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十二章
    “啊!!!!!!!”黑衣男子边惨叫边条件反射要去抓那露于大腿之上的窄剑剑身,却又仿佛意识到什么立刻缩回了手,只得对着黑衣老者大呼:“快来救我!!”

    “老先生,可别再轻举妄动了。”虎头面具仍旧是一副懒懒的嗓音,右手执剑轻描淡写地站在那里,似乎方才黑衣老者的那一掌一爪是打空了一般,若不是瞧见那块长衫料作仍散落在草地上,以及那虎头面具的后背长衫的确有块破损,否则黑衣老者真的要怀疑方才是不是打错了人……要知道当今武林极少有人在硬生生接了老者八成功力的一掌一爪之后,还能站得如此从容安定!

    “真是后生可畏啊!”黑衣老者由衷叹道,“这位少侠的武学修为,令老夫忆起了十多年前的一位少年高手,同样的飘逸身法,相似的高超剑术……实在是令老夫大开眼界呀!”

    “老先生过奖了,晚辈可承受不起!”虎头面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回敬道,“今日之事,皆由‘五体投地’而起,否则众位行事定不会占尽上风,当然……即使如此,老先生这边儿也折损了大半了!当今武林之中,流水阁乃是赫赫有名的侠义正派,汝等使这类两败俱伤的下下手段,不知是为何?”

    “..........江湖纷争,本就清官难断。”

    “江湖之事,何需清官来断?身为武林中人,即使素有冤仇,那就正大光明下帖挑战便是,倒也不负尚武之气概!晚辈见老先生的功夫乃师承正宗武学,今日却与人一道使了这种下流伎俩,尊师尚在人世也好驾鹤西去也罢,若是知晓此事不知会作何想法?呵呵!好一个徒儿呀!!”虎头面具低沉的嗓音说得一阵惋惜。

    “有完没完?!啰嗦什么?!还不快想法子救我?!”黑衣男子早就疼得满头直冒冷汗,又不敢随意动弹,于是就对着黑衣老者大声斥喝,“你这老东西真的是老糊涂了不成?!”

    “叫你话多!叫你鼓噪!”虎头面具斜眼瞧着黑衣男子,边说边将掌中剑柄突然往左边转了半个圈儿,即刻听到了黑衣男子更痛苦的惨叫声,同时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住手!”黑衣老者立刻摆手上前踏了半步。

    “老先生的记性难道真的不好了么?晚辈方才刚说过……老先生可别再轻举妄动了。”虎头面具仍旧是懒洋洋地说着,“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他给阉了?”

    “你!!我等从未得罪过阁下!阁下何至于此??”

    “那几个年轻人也与汝等素不相识,汝等又何至于此?之前你的同伙说了些什么,又想做些什么,老先生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年轻人,行事莽撞了些……”

    “莽撞??他既是出言轻薄又是满嘴杀戮的……仅仅是莽撞?!这等人留在世上就是个祸害!”虎头面具一说完便将窄剑自黑衣男子的大腿拔/出,只见一线血注即刻喷出,随后举剑对着黑衣男子的咽喉作势刺下!

    “且慢!!”黑衣老者的胡须和粗眉微微抖动着,“这位少侠慈悲!浪子回头金不换!得饶人处且饶人!阁下若是手下留情,还请开口便是!”

    “解药。走人。”

    黑衣老者一愣,随后快速从怀中取出一个四方纸包,稳稳抛向虎头面具,看对方顺手接着了便直接放在面具鼻端通气处,他急着道:“可否先让老夫为其疗伤包扎……”谁知话还没说完,却见虎头面具一下子将窄剑刺入了黑衣男子的左侧大腿中!又是一声惨叫!

    “晚辈敬老先生师承正宗,也算是个江湖老前辈了,所以对老先生还信得过三分……但看来还是晚辈太嫩了些!!”虎头面具将那四方纸包单手撕破,把里面的红色粉末尽数洒在了几欲晕厥的黑衣男子头上脸上,但见那黑衣男子微摇了两下脑袋,竟真的晕厥了过去!

    “这样也好,晕了过去就不知道痛苦了,也总算清静了些……即使接下来再受什么皮肉之苦,他也一时半会儿的不会知晓的了,呵呵!老先生~~您说是与不是?”虎头面具虽是一副说笑的音调,但那对“虎目”盯着黑衣老者的眼色却是越来越冷峻,边说着话边将沾了血红的剑端处搁在黑衣男子的腹部,来回蹭着似是要把剑身上面的血污擦擦干净,又似乎像是在找寻着另一个下手的部位。

    “解药没带出来,因为本就是打算捉了活口以后回去再办的。”黑衣老者用舌头舔了舔几近干涸的双唇,再擦去了额角的几颗汗珠,双手抱拳对着虎头面具实实一揖,“是老夫无礼!还望阁下大度容人!从今往后,我等誓不再有冒犯之举,若违此誓,有如此指!”话一说完,他便将自己右手尾指硬生生地折断!十指连心,那老者疼得直冒冷汗,但仍面不改色地对着虎头面具示明自己的断指:“如何?”

