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四十章
    柳管事带着顾女史去见卓卉君时, 敖洺也在那儿。看到敖洺在场,向来端方的柳管事也不避讳, 对着她们二人沉稳言道:“蒙当今恩典, 皇帝陛下厚赐景和宫,皇后娘娘恩准主子奏请, 允卓师父随驾紫虚观。”言罢,顾女史领着八位侍女依次上前呈上礼品,又听柳管事接着说道, “奉皇后娘娘口谕, 后日二十八启程。遵主子吩咐,卓师父出行一应事务均由内府安排妥当。”

    “紫虚观?”卓卉君看了眼敖洺,敖洺对她扬唇浅笑。

    “不错, 皇后娘娘将在后日与主子入观祈福。”柳管事递上一本轻册, 又示意徒儿带人将礼品逐样置于长案上, “这几样物件, 是主子精心挑出来赠与诸位的, 主子昨日还说‘请师父不必担忧, 三日后定会相聚。’”

    卓卉君欣慰笑颜:“听了这般说,才真的是安心了, 还真想早些见着......紫虚观之行,那就有劳柳管事多费心了。”

    柳管事也是个爽利人,传了话送了礼便告辞退去。

    敖洺对着卓卉君憋嘴闷哼:“好哇好哇~你们师徒俩串通了撇下我去紫虚观玩耍~哼哼!”

    “你没听清方才柳管事的话?”卓卉君横了她一眼, 没好气说道, “那是皇后的口谕!怎么?她没叫你同往~你心里不是滋味了吧?还哼哼?!”

    乌黑漆亮的眼珠子一转, 敖洺嘿嘿一笑:“早就耳闻天门山有处深潭,那深潭出一种四须鲤鱼,异常鲜嫩可口,哎呀呀~~好些日子没喝过纯乳白的鱼汤了~~~这光想着就让人垂涎欲滴的……不如明日就去临渊垂钓,卉卉觉得如何?”

    卓卉君认真听了,对敖洺温柔一笑:“挺好的~到了天门山,白日临渊垂钓,黑夜翻墙入观,以天一门主的绝世修为,月下会佳人那是小事一桩......”

    “哎哎哎!卉卉可不能这般冤枉人的!”敖洺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卓卉君白了她一眼,将手中茶盏重重顿在茶几面上,正要刺她几句,余光瞧见卓怡萱正乐呵呵地过来了,只得收起性子笑眯眯地唤小侄女进来挑礼品。

    卓怡萱一阵兴高采烈,东挑西选了许久才指着一支金丝嵌赤珠钗喜滋滋言道:“这样的就给容姐姐去,有一回瞧她换了个发式戴一支银钗那模样可美了……”

    敖洺失声笑道:“原来萱萱是在为容丫头选礼呢?那现在就给人家送过去罢?”

    见着自家侄女听了敖洺的话点着头正要往外走,卓卉君无奈将她喊住:“你就给容姑娘送去,那你‘表哥’呢?”

    “哎呀!是了是了!!”卓怡萱拍了下脑门,红着脸东张西望,对着那游云惊龙的苏璨真迹说道,“上回‘表哥’对着哪个人说过‘少吹牛,多读书。’,想必这书法诗词之类的应是‘表哥’喜爱。”

    敖洺哈哈大笑,卓卉君亦是忍禁不俊。

    这两位长辈笑得卓怡萱有些不好意思,她腼腆低言:“这几日‘表哥’能瞧见光亮轮廓,虽说还有些模糊不甚清晰,但羾姐姐说过‘表哥’的眼睛终究会痊愈的。”言罢,她卷起两件礼品,不忘对敖、卓二人行了礼,随即急冲冲地去了。

    卓怡萱到芜馨园那时,敖晟翎正盘膝坐在榻上运行流水清气疏通淤血,于是慕容领着卓怡萱坐在外厅吃茶。虽说慕容平素不喜金器,但那钗子由卓怡萱送过来的,也就笑着收下了。二人闲聊之时,慕容从卓怡萱口中得知后日卓阁主将前往紫虚观,不禁好奇问道:

    “卓前辈怎地忽然要去紫虚观了?”

    “听那位顾姐姐说,似是大师姐传话......哎呀~~许久未见大师姐了...萱萱也想去么!”卓怡萱瘪着嘴,有些闷闷不乐。

    慕容眨了下眼睛,低声问道:“卓姑娘特意送礼而来,容感激,不知卓姑娘的秦师姐、沈师姐还有侯师兄那儿可有安排?还有羾姐姐?”

