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章
    唐煜被敖泠拉着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起来的那间房,一路上脑子里就想着刚才她们对她说的那些话,觉得自己有些懵了,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如果我是在这里出生的,那么从小养我长大的爸妈呢?我是他们收养的??我不回去了那他们怎么办?如果病了老了靠谁去?还有她,虽说应该死心了可我现在还想着她的!听敖泠说那什么遁门很难打开的花了十三年,我现在这里,可要怎么回去呀?!再说了,我要回去,她们肯么?费了十三年,她们要是同意把我再送回去那除非脑子进水了......

    “七儿还是不信我们么?”敖泠拉着唐煜在桌边坐下,见刚才的点心还未撤走便指着白色和绿色两碟子对唐煜说,“之前我见你每样点心尝了一遍之后,对着这两碟子点心显得更对口味,后来三姐给你倒的那杯茶,你喝了之后又好好回味了一番,那也不是没有缘故的……这豆蔻糕和龙须酥,在你小时候二嫂嫂常做了捣烂喂你的,还有那白雾濛,你爹爹独爱此茶,几乎每早起身后必会泡得一壶,届时茶香四溢,你那时虽不会品茗但也是必定天天闻着的。”

    唐煜听闻猛然盯着敖泠的双眼!她一直在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好敏锐的洞察力!事事都被她一语道破!

    敖泠见唐煜又惊又赞地看着她,微微笑道:“我们去镜前,给你看样东西。”随后走至梳妆台前拿起桌上的一柄小镜子,指了指着梨花凳看着唐煜。唐煜也不多言,过去坐下,正对着梳妆镜,在镜中见敖泠手持小镜子对着唐煜的后颈,透过两面镜子对照,唐煜能看到自己后颈的皮肤及头颈处的碎短发。突然敖泠的拇指轻点了下唐煜的后颈,随后唐煜便看到了一个圆形蓝色图腾慢慢显现在她自己的头颈嫩白肌肤上,仔细看那图腾,却是头活灵活现的麒麟,泛着亮蓝光芒似乎要一跃而出蹦跳一番似地,但呼吸之间那图腾又慢慢淡了去消失不见,端的是稍纵即逝。

    唐煜目瞪口呆,傻了眼了,在被图腾闪现震惊的同时还在回想与图腾同时出现的那股自头顶散发至全身的清爽气息。

    敖泠看着镜中的唐煜问道:“这回可信了么?”

    唐煜对着镜子讷讷说:“以前我想过要在自己的后颈弄个小刺青,没想到自己本来就有着呐.......”

    敖泠听了不禁莞尔,双手扶住唐煜的肩膀将她扳过身,使得两人面对面眼对眼,认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唐...”仍旧还没回过神来。

    “唔~??”微微侧头眯起了双眼。

    “我叫.....我叫敖晟翎。”语音虽轻,但神色已定。

    “我是你的什么人?”

    “你是我的小姑姑。”

    “除了我,你还有哪些亲人在这儿?”

    “还有大姑姑,大伯父,爷爷,石头爷爷。”像个乖学生。

    石头爷爷~敖泠‘噗嗤’一笑:“你这孩子怎么和你大姑姑一般的?对了,你大伯父还有三个孩子,是你的两个堂兄一个堂姐,明日见爷爷的时候就能都遇着了。”

    爷爷.......唐煜还从未对谁叫过‘爷爷’这个称呼,因为爸妈说她还没出生爷爷就过世了,所以只有过外公外婆和奶奶。堂兄堂姐倒是家里一大把,不过和唐煜都不是怎么亲近的。对于家庭亲情,对唐煜说是比较淡薄,父母…应该是养父母从她记事起就争吵不休,大事小事都会吵,到后来就动手。原本小时候的唐煜会被这类场景吓得手足无措痛哭流涕,慢慢长大后也就习惯了,况且自小学四年级起就开始了寄宿制求学直到大学毕业,高考前一个月养父母终于决定离婚,唐煜得知了以后无动于衷,反而松了口气,也因此对婚姻没有了以往那种认知,但绝对不是这个原因弄得唐煜跑去喜欢女人,她是真的对男人提不起兴趣。记得自己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对一个同班女生说要和她要好,要她做她夫人。现在回想那个时候大胆的自己,真是傻得可爱,才七岁就有那种念头了。

