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是我
    最近贺青一直动不动就会陷入沉思中,身体上的伤害已经渐渐地愈合了,可是,随着这些伤痕的愈合,她的心,似乎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自从跟着秦墨在一起后,贺青觉得,自己原本平淡的生活,就此打破了。  而在这期间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回想过去,贺青突然就发现,过去的自己,是不是太不成熟了呢?爱哭,爱闹,动不动就咋咋呼呼的样子,现在一想到过去的自己,连贺青自己,都有些烦了。  小小的身体慢慢地转身,贺青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此刻正趴在自己的床头,睡的香甜的男人,熟睡中的秦墨,有着一种与醒来时不一样的感觉,少了一份清冷,少了一份孤傲,床上的女孩痴痴的望着眼前天神般男人,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他微微蹙着的眉头,内心突然涌上了一份安宁的感觉。  这样一个集金钱和地位于一体的男人,这样一个让所有女人都趋之若鹜的男人,却是属于她的,小小的脑袋慢慢的靠近男人的脑袋,轻启的唇瓣几乎抵在了男人的耳朵上,吐气如兰轻轻幽幽的说道:  “秦墨,我爱你”  男人耳边的话语,如蝶翅般轻轻的刮着他的耳廓,有些痒,但是,更多的是酥麻的感觉,原本紧抿的唇瓣,不经意间牵扯出一条弯弯的弧度。  可是,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女孩,似乎一点儿都没发现,脸颊红的跟个苹果儿般的嘟起自己的嫩唇,慢慢靠近男人,随后,香香软软的唇便印在了男人的脸颊上。  轻轻的一吻之后,女孩原本闭着的双眼缓缓的睁开了,结果,入眼的却是明明还在沉睡的男人,此刻已经睁着一双发亮的眼睛,带着笑意柔柔的望着自己。  “你……我……怎么……”  望着面前的男人,贺青一张红的发烫的脸颊,支支吾吾的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丫头,你偷亲我?”  秦墨的脸上,闪烁着亮亮的柔和光芒,是贺青从未见过的,只觉得,此刻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时,仿佛他的全身都散发着喜悦的气息。  “我,我,没,没有……”女孩望着面前这个想要调侃自己的男人,张开了嘴巴,结结巴巴的却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就在女孩正绞尽脑汁的想要将凌乱的话语拼凑起来时,突然,原本还歪着脑袋,趴在床头的男人,身体微微向前倾,那薄凉的唇瓣,便已经亲上了女孩的粉嘟嘟的嘴巴。  许久都未接触的两人,当互相的唇瓣相互碰撞之极,身体都有着一阵的激越和颤抖,那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让两人的身体,渐渐的复苏了过来。  含着的唇瓣,慢慢的吃入自己的嘴巴内,由浅到深的吸吮,娇软的香she仿佛天下最美味的食物,秦墨将它含入自己的嘴巴内,轻轻的咂弄,慢慢的嬉戏,女孩口中的香甜液体,也慢慢的渡入他的嘴内,不断的承接着。  一双大手也加入了进来,由女孩瘦削的肩膀处,顺着纤细的腰肢,慢慢的摸了下去……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许久未经人事的女孩,当面前的男人,将她放倒在床上,然后,那个高大的身影欺身而下时,贺青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的害怕。  她的身体瘦弱,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即使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当秦墨进入的时候,她都觉得,有一种要被撕裂的感觉,那一种痛苦,让贺青在承受男人给予她的一切前,都会害怕。  其实,秦墨已经忍了很久了,当他覆上女孩的身体时,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腹下的需要,可是,扯掉女孩最后的遮蔽物时,还是明显的发现了女孩的害怕。于是,要下去的动作,再次停住了。  “丫头,可以吗?”  秦墨爱怜的望着被自己压在身上,紧紧闭着眼睛,仿佛即将要承受巨大酷刑的女孩,出口的话语,带着浓重的**和压抑。  “秦墨……”  被压在身上的贺青,听着秦墨的话,原本阖上的大眼缓缓睁开,虽然她害怕即将到来的时候,但是,望着面前这个男人,隐忍的辛苦的表情,最后,还是微微的垂着眉头,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低温的太平间,没有把她的身体弄坏,只是有些感冒,小小的咳嗽却在秦墨的精心照顾下,很快就好了。  