    “可惜了老先生的鹰爪功!”虎头面具点了点头,“事已至此,晚辈也不能再逼迫老先生什么了,那就再信一回老前辈……就此别过吧!不必再见!”

    黑衣老者见虎头面具抽出窄剑走到了流水阁弟子那处,于是立即跃至黑衣男子身侧,扯下他的蒙面巾子为其擦拭了头脸,再快速包扎了伤口,最后背起黑衣男子纵身离去。

    天色,近暗。

    虎头面具凝目眺望着那一老一少俩黑衣人确实已经离去,于是便回身对着流水阁众弟子低头问道:“诸位可有负伤流血?”

    “幸亏朋友出手相助,我等得以幸免于难,感激不尽!”那个浓眉大眼的男弟子对着虎头面具朗声道谢。

    “我没有流血,大师姐将我等护得极好!小虎,你刚挨了那坏老头一掌......没事吧??”小姑娘快语回答了,又一脸关切地问了。

    “不知大师姐现在如何了?”那个儒雅男弟子神色甚是忧虑地看着乐聆音的背影。

    虎头面具环顾了四周,点了点头,随后走至乐聆音面前相隔一臂距离之处,蹲下/身子去观察她的面色。

    此时日落西山,山野林中愈加昏暗,而且乐聆音闭目调息打坐时略微低着头,以至于看着她的五官有些不甚清晰,但仍掩不住那一份天姿国色,记忆中那优美弧线的下颌,如瀑的三千青丝都赫然在目,现在又看到了那小巧的丹唇,挺秀的鼻梁,弯翘的睫毛……这样的组合即使只瞧了一眼也绝对令人难以忘怀,更何况此女子浑身散发出的一股气质,叫人知道眼前这一佳人娇贵无匹万万不可冒犯,而心里却产生出一种要尽力去疼惜的想法......不知这对双眸若是睁开了又会如何?心中如此一念,没想到那对双眸果真无声息地睁开来看向了自己,只见那朱红丹唇微启,耳边即听闻一句 “有劳阁下,聆音无妨。”……温暖软语,即便如是。

    看着那对似水双眸,彷佛有千言万语含在其中,虽听得乐聆音说自己无妨,但虎头面具还是认真地辨着她的脸色,静静地听着她的呼吸,终于探得乐聆音的内息已不是方才那般浮躁紊乱之后,才对着她点了点头,随后立刻站起,纵身离去。

    “哼!此人也没正经到哪儿去,居然对大师姐如此直视!当真是个不知守礼的。”那儒雅男子对着虎头面具离去的方向颇有微词。

    “花师兄,小虎不是坏人!”那小姑娘对着那儒雅男子嘀咕了句。

    “小师妹,江湖险恶,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会知晓那人是否另有图谋?更何况我们从未见过此人。”

    “不,那人我在帝都的时候是见过的!就在那坏老头的面具摊子那儿,他想要那个虎头面具,还猜出了我是流水阁的弟子呢!”小姑娘急于解释着。

    “什么?如此......那么此次中伏受难,就是他道出了我等的来历行踪说与那摆摊老头听了?......难怪!!”儒雅男子似是恍然大悟,于是一锤定音,刚想再继续说什么,却见一个人影突然自丛林中跃了出来,依稀能模糊辨认出来者脸上戴着虎头面具,而右手原本执剑的现在却换了把大阔刀,正一步步朝流水阁众弟子走来!

    “小虎!我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们不管的!”小姑娘对着虎头面具开心笑着,而其他几个流水阁弟子却一脸警惕地看着虎头面具手中的那把大阔刀,一声不吭……方才那黑衣淫贼被这虎头面具折磨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只见那虎头面具边一路走来边东张西望,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后走至一棵二人合抱的桉树旁,抡起手中的大阔刀对着桉树底部先是连着砍了十多下,又凑近看了两眼,再用刀尖对着泥土挖掘了起来。

    他这是在做什么?意欲何为?流水阁众弟子面面相觑,均是看不明白那虎头面具在搞什么鬼,大家仍旧是一声不吭,只是各个都盯着虎头面具,自那边传来的毫无规律的“嚓”、“嚓”掘土声,无形中撬动着每个人的神经!

    天色,昏暗。

    “你这是在做什么?”那儒雅男子忍不住问了。

    那虎头面具闻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侧头看过来一眼,把手中的大阔刀随意竖在泥土中,随后在几棵树下兜了几圈拾了一大堆断枝枯叶,擦开硝石生了明火,使得这片林中草地顷刻间光亮了许多,叫人觉得心中为之一暖。又见虎头面具取了两根着了火的枯枝回到那桉树底下,蹲低了身子将枯枝斜插了,就着火把的照明,伸出双手在泥土中一阵翻拨似是在寻找着什么……忽见他一拉一扯,手中便多了一样又细又长的物什,将那细长之物放在火把之下拍去泥土,仔细反复查验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似是确定了什么,即刻起身往流水阁众弟子走来,边迈着步子边将手中的那细长物什对折再对折地拗断了好几回。

    虎头面具径直走至那小姑娘面前,蹲下/身子递给她一小块东西:“这儿你的嗓门最响精神最好,‘五体投地’对你的危害不是很大,你吃个一小块就该够了……吃吧!”

