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十四章
    云小七在桉鹿山硬挨的那一掌,虽是靠了山涧溪水的辅助来疏通经络,但并未痊愈,为了赶上这艘楼船,一路策马疾驰,就是打算登船之后便好好运功调息清静休养。算算日子,自十六铺码头到泾州都城,起码得花上个十天半个月,足够云小七将内伤养好了,闲暇之余还能怡情散心,如此一念想不由得心情大好,身心放松之后睡了个昏天黑地。待她缓缓醒转过来时,见得房中漆黑一片,周遭无比寂静,只能隐隐听闻一阵阵水浪拍打声。

    稍稍眯了一会儿就这么晚了呀.......云小七揉着眼角翻身坐在床沿,又两眼放空看着前方发了会呆,双目渐渐适应了房中的黑暗,借着自窗外洒入的皎白月光瞧见了自己的白袍。她穿了靴子站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倒了杯茶水含在嘴里,边漱口边披起长袍子拉开门走了出去……睡到现在滴水未进,快要饿死了!

    一刻钟之后,在玄字层兜了两圈的云小七连一个人都没有见到。她摸了摸瘪瘪的肚皮,抬头仰望了下月上中天满天星辰,只得再从玄字层连着下了两段木梯,在船头甲板的船舷处终于碰到了一个正在绕绳子的船工,一番问询指点之后,总算请得船上的厨子给自己开小灶弄了盘腊肉蛋炒饭,吃的云小七是满嘴流油两眼冒星,心中一片满足,风卷残云之后特意塞了五钱碎银给厨子以示感激。

    胖呼呼的蔡师傅边抽着旱烟边掂着碎银,眉开眼笑地对着云小七说:“这几日公子爷若到了半夜仍旧想吃宵夜,尽管吩咐老蔡便是。”

    “半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云小七喝着茶水顺顺气儿。

    “似乎……将近子时三刻。”

    “.........我就这么躺了一会,居然过了这么久了?”

    “公子爷可是从十六铺码头那儿登船的?但昨个儿晚饭到现在,老蔡此刻才在这个饭堂见了您呢……公子爷前几顿都是叫的送膳入房?”

    “什么?!”云小七一脸诧异看着厨子老蔡,“现在是什么日子来着??”

    “十八,但既然已经过了子时,应该算是十九了。”

    “有没有搞错啊?!”云小七闭着眼睛抚了抚自己的前额脑门扎辫......我竟然真的睡了一天一夜不曾睁眼?!睡得也太死了吧??猪啊!!.......难道是因为内伤未痊愈的缘故么?但现在稍许转了一小周天内息,已无大碍了.......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再去多想了,睡了一天一夜,又刚吃饱饭,云小七再怎么嗜睡也没法回房去接着躺下了,问了马厩的所在便谢了老蔡,转身往船尾走去,许久才看到了马厩,见着墨玉独自一马将半个马厩给占据了,而其他几匹马儿挤在另一边儿的马厩里,不敢越雷池半步。

    云小七看着墨玉睥睨群马的那副傲态,不禁出声轻笑,上前抚着墨玉额间那块菱形白色,说道:“你这家伙也忒霸道了些,既然同舟共济了,那便是有缘,何不亲善共处?我知你喜宽旷,待得到了泾州便让你撒欢驰骋,再给你换上最好的马蹄铁,你看可好?”

    云小七一说完,墨玉便上下晃着脖子“呼哧呼哧”着,左边前蹄轻轻磕着地板,减了许多郁郁之气。

    “好骏的黑马!果然极具灵性!”

    突然自后方传来一句沉稳的男声,云小七转身望去,一个高大的身影自角落暗处走到月光之下,堂堂七尺,水纹窄袖,浓眉大眼,举止大度。

    云小七挑了挑眉,微微一笑,对着来者抱了一拳。

    那浓眉大眼的青年瞧着云小七随风而立,一派闲定,英姿飒爽,镇静淡然,心中不由的赞了声‘好!’,同时见了云小七的举动,也立刻站定回了一礼之后又不禁上前踏了两步说道:“在下侯牧之,敢问这位朋友高姓大名?”

    “不敢,云小七。”

    “不愧是云家儿郎,真乃人如其名,如云小友这般的举止气度之人,侯某还未曾在江湖上多见。”

    云小七微微皱眉:“江湖?”

    侯牧之微微一笑:“不错!云小友耳目聪颖,只闻一句微言便知侯某方位,如此夜半三更孤身一人却毫无惧色,反而气定神闲有礼得体。再看这匹通黑宝驹,白日里端的是生人勿近,方才见着云小友了才一改之前的暴躁,良马识人,能让此宝驹乖顺听从的,怎会是池中之物?此刻无灯无火,然而云小友双目却是迥然有神,可见内家功夫是练得极好的!”

    云小七不动声色听完侯牧之的那番言之凿凿,未置可否:“侯大侠实在是过奖了,云某初出家门,还未曾入得江湖,不敢当!”

    “哈哈!相请不如偶遇,侯某见云小友并非一脸倦意,不如与侯某畅饮一番如何?”侯牧之像变戏法那般,左手拎出不大不小的一个酒坛子。

    “清风明月,美酒当前,人生一大乐事,自然奉陪到底。”

    酒到酣处,废话就多了起来。

    云小七听侯牧之说他与同门几人在林家滩那儿登的这楼船,也就是十六铺码头之前那个点子,还说在十六铺码头靠岸那会儿,船上许多人看着云小七一路跨马飞奔上船,几个有眼界的都说墨玉是一匹难得的良驹,还听说今天白日里有一两个眼馋的跑去马厩,差些被墨玉一脚蹬下船,如此反倒更让人觉着此马儿难求,巴巴候着马主儿想询个价,谁知一天一夜没见正主儿来马厩探望。

    “哈哈!”云小七朗声一笑,接着将碗中酒一口饮尽,“如此......侯大侠也是在守株待兔么?”

