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四十八章 计划开始了
    秦宅餐厅的西餐桌上,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和乐融融的一幕了,秦老夫人坐在上座,左手旁是秦墨和贺青,右手旁则是秦世明和冷霜。

    只见左边的秦墨,满脸都是温柔的神色,左手一直牵着贺青放在桌子上的右手,一副难分难舍的模样,看的秦老夫人一张老脸,笑的合不拢嘴。

    而一旁的冷霜,眼尖的看到贺青手上戴着的钻戒,原本柔和的神色,立即被黑暗的阴冷所取代,一双温柔的眼睛,也闪现出了如蛇般的精亮。微微的眯起自己的双眼,冷霜的内心涌起一阵的不安和焦虑。

    贺青这个女人,她果真是小看了啊,这个秦墨,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竟然对这么个瘦瘦扁扁的小丫头如此一往情深,再看看上座的秦老夫人,那望着贺青的眼神,就跟见了自家的孙媳妇一样,恨不得明天就让秦墨把她娶回家似的。

    冷霜在秦家的几年里,也算是摸清楚了这秦宅内的情况了,看似秦世明是这宅子中的男主人,其实,真正的大权,都是掌握在秦老夫人和秦墨的手中,秦世明就是个傀儡,手中的权利还不及他儿子的三分之一呢。

    所以说,在这秦宅中,秦老夫人和秦墨的态度至关重要,而现在,贺青将这两个人给收服了,那么,这秦家夫人的地位,在不久的将来,肯定就是她贺青的了。

    冷霜一想到这里,心肝脾肺都纠在了一起,她忍气吞声的这么多年,为的什么,为的就是要成为秦家的夫人,掌握秦家的财政大权。

    可是,现在呢,贺青这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女人,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得到了秦家最有地位的两人的支持,望着这秦墨和秦老夫人十分照顾的贺青,冷霜的眼神更加的坚定了,为了自己的地位,也为了自己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贺青这个女人,她是绝对不能够留下来的。

    都说最毒女人心,有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冷霜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更何况是一个只是见过几次面,被自己厌恶的男人养大的女孩呢?

    饭桌上,秦墨一直温柔的照顾着贺青,为她布菜,为她盛饭,无微不至的样子,连秦老夫人都看的惊呆了,了如果不是贺青拦着,估计秦墨已经将那菜直接喂到了女孩的嘴里了。

    秦墨一向是冷冷的,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可是,现在,竟然在餐桌上,伺候起一个女人来了。这么大的反差,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望着正不断进食的贺青时,眼中不断的开始肃然起敬了。

    饭桌上,形成了诡异的氛围,秦老夫人的左手边,这一对甜甜蜜蜜的让人羡慕,而她的右手边,这一对冷冷清清的让人打颤,这同样是一对,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1gsT1。

    就在贺青专心的低着头,吃着秦墨不断夹来的食物时,门口突然进来一位佣人,恭敬的站在门口,等候主人的询问:

    “有什么事情?”被打扰了吃饭的秦老夫人,有些不悦的说道。

    “老夫人,大厅内的电话响了,打电话的人说让找贺小姐听电话”来汇报的是一位刚进入秦家不久的佣人,听着秦老夫人的询问,低着头,声音有些轻颤的回答道。

    “找我的?”原本正埋头苦吃的贺青,一听佣人的话,抬起吃的鼓鼓的腮帮子,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这佣人的话,让吃的欢快的贺青一阵疑惑,谁会给她打电话啊,自己在法国是没有朋友的,而如果是中国的朋友,也决计不可能给她打秦宅的电话啊,因为,就连她自己,都背不出来这座机的号码。

    “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秦墨将已经剥好的虾子沾了点儿酱料,轻轻伸到贺青的嘴边,将它喂了下去。

    “没有,只说找贺小姐”佣人尽职的回答道。

    “秦墨,我去看看吧,你先吃啊”贺青用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后,就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往大厅内走去。

    既然贺青都站起来说话了,那么,秦墨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望着贺青走出去的脸色,怎么看,都不如刚才那么的和善了。

    这边一直往大厅内走去的贺青,内心也是泛起一阵阵的奇怪,这打电话的到底是谁呢?坐在靠近壁炉的沙发上,贺青接过佣人递过来的听筒,轻轻的张嘴说道:

    “你好,我是贺青,请问你是哪位?”宅这在着宅。

    听着贺青礼貌的问句,电话那一头,仿佛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气,然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却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

