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十三章
    帝都本就是天下最喧嚣繁盛之处,即便到了夜晚,各大街上仍是灯火通明,又兼着长袖节将至的缘故,小摊小贩食肆酒楼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一些艳冠天下的温柔乡间的大门口更是彩车宝马的络绎不绝。

    云小七在华庭苑酒足饭饱一顿,出来踱着方步消消食儿,顺道看着这儿沿路各类摊贩的情景,还真是热闹呀~~突然发现一个摊子上吊挂着的各类面具煞是可爱有趣,看那架势俱为及其精巧的手绘,便上前一一瞧了。见候在一旁的是个老实本分的老大爷,对着自己慈眉善目地笑着,云小七也对着他微微一笑:“老人家,这些个面具都是您亲手描绘的?”

    “这位公子爷,这些个面具都是家里人做的,每样就只做了一件,叫老朽在这几晚的夜市上售了好补贴些家用的。”那老大爷见云小七年纪轻轻却气度不凡又待人随和,便安心回话。

    云小七点点头,指着那圆头圆脑的虎头面具:“这个面具我要了。”

    “我要这个面具。”身旁一阵女声传出,云小七随后看到的是那同样指着虎头面具的纤细手指,白嫩皓腕,接着是一截云纹流水的窄袖,略微侧头即瞧见了一张活泼灵动的俏脸,那对杏眼显得女孩儿大胆任性,十四五岁,正是积极热情易激动的年龄。

    那女孩儿也瞧见了云小七指着那虎头面具,看这公子哥儿对着自己面带笑容的似要开口,于是不等他出声便对着摊贩抢先说道:“快把这面具取下来给我!还有这个,这个,这个,对了!那个我也要了……”一口气点了七八个面具,又是兔儿爷又是关二爷的,将那个老实巴交的老大爷高兴地眉毛眼睛都凑一块儿了。

    “姑娘,这个虎头面具是在下先要买的。”云小七笑着对那女孩儿开口轻言。

    那女孩儿侧着脸瞪了这公子哥儿一眼:“分明就是本姑娘先看上的,有你什么事儿的了?”嘴上没毛细皮嫩肉的绣花枕头,什么虎头面具,配你个猪头面具还更显得相称些!

    “姑娘挑了那么多面具,不如就舍了这个虎头面具给在下吧!”就猜到你这小姑娘这种性格,定是被家里人惯坏了。

    “本姑娘挑多少面具都是本姑娘自己个儿的事情,何须你来过问了?倒是你!你一个男人家的非要与本姑娘争这类玩物,不务正业的,羞与不羞??”

    哟!虽然不讲理,但还是讲歪理的!云小七脸上笑嘻嘻地对着女孩儿一个抱拳:“这位姑娘性格豪爽,在下佩服!不知姑娘是否敢与在下打一个赌?”

    “为何我不敢?!赌什么?你说!”杏眼又是一瞪,左手叉腰,右手对着那绣花枕头的鼻端就是一指。

    “就赌在下知道姑娘是谁,从何处而来,而姑娘却不知在下是谁,从何处而来……就以这虎头面具为彩头,如何?姑娘敢否??”云小七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那女孩儿将云小七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说:“本姑娘怎可能认识你这类绣花枕头?若是你说不出本姑娘的来历,那便直接算你输了才是!”

    云小七笑容更甚,双手又作一揖,对着那女孩儿说道:“这位姑娘,您乃流水阁弟子,来自于武林盛名的正气门派……流水阁。在下可有估错?”

    那女孩儿满脸诧异,心道此次初出师门,由师姐带着头一回踏足帝都,相识的皆为家人及同门,这绣花枕头怎会一语中的?难道他能掐会算不成??正欲开口相询,忽见一道颀长身影立于身旁。

    “师妹……”

    “花师兄!”女孩儿见了那斯文男子展颜一笑,言语间不由乖巧许多,“师兄你看,我买了好些个有趣面具,到时回去了大家伙儿每人都戴上,就可以一起玩儿了,嘻嘻!”

    “真真是小孩子气了,难不成叫几位师哥师姐还戴了关二爷兔儿爷的到处跑么?”那花师兄虽出言反驳,但语调明显宠溺,见师妹闻言撅嘴以示不满,忙又开口:“来,挑了如此多的好玩意儿,师哥帮你拿着。咱们要快些回去了,师姐遣了我们几个都在寻你呢!一转身便不见了你人影儿,师姐她可是真的急了!”

