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与恶魔做交易
    秦墨抱着贺青离开停尸房时,脸色阴沉的恐怖,浑身的冷气几乎能够冻的死人,所有的手下,都远远的站在两侧,根本不敢靠近:  “查,给我把医院就是翻个底朝天,也给我把人找出来”  秦墨的命令,透着冷厉和决绝,这一次,他是真的被逼急了,很早以前他就说过,敢伤害他的人,他绝对会让那个人,以百倍千倍的奉还。  VIP的病房内  轻轻的将人放倒在床上,墨那轻柔的动作,仿佛怀中捧着一件易碎品般,浑身的戾气,只有在望见贺青胸前,低低起伏的动作时,才会柔和很多。  欧阳瑞得到消息从医院另一边赶来时,就见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神色紧张的围在病床的周围,用法语低低的探讨着贺青的病情。  “她脸上的刀伤会留下疤痕吗?”秦墨站在贺青的旁边,伸出的手指轻轻的抚过贺青脸上贴着白色纱布的刀痕,气压极低,声音更是低沉的不行。  “秦墨,贺青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你他妈的还关心她的脸有没有问题”  原本平静的男人,一听秦墨这话,立即就跟扎了毛的狮子一样,瞪着一双大眼睛,就开始发飙了。难道说,贺青留了疤痕,毁了容,他就不要她了吗?这个践人自己长着一张死人脸,竟然还敢嫌弃人家脸上有没有疤痕。  听着欧阳瑞聒噪的声音,秦墨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刚想要发飙,让人将眼前这个乱吠的男人丢出去,但是,瞥了一眼病床上的正在给贺青坐着检查的医生们,最后还是忍了。  他怕这些大动作,惊吓了那些医生,到时候,贺青的身上多一块儿、少一块儿的,那就不好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当那些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慢慢的开始收拾东西时,秦墨才抬起头,冷冷的问道:  “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威尔斯先生,这位小姐本来就体质差,再加上刚刚的车祸,如今又寒气入体,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医生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突然,就被一旁的欧阳瑞给打断了:  “别给我说废话,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呃,这个,很难说,不一定的,得看她的身体情况……”  “你他妈的是医生,还跟我说不一定,老子要知道具体时间”欧阳瑞一听医生根本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又是一阵的咆哮。  “先生,请你冷静一点儿,病人需要休息”  “你他妈的跟我说了时间,老子用得着跟你这么大声说话吗?”欧阳瑞的怒吼更加的大了。  “先生,这里是医院,我们还是……”  咆哮声和惶恐的解释声相互的交杂着,听秦墨心口一阵的烦闷,刚想要出口阻止,却突然听到床上传来的一阵细微的呻·吟声。  激烈的争吵,盖过了床头女孩发出的如小奶猫儿般的轻的不能够再轻的声音,床边的几人恍如未闻的继续争吵着,原本烦躁不安的男人,却突然身体一怔。  顺着声音,慢慢的低下了头,只见躺在床上的女孩,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虽然没有睁开双眼,但是,秦墨能够感觉的出来,她在挣扎,她在拼命的想要张开眼睛。  “丫头?丫头?”秦墨一见贺青这动静,连忙蹲下了身体,半跪在了床头,一双大手颤抖着轻轻抚上了贺青柔软的发丝,而听着秦墨的叫唤,原本争吵的两人突然闭上了嘴巴,病房内的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也往床上看去了。  床上的贺青,因为刚刚周围两人的争吵,让原本沉重的脑袋更加的难受了,闹哄哄的感觉让她更加的昏沉了,只见床上的小人儿,蹙着的眉头微微的舒展开来,大大的眼睛,也开始有了些清明。  贺青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使尽了全力,想要抬起自己的小手……  “丫头,你想说什么?”  秦墨发现了贺青细小的动作,伸出自己的双手,抓着了那只刚刚抬起的小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双手间,瞧着贺青苍白的嘴角一张一合,仿佛在说着什么话。  听着秦墨的说话声音,原本还在吵架的人也戛然而止了,齐刷刷的望向这病床前的人儿。  “丫头,你说什么?”秦墨垂下自己的脑袋,将耳朵几乎贴在贺青的嘴巴上,用力的听着她说的话。  “好……吵……啊,都……睡……不……着……了”  贺青的小手无力的被秦墨捏在手中,虚弱的如同初生的小鹿一般,低低的说话,还是传入了秦墨耳中。  “好好,我让他们不要吵你,乖,继续睡啊”  秦墨听着贺青的话,微微的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醒来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么一句。  微微一愣的秦墨,顿时理解了贺青的意思,于是,连忙直直的点着头说:  “好,好,好,嫌他们吵是不是,那我让他们都出去,好不好?就剩下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秦墨温柔的答应了贺青刚刚提出的要求,然后,一转头,就换上了一副冰冷到再不能冰冷的样子,对着身后已经有些看的痴呆的欧阳瑞和那个医生,厌恶而冷漠到极点的说道:  “还不给我滚”  “我靠,秦墨,你这是过河拆桥,老子对你这么好,你竟然敢这么对老子,你……“  听着欧阳瑞聒噪的声音,秦墨直接对着身后的手下使了个脸色,然后,一大帮的黑色西服男人,就将欧阳瑞和那个医生给围住了。不出三分钟,欧阳瑞和那个跟他一起吵架的医生,便已经被‘请’出病房。  “丫头,怎么样,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吗?”  英俊如天神般的男人,如此就跟所有的男朋友一样,望着自己的女朋友,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关切之意,挺拔的身体趴在床头,俊美的脸蛋低低的望着自己面前的女孩。  听着秦墨关心十足的话语,贺青苍白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表情,一双大大的眼睛,只是望着这个男人,定格了好几秒钟,却还是不说话。  “丫头,这次是我不好,是我太疏忽了,是我太大意了,以为那个人一定会中了我的计策,却没有想到,她竟然给我来了个将计就计,让你受苦了,丫头”  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秦墨,却没有想到,这个么如大神般的人物,竟然也会这么低声下气的说话,不了解的外人,只觉得这是一件神情的事情。从而,对于床上昏迷的女孩,就更加的佩服了。这是一个怎么样强大的姑娘啊,竟然可以收服这么个人人胆寒的人物。  “我的脸……”  贺青纤细的手指慢慢的抚上自己的脸颊,刚刚在停尸房内的一切,她依旧历历在目,那泛着冷光,透着地狱之气的尖刀,慢慢刺入自己的下巴处和脸颊时,贺青只觉得一鼓白色,飘渺的而来,却在同一瞬间,染红了自己的双目。  “放心,丫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秦墨软软的语气,感觉像是在哄个小女孩一样,只见躺在床上的小姑娘微微的一皱眉头,下一刻,秦墨已经原本扔在一边的靠垫拿了过来。然后,将躺在床上的女孩半抱着扶了起来。  为她寻了个最安全的位置,才让娇小的她靠在柔软的靠垫上,望着一双大大的湿漉漉的铜铃大眼睛,哀求的看着自己,秦墨好半响才说道:  “丫头,不会留疤的,放心好了,这刀口划的浅,过几天,就会消失了”  “真的吗?”  听着秦墨的话,小丫头明显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跟着秦墨说话的时候,那苍白的脸色都有些带上了红色的光泽。  “放心,我说的话,绝对是真的”  秦墨说话的口气中,含着骄傲,望着贺青的脸上,都带上了十足十的保证。虽然他不关心美容,但是,要是想要让这痕迹不见,那不是很易如反掌的事情。只要他一句话,就是贺青想要让自己的脸蛋变成当今最后的女明星,那都是可以的。当然,如果真要让自己的脸蛋儿变成当红的明星,那秦墨这一关,还得好好的过呢。  贺青一听秦墨的话,那原本提着的心,立即就放了下来,她相信秦墨,就犹如中国人相信毛爷爷一般,因为,贺青已经将秦墨当做了一种内心的支撑,那是一种超过信任的东西,完全可以媲美于信仰。  “丫头,你有没有看清楚这掳走你的人的样子?”  此刻秦墨见小丫头似乎心情有些不错,于是,大着胆子问道。  果然,贺青一听到前面绑架她的人,原本已经开始恢复的脸色,立马就惨白了起来,秦墨望着这样的姑娘,内心一阵的不忍心,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啊,在这里,认识那个绑架犯的只有贺青一个人了,如果不将那几个人揪出来,秦墨都有些不放心,深怕什么时候,那几人再次出现而对贺青不利。  “那个人长的很可怕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像蜈蚣一样的疤痕,笑起来的时候,更可怕……”贺青一想到刚刚那个男人拿着尖刀划破自己的脸颊,那个时候,他露出的笑容,小小的身体就害怕到浑身颤抖。  “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个子很矮的男人,好像是他的小弟,反正,专门帮他把风的一样”贺青簌簌的颤抖着自己的身体,手里捏着的被角已经快被她弄的褶皱一片了。  