即使听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秦墨还是没有妄为的进入,而是紧绷直着自己的身体,秦墨仔细而温柔的做着前戏,一直到女孩叫教教啼蹄的魅喊着要,要,要。那白柔的身体,浑身都泛着甜蜜的粉色,软的仿若一滩春水之后,秦墨才带着满意,轻柔的提剑入洞。  情·欲、情·欲,有情才有欲,病床上的两人,感情浓烈的如冬日里的一把火,只想熊熊的燃烧起对方和自己,秦墨一直告诉自己,身下的女孩大病刚出,不能够操累,自己要适可而止。  可是,一旦沾染上了贺青的美好味道,所有的理智就成了个屁,抛开了所有的思维,秦墨只想要狠狠的占有她,狠狠的将自己埋在她的体内,让她感受到自己的跳跃,也让他感受到她的包容。  此处省略千百万动作的字,请给位看官自己YY………  贺青的伤势在秦墨的照顾下,正慢慢的康复,小姑娘双腿开始复原了,就是离开了拐杖,也还是的能够自己的走路的,但是,即使能够走路了,秦墨因为不放心,所以,只要他在,还是会小心的搀扶着她走的。  贺青自从出车祸到现在,爱丽和冷霜等三个人除了刚开始的那一次的探望之后,便还从来过了。当然贺青也是没有指望他们来的,可是,今天,就在贺青在康复中心锻炼完身体之后,由着秦墨扶着走出门口时,突然已经许久未见的爱丽,倚在走廊的墙壁上,低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秦墨?”  爱丽感觉到有人出来,一抬头,就见秦墨温柔的扶着贺青,陪着她,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前走去,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仿佛端着最珍贵的东西,看的爱丽心寒,秦墨身边的女人,脸上有着一道淡淡的疤痕,脖子那边,则是一道长长的深红色刀疤。  这样子的一个女人,已经失去了她仅存的一点儿优势了,可是,为什么,秦墨还是这么宝贝着她,仿佛,比之过去更加的宠溺了,靠着墙壁的爱丽,只要一想到自己那一个恐怖的夜晚,她就不甘心,同样是爱着一个男人,为什么,她的结局是这样的,上天对她不公平,她不甘心……  “爱丽,你来干什么?”  秦墨一听爱丽的话,原本温柔的神色立即就冷了下来,连说话的语气,都淡漠的透着凉意。一双手臂下意识的将原本自己身旁的女孩,小心的护在了自己的怀中,仿佛面前的爱丽,就是一个吃人的狼外婆,那个小小的动作,让爱丽寒了心。  “贺青?贺青?”  就在这三人对峙的时候,康复中心的大门口,传来了里面护士的叫喊声:  “这里”贺青听着护士换自己的名字,于是,连忙出口答应道。  “过来签一下名字”护士语气有些不善的丢下这一句话,就又走了进去。  在这里做完康复训练之后,每一位学员都是要签字的,因为,这里的每一次训练都是收钱的,秦墨听完护士的话,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双眼瞧着贺青有些不方便的腿脚。  刚刚做完康复训练的姑娘显然有些体力透支了,若是再这一来一回的走,怕是,得把这个姑娘累坏了不可,于是,只能够搂着她,走到走廊的长椅上,然后,让她坐好之后,再三的叮嘱道:  “乖乖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听着贺青郑重的点头之后,又用眼神狠狠的警告了一边旁边的爱丽之后,才满意的走了。  爱丽瞧见秦墨的身影消失在康复中心的大门内后,再看了看离自己仅有一张长椅远的贺青,心中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了。  “狐狸精果然是狐狸精啊,这脸蛋没了,就用身体去勾人,这身体还没好,就去服侍男人,很辛苦吧”  当爱丽走到贺青的面前时,居高临下的模样,完全的将贺青白希脖子上的粉色吻痕看的清清楚楚,那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样子,怕是那一场情事,男人很是动情和用力。  同样是跟男人做·爱,为什么她贺青能够得到她爱的那个男人的所有爱抚和温柔,而她呢?却只能够被那个恶魔的男人,粗暴的对待,看着自己,如今,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样子,爱丽的内心就如被一堆熊熊的烈火灼烧着一般。  她最喜欢穿那些显露自己资本的衣服,可是,现在,她却不能再穿了,因为原本白希的胸脯上,如今,一道道深紫色的淤青清晰可见,还有被那个男人用牙齿咬破的血痕,依旧历历在目。  那么粗暴的对待,她的身体上,怎么可能还留下一点儿好的肌肤呢?  “爱丽,在我的记忆里,我并没有得罪过你”  贺青原本低着的脑袋慢慢抬起,大大的眼睛,含着丝丝清冽的味道,那么一双如小鹿般的眼睛望着爱丽时,毫不避讳的单纯让面前这个女人不敢直视:  “卡车是你叫的吧,那个男人,也是你叫的吧?”  长椅上的姑娘,淡淡的声音中,带着清晰可鉴的把握和坚定,却听的爱丽一阵的心慌和眩晕。  “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蓝色如海的眼睛与贺青直视时,一抹紧张和震惊在眼底一闪而过。  爱丽的话说完后,安静的走廊内,诡谲而异样的氛围在这两个女孩之间流转开来,贺青澄澈晶亮的眼睛一直盯着面色一变再变的爱丽,说出口的话,越来越透着一股坚定的味道:  “欧阳瑞要带着我回中国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你一手安排的,我的假护照也是你弄的,你知道,我就是不跟欧阳瑞去中国,也会到他说的地点去跟他告别的,所以,你早就已经派人在那边等我了,是吗?”  贺青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身体有些僵硬,脸色有些苍白,那一天的记忆,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她希望永远的不要想起,但是,有时候,并不是说你不要想起,就能够不想起的。  或许,当你将这一件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慢慢的,某一种猜测和想法便会跃然于脑海中。  贺青说完这些话,望着爱丽的小脸上,是浓浓的坚定,放在自己膝盖上的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淡淡的青色经络跳入自己的眼中。  “呵呵,贺青,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就是再恨我,你也不能够捏造事实,你有证据吗?”  爱丽努力的挺起自己的胸膛和背脊,望着面前这个双眼亮的跟黑夜中的星星一般的女孩,耳边是贺青刚刚说自己是凶手的余音。  “我没有捏造,我说是事实”贺青捏着自己的小手,说出去的话,清晰而冷静。  “证据呢?贺青,证据呢?若是没有证据,贺青,我是可以告你诽谤的”爱丽望着贺青的坚定,有那么一瞬间,是慌张的,可是,心惶恐之后呢,却又镇定了下来。  自己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而且,善后的事情也是处理的妥妥当当的,根本没有任何的把柄在他们的手中,如果有,贺青还会在这里指责她吗?  “证据我会找到了,我一定会的”  贺青望着面前这个女人,嘴角还勾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很浅,但是,却很洋洋得意,看的贺青的心顿时就像被千万根针扎紧了心脏一般,疼,很疼。  她讨厌自己眼前这个女人的笑容,那样的笑容,就好像自己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感觉,气的贺青腾的一下,就拄着拐杖站了起来,一张小脸倔强的望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过去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善良了,爱丽这个女人,似乎根本就从未把自己放在眼里过。  “丫头,我告诉你,真相就是,连上帝都看不过去了,他派着死神来抓你,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福大命大的逃过了一劫,可是,有没有看过《死神来了》呢,你逃得过一劫,你逃得过第二劫吗?”  爱丽说话的时候,轻轻的踩着自己的高跟鞋,更加的靠近贺青,一双蓝色眼睛,此刻,就如宇宙间的黑洞一般,能够吸引所有的物质,带着死亡和死寂的恐怖之感。  “你……”  贺青听着爱丽的话,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锅,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逃不过第二劫难?然后,说……贺青的脑袋反应过来时,一双大大的眼睛,颤抖的光亮清晰可见,一张小脸都充斥着恐怖的神色,一脸如见了鬼魅一般的望着此刻笑的恐怖如恶魔般的爱丽。  望着面前这个被自己吓的惨白了脸色的女孩,爱丽原本内心的怒火终于消下去了点儿,满意的望着她眼中对于自己的恐惧和害怕,爱丽纤细的腰肢缓缓的向下弯去,然后,画着浓浓彩妆的脸颊缓缓靠近身材娇小的女孩,语气阴柔的说道:  “以后吃饭可得小心点儿啊,指不定什么时候,里面就放着让你七窍流血的毒药,你以后出门也得当心点儿啊,保不住什么时候,就会冲出辆车子来,以后去浴室也小心点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通上电,直接将你电死……”  爱丽的话,幽幽的绵长,仿若在黑暗中低低吟唱的鬼魅,那阴森森的声音配上爱丽跟自己说话时的扭曲的脸色,让被恐吓的贺青心脏里直接透着让人心惊的触动和慌乱。  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贺青眨都不敢眨一下,脑袋里面因为爱丽的话,而嗡嗡作响,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面前的这个女人,已经疯了,疯到了一阵可怕的地步。  