,赤脚走去打开包裹,寻了套干净的里外衣裤转入了屏风内,当她把短袖褪下后,在自己腹间的神阙穴左侧看到了一枚细针!云小七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沿着自己的肚脐眼上面一阵摩挲,忽然一块‘皮’生生从云小七的肚脐眼上方拉离了起来!随后云小七小心地避开那枚细针,轻轻将那块‘皮’从自己身上‘蜕’了下来……暴露在空气中的仍旧是平坦又有弹力的不易察觉的小块腹肌,再往上便是只属于姑娘家才有胸部,也不知是以往几年勤于练功的缘故还是出山后一直穿着那层‘皮’的原因,完全没有寻常姑娘家的那种挺秀........变得小了许多,这些云小七都不在乎,她现在正一脸仔细地观察着那层‘皮’上面的那一枚细针........轻如鸿毛,形似鱼骨,两寸长短,无色无味..........流水阁有这类暗器吗?

    取了张白纸撕了一长条,浸在了灯油中等凉了之后用那纸条将细针夹了出来,顺手投入刚冲开的一碗水中,原本干净的一碗水瞬间变了颜色!不过不是黑色,是淡淡的紫色.....不是一针归西的剧毒??那是什么?云小七无奈一笑:“花二侠为啥这么讨厌我呀?我到底是哪里惹着他了?若不是小姑姑给我‘金蚕天衣’叫我贴肉穿着,否则我还不知被暗算成啥模样了……”云小七拍了拍挂在大腿上的那层‘皮’,咧嘴一笑:“真是多谢金蚕君了!”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