    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声音,贺青一阵的无语,这该不会是电话的恶作剧吧,这种把戏,在中国有,在法国也是有的啊。

    “既然不说话,那么,我挂了”

    贺青说完这话,刚想要拿开耳边的听筒,直接交给身旁的佣人时,突然,听筒内,传来了男人的急切叫喊声:

    “小青……小青……”

    听着听筒内男人急切的叫喊声,贺青秀气的眉头微微一怔,然后,又立马拿起了佣人想要挂掉的听筒,男人的声音,有些着急,有些迫切,但是,那熟悉的音调让贺青的小脑袋,一下子反应不来了。

    这个声音……小丫头呆呆的用力思考着,然后,仔细一辨认,立马就想起了这声音的主人:

    “欧阳瑞?是你吗?欧阳瑞?”

    “小青,是的,我是欧阳瑞”竟然是欧阳瑞的声音,真的是欧阳瑞的声音。

    自从上一次在秦宅中,被秦墨狠狠的抽打之后,他的下落,贺青已经不敢在过问了,而现在,在电话里头,听着欧阳瑞中气十足的声音,贺青一颗悬着的心,也顿时放了下来了。

    那么沉稳的声音,根本听不出有任何的虚弱迹象,贺青原本愧疚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可是,才刚平静的心,却再一次因为听筒中男人的声音而划起了点点涟漪。

    “小青,回国的手续我已经办好了,小青……你跟我走吧,我们离开法国,离开秦墨这个恶魔”欧阳瑞兴奋的声音,透过电话缓缓传入贺青的耳中。

    但是,如果是在前几天,贺青听到这个消息,她或许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是,现在,她不确定了,她退却了,小手缓缓的抚上自己的小肚子,在这个地方,已经有了她跟秦墨的爱情结晶,低头望向自己的右手中指,闪亮亮的钻石戒指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她已经答应了秦墨的求婚,她已经是秦墨的人了。

    “欧阳瑞……”贺青有些为难的喊出他的名字,她想告诉他,她不想走了,她想留在这里,她想陪在秦墨的身边:

    “欧阳瑞,秦墨对我很好,他还跟我求婚了,所以,我不想走了,我想呆在这里,陪着秦墨”

    贺青说话的时候,带着丝丝甜甜蜜蜜的感觉,回想起今天一个早上发生的一切,贺青只觉得不真切,那么漂亮的花海,那么美丽城堡,让贺青感动的稀里糊涂。最重要的是,还有秦墨最深挚的承诺,所以,现在的她,作为秦墨的女朋友,未婚妻,她决定不走了。

    “求婚?小青,秦墨那个男人没有心的,他跟你求婚,只是为了让你留下来而已,小青,不要别眼前的一切所蒙蔽了双眼,秦墨那个男人,他是没有心的,你就是付出再多,也没有用的,小青,听话,别管什么求婚了,跟我走吧?秦墨那个男人,你是抓不住他的,他的心机和城府,比你想象的要深的多,那么一个强势冷漠的男人,他不会属于你,也不可能属于你的”

    欧阳瑞听着贺青带着如丝丝蜜糖般的声音,便已经知道她已经被秦墨打动了,虽然欧阳瑞不知道为什么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内,电话一头的女人态度竟然就变的这么快了。

    可是,他知道,即使电话里头的女孩退却了,他也不能够退却,好不容易在那个女人的帮助下,弄到了两张票,两本假护照,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呢。

    他一定要说服贺青,让她跟他一起回到中国。只有在中国,他欧阳瑞才能够施展出自己的势力和权力,才能够不受制于秦墨。

    如今,在法国,那他欧阳瑞就永远只能够被秦墨所压制着,因为在法国,他秦墨就是最大的王,就是最高的领导人,可是,到了中国,那就不一样了,在a市,那是他欧阳瑞的地盘,就是秦墨再神通广大,也不能够在a市能够只手遮天。

    “欧阳瑞,我已经答应秦墨的求婚了,所以,我现在是秦墨的未婚妻了,你也知道,我的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就是为了孩子,我不想我肚子里的宝宝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所以,我不走了,我想留在这里,我想让我的宝宝一出生就有爸爸和妈妈”贺青一边说,一边伸手抚着自己的小腹,说话的时候,一张小脸,尽是母爱的光泽。

