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四十七章
    山风冷冽, 扰得鲜红火焰将敖晟翎的脸庞照得晦明难辨,待得火势渐弱, 她才开口缓缓问道:

    “先生何人?如何称呼?”

    青衫男子笑容不减, 嗓音更是温润:“隐居多年,许久未出山门, 竟已忘了俗名......汝可唤吾居士也好。”

    湛蓝双眸仍显凝重,不过已然抹去杀意,敖晟翎对他点了点头:“居士...先生。”

    “本居士受阿洺、阿泠俩姐妹之托, 出山来看顾你……”瞧见敖晟翎双眼之中犹如蓝宝石般的瞳色, 青衫男子不禁一声感叹,他又上前三步笑盈盈说道,“只因为我是个大闲人, 有时喜欢吟诗抒怀, 有时偏又爱管闲事, 我博古通今、能掐会算, 又聪慧机警、古道热肠~~此行路途正好与你解闷, 你说可好?”

    “不好。”板着一张冷脸, 敖晟翎犟头倔脑地拒绝,“我不识得你, 更不需你来看顾我!你走吧!我脾气差、性子急,定会气死你!”

    “无碍。”笑着一张俊脸,居士仍和和气气地劝道, “我已认得你,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很是有耐心, 也遇见过性子急的人……你不必担忧我会被你气死~~”他见敖晟翎沉默皱眉,立刻又补充道,“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只是眼下还没到那时候。”

    ‘此人几番出现在我眼前,我居然都未能察觉,看来这居士的修为难以窥探,冒然交手只会节外生枝......既然是受两位姑姑之托,方才又提示我避开了火灾,或许这居士并非恶人,既然驱赶不得,还是静观其变。’这般想了,敖晟翎也不再多言,忽地又见她聚神侧耳,瞥了眼西南方。

    居士见了敖晟翎这般神态,点头赞道:“耳力不错。”言罢,身影瞬间不见。

    敖晟翎的动作也不比居士慢,她纵身而起,跃立于古树粗枝,繁茂枝叶将她遮盖得严严实实。

    不消半刻,一条黑影如鬼魅般自西南方跳跃闪现而来,几个起纵便立在了火势不远处,明亮火光照见那人头顶的稀疏灰发和双肩上大片补丁。

    蓝瞳微敛,敖晟翎有些诧异这聂二娘已是半百老妪,轻功居然还不错,看来宝刀犹未老矣。又见聂二娘举目看了几眼焦土,随后环顾四周,但见她双目精光四射,哪像个寻常洒扫老妪?

    僻壤野风阵阵,刮得杂草树枝若群魔乱舞。聂二娘耳边只听闻眼前火焰熊熊,当她眯眼定睛辨认火种之际,后脊背猛地渗出一层冷汗!她即刻回首望去,月黑风高,无人无鬼.....可方才分明觉着有一双眼睛自暗处牢牢盯着自己,犹如闪雷凌厉一瞥!

    心如捣鼓,聂二娘不敢再多留此处,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逃命似地回了庄子里。从狗洞钻进来的大黑见了她,流着鼻血‘哼哧哼哧’地过来呜咽诉苦。聂二娘此刻哪有功夫搭理它,板着黑脸进屋对聂姑娘忙不迭催促:“收拾盘缠,现在就走!”

    聂姑娘正在点算钱数,看着满桌的银票金叶子,头也不抬:“急什么?明日一早再走也可。”

    喝下两大口热茶,聂二娘总算心神稍定,心有余悸对着门外张望两眼:“怕是这回再不走就栽在这鬼地方了……”回首见聂姑娘还在对着一片金叶子验真伪,不禁急声低吼,“你的耳朵让狗吃了?!”

    被打断了思量的聂姑娘一脸烦躁,瞪着眼睛就要骂人,却不想一股劲风袭来,桌上那根蜡烛‘噗’地被熄了火!

    满室漆黑,噤若寒蝉。

    方才本在屋外‘哼哧哼哧’的大黑,不知何时也没了声响。

    聂二娘后背又起了一层冷汗,僵着脖子不敢乱动,倒是聂姑娘强自镇定,沉住气把蜡烛再点了起来。豆大点的烛光照着聂姑娘半暗半明的容貌,眼中惊惶夹着一丝狠厉,她对着烛火喃喃自语:“夜里风大……”

    ‘噗!’

    未等聂姑娘把话说完,蜡烛又被灭了。

    聂姑娘心中一寒,犹如坠入万年冰窟!方才她全神贯注盯着烛火,盘算着若是再被熄灭定要看出是何暗器好方便与人交涉,她向来自负眼力,却不知这次却看走了眼!想来此次真是遇到绝顶高手了!