    侯牧之为云小七倒了满满一碗酒,笑道:“灵兽择主,能将墨玉养成这般通灵的,主人定非凡夫俗子,怎会将那些个黄白物什放在眼里?侯某只是想看看,能有墨玉此等良驹是哪样的人物。谁想半夜犯了酒瘾随处走走,竟然真的遇着了,真真是巧的很!如今见了,心服口服,大快人心!来!干了!”

    云小七也不推脱,双手举碗碰了便喝。

    你来我往,不一会儿大半个酒坛子就空了,侯牧之睁着浓眉大眼,对云小七说着江湖上的一些奇闻趣事,虽然喝得满面红光但毫无醉态,只是话越说越多。云小七仍旧是面不改色,一碗一碗地喝酒下去,倒是话不多,听着侯牧之讲着各门各派大事小事,遇着有趣的即爽朗一笑附言几句,字字珠玑直中要害,反倒是侯牧之听了更是哈哈大笑,酒喝得更勤了。

    “今夜与侯大侠把酒言欢,实乃快意人生。”云小七为侯牧之倒满了一碗酒之后,晃了晃酒坛子,里面所剩无几了,她心中暗笑……总算快要喝完了!终于可以散了!后面几天窝在房里打死我也不出门了!对!叫送膳入房!!

    侯牧之喝了大半碗酒,拍了下云小七的肩膀,呵呵笑道:“云小友酒量甚好!之后去泾州的这段时日里,你我可得多聚聚才是!对了!云小友住哪间房来着?”

    云小七喝了口酒,刚想胡编乱造个房号,突然觉得左后方有一深一浅两道气息……这么晚了会是谁?她刚想回头看个究竟,坐在对面的侯牧之突然对着云小七身后挥了挥手,唤了声:“大师姐!小师妹!”

    不会这么巧吧?!

    云小七装作一脸茫然看着侯牧之,侯牧之对着云小七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声说道:“云小友,侯某夜半偷跑出来喝酒可是坏了规矩的........还望等下子帮我担待着些.......不胜感激!感激不甚!”一说完便站了起来,对着云小七身后恭恭敬敬抱拳行礼。

    云小七抬头看着侯牧之隐藏在双手之后那张紧张得快要滴汗的红脸,不禁一阵好笑,又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于是也站起,转身,垂目,抱拳。

    “侯师哥!就知道你偷跑出来喝酒了,这回还跑到马厩来了,大半夜的大呼小叫,还让不让人睡的了?”一个小姑娘提着个透着橘黄色光芒的小灯笼,三步两步蹦到侯牧之跟前,对着他一阵说个不停。

    侯牧之连连作揖笑着赔不是:“小师妹别生气,是侯师哥扰人清梦了,侯师哥带云兄弟一块儿给小师妹和大师姐赔罪……抱歉抱歉!”

    好你个侯牧之!刚才是谁的屁话那么多来着?!

    云小七低头作揖,微扯嘴角轻轻翻了个白眼,微吸一口气开口解释:“是在下的不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正巧遇到了同样爱马道友,于是恳请侯大侠举杯邀明月……多饮了几杯,扰了大家的清净......还望两位姑娘见谅!”

    “你请侯师哥?那酒坛子明明是侯师哥的,怎会是你请他?”小姑娘果真伶牙俐齿。

    “这.......我........”侯牧之支支吾吾。

    “侯大侠看得起在下,一见如故,特意赠予美酒,在下想着有缘同船渡,相请不如偶遇,于是拉着侯大侠共享美酒,品谈古今.........是在下思虑不周全!惭愧惭愧!”云小七胡言乱语。

    侯牧之听闻云小七都说的如此谦卑了,连忙打着圆场:“小师妹,云兄弟恭敬有礼,是个良善之人,更是不拘小节的,他都已经致歉了,那就算了吧……”

    云小七忙顺着梯子接着说:“夜已是很深的了,况且在下不胜酒力,未免失礼,不得不回房歇息了,告辞!”急急说完便低着头转身就走,刚行了几步突然自身后传来一句温软暖语:

    “阁下请留步!聆音有要事相商。”

    云小七不由自主地刹住了步伐,定定地站立在原地不动弹,听着身后愈来愈近的脚步声,看着自己在木板上的倒影,在灯笼光亮下的愈拉愈短……呼!该来的还是躲不过,既然躲不了,那还躲什么?

    云小七暮然回身,看着眼前的青丝女子,微微一笑,作了一揖:“不知姑娘,所为何事?”

    “啊!!你!”本与侯牧之站在一处的那小姑娘一声惊呼,随后跑到云小七的跟前,将手里的灯笼提得高了些,原本疑问神色随即变成了喜悦,“小虎!你是小虎!你真是小虎!”

    云小七对着那小姑娘弯着眼睛笑着说:“这位姑娘,在下不叫小虎。”

    “是啊小师妹。”侯牧之赶紧也跟了过来,“这位兄弟名唤‘云小七’,何时与你说过他叫‘小虎’了?小虎.....小虎??”

    云小七见侯牧之两眼瞪着自己,无奈说道:“我真不叫小虎。”

    “‘小虎’是我给你起的诨号!你忘了在帝都的时候,与我要面具跟我打赌的事儿?”那小姑娘依依不饶地问着,“那个虎头面具啊!在桉鹿山的时候你戴着的!你不会.....被那坏老头给.......打傻了吧??”

    云小七看着那小姑娘一脸担忧,不由地笑了起来:“我没傻,我没事。”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