    敖泠见唐煜低垂眼帘不发一言,就安慰她:“别怕,爷爷虽不爱笑,但他老人家可是极疼孙辈们的,更别说是对着七儿你了,更不用担心些什么。来~陪着小姑姑一起用了晚饭吧!”话音刚落便听得屏风外传来收拾碗碟的声音。

    唉!接受事实吧!唐煜知道再多想也无意义,对着敖泠点了点头,站起身跟着敖泠走出至桌边坐下。桌面上布置了几盘清淡小菜,倒是精致,要比在那边新鲜爽口多了,那倒也是,山里的作物,看服饰又貌似身处古代,再怎么不济也不会被那类杂七杂八的东西污染。

    唐煜性子本就开朗豁达,抛开了心事便举箸起筷,想着敖泠虽年轻但总归是自己的小姑姑,而且从见面之后对自己关爱照顾,于是开动前在几道菜上各夹了一筷子送到敖泠碗边的小碟子里,还对着敖泠弯着眼睛翘起右边嘴角笑了笑。

    原本敖泠见唐煜闷闷不乐,打算为她夹菜劝她多吃些,没想到唐煜反而先有此一举,还对着自己露出了那神似的笑容......那张脸虽不是很像二哥,但这笑起来的样子真是让敖泠有种似曾相识感,如果......慢慢把七儿的九成灵识一层层启封后,会否比现在的七儿更有所不同呢?一想至此,敖泠定了定眼神,笑着拍了拍唐煜的后脑勺,也给她夹了菜,各自慢慢吃了起来。

    饭后敖泠陪着唐煜在屋前的月季花丛中散步聊天消消食,问了唐煜在那边的生活习惯等,当然也对那边不同的物事起了极大好奇,这个话题一开便过了许多时辰,敖泠抬头见月已上了中天,即吩咐人给唐煜准备洗澡水且又备上了一套干净的换洗衣物长衫短靴,告诉唐煜明日会来叫她起身去见老爷子后就起身告辞。

    唐煜自从和小姑姑畅聊一番之后消除了刚开始的陌生感,她虽然一向以礼待人笑容可掬,但不是那种自来熟,需要和别人接触一段长时间之后才会慢慢接受对方,可一旦接受之后便会真心待人好。这小姑姑对她的好甚至是宠爱唐煜不是没感觉到,没有参杂一丝一毫的目的和意图,是真的把她当成二哥家的七儿、自己的侄女,再加上当年那场变故,敖泠对着唐煜怜惜有之,疼爱有之,也可能报恩有之。从小唐煜的亲情观淡薄,并不是唐煜为人冷漠,是因为那边的亲戚们与唐煜接触不多,见面了也淡淡的,久而久之唐煜也就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了。可在敖泠那里,唐煜觉得心中暖暖的有股温馨感,让她觉得安定。

    ‘这就是我的小姑姑,美丽温柔的小姑姑,呵呵~’唐煜盖着被子,难得因为是感受到了以往不多有感触的亲情,幸福的笑了,她闭上眼,心中对着自己说‘我叫…敖晟翎。’

    这一夜,睡得很踏实,很安稳。

    翌日,敖晟翎由敖泠带着七拐八拐进了一所精致竹屋,一走进门就被好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盯上了,她见竹屋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坐或立,唯一认识的就昨天一起喝过茶的大姑姑敖洺。敖洺似乎在和坐她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谈论着什么,感觉有人进屋便微侧头瞄了一眼敖晟翎,随后端起手边的盏子喝了一口便不再言语。那个中年男子倒是对着敖晟翎细细看了一番,目光清亮却透着几丝温煦。

    敖泠牵着敖晟翎的手走入屋内,到敖洺身边的中年男子面前站定,对着敖晟翎说:“七儿,叫大伯父。”

    敖晟翎看着眼前这位面目清隽,五缕黑须的敖沧,在他的注视下没有一丝局促,重重点了头叫了声‘大伯父’,随后对着敖洺叫了声‘大姑姑’。

    敖洺看了看敖晟翎,又看了看敖泠,眨了下眼睛笑着点了点头应了声。

    敖沧看着敖晟翎,慢慢站起身,叹了口气说:“晟翎回来了就好!”接着看了眼三个走至他身边的二男一女,指着和他有七八分相似面容的男青年向敖晟翎介绍,“这是你大堂兄,晟翊。”然后指着一清丽气质女子说:“这是你二堂姐,晟羾。”最后指着那双目明亮的少年:“这是你五堂兄,晟翮。”

