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今日麟儿代母后操持祭典着实辛劳, 快过来坐,母后有赏赐。”

    皇后清静歇了一日, 前面太极殿里头的典礼事物一应交由柔嘉代持, 又听许嬷嬷回来报了各项有条不紊,心中对柔嘉更是疼爱了几分, 又见嫡女仪态娴雅,不禁宠溺笑言:“我儿如此瑰姿,不知哪个尚了去?可是修了几世的福缘?”

    柔嘉放下手中碗筷, 双手笼于广袖, 低头答道:“儿臣不知。”

    皇后抿唇一笑:“你我亲生母女,作母亲的岂会不知女儿心思?”

    柔嘉心中一惊,匿于广袖之中的双掌顿时紧握, 又听得皇后接着言道:

    “我麟儿天资无双, 虽说良配难择, 但你父皇与我定会挑出个绝世驸马来……”

    “儿臣谢父皇母后恩典……”为皇后呈上一盏香茶, 柔嘉轻声问道, “母后凤体安康些了?”

    接过香茶, 品了一口,皇后温和言道:“好些了好些了, 麟儿勿要担忧。今日你也受累,回去歇息,明日请卓阁主过来吃茶......你父皇传了口谕过来, 我们后日就回宫去。”

    柔嘉面容恬静, 跪安告退。

    进了西暖阁沐浴更衣, 柔嘉又换了一身轻简衣裳去探望卓卉君。紫虚观后院清幽雅致,较于白日温煦而言,夜间更显冷冽。柔嘉命随行四个侍女候在庭外,她自己踏着月色步入庭中,还未出声请安,屋内之人已然开门相迎。

    “月上中天,公主殿下怎会来此?”

    “月黑风高,云王殿下怎会在此?”

    敖洺哈哈一笑,正要开口接句,又听卓卉君的声音自屋内传来:“是聆儿么?快些进来。”

    踏入槛内,柔嘉鼻尖闻得一丝热汽,随着敖洺入内,果然见卓卉君正坐在小火炉旁准备烹茶。

    见了宝贝徒儿,卓卉君笑着对她拍了拍身边的圆凳:“聆儿今日劳累了整天,为何不早些入寝?”

    柔嘉在师父身边乖顺坐好,又相帮洗涤茶具:“方才与母亲用晚膳时,听母亲说明日请师父过去吃茶。”

    刚落座于卓卉君对面的敖洺‘噌’一下站了起来:“时辰差不多了,我要去问天石那儿看看……”

    “我徒儿刚来,你就要急着走,是何道理?”卓卉君瞪了她一眼,“方才可是你嚷嚷着要吃茶的!”

    敖洺想走又走不成,坐又坐不住,只得绕到窗边看外头月色风景。

    趁着敖洺恰巧在此,柔嘉稳了会儿心思,对着卓卉君说道:“师父,容姑娘私下来寻过我。”

    “容姑娘?”提着茶壶的手势一顿,卓卉君看了眼敖洺,又对着徒儿问道,“那位...容姑娘?”

    柔嘉红唇紧抿,点头答道:“正是。”

    厅内一阵安静,只闻得炉中碳火‘噼啪’作响。

    终听敖洺一声轻叹,她来至火炉旁坐了,对着柔嘉柔声问道:“丫头,容姑娘私下寻你,许是有事请你相助?”

    柔嘉眼角泛红,点头答道:“是...”

    敖洺眼帘半垂,似是看着炉上沸水自铜壶口‘滋滋’喷出,她伸手挠了两下眉毛,一声轻咳,抬眼看着柔嘉,正色说道:“公主殿下明.慧,容姑娘所求若为难事,当不可令殿下为难。若是...若是举手之劳,还请...请公主殿下施以援手......敖某感激不尽!”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犹如那夜那女子,眼眸清澄,言语清冽。

    那女子对她说:“生死由命,福薄缘尽。”

    那女子又对她说:“可愿起誓?从今往后,倾尽所有,换她一世安好。”

    自从知晓了那段秘事,柔嘉心中五味杂陈,对那人实有惦念,但又怯于见她。此刻听了敖洺这般说,柔嘉料定容姑娘之事并非虚言,她的思绪又开始起伏不定甚至有些慌乱无措......适时卓卉君正得了茶汤分于各人,柔嘉施礼接过茶盏,袅袅茶香,细细品茗,待她呼出腑中几丝郁气,心神亦已然缓和安宁。

    茶汤虽尽,然而空空如也的茶盏却余温尚在且悄然温暖着柔嘉的指尖,当那茶盏余温渐退,柔嘉为自己续了第二盏香茶,小心翼翼地将这易碎之物稳稳捧在掌心:“晚辈定当竭尽所能,行力所能及之事!”

