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章
    “你醒了……”老爷爷问唐煜,又像是在解答唐煜。

    “.......咝!”唐煜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然后对着老爷爷点点头,觉得自己手脚发软四肢无力心慌意乱,突然又想起前几天坐车进阳朔时在马路边看到的一些坟碑.........鬼啊!!!

    唐煜知道自己从小到大对这类鬼神之事有点奇怪,因为一点怪异的感觉和有时一些莫名的预感让自己觉得无法解释,去一些论坛看过相关帖子,但都是玄乎的言语自己没法搞懂,今晚碰上这一幕,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完了!人家找上门来了!难不成我的肉和那西天取经的和尚有类似的功效?哦!难怪都姓唐!

    唐煜赶紧爬到床头柜拿起在龙华寺求的一串细佛珠,左手持珠高举对着那老头冲他大喊:“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救命!阿弥陀佛!&*%^&$%^#$^&&%^$…………”

    那老头看着被吓得语无伦次的唐煜,面无表情,思了片刻就知道唐煜把他当成了什么,怒得一下子脸都白了。唐煜看着那老头脸色苍白,更显诡异,突然不知怎么发了股狠劲,直接将佛珠用力往那老头脸上扔去!

    刚才还见唐煜手脚发软连滚带爬语无伦次,现在突然又像换了个人似地两眼发狠,老头微眯了一下眼睛,侧身闪过佛珠踩了两步瞬间移到唐煜跟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问道:“你口中念的那些字句,可还记得?记得多少?…………”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什么都没感觉到啊别找我啊别找啊!我那代都是独生子女我爸妈就生了我一个我要是没了他们就算想再生也困难了你叫他们老了以后怎么办啊!如果你非要吃我不可你能不能帮忙把我爸妈安置好呀?还有她!她以后过得好不好我也不知道啊!%^&#%^!$^%$&#………………”看这老头根本不怕佛珠,且一眨眼就晃到了自己跟前,唐煜惊得三魂不见七魄!闭着眼睛捂着脸大喊大叫,一提到年过半百的父母和刚分开的女友,唐煜又哭得一发不可收拾,这几天憋在心间的闷气找到了通风口一股脑儿都随着哭喊发泄了出来。

    老头被唐煜这一顿哭喊抢白,知道她现在被吓得脑子糊涂了,没法好好问下去,于是也不再多言,心算遁门时辰将过,便对着唐煜隔空轻拍一掌,在唐煜歪头撞地之际将她背起,踏夜色而去。

    老头背着唐煜停立在一座小山的峰巅,抬头对着满天朗星,看了一会,思了片刻,便往下一跃。青色长衫白色发须张牙舞爪地逆风飞扬,是个人看见了这场景都会吓得叫鬼啊!但在不远处,一人看了这道身影却朱唇微翘,启齿轻笑了起来,她看着老头背负一人纵身跃下山峰后踩了几支随风弯腰的韧竹稳住身形且由远及近飞速朝她这方而来,最后在不远处的江岸边稳稳落地。

    背上的人,一动不动,安静得很。

    如此安静?她扬了一下细眉,似乎往前踏了一步,但又像从未动过,可她人已轻轻落在老头身侧不远处,看着随后走近跟前神色恭敬的老头轻声问道:“是七儿么?”似乎是在问老头,但又仿佛是在问那个背上之人。

    “老朽在那阳朔镇上探了三夜,巡过一家客栈窗户时才感知一丝流水清气,微弱如襁褓孩童,若不是还闻得她口中正轻念着流清诀,说不定就此路过了........况且她扔东西那模样,还真与那小时候有些相似!至于相貌.........”老头提起刚才唐煜对着他脸扔佛珠,就脸色忿忿然。

    女子抿嘴一笑,又走近一步,趁着月色看到唐煜仅穿着睡觉时的短袖中裤,四肢被江边晚风吹得鸡皮疙瘩揭竿而起,人却低首似乎毫无知觉,见此情景又急问:“怎地穿成这样就出来,七儿现在身躯怎能抵得了?!”

    “那孩子三岁之后从未见过我,一照面就被吓得哭天喊地的。老朽怕误了遁门时辰,只得让她安静下来以便快速带她来此。泠丫头可有法子确认她便是七儿?”

    那泠丫头走至唐煜身旁,左手打了个结印后用拇指轻点了下她后颈,便看到一个圆形图案在她的后颈皮肤上由浅至深慢慢显现,似乎是一瑞兽图腾,隐隐发着淡蓝色泽,使得那瑞兽犹如活灵活现,煞是好看!但又如昙花一现,那淡蓝色泽没多久便缓缓散去。可就算是那昙花一现,也已让泠丫头双目迷蒙,泫然欲泣,捂着红唇凝望着那图腾消散之处,终于悄然落泪:“真的是七儿......可算是找回来了!”

