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五十三章 苏醒过来
    突然,手术室上方的等红灯,熄灭了。  白色的大门承载着所有人的牵挂缓缓打开,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口罩,一边叮嘱身后的护士,一边慢慢的从抢救室内出来:  “医生,我的未婚妻怎么样了?”即使经历过多次的生死之事,此刻眼前的秦墨,还是浑身颤抖,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  听着秦墨的问话,一拥而上的几人纷纷带着焦急之色,望着医生的脸上带着凝重。  “女孩大脑震荡、肋骨多处骨折、肺部被刺穿、而且大腿也有明显的骨折,不过,万幸的是患者身体娇小,撞上卡车的时候,也没有巨大的冲击力,不过,这次手术倒是很成功,所以,这些伤势虽然听着恐怖,但是,危及生命的风险倒是没有的,先转入加护病内,等情况稳定了,再转入普通病房”  听着医生的回答,秦老夫人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没有生命危险,没有生命危险啊……  “不过,出了车祸总是有些后遗症的,你们也不要因为没有生命危险而掉以轻心了,还有,你们知道她已经……怀有近三个月的身孕了吗?”医生说这话的时候,直直的望着秦墨。  “知道”低沉的声音,透着男人沉痛至极的心情。  “孩子没有保住,而且……”医生还未说完的话,让所有人原本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而且,因为这一场车祸,使病人的子宫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所以,做了引流手术之后,以后怀孕的几率将会极低”  这医生不是个白目的人,瞧见秦墨和秦老夫人的时候,便已经认出他们了,之所以这样的讲明白,是因为,他明白,在这些的豪门,子嗣对他们是有多重要。  “极低是什么意思?百分之三十有吗?”秦墨听着医生的话,沉下了骇人的眸子,那低哑的声音,从喉间发出,压抑的情绪浓重的让人心颤。  “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可能性”医生凝重的神色和出口的话语,惊的一旁的秦老夫人轻呼出声。  听着医生的话,秦墨浓郁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脸色更是黑沉的可怕:  “那又怎样,我至始至终要的只有她”秦墨说话的时候,一双闪着厉色的眼睛望向医生,那种霸道和疯狂的眼神,看的医生心惊。  没有孩子,那又怎样,秦墨心里想的,念的,关心的,从来都只有贺青一个人罢了,至于那个意外而来的孩子,他更多的是将他看做能够不让贺青离开的砝码而已。  “秦墨……”  秦老夫人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孙子,喊出口之后,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老人家的思想,还是跟秦墨有些差距的。秦家从来都不是个子嗣旺盛的家族,秦墨是秦家的独子,香火肯定是要继续的,但是现在呢……  望着一脸决绝的男人,秦老夫人轻轻的摇了摇头,罢了,罢了,若是自己的孙子喜欢,那么就这样吧,总还有十分之一的机会不是吗?  ~~~~~~~~爱枝枝的分割线~~~~~~~~~~~~  加护病房内,秦墨站在病床前,望着床上带着氧气罩的女孩,跳动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的捏着一样,疼的难受,痛的可怕。秦老夫人因为身体的关系,已经在管家的陪同下,离开了医院,去了秦宅,也让秦家的厨房,做点儿吃的给送过来,而欧阳瑞和秦墨,则都留了下来。  “秦墨,那个肇事的司机在撞了贺青之后,直接在车内服用药物,自杀了”欧阳瑞一边说,一边抬起了自己的脑袋,那一双冷冷的眸子对上身旁男人的骇人眼神时,欧阳瑞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自杀?呵呵……”秦墨听着欧阳瑞的话,嘴角一扯,透着残酷和死亡痕迹的笑容,让一旁的男人看的毛骨悚然:  “你认为一个人会内疚到在撞了人之后,连查看都没查看受害者是否已死,自己便因为愧疚急着服毒自杀的吗?”秦墨冷酷决绝、讽刺十足的话,让欧阳瑞仿佛如灵光一现般,感悟到了什么。  “你是说……贺青的这一场车祸,那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的”欧阳瑞听着秦墨的话,身体一凛,脸色大变,连空气中,都飘散着阴谋的冷凝味道了。  “那个司机临死前见过什么人,打过什么电话,你查了过了吗?”  