    “小女子莽撞行事,得罪了前辈,诚惶诚恐!”毫不犹豫就地下跪,聂姑娘对着屋外哭得凄凄惨惨,“还望前辈看在我与母亲孤苦无依的份上,放寡母孤女一条生路,前辈饶命啊~~~”

    听得聂姑娘这般哭喊求饶,聂二娘也即刻跟着扯嗓子嚎了开来:“哎哟!大侠饶命啊~~~要杀要剐朝我老婆子来~~~我闺女还小......她才十四岁啊~~~求大侠发发慈悲啊~~~~”

    这俩人跪着哭闹了大半个时辰,喊得嗓子都酸了,就是无人回应。

    聂姑娘一边抽抽涕涕一边偷着揉了几下膝盖,地砖寒凉,她的小腿早已发麻,趁着聂二娘仍旧使劲哭嚎间隙,她擦着眼珠抬眼观望屋外情形,却连个鬼影都没瞧见,不禁羞恼,咬牙正要晃悠悠地站起身,却有一把冰凉透心的尖刃悄无声息紧贴她的后颈血管......聂姑娘的魂都快飞了!

    “这个脑袋,也会自焚么?”

    嗓音虽轻,但落在聂姑娘耳中仿若平地一声雷,她本就两腿发麻,眼下更是直接瘫软倒地。

    方才还忙着哀嚎求饶的聂二娘却在此时出手如电,双袖之间飞出星光点点!而前一刻即将倒地不起的聂姑娘却在这一刻飞腿猛踢三下,十四岁的女孩一脚就把桌子踢飞破门而出噼里啪啦地摔到了屋外。

    也就一个呼吸间,聂二娘将袖间暗器尽数出击,聂姑娘使出了最得意的三招腿功,但她二人所有的拼死一搏俱耗费在了无尽黑夜中,仿佛泥牛入海。

    一阵寒风吹入,聂姑娘不禁打了个寒颤,她从未如今夜这般期望黎明快些到来.....最起码自己能不用死在这令人绝望的黑暗中。

    “阿筝...”隐匿在角落的聂二娘对着女儿轻声说道,“是我连累了你......”

    “莫言语!”阿筝急得要跺脚,谁知她话音未落,即见聂二娘整个人被提起又轻飘飘地被甩到了屋外与那张三条腿的桌子作伴。

    想大声尖叫的同时又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阿筝惊恐瞪大双眼,泪珠如断了线般夺眶而出,全身不停地发抖,终不忍心看着聂二娘如此狼狈,她跪伏在地从屋内爬到了屋外的母亲身边,对着空旷四周大声哭喊:

    “小女子....小女子真心知错了……呜呜呜....小女子死不足惜....呜……可怜我母亲年纪大了呜呜呜呜……求前辈饶了她呜呜呜……饶了我母亲.....呜呜呜呜.......”

    “阿筝......”有气无力的聂二娘躺在冰凉的草地上动弹不得,只能颤声哭道,“可怜你还未享尽世间繁华喜乐......嘶!”

    借着朦胧月光,阿筝才看清聂二娘的左腿插着一截断木,看形状似是半根桌脚,伤口淌血染湿了裤腿鞋袜。阿筝赶紧伸手要为母亲疗伤,谁知又是一阵劲风袭来,她只觉手腕一麻随后整条右臂都没了知觉!

    心中那股无力感使得阿筝更加绝望,她只得对着满天月色不停磕头,额头叩地砰砰作响,又害怕得低声哭泣。

    今晚的月亮圆如玉盘,玉盘低垂似恰巧落于主堂屋脊,在月色衬托下,细看那屋脊上正坐着一个人,此人手肘抵着膝盖、手掌托着下巴,那对蓝瞳冷幽幽地看着底下园中那对贼母女。

    “该吓唬的吓唬了,该教训的也教训了,不如收手吧?那女孩的胆儿都快被你吓裂了~”居士又悄无声息地坐在了敖晟翎的身旁,见敖晟翎混不理睬,又接着问道,“你不会真的要她俩的性命吧?”

    也不知敖晟翎心中在想什么,一脸冷漠。

    “天寒地冻,那老妇人哪怕不失血而亡也要被冻死,难道你要那个女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娘亲...就这么没了??”居士一会儿看看底下,一会儿看看敖晟翎,又见她无动于衷,无奈叹道,“还真没料到...你居然是铁石心肠.....”

    “我的性命,是最最珍贵的。”敖晟翎目空一切,嗓音低沉,“我亲生爹娘....似神仙眷侣那般的人物,却为我英年早逝,我的命是他们续来的。若是我被人夺了性命,那我亲生爹娘岂不白费心血?”

    似是也没料到敖晟翎会一下子说那么多话,居士听得一怔,还未回过神来,他又听敖晟翎低声言道:

    “我的...我的......我的心上人.....为救我存活于世间...为了我......为了我....她.....不知去了何处.....我要找她去....定要找到她!若是我被人夺了性命,那我的心上人岂不白费苦心?”

    居士又是一愣,眼中划过几分惊诧,他似要出言宽慰,谁知向来机敏善辩此刻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却见敖晟翎猛地立起身,目露凶光睥睨聂氏母女!居士心中一惊,急得脱口大呼:

    “七儿!”

    敖晟翎哪会听居士管束?趁着居士还未出手阻扰,她已然似鬼魅般站在了仍在磕头的阿筝身前。

    ※※※※※※※※※※※※※※※※※※※※

    这个月更了三章.........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