    老头听着泠丫头喜极而泣,心中松了一片,脸色也比先前缓了许多,又接着说:“丑时快过了泠丫头。”

    泠丫头听罢,边深吸了两口气边用帕子擦了擦脸,接着走至江边正对着源源江水,双手打着结印,随后闭上双眼两掌合拢,尾指与无名指均互扣,露出食指与中指点在眉心,静默片刻,突然双臂往前一伸,江心处刹那间大泛蓝光。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跃入那泛着蓝光的江水中,却未荡起丝毫浪花,而这蓝光自那二人跃入之后即瞬间消失。

    江风仍旧习习,江水依然源源。

    唐煜在欲睁眼又未睁眼之际,脑中觉着自己似乎睡了很久,想翻身去摸床头的手机看看现在几点了还要赶飞机呢......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惊得一下子睁开眼,没看到房间里的那根日光灯管,而是一片白纱帐子。

    ‘嗯?青年旅社的床什么时候设了蚊帐了?还挺古色古香的嘛...........鼻子有点塞,看来鼻炎又犯了。’习惯性抬手摸鼻子却什么劲也使不上来,‘怎么回事?!啊!白胡子老鬼!!!’唐煜越想越心慌,小眼睛里眼珠子乱转想看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全身毫无痛处。‘我这是死了呢还是那老鬼暂时没吃我啊.......别慌别慌!唯一能靠的就只有自己,慌了心神那我就真的没救了!我要冷静!我要淡定!不怕不怕我不怕!!!……’心里自我安抚着,原本慌乱的眼神渐渐镇定了下来,唐煜盯着蚊帐,一点一点让自己想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阳朔,酒吧,唱歌,喝酒,行李,睡觉,做梦,起夜,老头..........然后呢?眉毛皱了起来,想不起别的了,索性闭上眼睛,让之前的场景在脑海中回播:看到了酒吧伴奏者的木吉他,手中的加冰金汤力,耳边听到了晚间新闻主持人的唠叨,还有那老头的花白发须和青色长袍,‘他还问了我句什么话来着???’

    “你口中念的那些字句,可还记得?记得多少?”

    ‘对!好像就是这句话问我来着!.....嗯?!’唐煜一下子睁大了双眼,眼珠再次到处乱转想看看刚才说话的人是谁,但头颈没法动,眼珠子转了半天视线也只限于那白色蚊帐,‘听声音是个女的,口气也比那老头柔顺很多,不知道长得如何,等会可别让我看到什么女脸蛇身之类的把我吓个半死啊!!呃.........’唐煜觉得自己都不能动了却还想着人家女的好不好看,对自己也无语了,闭上眼睛翘起右边嘴角苦笑了一下‘唐煜啊唐煜,人家大男人这样的话也算是有句牡丹花下死来谬赞一下,可你也是个女的,算啥名堂呢?就算两情相悦又如何?不记得之前是如何的伤心了?好了伤疤忘了疼了?就算这辈子不想找个男人结婚生子,但也该收收心,不要去祸害人家好好的姑娘了!心里有着对方却不得不分开...这种痛苦你可以受得了几回?!’

    “我知你已醒,可听到我问你话呢?”那女声再次传来,听动静仿佛又走近了些。唐煜又睁眼去寻那女子的身影,终于在右边看到了一对温暖的眸子,原本有些瑟瑟的心神在与她对视后便安定了下来。唐煜似乎又呆了呆,眨了两下眼睛。

    “你现在还没法动弹,别怕,再过一个多时辰就无碍了,如果仍觉着累就再歇会儿,要是睡不着不如想想我之前问你的那句话,如何?”

    唐煜又对着她定心般眨了眨眼,那双温暖的眸子对着唐煜笑了笑,看了她身上的被子盖得齐整,便转身离去。

    ‘看来我这辈子算是栽在漂亮女人手里了,被她看了两眼就听话得跟什么似地,真要命了!............不过那女的刚才给我感觉真的挺和善的,长相不必说了,那身裙衫也挺称她的……裙衫??裙衫!!’唐煜如果现在可以动的话早就一屁股坐了起来!‘为什么她穿的是古装??腰间佩戴的璜,发间插的青玉钗,还有之前那个白胡子老头一袭青袍……我这是穿越么?!但穿越小说里写的基本是单方面穿越的,可那老头先出现在阳朔的客栈里的,怎么回事!还有老头和那女的都是一见面就问我是否还记得叨念的字句,梦里的东西醒过来就忘光了,怎么想啊?’

    闭着眼睛的唐煜试着让自己慢慢回忆,可都是些模糊的断章短字,正琢磨着是否要酝酿睡意再梦一回好好记住,突然一丝清爽气息自脑顶通至太阳穴,不久慢慢往胸腹四肢扩散最后到达脚底心,使得唐煜全身一阵舒爽,一下子就睡了过去。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