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门山, 归了峯。

    归了峯也有道观,距通天峯上的紫虚观不远, 盘山登峰半日即到, 虽不如紫虚观闻名天下,却也宁静致远, 各处景致也毫不逊色,更令敖洺欣喜的是归了峯就有一处深潭,潭中野生白鱼肉质可口、鲜嫩无匹, 倒也遂了她的愿。只是听附近的山民说, 那白鱼仅在清晨日头还未升起时才出游,于是敖洺次次起早摸黑就出门往那深潭去。

    这一日,天还未亮, 却见敖洺早早归来, 她手中无竿无篓, 神情难得落寞, 瞧见慕容已然早起在为大家预备餐食, 她心中一声暗叹, 行至慕容身后低声问道:“丫头...可有何心愿?”

    揉面团的手势一滞,慕容抬头看了眼窗外的朝阳, 随即低头往案板上撒了一手面粉接着揉搓:“晚辈此生无憾。”

    “岂会无憾?!”今日的敖洺,似乎有些急躁。

    将大面团分搓成一个个小小的圆团,慕容自然问道:“大姑姑可要加葱花?”

    “嗯......好...不要葱花。”那一声‘大姑姑’唤得敖洺心中一热, 嗓间似是塞了个馒头却又甜又苦, 眼角不由地泛红只得硬是眨了两下, “丫头...大姑姑没用...明知你受这等委屈煎熬却无计可施......枉为长辈!”

    用巾子将手中面粉擦拭干净,慕容转身对着敖洺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大姑姑不计涉险为晚辈雪耻解恨,又为晚辈守秘至今,晚辈已是感激至深!”

    “雪耻......解恨......”咬牙复念这四字,敖洺心中腾起一阵怒意,正要开口再讲,却又立时顿住了话头,只是对着慕容点了点头,道了声“好。”即挥袖离去。

    敖洺向来我行我素惯了的,故而慕容也未觉着有甚异样,然而待敖洺刚离去不久,即见从西园子里慢慢踱来一人,蓝瞳宽袖、耳听八方,正是敖晟翎。

    见得她独自一人过来寻自己,慕容方才心中的忧郁霎时淡薄了许多,又见那人停留在不远处对着自己伸出右手,慕容不禁扬眉笑问:“怎地?从西园子到这儿才那些路就走累了?”

    歪着脑袋对着眼前女子咧嘴一笑,敖晟翎点头答道:“是啊是啊~~琬儿真是聪明伶俐。”

    本想着再与她胡闹几句,双脚却不由自主向着那人走去。慕容牵着她的右手领她去藤架前的竹榻上坐了,从荷包里取出桃木梳子为她散发结辫:“长袍靴裤倒是穿得齐整,但看来是忘了梳头。”

    “嗯...”敖晟翎眉头微蹙:“对着镜子只能瞧见轮廓...但还看不清....模模糊糊的......”

    “无碍...”清晨初阳映上慕容的眉眼衬得格外温软柔暖,她低声一笑,手势熟练扎着小辫:“我喜欢为你梳发。”

    也不知为何,素来皮糙肉厚的敖晟翎此时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颊低头‘嘿嘿’傻笑:“那好呀....待我眼睛愈合了,仍旧劳烦琬儿给我梳发。”

    慕容笑而不语,为她梳理完毕又倒了杯清茶放在她掌心。

    适时,二姐晟羾也过来一同用早食,见了慕容和老七便道:“大姑姑说她今日不用早食了。”又对着老七说,“早食之后的功课,大姑姑叫我看着你。”

    “嗯!”敖晟翎点头应道,“阿姊多指教。”

    自敖晟翎有家人陪伴之后便恢复每日修炼[清流诀]的惯例,待得心境平和,敖洺更是寻了处空旷之地让她早晚练剑各一回。修为略有进益之余,她的眼目伤势也逐渐明朗。

    “阿姊的剑术不如阿七,何言指教?”先是舀了一碗浓浓的豆浆递给慕容,敖晟羾又夹了个热乎乎的馒头放在老七的碟子上,对着左右她二人柔声说道,“当心烫口。”

    “阿姊用餐。”

    “羾姐用餐。”

    敖晟羾起筷喝了一口小米粥,似临时想起一事,遂对着老七道:“记得在大哥的不倦庐里读到过天门山有一处问天石,屹于归了峯之巅,巍然未动数百年,乃是汇集天地之精神灵气。七儿你若是去浏览一番,说不准可助你修习[清流诀]更有进益。”

    敖晟翎咬了半个馒头在嘴里边嚼边含糊言语:“问......问天石?”