    “有了公主殿下这句话,敖某着实宽心不少,在此先谢过。”饮尽手中半盏香茶,敖洺置盏起身,对柔嘉颔首致谢,又对卓卉君说道,“虽说羾儿在那里守着,但我仍是有些心不定,还是要去那里看看的。”

    “夜深露重,行走山路时须仔细些,可别大意。”看着敖洺跨出门外,卓卉君收回目光看向大徒儿,“难怪瞧着你若有所思,原来是早就知道了......唉!麟儿切莫过虑,一切缘由与你均无甚干系,方才你答应天一门主,已属仁义。”

    听得师父劝慰自己,柔嘉点头知意,陪着师父坐着吃茶说话,又问及嘉佑坊留着的几位师妹师弟,卓卉君摇头叹道:“也不知老六那小子怎地回事,数日未归又无音讯!我让言儿和小舒去寻他,这几日我在紫虚观里头,也不得知她二人是否寻得老六。”

    柔嘉轻声慰道:“侯师弟也是闯荡江湖多年的,许是在外头遇到了同道酒友?”

    “也未可知.....唉!老六可别因酒生事闯出什么大祸来!”卓卉君扶额低言,“这阵子一桩桩的糟心事儿就没停过.......”

    见着恩师劳心费神,柔嘉也不忍多言,按以往在一览顶的规矩请了晚安。

    候在庭外的四个侍女远见柔嘉出来,即刻迎上前去为她披戴斗篷、执灯引路,不出一声杂响。

    山间远离尘世喧嚣,夜晚的山林更是空明寂静。随着橙黄灯光轻步缓行,柔嘉无意间抬头遥望西北,按记忆中所知,那问天石落于归了峯,位于通天峯西北侧,听云王所言点滴,许是那人就在那里......

    柔嘉心中黯然,回了西暖阁即更衣熄灯,一夜无话,却在旭日初昇、天际泛白时刻被人暗音唤醒!

    伏于檐角的苍鹫沉声禀道:“殿下千岁,自西北处气息浑厚、动荡万千,若无千军万马压迫,必定绝世高人出手!”

    也不叫侍女入内伺候,柔嘉双手翻动快速给自己梳发结髻,自柜中取出靛蓝包裹换上羽麟殿制式武服战靴,简单洗漱了即推窗而出、翻跃上檐,对苍鹫清声吩咐道:“尔等留守紫虚观护卫母后,不容有失!”

    苍鹫正要开口,却见殿下千岁早已起纵远去,他只得点了四名青衣命他们速速跟去。

    西北处,难道真的是归了峯?!

    那浑厚气息动荡万千之势余感尚存,柔嘉运起内息暗中感知,一路向西北那方急速前行,沿途又见林间走兽慌乱逃窜、空中飞禽惊诧四起,真真犹如前方千军万马压迫而至!

    无人明言告知柔嘉到底是何人何物在前方,可她拗着性子就是要前去探个究竟,逆流而进,愈往上走,她的内息愈发纷乱,心肺亦有些不适,但并未耽搁行进的速度,当柔嘉终于咬牙登上那山峰之巅即见一座巨石竖立于巅峰之上,似百年巍然。

    “此地危矣!请姑娘速速离去!”

    前方拦路之人娉婷玉立,是一位容姿秀丽的女子。柔嘉见那女子眼神谨慎但无恶意,索性施礼相问:“泾州流水阁乐聆音,不知这位姐姐如何称呼?可在此见过天一门蓝瞳少侠?”

    那位女子略微诧异,正要说话,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猛烈嘶吼!任谁听了都觉出这嘶吼声透着悲恸和绝望!

    虽说没有见到人影,但乐聆音却依稀听出了那嗓音,她心中一痛,忍住眼角的酸涩,极力哑着嗓子对那女子说道:“容姑娘......容姑娘与我说过此事!天一门主敖前辈也知晓详情!还请这位姐姐领我去看看她,拜托拜托!”

    那位女子亦是神色悲切,她看了眼乐聆音,当即纵身跃往东北方:“随我来。”

    乐聆音随着那女子来至一片山坳,却见前方有两人正大声争执、纠缠不休,定睛一看正是敖洺抓着敖晟翎的手臂破口大骂:

    “蠢货!混账东西!当真跳崖就能好了?!你就那么糟践自己的性命?!你仔细想清楚你能安安稳稳到现在是谁的心血!就知道跳崖!死了就一了百了是么?我叫你作死!叫你作死!我打死你!!!”

    敖洺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敖晟翎却似聋了那般如同木偶,面无表情任由敖洺责骂,只是一味想要挣脱敖洺掣肘。敖洺嘴上骂得凶狠,但却终不忍下手打她,只得使出手段缠住她禁止做傻事。可谁知,敖晟翎挣脱不得竟然一掌拍向敖洺右肩!敖洺又急又气,反手也是一掌拍了过去!姑侄二人在这归了峯之巅斗作一团,敖洺又咬牙骂道:

    “眼神好了头一件事就要动手打你大姑姑了?好好好!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之举!你个三脚猫本事的可别后悔!!!”

    闷声不吭挨了敖洺一拳一掌,敖晟翎似不知疼痛般居然扬唇笑了开来......

    敖洺心中一惊,不禁暗骂自己,当机立断催动流水清气移形换影,不容敖晟翎回头转身,她的掌心已然贴住了侄女的后背,五指结印内力一吐……即见敖晟翎似断了线的木偶跪伏倒地!

    归了峯,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有清晨的微风徐徐拂过,来了,又走了。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