望着这样的一个小人儿,秦墨再也忍不下心来让她回忆了,张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浑身颤抖的女孩,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着最让人宽慰的话。  “不怕,不怕,丫头不怕,有我呢,以后我都在你身边,不走开一步,好不好?”  安静的环境内,听着秦墨柔柔的安慰,那低低的声音,透着让人心静的凝神功能,大手一边拍着贺青的背部,一边在她的耳边不断地说着宽慰人心的话语。  听着秦墨给人以安全感般的声音,经历了这么大事情,一天里心情也起起伏伏的贺青,很快的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半个小时候后,安静的走廊内,两个神色凝重的男人,站在楼梯口,似乎在谈论着什么话题:  “贺青说,绑架她的那个男人,脸上有着一道像蜈蚣一样的疤痕,而且,那个男人有一个手下,个子很矮”低低的男人声音,慢慢回荡在寂静的空气中。  “脸上有疤痕的……可是今天医院各个放出去的人群里,似乎没有这样一个人”欧阳瑞听着秦墨的话,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医院的出口,那是他亲自把关,亲自检查过去的,可是,脸上有道蜈蚣疤痕的,好像还真的没有。  不然,那么明显的痕迹,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如果是易容的呢?”秦墨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一般的杀手或者绑匪,怎么可能会以真面目示人呢,肯定是要做出一些改变的,唯恐这些人,认出自己,不是吗?  “那倒是有可能,那怎么办?线索又断了?”欧阳瑞听着秦墨的话,懊恼的用手扒了扒自己简短的头发,脸上又是一阵的不甘心。  “那倒不是,虽然脸上的妆容可以化,但是,身高却是骗不了人的”秦墨说话间,脸上是一片冷酷的算计光芒。  “身高?”  “丫头说了,那是一对一高一矮的组合,一个壮硕而魁梧,一个瘦弱而短小,你就朝着这方面去查,害怕查不出来吗?”秦墨在法国,不说别的,认识的人,那肯定是多了去了,无论是白道的,还是黑道的,哪一个人不卖他面子。  若是他要找一个人,还怕找不到吗?  敢伤害他的人,那就等着被他弄死吧。  ~~~~~~~~~~~爱枝枝的分割线~~~~~~~~~~~  几天后的某个破烂仓库前  “钱带来了吗?”阴冷的男人声音,缓缓的从那个阴冷的角落里传了出来。  “带,带来了”身穿黑色风衣的女孩,在月光如水的黑夜,一张原本俏丽的脸蛋,却惨白的一片,仿佛那从黑暗中爬出来的尸体一般,白的让人恐怖。  “干嘛这么害怕呢?老子被人追杀都还没怕呢?你麻痹的就被吓成这个样子了?”说话的男人嘴里叼着一只雪茄,星星点点的火焰,却如一团黑暗之后,灼烧着眼前这个捧着一包钱的女人。  望着面前这个可怕如吸血鬼的男人,她后悔了,她后悔与魔鬼做交易了,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如贪得无厌的恶魔一般,永远都得不到满足。  明明说好了,帮她杀了人,就给他三百万美金的,可是,现在,人没杀死,却已经跟她要了近五百万的钱了,她家就是再富,也经不起这个男人几次的狮子大开口啊。  女人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如被人扼住了脖子的落魄人,有什么办法,她才能够摆脱这个可怕的男人呢?难道,她要一辈子都活在这种阴影之下吗?  “把钱拿出来”阴暗中的男人,眼神恐怖,凶神恶煞般的厉色,看的面前的女人害怕的后退了好几步。  女人的怯弱,让面前的男人嗤笑了一声,这个没用的女人,就这么副怕死的模样,还敢跟他玩儿,还敢跟他做交易。  望着女人将手中的拎包放在地上,然后,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拉开了包包的拉链,扒开包的两边,只见沉甸甸的美钞,稳稳当当的躺在里面,看的男人脸上泛起一阵的精光。  “阿三,收钱”  随着男人一阵令下,从旁边突然窜出一个瘦小的男人,抓着拎包的袋子,如猴子一般的窜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又窜了回去,速度飞快的让贺青根本来不及看清楚那人的面容。  “从今天起,我们就两清了,以后,你不要来找我了,我给你的钱,已经够多了”女人的声音颤抖的厉害,抓着自己包包的带子,捏的死紧,脸色如果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脸颊都在颤抖。  对面这个男人,凶狠,强壮,嗜血,杀人更是不眨眼,他的一双手,沾满了血腥和罪恶,可是,现在,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跟他站到了一起,竟然跟这个罪恶的男人,并肩在了一起。  嫉妒是可怕的,让她跌进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现在,就是想要回头,都已经晚了。  女人不求别的,她只求这个男人不要再来找她了,只要他不来找她,那么,她就可以远离这些罪恶的事情,她的阴暗就不会被人发现,她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让人捧在手心里,让人仰视的公主。  