    看了眼敖晟翎,慕容没有丝毫异议立时应答:“那还真是个好去处,待阿七功课完了,我便陪她去。”

    敖晟羾对着慕容点了点头,随即她二人又在用早食同时商议了去往问天石的行程物什。等到敖晟翎收剑回鞘随着二姐姐一同到了西园子,慕容已然打理完毕等在了藤架那儿。

    “阿姊还要去为大姑姑办件事体,就不和你俩一道去了,有容姑娘陪着阿七,我不担忧。”拍了拍老七的肩膀,敖晟羾走了两步又回首转身,低声言道,“你俩...早去早归。”

    慕容来至敖晟翎身边,牵了她的右手,对敖晟羾柔和一笑:“阿七乃吉人天相,羾姐放宽心。”

    敖晟羾欲言又止,终究还是转身离去。

    慕容带着敖晟翎到达问天石之畔,几近黄昏。

    眯着眼睛,敖晟翎仰头望向那座不远处的问天石。虽说在她的眼中还是有些模糊不清,但仍能窥得那问天石形似欲飞冲霄之势,不禁赞道:“幸好有阿姊提示,否则还真就错过了这绝妙佳境。”

    “觉着如何?可有悟出些什么?”慕容递给她一截粗圆光亮的竹筒,拔了软木塞,“先喝些水。”

    “此处人迹罕至,亦无猛禽恶兽,周遭祥和无邪。”接过竹筒饮了一大口清水,敖晟翎叹道:“到了这问天石,也不知怎地觉着我整个人轻了十斤...不~二十斤......莫不是要羽化升仙了?哈哈哈哈哈~~~”

    慕容已然许久未见敖晟翎这般神采飞扬,看着她的开怀笑容不由地失神了片刻,忽地发觉那人一步一步朝着问天石踱去,慕容立时回神跟了上前,又听那人对自己问道:

    “琬儿,瞧这火红晚霞,看来今夜我俩只得宿在山间了?”

    “然也,阿七怕不怕?”

    “我怕甚么?”

    “不怕这山野凶险?不怕那路间坎坷?”

    “山野凶险由我化险为夷,路间坎坷由我护你周全。”

    “七......”

    “琬儿不用担心,你看此处好风景,可惜忘了带箫,不然此刻此景就该为你来一曲。”

    “何曲?”

    “......不告诉你。”

    瞧见那人面红耳赤的忸怩模样,慕容险些笑出声来,只得当作没看到,拉着她走到附近山坳之间一块石台边坐下歇会儿。待得山坳里头的火堆升起,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

    今夜天气很好,漫天星辰犹如夜明珠般闪光夺目。

    虽说敖晟翎仍不得清晰视物,却入了这片山坳之后对着那一颗颗‘夜明珠’似乎看见了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点点光亮,顿时令她忆回与慕容的离开龙鳞冢之后她俩在夜半山林流萤之间.........

    “嗯......琬儿...那些是......?”

    “七与我说说,你瞧见的是何物?”

    “..............”敖晟翎抬起左手,凭空摸索着往前行去,仿佛要去抓住甚么。

    慕容心领神会,她上前握住敖晟翎的左手,让那人正对着自己,问道:“星辰远在天际,何不正视眼下?”

    璀璨星辰似是为敖晟翎的眼眸映上了一层薄光,令得那对蓝瞳更显炯然有神,她认认真真看着慕容,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喜出望外:“琬儿...方才....方才你对我说话,我...我能看清你的模样!琬儿琬儿...你言语时候的嘴唇...还有你的眼睛...真的!方才刹那间我全看清了!虽说只是一瞬,但我...但我...我好开心!”

    慕容安安静静听着那人对着自己语无伦次,直到那最后几句,慕容又惊又喜之余就连自己何时被那人紧紧拥在怀中都不知晓,只闻得耳边那人激动地似是要喜极而泣........

    “太好了...”慕容心中亦是松快了许多,扬唇含笑,“七,真是太好了。”

    虽说只看清了一瞬,但敖晟翎心里清楚完全复明的那天已然不会让她等太久,长期以来的担忧一下子清空,当晚就安安稳稳睡了个好觉,而且还再次让她梦到了那片一望无垠的蓝天草原。当她舒展眉头醒来之际,发觉身边却没有慕容相伴。

    刚睡醒的敖晟翎似乎有些愣神,侧耳倾听四面八方却毫无声息,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有些惴惴不安起来,板着脸起身,她卯足劲对天大喊:“琬儿!琬儿~~~!”

    无人回应。

    敖晟翎有些心慌、有些无措,但她仍尽力迫使自己冷静,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走出山坳,运起内力仰天长啸,终在长啸尾音之中闻得一阵微弱的短笛声,这才如释负重般缓了口气。

    ※※※※※※※※※※※※※※※※※※※※

    晚安.......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