秦墨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眸从未离开过床上的小人儿,那黑洞般的眸子中,仿佛有着一股最剧烈的漩涡,要将所有的一切卷入其中,然后,彻底粉碎。  “没有,我这就去查”欧阳瑞一听秦墨的话,一拍脑袋,立即跑了出去。  因为床上的女孩,让原本成为对头的两个男人,成为了最亲密的合作伙伴,虽然各怀心思,虽然都对对方心存芥蒂,但是,为了查出真相,为了将那个可恶的人抓出来,这两个男人一起合作。  火红的夕阳渲染了一大片的天空,红的似血的朝霞,在天际漫布延伸,白色的病房内,因为红色的点缀,变得有些丝温度,病床边的秦墨,怜惜的目光,似一泓温泉望着贺青盛满了柔情,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的抚上她的青丝:  “丫头,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就是你想走,我都不拦着你,丫头,赶紧醒过来吧”  秦墨的声音,淡淡的透着伤感,浓浓的盛满深情,低哑的声音,飘荡在空旷寂静病房内,有着一种让人流泪的冲动。  ~~~~~~~~~~~爱枝枝的分割线~~~~~~~~~~~~~  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贺青梦到了秦墨,梦到了已经离开自己的母亲,梦到了一直对着自己打骂的父亲,还有贺敏、陈淑芬、徐子彦、欧阳瑞……  好多好多的人,通通来到了自己的梦里,不断的对着自己说话,不断的在自己面前闪现,贺青觉得好累,头好涨,能不能不要对着自己说话了,她好难受,不要再吵了,不要再吵了……  突然,所有的人都消失了,而自己,则站在一片漆黑的环境内,寂静一片,没有任何的人,自从母亲离开的那一晚开始,她就怕黑了,她怕封闭的环境,无边无际的黑暗,谁来救救她……  “丫头,醒醒,丫头,醒醒……”  谁,是谁在叫她的名字,贺青拼命的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不断的奔跑,不断的奔跑……  漆黑的环境慢慢的有了点点的亮光,长长的甬道慢慢的有了白色的大门在为她敞开……  当贺青冲破黑暗,来到光明地方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醒了,她醒来了,快,快去叫医生,快去啊”  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大大的双眼张开的一瞬间,有着迷惘和不解,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周围都是惊喜的神色。  很久很久之后,当医生已经检查完了身体,对着秦墨说恭喜的时候,贺青才反应过来,一辆大卡车横冲直撞的朝着自己的开来,她想躲避,可是,双脚却因为害怕而动不了,然后……  可怕,好可怕的场景……  “秦墨……”出口的声音,干涩沙哑到不行,使劲了全力喊出的话,却如刚出生的细小猫咪般,若不是认真的听,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丫头,你说什么?”  原本在跟医生说话的秦墨,双眼从未离开过床上的人,瞧着贺青嘴巴一张一合,微微的动着,那细小的动作,落入秦墨的眼中,便成了最重大的事情,只见男人立即跑了过去,蹲在床边,将自己的耳朵,紧紧的贴着贺青已经摘取氧气罩的苍白干涩的嘴巴。  “渴……好渴……”仿佛自己已经有一个世纪没有喝水一般,贺青只觉得自己的喉咙要干涩的粘在一起了,此刻的她,急需要水的滋润。  “好好,别急,别急,马上给你倒,顾叔,水,给我水”  秦墨一听贺青说要喝水,连双眸之中,都染上了快乐的熠熠之色,她想要喝水,那就表示,她真的醒来了,她已经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少爷,这水壶里的水没了,你等等,我去隔壁护士那里要点儿啊”管家拿起那空空如也的保温瓶,急急的就朝着门外跑了去了。  按理说,这是高级病房,什么没有呢,可是,这几天,秦墨衣不解带的照顾贺青,也不关心饮水机里是否有水,以至于,就造成了现在这个手忙脚乱的样子,如果用那水壶烧,也得好长的时间啊,管家怕贺青等不了,所以,想着还不如去隔壁要呢。  “她现在还不能够直接饮水,只能够用棉签沾着,给她湿润一下”合上病例的主治医生,见管家兴冲冲的出去了,于是,尽职的提醒道。  “渴,水,要水……”  病床上的女孩,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慢慢的都是渴求的表情,那干燥的唇瓣,微微轻启,如猫咪般的叫唤就像小小的一枚指甲,挠的秦墨难受又心疼。  长叹一声之后,秦墨一双大手缓缓捧起躺在床上贺青的脸颊,然后,自己的头朝着贺青的唇瓣慢慢的低了下去,将自己带着丝丝冰冷的唇瓣印上了贺青的干涩嘴唇。  