    刚才还能挂酱油瓶的嘴巴立时瘪了,脸色闪过一丝愧疚,低头轻言:“本就答应了师姐不乱跑的,可没想到这儿如此好玩热闹……是我错了的,师兄赶紧带我回去吧!”

    女孩儿待那花师兄与摊贩结了帐,抱了一沓子面具正要离去时,一瞥眼瞧见那公子哥儿仍站在一旁,嬉皮笑脸地赖着不肯走,不禁又白了他一眼,将虎头面具留在了摊板子上,轻哼转身,昂首挺胸般地走了,但她脑中却仍在疑惑着,不知为何自己见了这绣花枕头内心一阵悸动,随后的任性蛮横都对着那人发挥得淋漓尽致,连从小对几个亲近些的同门都不曾如此,这可是过了平日里的自己了……却又觉得那是件自然而然之事,心安理得的很……真是奇了怪了!自己又从不与外人相交,然而这人却又怎知自己的来历?难道……哼!真真是个能掐会算的邪魔外道!

    拿起虎头面具看了一眼,又对着那转身离去的小巧背影笑了笑。难怪~虽是初次遇见这女孩儿,却有股似曾相识之感,再加上窄袖上绣着的纹路,原来真的是流水阁弟子,云小七脑海中闪现出大哥晟翊手书的其中一段:

    天一门主,归族避世,清流过,清风止。然武林中崇天一门者,尤以流水阁为最,阁主虽为女子,然剑法高超轻功卓绝,传言其武学曾受天一门主点拨,集家学易经,创精密剑阵,清武林败类,效天一门风。江湖誉赞:往天一门,今流水阁。

    既然大姑姑点拨过武学之道,一些个吐纳修炼的套路也走得近了,怪不得这女孩儿的气息如此熟悉,这算是他乡遇故知么?云小七笑着将面具戴上,抬头望向璀璨星空。

    “这位公子爷,您可总算是回来了!钱老板可是等候您多时了!”刚见云小七右脚一踏进客栈大门,掌柜的就迎了上来赶紧将往一处厢房引去,“钱老板自酉时便在此候着您了,晚上饭也是在本店用了的,等到大半夜,您可总算是回来了,几个小厮都寻您不着……”

    “钱老板?谁啊?”云小七一脸茫然,但仍跟着客栈掌柜步往厢房。

    那客栈掌柜抬头盯着云小七,似无语似无奈,耐着性子解释:“钱老板便是康阜钱庄的大东家……”

    “哦!!是他啊~~我明白了。”云小七前日去康阜钱庄,那天当班老掌柜的原本淡定神色,在她现出麒印之后就再也不淡定了。

    一想起那老头儿本来微眯着双眼似是要昏睡过去了,突然如金刚般怒目圆睁,又瞠口结舌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云小七不禁笑出了声........我不就是想试试看能否真的可以提银子呗~~至于见了这麒印就像见了强盗一样么?又见客栈掌柜已为她开了房门,便道了声谢后踏进了厢房。

    厢房中等候多时之人早已起身作揖:“云公子!鄙人钱进。”

    云小七对着红光满面嗓门洪亮的不惑男子长长一揖:“不知钱老板大驾,劳烦久候,诚惶诚恐,还望宽恕则个!”虽是他不请自来,但怎么说也等到了半夜,人家一个大钱庄的老板,实属难得了。

    钱进见云小七诚恳行礼致歉,似是受宠若惊般一揖到地还礼:“不敢当不敢当!公子远道而来,钱某今日才登门造访,是劳烦公子久候了才是!”

    宾主入座,详谈一番。半个时辰后,云小七送钱进至客栈大门,随后带着钱老板临走前送的小木匣子回房就寝。

    次日未时,一辆骡车将云小七自客栈接出,七拐八拐兜兜转转地来到一高墙偏门处,也不做停顿的直接驶了进去,又行了一壶茶的功夫总算停了下来。

    云小七刚下车落地,便瞧见了一位黄衫黑须男子笑吟吟地自屋内踱出,她也微微一笑,上前三步行礼:“拜见陛下!”

    “免礼,起身。”隆德帝看着对面年轻人那微垂的脑袋,笑道,“这是宫外,不必拘礼。晟翎这几日在帝都,可觉得好玩么?”