    那小姑娘对着那掌中的物什定睛一看,这像是……树根?让我啃树根?还没闹饥荒到这地步吧??小姑娘一脸疑惑地看着虎头面具的那对“虎目”,只觉得对方的眼睛清澈敞亮带着温情,心中顾虑去了一大半,刚要接过来,却听闻旁边的花师兄说:“小师妹不可乱吃脏东西!”

    “脏?”那虎头面具看看那个花师兄,“若是我现在就想要了谁的命,手起刀落便是,何必劳心劳力大费周章?”又看看这个小师妹,“你吃了,过一会儿手脚便能使劲儿了,可以帮你的大师姐许多事儿了。”

    “好!小虎说得在理!”小姑娘倒也大方,不嫌这物什洗没洗过,也不顾同门师兄的阻拦,张口嚼了几下便咽了进去。

    “嗯!乖!等察觉到了内息便好好调理,应该过不了多久你就能站起来了。”虎头面具对她双目含笑点了点头,随后来到乐聆音面前,仍保持着一臂之距,将双手捧着的物什呈在她面前,“白根果,桉树之精髓,十年而生,二十年而育,三十年而结,四十年而成。因为‘五体投地’是由桉树发出的气味搅得‘青山秀’起了十八反,所以你们才被害得内力被封手脚发软。这白根果是解桉树气味的最佳选择,但因你方才撑了很久,所以得多吃几块……”发现乐聆音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不说话也没啥反应,似乎眼前是堆空气一般,虎头面具突然觉得一阵懊恼,自己一味做了许多却反遭人猜忌,之前硬挨的那一掌打得后背无比酸痛,到得现在似乎肺腑也开始隐隐作痛了,于是便更加失了耐心,起身将自己的破损长衫利索脱下,对那花师兄脱口而出的质问“你要做什么?!”也毫不理会,随意将长衫扔在草地,上半身仅着一件白棉暗纹内衫,将手中的白根果搁放在长衫上面,不再看向流水阁众人一眼,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乐聆音见虎头面具要负气离开,即刻开口:“阁下请留步!聆音有要事相商。”虽出言留人,但见虎头面具只是边走边背对着自己伸出左手挥了挥,随后其身影即没入了暗黑丛林,无声无息。

    “大师姐,小虎怎么走了?他是给我们去找别的解药了吗?可方才给我吃的那东西就很有用处了啊!何必再辛苦他?”小姑娘边说边慢慢站了起来。

    “小师妹!小师妹你可以站起来了??”浓眉大眼的流水阁男弟子对着小师妹惊呼,一脸欣喜。

    “侯师哥都看到了的,难道萱萱还骗你不成?方才小虎喂我吃下去之后没多久就可将内力一丝一丝调息运转了,现下感觉甚好!嘻嘻……就是那东西的味道怪怪的……呀!小虎还留下了那么多呀!”小师妹发现乐聆音身前的一件长衫上还堆着许多,忙走过去拿了分发给同门,流水阁弟子见了小师妹逐渐恢复了往日那股活蹦乱跳的劲儿,都不疑有他地吃了三四个白根果下肚,随即都盘膝打坐预备着调息。

    小师妹用自己的手绢儿将一个白根果擦干净了许多,递给乐聆音:“师姐,刚我隐约听见小虎说你得多吃几个,萱萱已经先帮师姐擦干净了,师姐吃了就不难受的了。”

    “小虎?这是那人的名字?萱萱是怎么知道的?”乐聆音接过白根果送入口中。

    “萱萱不知那人姓名,只不过那人带着我送他的虎头面具,所以我就叫他‘小虎’啦!嘿嘿……”小师妹将第二颗白根果擦拭干净了。

    “那虎头面具是你送他的?”乐聆音将第二颗白根果咽了下去。

    于是小师妹在边擦拭白根果的时候,边将在帝都的街头打赌之事说与了乐聆音听,最后还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前小虎还为了救我被那坏老头打了一掌呢……闷声一掌的......不知他现在有事没事?”

    乐聆音慢慢咀嚼着口中生涩的白根果,双眸看向那件破损的长衫,心中似乎在想着什么。

    而在另一边,一个头戴面具的人影慢慢走近一条山涧小溪,缓缓蹲下/身子,左手轻轻摘下面具,在月光下显露出了一副犀颅玉颊清朗眉眼。此人右手掬水似乎是想要喝上一些,却冷不防一口鲜血突然喷吐了出来,将跟前的一大截清澈溪流瞬间染成了赤红色!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