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章
    敖晟翎一路兜兜转转回到自己那小屋,刚进门就看见小姑姑在桌边站起叫她过去,然后边看着敖晟翎吃点心边叮嘱她今后务必吃了早饭再去见大姑姑。敖晟翎对着敖泠抱歉笑了笑,将那小卷轴递给小姑姑说是敖洺给的,刚在回来时一路看了,自己认得繁体的所以大多数字看的懂,但有些冷僻字就靠小姑姑教教了,还有要核对下自认为的看的懂字是否与自己理解的是一个读音同样意思。

    敖泠慢慢翻转开那白绢卷轴,看了几眼边便着说:“这是 ‘行云步’。我们兄弟姐妹四人中,大哥温和沉稳,二哥和三姐却都是活泼好动的,你爷爷常说他们俩成天上蹿下跳,是悠然猢狲~”在一旁喝着清粥的敖晟翎听到了差些被呛,抬头对着敖泠笑着问:“悠然猢狲?”

    “你爹爹和你大姑姑年少时确是淘气的很,但天资聪颖,游玩于悠然山间时日一久你一言我一句居然将我族的轻功修修改改补补创出了更灵活快捷的身法,说是若在山巅使这身法真有如行走在云端,于是称其为‘行云步’了。”

    敖晟翎怔了怔,原本咬了半口在嘴中的豆蔻糕也不继续嚼着,心中一片感激与暖意..........原来如此,大姑姑真是那个什么嘴什么心的人,呵呵!定要勤能补拙!边暗自下定决心边将嘴中的糕点三口两口咽下,又把碗里的粥喝完,请敖泠教她识卷轴上的那些怪字。

    勤能补拙,这四字真言被敖晟翎在以后三个月中贯彻到了极致。每日早早起身用完早饭后便慢步踱至湖边,先舒散筋骨做几下伸展运动,接着沿湖岸来回跑步等着敖洺到场,之后便是一番言传身教,懂得了大姑姑的教导之后便周而复始地练着直到熟能生巧,待得敖晟翎将行云步的要理精髓烂记于胸后,便将早前按着梦里记忆中的流清诀默写下来请教于敖洺。

    敖洺对于敖晟翎将流清诀写得一字不差也不甚惊讶,虽然各层境界的顺序有些颠倒但帮她重新整理一番之后便慢慢带她入门修习。

    由于十三年来从未涉足此类,长达成人之后根骨大多已定位,但敖晟翎好学好问,遵循序渐进又自身心胸豁达,倒也符合水系流清诀所需之气度。每日练行云步法觉得累了就在湖边洗把脸,接着去青藤架下静心打坐修习流清诀。日复一日,丝毫不殆!如此三个月后,体内流水清气也渐渐积少成多也慢慢发起了功效,敖晟翎在练行云步时明显有了像模像样的身形步法,她也慢慢领悟到了其中窍门更是喜欢那能够轻易上蹿下跳的感觉,这三个月的锻炼让她瘦了许多,假以时日,悠然山又要出现猢狲了。

    一日清早,敖洺到了湖边丢了样黑呼呼的东西叫敖晟翎接着。敖晟翎将那东西双手接了捧着,原来是一把生锈了的黑色铁剑,即使是用双手捧着仍觉得重。

    “你体内也积存了些流水清气了,今日就开始习剑。”

    这几日,是敖晟翎过得最辛酸的,之前跑步自己虽不喜欢但也是为了减肥又为练得行云步做准备。对于那可助得自己上下飞跃的轻功,敖晟翎可是欢喜得很,但习剑时就痛苦了!那把普通的铁锈黑剑沉得不得了,她手劲没那么大,虽施了内力挥剑,但没多久便磨出了血泡,几日下来慢慢起了茧子。在一个练完剑术稍作歇息的下午,敖晟翎与大姑姑商量着能否不要习剑了反正在这悠然山里没人害,安全得很,不料刚说完就被敖洺摔了个狗吃~屎........

    “别忘了你爹娘是怎么没的!最安全的处境便是能靠自己的双手,凭自己的能耐,保护自己和身边之人!别妄想着去靠别人如何了,谁都会有自顾不暇的时候,能靠的就只有自己!”

    敖晟翎坐在地上边擦着嘴边的泥巴边揉着鼻子,觉得自己这几日有那种想法真是蠢到了极点!当年便是每个人都认为山中安全才让人害得父母双双殒命,自己流失在外,居然以山中安全无害为借口不愿吃苦习剑,真是想偷懒也要选对地方!于是也不再埋怨,只是试探地问了问:“那可以换别的兵器么?”