    “侯师兄都好几日了不见人影,师父让秦师姐和沈师姐出去寻他了。羾姐姐...她今日一大清早就出府,也没与我说她几时归来......怎么日子越长,这儿的人就越少了...真没劲!还没一览顶上面热闹呢……”说着说着,卓怡萱的眼角开始慢慢泛红。

    慕容安慰道:“侯六侠之事,容无从知晓,但容晓得羾姐姐出府是去为你‘表哥’寻两味药材,若是顺利,最迟明日便可归来。”

    卓怡萱一对俏丽杏眼瞬间发亮:“真的?好呀好呀!我现在就去给羾姐姐看看礼品去……嘻~瞧着表哥一时半会儿也没那么快收功,萱萱先走啦~嘿嘿……”

    目送卓怡萱渐行渐远,慕容转身进房回到敖晟翎身畔,看着她阖眸安然的侧颜,真希望她这次睁眼开来就能清清楚楚看着自己……但慕容素来冷静理智,心中盘算了一番便坐去书案内侧,提笔写信。她心思清晰,直言要节,用了两张信纸便将要紧事体写明。第一封信仅用了半刻,然而,第二封信,她却用了近半柱香的时间却仍觉得还未将心中事体言尽。

    散着墨香的白纸黑字静静地被镇尺压定,一页又一页的字句承载着女子无法对恋人亲口诉说之言,慕容暗咬唇角,清澄双眸闪过几丝不易察觉的痛楚,似乎还夹杂着不忍与不舍...也不知她心中思虑着甚么事,令她此刻有些分神,就连不远处榻上的敖晟翎收功吐纳都未能察觉......

    “琬儿?”耳朵朝向书案听了几息,敖晟翎又微眯着眼睛对着她问道,“琬儿...你在那里么?写信?”

    心间似是被针扎了那般,慕容手中那支紫毫笔‘吧嗒’一声滑落,不容多虑便要将那一叠信揉于掌心毁了去,却又在下一刻不由地松了口气......敖晟翎...还看不清......

    “是...”慕容先轻声应了她,随后深吸一口气稳定了心神,随口答道,“许久未见纳兰......给她去封信,报平安。”

    敖晟翎笑着点头:“也是,纳兰还在帝都么?不知她如何了?要不待我好了,我们去看她?”

    “好。”

    慕容将十数张信纸整齐折叠,塞入信封,又对敖晟翎说卓怡萱给她挑了份礼品,还提及卓阁主将去紫虚观,见得那人听到出行之事撇嘴无奈之状...慕容心中一动,对她问道:

    “七,不如随卓前辈...同往天门山?”

    天门山共三十六峰,紫虚观,位于天门山通天峯。虽说紫虚观不得随意出入,但除了通天峯,天门山还有多处峻峰秀景缥缈境地可供游人阅历。

    敖晟翎被慕容的提议说得心动不已,只因自受伤失明以来,慕容伴随她左右一日未歇,无微不至的背后,是日夜的辛劳。这么长时间内莫说出府,恐怕慕容连二门子都未踏出过一步。如今自己的伤势日渐好转,趁着这几日外头艳阳高照,邀上大姑姑出游散心可否?

    当敖洺听得老七如此一说,自然是一拍即合,还对着卓卉君扬眉得意:“听到了吧?不止我一人,七儿也想去天门山陪我临渊垂钓。”

    卓卉君面若冰霜,一声冷哼:“那就别等到时候与我一同启程了,还不赶紧收拾了就出府上路?若是那天道上被官府封了寸步难行,莫怪我此刻没提醒你。”

    “那是自然~”敖洺慢悠悠喝了口热茶,笃定言道,“待羾儿回府,明日我们几个拍马就去天门山。”

    天门山距帝都皇城并不远,车马缓行两日即到。

    二十八那日,柔嘉随着皇后辰时出城,沿官道行了一天,酉时三刻到得建安馆,沐浴更衣之后与皇后一同用了晚膳,见皇后神色略显疲困即告退回了寝居。

    虽说劳顿了一路,但柔嘉毕竟是练武之人,清晨晚间的两次打坐运功早已习惯成自然。此次出行她仍旧照例令侍女们熄灯后不必值夜悉数退出,偌大的寝居之内仅留柔嘉一人,但却并未见她预备练功而是孤身立于窗前对着月光,皎洁光华衬得那天人容姿犹如下凡谪仙。

    也不知过了多久,柔嘉一声轻叹:“若论耐性,我终比不过你。”

    寝居内十分静谧,显得柔嘉那声叹息异常清晰。

    无人接话。

    柔嘉怅然一笑:“姑娘既然来此处,难道只是暗中探望一番?”

    无人对答。

    柔嘉转回身,对着西南角那片漆黑阴影欲言又止,星眸半敛思虑了片刻,终究低声问道:“出事了?”

    一位女子的身形从那片漆黑阴影中逐渐显实,那对清灵双眸看着柔嘉,星月光辉将她映得犹如蟾宫一株幽兰,亦将那女子秀发间那枚银钗照得发亮。

    那枚银钗,柔嘉眼熟得很。

    心中一阵酸涩,朱唇微抿,柔嘉亦看向那位容姑娘,眼神复杂万千,但不再言语。

    ※※※※※※※※※※※※※※※※※※※※

    (づ ̄ 3 ̄)づ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