唇瓣与唇瓣接触的那一刻,秦墨只觉得全身都激越的有些厉害,唇与唇的碰触,带着真实的感觉,有多久没有这么碰她了,贺青昏迷的那几天内,秦墨天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而现在,他终于再次能够将她搂入怀中,用自己去感觉她的存在和美好。  这是一个无关情·欲和风花雪月的吻。  秦墨缓缓的伸出自己的舌头,慢慢扫过贺青干涩的表唇,一点点的用自己的液体去滋润她,他扫的认真,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然后,才将自己的舌头,探入贺青轻启的檀口内,认真的扫过她的口腔和上下鄂,将自己的液体慢慢渡入贺青的口中。  此刻已经口渴很久的女孩,就如一只急切等待哺育的小鸟儿一般,一旦沾染上了秦墨的湿润之后,便自己迫不及待的吸吮了起来,身体的本能让她紧紧的缠着秦墨的舌头,让她不断的吸吮着秦墨的唇瓣。  渐渐的,干涸的感觉慢慢消失,舒服的感觉蔓延至全身,贺青拼命吸吮的动作,也缓缓的停了下来,当所有的感官和知觉重新回来时,贺青突然发现,有一些什么东西,好像不太对劲儿。  一滴、两滴、三滴……干燥的脸上,传来湿润的感觉,而自己的嘴巴内,一股咸咸涩涩的感觉,蔓延开来,那是……  贺青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只见一双永远都透着冷漠的眼睛,此刻湿润一片,这是贺青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见到秦墨哭,这个如天神一般的男人,此刻,哭的无声,但是贺青知道,他的内心是溃不成军的。  贺青想要抬起自己的双手,帮他擦去那越来越多的水意,可是,浑身软的每一一丝力气,最后,试了几次之后,只能够放弃。  伸出自己的舌尖,贺青轻轻的刷过秦墨的脸颊,将那为她而流的泪水,吞入自己的嘴间,恢复味觉的贺青,只觉得咸涩之间,带上了丝丝的甜味,那是,感动的味道。  很久之后,秦墨才缓缓的离开床上的姑娘,散去浑身的冷漠和孤傲,贺青面前的秦墨仿佛是一个照顾妻子的丈夫一般,处处都透着细致,处处都显着温柔。  当欧阳瑞接到消息说贺青醒来时,那激动的心情,简直无法比拟,飞速的疾驶在马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差点撞上多少辆车,莽莽撞撞的一路奔向医院。  大声响的推开病房门,就见贺青躺在床上,一双大大的眼睛,在听到响声之后,朝着自己望了过来。  只一眼,欧阳瑞只觉得自己一直冷漠干燥的双眼,突然酸涩不已,想要出口的话,梗在了嗓子口,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慢慢的走进病床,望着贺青努力牵扯自己的唇瓣,想要对自己展现笑容的模样,欧阳瑞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眼中起了一层水雾,然后,一些东西慢慢的集聚,最后,在眼眶中不断地打着圈儿。  欧阳瑞背过身,靠着墙边,咬着自己的唇,伸手抹去脸上的湿意,可是,却发现,越抹越多,最后,连喉间都溢出了一直隐忍的声音。  “欧阳瑞……”贺青望着男人面对墙壁的萧瑟背影,内心也是一阵的动容,她何德何能,让两个男人为她流泪呢?  低低的呼唤,让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男人,根本没有听到,最后,还是秦墨走了过去,提醒欧阳瑞收拾好自己的奔溃般的心情。  ~~~~~~~~~爱枝枝的分割线~~~~~~~~~~~  苏醒过来的贺青,被秦墨照顾的滴水不漏,不该碰的东西,一样都不碰,不该吃的东西,连面都不让见,才一个星期的时间,原本面容枯槁的贺青,开始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连查房的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病人竟然能够恢复的这么快。  这一个星期来,贺青一直躺在床上,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在滴溜溜的转动外,身体的一些部位,都因为各种或大或小的缘故,而动不了。所以,只能够躺在穿上,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怕贺青无聊,秦墨便会经常的买一些报纸来给贺青读一读,既给她解了闷儿,又让她也了解一下最近的事情,而不至于与这个社会脱节。  “昨天的法国吉维尼小镇上,警察局接到了一位小孩的报警求救电话,结果了解真相之后发现,是男孩的母亲布置了太多的作业让小孩完不成,于是,焦急之下的孩子,就打电话报警求助警察叔叔”  秦墨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今天的报纸,跟贺青说着一些今日的趣事,若是换做以前,贺青听了笑话后,会很配合的呵呵笑两声的,可是,今天,当秦墨将这则小新闻读完后很久,还是没有听到床上女孩的任何响动。  