    “.............兵器中,我只会使剑。”敖洺面无表情回答。

    敖晟翎看着大姑姑,眨了眨眼睛,拍拍屁股起身,捡起铁锈黑剑看着剑尖说:“那晟翎也习剑!”说完走至不远处,一板一眼练了起来。

    如此,敖晟翎每日的修习便调整为一早就到湖边打坐修炼流清诀,觉得自己心神状态俱佳便起身练剑。敖洺每隔二日过来考校,如觉着满意便教她新式剑招,觉得稍欠火候便指点一二。吃过午饭后敖晟翎便使行云步来回于悠然山四处游览胜景,她本就甚喜游山玩水,虽刚习得行云步,可是胆大心细,每每越逛越远,也亏她记性好识得来时的路回去时原路返回即可,晚饭后又在湖边月下练剑当做为晚膳消食。她也怪自己手劲不大,有回练剑稍不留神差点挥到自己的脑袋,于是就决定每晚沐浴前在房内做俯卧撑,勤能补拙嘛!

    勤勤恳恳地又过了两个月,敖晟翎照例晚饭过后在湖边练剑,但那一招式无论如何练都无法在收势处将铁锈黑剑与手臂连着一线稳稳当当平举着,仍是自责手劲不大。这招式大姑姑来来回回指点了无数次,自己心中也明白大姑姑教的意思,但就是练不到那正点儿,不像之前的几招剑式就算自己练得不行,得了大姑姑的指点也一会就通了,但这次........敖晟翎懊恼地左右划了几个剑花席地而坐,觉得身心俱疲,也愧疚得想着对不起大姑姑的教导,抬头对着夜空明月叹了口气.......今晚还是满月呢!满月,不知我们山里过不过中秋这类的节日的?算算日子我回到悠然山也快小半年了,不知她如何了?对于那边的人来说,我已算作失踪人口了.......看着上空的满月朗星,周围的景物也被月光照得皎洁可见,一丝微风吹来正好替敖晟翎缓解了身上的汗热,凉快得眯起了眼睛,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最好听的是那瀑布荡水声,一声二声三声……水流周而复始永不停滞,就如体内的流水清气缓缓流淌在四肢气脉中前赴后继延绵不止。

    闭着双眼的敖晟翎撑着黑锈铁剑慢慢站起了身,听着湖上瀑布落水,听着体内流水清气四肢游走,耍起了那练了千百次的让她身心疲惫的剑招。忽快忽慢,顾左击右,护上出下,回首疾刺,当敖晟翎将铁锈黑剑与手臂连着一线稳稳当当平举着时,听见有人笑问:“闭着眼睛练剑,就不怕一头栽到湖水里?”闻言睁眼一瞧,见是敖洺站在了前面,手中剑尖还直指着她的大姑姑。敖晟翎忙收了铁锈黑剑,对着敖洺歉意一笑:“嘿嘿!大姑姑还没睡呐?”

    敖洺拍了拍敖晟翎的左肩,扬了扬剑眉点了点头说:“很好!刚才我都看到了,这招剑式你悟得极好,超了我预计,甚好!不过虽说勤能补拙,但也需劳逸结合,现已月上中天,回去睡吧!武学修习,明天再继续也不迟。”

    敖晟翎还是第一次听得一向耍酷的大姑姑如此夸她,甚至对着她笑,她在想会不会是因为晚上月光照耀下的角度问题使得她看错了!但不管如何,敖晟翎心中也明白自己悟到了家族武学的门径,刚才那一剑使完之后觉得心海一片畅快,脑中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似乎有如扬眉吐气一般将一身疲惫在挥剑之际都化了开去。终于通了这招,又得了大姑姑难得一遇的赞扬,今晚的敖晟翎做梦都在笑。

    殊不知,敖洺如此开怀,除了见得老七吃苦耐劳终将那身气合一的剑招悟了出来,还有更要紧的一点是当拍了拍她的左肩时意外探出,老七靠着自己的流水清气启封了第四层灵识。

    才五个月而已,真可算是难得了,老七,好样的!

    但世事通常是福兮祸所伏,第二日欢心雀跃的敖晟翎在悠然山美景前上蹿下跳的时候误踏了一棵老树上的一根粗壮枯枝,重心不稳大叫一声摔落地上不说又被自己方才踏断的枯枝压在了一双小腿上,两股钻心疼痛让敖晟翎差点背过气去~在这深山老林里摔断了双腿,这也太悲催了点!没办法,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还是自救吧!敖晟翎把那根杀千刀的枯枝从自己腿上挪开,折了枯枝上的几根细树枝,将长衫下摆撕了几条,回想着军训时救生课上的注意要点把自己的双腿固定包扎了,这一番拉扯动静又将敖晟翎疼得出了一头冷汗。

    伤筋动骨三个月,现在这副挫样还怎么回得去啊?不知这里有没有食肉动物,否则就算还没饿死就先被吃了!叫你得瑟,傻眼了吧?敖晟翎双手撑地抬头看着天空飘过的朵朵浮云,真是,无语问苍天。

    正当敖晟翎欲哭无泪之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枝叶擦响声,由远及近甚是迅速。不会吧!!这么快就来吃我了?!敖晟翎惊得连忙抓起一截树枝回头去看那来的是什么东西,待看清来者后先是愣了下,接着心中大呼万岁,跟着口中大喊:“姐姐救我!”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