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章
    “姐姐,我的腿摔断了没法回去了,救救我吧~”敖晟翎看着及时出现的敖晟羾,用枯枝点着自己的双腿对着堂姐一脸欣喜解释着,也不管若被人知道是耍着行云步从树上跌下摔断了双腿那有多丢人。但她敖晟翎对那种可有可无的虚名毫不在乎,一脸欣喜是因为瞧见堂姐背着竹篓的一身短打干练装扮便知道她是在山间采药来着,既然识得药草那便多少懂些医术,及时的二堂姐啊!

    敖晟羾看了眼敖晟翎,蹲下来拆了那歪歪扭扭的包扎,轻轻揭开她的两个裤脚管细细看了看,又用指尖点了几处,见敖晟翎疼得咬牙切齿,便说:“双腿都断了,得休息个两三月看看再说,你先把这几棵药草嚼烂了自己涂到患处,我去找人过来把你抬回去。这儿不大会有伤人的毒蛇猛兽,莫怕。”说完自竹篓中抽了两三棵药草放在敖晟翎的大腿上,随后站起转身走了几步就没了影。

    敖晟翎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堂姐就消失了,若不是大腿上还有几棵药草摆着,还真以为是自己疼得太厉害导致出现了幻觉,还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啊!

    ‘嗯!二姐的轻功也很高,唰唰几下人就不见了,以后多和她讨教讨教,轻功也好医术也好~’敖晟翎嚼着那几棵药草胡思乱想着,等她把药草都嚼完涂在了腿上没过多久,一女二男以及一把藤制躺椅出现在了她面前。

    “姐姐,大哥,五哥。”

    “晟翎,除了腿,可还有哪里觉得不适?”老大话语温和,眉间透着担忧。

    “老七~你对这儿的地形不熟,以后五哥带着你转悠,定不会出事。”老五将藤制躺椅放在敖晟翎身旁继续说,“刚听到你摔断了腿吓了一跳,还是姐姐仔细叫我拎了这东西过来,好方便带你回去。”

    敖晟翎对着老大老五笑着说:“哥哥们放心,也幸亏姐姐及时发现了我,没事的,别担心。”又见堂姐蹲在腿边给自己重新包扎固定,在接骨时咬着牙关忍着疼,上完药后被老大老五抬到躺椅上之际,哑着嗓子对着敖晟羾说了声:“谢谢姐姐!”

    敖晟翎半躺在椅中,被两位兄长各拎着一边扶手,搬了回去。在被抬进屋时正好被小姑姑看了个正着,边拿干净衣衫帮敖晟翎更换边说她是又一只‘悠然猢狲’,还说以前那两只‘猢狲’从未如此狼狈过~话音还未落便听得敖洺在门口叫:“她那样子也算‘悠然猢狲’?那简直是掉我的价。”

    “那我今后更要多加修炼,以求务必成为真正够格的‘悠然猢狲’!”敖晟翎左手握拳信誓旦旦说道,听得敖泠哭笑不得,敖洺倒是笑吟吟鼓了两下掌,坐在外厅不便进卧房的敖晟翊听了不禁莞尔,敖晟翮更是哈哈笑出了声。

    敖晟羾拿着一小瓷瓶刚进门便听到了句猢狲宣言,翘了下嘴角,入房走近床沿对着老七说:“一天服一粒,睡前吃了即可,三个月里不可下床走动,躺着也不能乱动双腿,记住了?”

    敖晟翎笑着弯弯的眼睛回答:“谢谢姐姐救我一命,老七记住了!”

    尼玛啊!三个月啊!要半躺着不能动不能跳连抓痒都要小心翼翼的啊!就怕一个不留神骨头错位结果变成瘸子啊!摔断了双腿的敖晟翎躺了五天后心中憋闷得念出了咆哮体,人也显得有些烦躁,毕竟以往不是练剑便是晃悠,现在根本就是一动不能动,落差也太大了些,更要命的是每日的排毒和清洁问题,只能由小姑姑帮着手,真是......想想就脸红,想也不要去想的!

    正想躺下身再睡个回笼觉,小姑姑拿了几本书进来了,说是怕敖晟翎憋在屋里闷出病来,给她看看书解解闷,也顺便修身养性好好静静心神。

    敖晟翎心中也明白这次养腿没个两三个月别想跑出去,除非想做瘸子了,修习流清诀本就不该心烦急躁,既然以后的□□十天里没法起身习武,那就一门心思修习参悟流清诀吧!不是还有好几层灵识被娘封存了还没启封么?做好了自己的思想工作便静下心来运起了流水清气……

    在这养骨期间,二姐隔三差五前来帮老七换药,敖晟翎对这位堂姐有股莫名的钦佩感,轻功卓越武功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又懂得医书,做事精密细致,人也长得很好看,性子虽然冷淡淡的可这几次三番相处下来便知堂姐不是拒人在外只是性格使然,话虽不多但心地良善,总之~将来谁娶到了真是烧了高香了!