爱丽瞧着贺青被自己吓得神色恍惚,手脚冰冷而僵硬的地步,她知道,她已经大功告成了,刚想要挺起自己的腰身时,余光突然瞥见了从康复中心出来的秦墨,似乎还在跟穿着白色大褂的护士说着什么,爱丽望着这一个场景,脑海中的某一条计划突然一闪而过。  得意的笑容没有了,踩着一双足足有十二厘米的高跟鞋,突然就朝着贺青本就有些站不稳的膝盖微微一踢,然后,左手还将贺青右手拄着的拐杖给用力的推开了。  于是,没有了拐杖的女孩本就重心不稳,接着,膝盖又是受了打击,一瞬间,原本站起来的女孩已经朝着爱丽扑去了。  接着,原本安静的过道里,突然传来了女孩的尖叫声:  “小心~”  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以及女孩的闷哼声,当秦墨听着声音转头看去时,只见爱丽痛苦的躺在地上申银,而在她的怀中,还爬着一个小小的女孩。  贺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以为她将和地面来个重重的接触,可是,当闭着眼睛后,该来的痛苦根本没有感受到,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爱丽这个女人的身上。  爱丽竟然给自己做了肉垫……  贺青望着爱丽时,大大的眼睛充斥着迷茫,小小的身体,趴在她的身上,都忘记起来了,而地上的爱丽,似乎很痛苦,额头上的细汗不住的往外冒着,脸色也是一片的苍白。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贺青自己也想不明白。  前一秒中还在诅咒自己死去的女人,却在下一秒,用身体救了自己,不过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内,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呢?  贺青呆呆的脸上,仿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在走廊上经过的那些人的惊叫声中,她朦朦胧胧间感觉自己被人从爱丽的身上拉了起来,然后,被扶到了原本自己坐着的长椅上。  所有的人,都蜂拥而上的去拉躺在地上的爱丽,关心的问她有没有事情,还有人大力的赞扬她,肯牺牲自己,去救别人。  听着那些人的赞扬,贺青的一张脸,更加的惨白没有颜色了,明明就是爱丽把自己给弄倒的,为什么,到了最后,她却成为了救她的人?  “爱丽,你不要脸”贺青坐在长椅上,扬起自己的脑袋,眼睛中有着清晰可见的鄙夷。  “喂,小姑娘,可是这位小姐救了你啊,你怎么非但不感激她,反而还骂她啊”其中一位帮着爱丽拍掉身上灰尘的法国大妈一听贺青的话,立即就帮着爱丽反驳道。  “就是啊,现在这些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啊,帮了她,还骂要被骂”  “就是,就是……”  站在爱丽一旁的人群中,爆发出越来越的赞同声,大家望着贺青时,都是满满的不赞同和鄙视。  “没关系的,大家,我跟这位小姐有些误会,她一直认为我想要抢她的男朋友”爱丽说这话的时候,微微的垂下了自己的脸,然后,忍着浑身的疼痛,声音有些凄凉的说道:  “可是,贺青,你想要陷害我,也不能够这样拿你自己的身体做赌注啊,若是刚刚我没有接住你,我被你诬陷了还好,你刚刚恢复的身体,也不要了吗?”  爱丽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着悲痛的情绪,脸上有着完全不能够接受的颜色,那种中肯的话语,一点一滴的敲进了旁观者的心,所有的人,望着贺青时,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贺青望着所有人对自己的不赞同和鄙夷,再瞧瞧爱丽,泫然欲泣的脸上,得意洋洋的神色,清晰可见,贺青的身体有些摇晃,仿佛全世界的人,都误解了她,周围的人,都仿佛带上了有色眼镜看你。  “不是,不是这样的……”贺青的内心酸酸涩涩的,被误解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穿过人群,来到女孩的面前,长长的手臂一伸,就直接将她拉进了自己安全而温暖的怀抱中……  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  1:在appstore里下载言情小说吧aPP,但是这个刚开发,章节更新需要手动点‘更新’。  2:wIFI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w.xs8.cn,方便快捷,美图多多。  3:3g或者2g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m.xs8.cn,节省流量。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