男人听着女人的话,嘴角露出可怕的笑容,踏着的脚步,慢慢的走进她:  “你,你想要干嘛,我钱都给你了,你还想干嘛?”女人见男人不怀好意的靠近,害怕的直直往后退。  “你说我想干嘛?我说你这个女人也够大胆的啊,这么个深更半夜的,竟然敢一个人开着车,来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跟我做交易,这胆识不错”  男人慢慢的靠近,突然伸出自己的大手,一把扣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肢,双眼中燃起了浓浓的晴欲之火。  “我告诉你,我们的交易仅限于金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女人强忍着被内心的恐惧和怒火,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这个男人,屏息凝视的冷冷说道。  “哦?是吗?可是,我突然发现,我越来越觉得,你这个女人很对我的胃口了”男人的身体很高大,虎背熊腰的感觉,让女人十分的有着压迫感,说话的时候,也是有点儿居高临下的感觉。  “你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么对我,信不信我让我的父亲明天就开始通缉你?”女人望着面前的男人,涨红着一张脸,内心却想要赌一把。毕竟在晴欲和性命面前,鲜少有人会把欲摆在第一位的。  “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一个买凶杀人的女人”  “你……”女人被面前的男人气的半死,纤细的腰肢被男人正紧紧的往他的怀中拉起,如果再靠前,那就要抵着他的胸膛里。  阴暗的男人,低头望着女人半罗的宿兄,眼中的晴欲之色就更加的明显了,这个女人,自从第一眼见到之后,他就有了一种想要狠狠干死她的冲动。  那白嫩涨扑扑的胸脯让他想要狠狠地蹂躏一番,而那纤细的腰肢,更让他产生了一种狠狠的折断她的冲动,这个女人,穿衣打扮永远都是这么的性感火辣,就是今天晚上,依旧如此。  黑色的风衣只是松松垮垮的披在高挑女人的身上,里面的低胸毛衣完全的露了出来,大冷天的,也不围个围巾,就这么让自己白花花的大胸脯露在外面,那深深的乳·沟让男人有一种想要将自己的铁杵放在里面狠狠的摩擦的冲动。  “你已经收了我的钱了,我们的交易就已经完成了,你前面还说,会把事情干的漂漂亮亮的,可是,现在呢?这女人活的还活的好好的,可你,却从我这里拿了八百万,亏你当初还说,自己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没想到,却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女人面对着高大的男人,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害怕的恐惧让人有些不知所措,内心的惶恐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内心的一些不该说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女人,你敢骂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子为了你这件破事情,这几天过的跟个过街老鼠一样,你他妈的还有脸说我”男人面色一冷,骨子里的火爆因子突然被挑了起来。  “你没种就是没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可以杀了她的,却怕被抓住,而直接逃了,说到底,你就是怕,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女人这个时候,也豁出去了,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满脸都是讽刺的意味。  “我没种?你他妈的说我没种”男人一听女人的话,突然怒极反笑了,望着女人的眼神充满了淫·秽和邪恶,一手握着女人的腰肢,一手直接伸进了女人胸口,冷冷的说道:  “我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种”  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  1:在appstore里下载言情小说吧aPP,但是这个刚开发,章节更新需要手动点‘更新’。  2:wIFI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w.xs8.cn,方便快捷,美图多多。  3:3g或者2g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m.xs8.cn,节省流量。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