    堂姐虽然不喜言多,但敖晟翎与人熟悉了就是一个话唠,自顾自对着堂姐说说话讲讲笑,堂姐虽回应的话语简短,但姐妹情谊明显增进了不少。老五几乎每次都会跟着一起过来聒噪,说定了腿好之后跟着他一起去翻山越岭。老大也会时不时与老五一同前来探望,见老七枕边的几本书就问了几句,得知她还不习惯这儿的字体语句,就回去拿了一支纤细狼毫一根细竹管送给敖晟翎,说是竹管内灌好了黑墨,开了管口的塞子就能蘸墨提笔练字了。敖晟翎感激道谢之余又觉着大哥说那番话时像是个教书先生在布置课业一般,心中又偷笑了一会。原本觉着无聊的时光被打发了不少,无人之下便修诀练气,累了就看看书写写字,三个月后也已习惯了这儿的字形笔画及书写方式。

    双腿上的木板布带让堂姐拆了且仔细诊视一番确定痊愈无碍之后,敖晟翎立马下床去好好沐浴,用棉布来来回回搓了无数次,皮都要被拉下来了才肯从水里爬出来。换了衣服坐在镜前发觉自己的脸明显瘦了很多,双下巴已基本看不出,眼睛大了很多~难道之前是内双??自娱自乐般笑了笑,眼睛仍是弯弯的。

    沐浴洗头的时候就觉着自己的头发长得厉害了,感觉又多又厚,想拜托小姑姑帮忙理个发剪剪短,可一向都会顺着她的小姑姑却对此不允了,说是只有出家人才落发,无奈,既然不能剪,于是敖晟翎将前脑门的长发分了七股,紧贴着前半脑的头皮编成了黑人辫,编至发梢末端便找了七根黑色细绳牢牢扎紧了之后任其与后脑的散发一样随意披在肩头后背。如此一来整张脸就是个大光面了,现在的敖晟翎因为瘦了许多,兼之练了武内外兼修,要比那个四肢不勤胖呼呼的唐煜更显得神采飞扬,原本虚胖的身段锻炼得结实了很多,但这张脸仍与女性的娇美搭不上边,虽然蓄了长发,但这里哪个男女不都是长发飘飘的?敖晟翎又把自己的发型编成那样......说是雌雄莫辩算是给她面子了~

    三个月后终于出了屋子,一身清爽又心情愉悦的敖晟翎手拎着铁锈黑剑晒着太阳慢慢踱到了湖边,一眼便望见青藤架下品茗的大姑姑,咧嘴一笑边叫人边跑了过去。

    敖洺坐着抬起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敖晟翎,看着她的黑人辫说:“这般扎着头发倒是干净简练的。”又看了一眼她的双腿,然后站起身往敖晟翎走近了两步拍了拍她的头顶,“居然长高了许多么~都快与我一样了。”

    敖晟翎这才发觉,原本自己比敖洺矮了大半个头,现在几乎能与大姑姑平视了,这.........养腿期间身高第二次发育了?或者是堂姐的药?因祸得福啊!否极泰来啊!一想至此敖晟翎高兴得眉开眼笑,对着敖洺说:“晟翎这三个月无法练剑,落了不少功课了,从今开始必定勤加多练,也求大姑姑多多教育指点。”

    敖洺点了点头:“依你这年龄,在那乏味枯燥的三个月里能安定心神将流清诀修至这般地步很是不错,没想到之前傻傻呆呆的老七有如此心性和资质,看来有了五成灵识就是不同,不知将来剩下的五成灵识一一启封后你的造化会如何,拭目以待。”

    五成?初时九成被封,小姑姑说爷爷为我启封了两成,还剩七成,现在五成么?难道.......心中一阵惊喜:“大姑姑……”

    “是你自己的功劳,八个月,启封了两成,一成是在那晚月下练剑时,另一成么,估计是在这三个月里心无旁骛修身养性所得。”敖洺重新坐下给自己续了杯茶,又另外再倒了杯,“这三个月修炼流清诀将流水清气上了一层,启封灵识需流水清气这你也是知道的。持之以恒,但切忌操之过急。”

    敖晟翎跟着坐下,饮完杯中茶,随后对着敖洺重重一点头:“大姑姑的话,老七记住了,现在去练剑,大姑姑看看可有哪里不对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教!”说完便起身走出青藤架,挥剑起势。

    敖洺看着那湖边身影,心中怅然:这老七瘦下去了的模样~眉眼间越像二哥了……

    自那日听得敖洺说二成灵识已被自己启封了,敖晟翎在练步挥剑时也感到了自己身体内外的明显变化,身段结实轻巧了不说,对剑招剑意的领悟更是通达明朗,与一开始的死记硬背相比那真是茅塞顿开,原本她习武修炼大多数是为了告慰已逝父母,如今那是完全提起了兴趣,更喜欢了在丛林间自由穿梭,跃至高处俯瞰风景的感觉,无论剑术还是行云步更是突飞猛进,对悠然山的美景地形也熟悉了个大概。

    有几次去那座山谷(就是摔断双腿的那个地方)遇见堂姐,便会帮着一起寻找采摘。敖晟翎原本就对中药这一国学好奇得很,与堂姐在一起时也厚着脸去问了些皮毛药理认了些采得的药草及其功效,有次替堂姐拎药草回她居处时顺便借了本医籍瞅瞅,如有不懂之处便拿着医籍到处乱窜找敖晟羾解答。

    原本和老五约好了一起去翻山越岭的,便跟着他把悠然山脉兜了个遍,有一回老五带她去了一座花谷,煞是美丽。回去后找堂姐借了一个竹篓一把小铲子,第二日独自一人回到花谷将各类花朵连根铲了移植到爹娘合墓左右后三侧。原本冷肃之地显得一片生机盎然,老五知道了之后也照着样子在其母坟处置办了一番,各长辈看了甚是欣慰,谁说定了只能栽青松的?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