    “晟翎首次出山,在帝都大开眼界,真不愧是天子脚下,到此一游,也不枉此一生了。”面对着九五至尊,敖晟翎一脸正经地拍着马匹。

    “哈哈!当年你姑姑初到此地,也这么说来着,结果.....帝都繁盛之景还是没能够留住朕的云王啊……”

    “我族心系山野,这天下由皇上治理得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方朝贡歌舞升平,姑姑当可安心归去了。”

    “哈哈哈!你这孩子~~说话真是和你姑姑如出一辙,难怪她派你出山入朝,哈哈!”隆德帝抚须大笑,龙颜甚悦。

    这.......派我来,是因为上面的哥哥姐姐懒得当这累人差事……想起第一回觐见隆德帝时的好奇,参观皇宫时的兴奋,那时候还觉得挺有趣的,但随后与隆德帝还有钱老板的一番交谈,想想以后的日子还真挺奔波折腾的。

    “随朕来。”隆德帝宽袖一挥,转身走向一座三层楼阁。

    跟着隆德帝,顺着木梯,拾级而上至楼阁顶层,云小七见这第三层除了中心放了张楠木矮几之外便空无一物,矮几上摆了个梨木盒子,盒顶正中刻上了如蝌蚪般的一字……雲。

    “这里便是存麟印的地方,这十几年来,朕一直派人守着,可惜……”隆德帝将木盒开启,盒内空空如也。

    “晟翎定竭尽所能,早日将麟印寻回。” 说是这么说,但毫无头绪的叫我怎么找呀??

    隆德帝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这孩子的性格也和你姑姑相似,大气得很,不像其他女子一般。这件事就辛苦你了,在外奔走还是着男装方便些的,这点很好,等寻回王印袭爵之时,再议服饰礼仪吧!”

    “谢陛下!晟翎归家那日起便喜欢穿这类衣衫,但与男装还是有别的。”

    “哦?有别在何处?”

    “男左女右,男装的扣带在左侧,而晟翎所穿衣衫的扣带均在右侧,以示区分。故请陛下不必费心多虑服饰礼仪之事,按以往先例即可。”

    “哈哈哈!有趣!你们轩辕族人果真有趣!朕准了!对了,这云王府邸,你可自由出入,府上侍卫等均归你调遣,只是这王府中门,还是等你袭爵了再开吧!不过为了方便行事,便住在这府中,左右都有人伺候的,不必投宿客栈去了。”

    “陛下隆恩浩荡,晟翎叩谢皇恩!”不开中门,那么不是要翻墙就是要走后门啦!怎么感觉像是在做贼呀?

    恭送隆德帝先行回宫之后,敖晟翎在云王府中东飘西荡地转了一圈儿,虽这十几年府中无主,但仍能看出云王府一直被精心打理,丝毫不显落魄,足见日理万机的隆德帝对此府的重视。最后在前院见了整队王府侍卫,个个虎背熊腰脚长手粗,但...如果来几个内功不济却轻功卓绝的飞贼,这些个侍卫们还真是追也追不上的。

    重新回到那三层楼阁,提气跃上楼顶屋檐,高处风大,吹得她衣袂飘然,溜达了一圈儿之后,靠着龙骨梁柱,一屁股坐在了瓦片上。从这里可以将整座云王府看个七七八八,建筑井然,排列出一股有序的美感,敖晟翎单手支着下巴,发起了呆。

    冬季日短,不一会儿便金乌西下,云王府中几处殿堂映出了点点灯光。敖晟翎自上而下俯视这夜色下的王府,觉得这里显得几分落寞……终是一处没有主人的府邸啊!但隆德帝维持这云王府至今有何用处?大姑姑始终不愿再出山。我族处世如此,怎会将这类繁琐之事揽上身?

    正思量间,突然被不远处震天而放的朵朵绚丽烟花吸引............今天是什么节日么竟是如此热闹的?

    “公子爷!请用晚膳!!”楼下一个侍卫带着俩丫头,仰首抱拳大声嚷道。

    敖晟翎吃着饭菜向那请膳的侍卫询问那烟花之事,那侍卫古怪一笑,回禀:“回公子爷的话,今晚便是长袖节的首幕,故同乐坊那边儿燃了烟花起声势呢!”

    “同乐坊?长袖节?”怎么觉着有点儿耳熟啊……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