秦墨拿开报纸,一看,却见躺在床上的女孩,一双大大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天花板,伤心而痛苦的表情尽显无疑。望着女孩的表情,秦墨微微一怔,一想到刚刚自己的读报内容,秦墨恨不得扇自己两大耳刮子。  该死的,读什么不好,偏偏去给女孩读孩子和母亲的报道,那不是存心将贺青的伤心再次挖出来吗?  从贺青醒来的第一天开始,床上的姑娘就从未问过孩子的问题,或许她是感觉到了,或许是她是不愿意说罢了,总之秦墨能够感觉的出来,贺青对于孩子的事情,是知道的。  “丫头,今天都已经听我读了半个小时的报纸了,也该累了吧,咱们躺下睡一会儿,好不好?”秦墨叠好手中的报纸,放到一旁,然后,来到床边,温柔的替贺青拉了拉盖在身上的被子,按着她的身体,想要将她平躺在床上。  “秦墨,孩子是不是没了?”  贺青感受着秦墨的接近,一双小手困难而缓慢的自己已经平坦到不行的腹部,从她醒来的那一瞬间起,贺青就知道了,她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肚子里面有着一个和自己流淌着同一种血缘的鲜活小生命,那一种感动,那一种心情,如果不是怀过孕的人,是根本无法体会的,每一天,都感觉着这个鲜活小生命的慢慢成长,可是,现在,他却走了,还未见面,他去走了。  那一种痛苦,那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贺青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能够将他深深地埋入自己的内心,她不想让秦墨再次为她操心了。可是,刚刚就在秦墨读完那一篇报道的时候,贺青还是没有忍住的问出了口。  孩子……她的孩子……没有了……就仿佛用刀在她的身上,生生的剜去了一块肉一般,疼,疼的难以忍受……  “乖,我们还会有第二个的,青青不伤心,不要伤心”秦墨轻轻的搂过床上的女孩,低头,慢慢的用手揩去那触动他心弦的泪渍。  望着贺青的眼泪,秦墨的内心也是酸酸涩涩的一片,对于这个孩子,要说不愧疚,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贺青的紧追不舍,那么,这一场事故,或许不会发生的这么顺利,至少,那辆卡车不会这么直接的撞上人。  “你说,如果我当时不这么急切的逃离,那么,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贺青抬头望着面前搂着自己的男人,在她一双大大的眼睛中,秦墨看到了浓浓的自责和歉意。  “不是的,丫头,这不是你的错,我也是有责任的,乖,不要把责任都怪到自己的身上,那样,只会把你自己拖垮而已”贺青善良,单纯,她不会把责任推卸给别人,每一次犯错,她首先责怪的一定是自己。  曾经,秦墨因为她的这种好品质而欣赏她,但是,现在,秦墨却因为她的这种心理而懊恼不已。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自从贺青跟自己说了孩子的事情之后,床上的丫头已经三天没有跟自己说过话了,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样子,更使得秦墨心疼和难过。  而欧阳瑞和自己的手下对于那辆卡车和开车撞人的司机的调查,依旧在秘密的进行中,可是,那个指使的人,似乎非常的狡猾,根本没有留下一点儿的线索。  唯一能够查到的是,那个司机的儿子患有肾衰竭,原本已经没有钱治病而即将被赶出医院,可是,就在前几天,那个司机竟然手里提着三百万的现金,要求医院给他的儿子换肾。  欧阳瑞和秦墨都猜到了,这一笔钱一定就是那个主使者给他的费用,但是,线索到了这里,却断了,因为这笔钱并不是通过银行转账而汇入他的账户的,这调查起来的就十分的困难。  但是,能够买凶杀人,而且只是为了想要至贺青于死地的人,在法国,秦墨随便这么一猜,便已经有了**不离十的想法了……  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  1:在appstore里下载言情小说吧aPP,但是这个刚开发,章节更新需要手动点‘更新’。  2:wIFI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w.xs8.cn,方便快捷,美图多多。  3:3g或者2g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m.xs8.cn,节省流量。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