    敖晟翎见那三人都微笑看着她,晟翊笑容如敖沧稳重温和,晟羾虽面带微笑但透着股淡淡的清冷,晟翮笑得神采奕奕满脸欣喜。她弯着眼睛笑着对着三人挨个说:“大哥,二姐,五哥,你们好。”

    老大晟翊笑容更盛,点了点头刚要开口,一边的老五晟翮就笑嘻嘻对着老七晟翎说:“晟翎和大姑姑一样喜欢穿这般的长衫宽袍,那性子也不会和大姑姑相差太多,定是洒脱不拘的,那便是好相处的了!今后五哥就带着你在这悠然山好好转悠..........”

    “说是说带着晟翎转悠然山,其实是你自己想打这幌子四处晃吧!”虽是调笑却透着丝清冽,正是堂姐晟羾。

    晟翊拍了拍老五,笑着对晟翎说:“晟翎在外多年,如觉得哪里不惯便开口,我们是一家人不可见外了。”话虽简短,但也让敖晟翎觉得心中一暖,笑着点头称是。

    忽听一声清咳,敖晟翎循声回头见敖石跟着另一个老爷子进了门,只见那老爷子虽然如敖石般发须皆白,但他的精气神却要比敖石来得清扬豁达。一时之间屋内‘爹爹’‘爷爷’异口不同声,除了敖晟翎.............他就是...我的爷爷?

    敖泠在袖中捏了捏敖晟翎的手掌心:“七儿,叫爷爷。”敖晟翎看着敖岚的白胡子刚叫了声‘爷爷’,就突然被他扣住了左腕脉门,一阵清爽感便自头顶而下蔓延开来。敖晟翎觉得舒服极了便微微眯起了眼睛,后一想不妥怎么可以对着别人打招呼自己眼睛却闭起来了,于是马上睁大双眼,又对着敖岚不好意思傻笑了下,但却见刚还神色安逸淡定的爷爷看着自己又惊又喜,白眉微微颤抖显见他内心的不平静。

    敖泠见了父亲的神色,不禁疑惑,便走至敖晟翎面前看个究竟,谁知这一看却也如敖岚般激动不已。

    敖洺见此,扬了扬剑眉也凑过去瞧瞧是何原因,见父亲仍是扣着敖晟翎的脉门不放,被扣着脉门的那个人一脸的茫然,于是仔细一打量敖晟翎,在看到她双眼的一刹那,怔了下!

    蓝色的!七儿的眼瞳呈了蓝色!她自三岁便被二嫂送走还从未练过流清诀,九成灵识还被.......灵识?!敖洺惊讶之余但见敖晟翎眯着眼一会却又极力提神睁眼,脸色显得舒散,看着爷爷大姑姑小姑姑,笑了笑,然后,闭了眼头一歪往地上倒去。

    “我本想看看这孩子体内留有多少流水清气护体,不想真气一探似乎就激起了她脑中的灵识,有如候着般的水到渠成,于是顺水推舟,但只解了两成灵识这孩子便倒了下去。可这孩子仅凭体内的三成灵识却已能显了蓝瞳,还真是......难得!”敖岚坐在竹椅中,看着侧趴在敖泠大腿上呼呼大睡的敖晟翎,对着其他几人说道,“七儿离山十三年,被送走时才三岁,如今澈儿夫妇不在了........你们几个做长辈的还有当哥哥姐姐的要多照拂着她些.......泠丫头你来带着她多多关心提点。七儿脑中的七成灵识日后就靠她自己修习领悟启封了,但不可强求,洺儿,我看那娃娃的性子倒似和你相近,今后由你来指点晟翎的武学修炼...耐心些吧!”

    “明日我便带七儿去拜二哥二嫂。”敖泠抚着敖晟翎的短发轻声说道。

    “那等晟翎拜完归来,我便开始教她了。”敖泠看了眼敖晟翎不快不慢的说。

    一时间,大家又都看着那个呼呼大睡的人,屋内一片安宁。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