    “小青,你别糊涂了,秦家那种大家庭,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那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族,小青,看清楚现实,他们不会让一个中国来的平凡女孩当秦家的主母的,至于孩子,我可以帮你一起养的,我会把他当做我自己的亲身孩子一样的,小青,跟我走吧,复杂的秦家不适合你”欧阳瑞在电话另一头一听贺青的话,连语气都显得有些仓促和急切了。

    “可是,我……他……”贺青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欧阳瑞的声音给打断了:

    “明天中午十二点,我在你以前看病的医院门口等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回中国,丫头,你一定要来”欧阳瑞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喂,喂,欧阳瑞,欧阳瑞……”贺青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有些着急的喊道,可是,传来的却是“嘟、嘟、嘟……”的电话忙音。

    放下手中的电话,贺青有些一张小脸上愣愣的,明天中午十二点,医院门口见面,去还是不去呢?

    贺青在思考中,慢慢的走回了餐厅内,一见贺青回来,秦墨英俊的脸上,微微露出温柔的表情,替她将座位拉开,扶着贺青让她坐下,又将自己已经剥好的十几个小虾子放到了贺青的面前。

    望着碟子中满满的小虾,再看看身旁秦墨柔情似水的面容,贺青不知道为什么,心脏深处就有一种微微酸涩和胀痛的感觉,这个男人,对自己,真的是好到了一个无人能及的境界了。

    可是,耳边再次回荡起欧阳瑞的话语,明明看似很简单的秦家,真的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吗?

    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呢?离开还是继续呆着,贺青思考间,伸手就拿起另一个碟子内还未剥好的一只小虾就要自己嘴巴里面放,却在即将放入口中时,被一旁的秦墨再次截住了。

    “傻丫头,这听了个电话,怎么就成了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了啊”秦墨说着,从贺青的手里拿出还未剥好的虾子,继续为这姑娘服务:

    “你说你啊,这剥好的虾子不吃,却翩要去吃那没剥好的”秦墨将虾子剥好,说话的声音,透着无奈的感觉。

    “呵呵”贺青听着秦墨的话,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张嘴将秦墨送到嘴边的吃食咬入口中。

    “丫头,刚刚谁的电话?怎么去了那么久,一回来,却又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秦墨看似无意的随便聊聊。

    “就一个朋友,她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了我的消息,所以,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贺青一边说,一边大眼珠子转啊转啊转,就怕一旁的秦墨继续再问下去。

    其实,贺青那么蹩脚的理由,秦墨一看她的眼神,一看她的小脸,秦墨就已经有百分之七八十她在撒谎了。

    中饭过后,秦墨送贺青回到了他们的房间内,现在的贺青,就跟圈养的小猪猪一样,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

    望着已经慢慢睡下的贺青,秦墨脸色渐渐地也燃起来一股生气的火焰。

    站起身体,缓缓的走向门口,轻轻的合上门,秦墨的脸上有着晦暗不明的神色,中午贺青的电话,一定有着什么内容,不然这小丫头会有那些古怪的动作吗?

    轻轻的掩上卧房的大门,秦墨慢慢的朝着楼下走去,直接走到了大厅内,拿起前面贺青用过的座机,只见秦墨在电话机上轻轻的按了几个按键,前面贺青与欧阳瑞的谈话内容,缓缓的从电话的听筒内传了出来。

    其实,上流社会,很多的家庭处于种种的原因,都会在自己的家中安装具有录音功能的座机,这样,一方面是为了防止下人们的不守规矩,胡乱打电话,另一方面,也为了防止有些心术不正的男人,利用这部电话,给外面的人传情报。

    而现在,秦墨发现,这部电话机,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用处,呵呵,明天中午十二点,欧阳瑞啊欧阳瑞,你可真是学不乖啊,主意都打到了我秦墨的身上了。以前警告过你什么,你都忘记了吗?

    “少爷,我要不要现在就把那个欧阳瑞给抓起来?”守在一旁的男人,冷冷的说道。18700627

    “不用,先静观其变”

    其实,对于秦墨而言,一个欧阳瑞算什么?就是十个欧阳瑞他都能够对付,关键怕的是贺青,是贺青的那一刻的心……

    从一开始,秦墨便是用着最强势的方法,让贺青来到自己的身边,第二次相遇时,她的身边已经有了男朋友相伴,但是,最终,也是因为自己的强硬而让她呆在了自己身边?

    别看贺青小小的个子,其实她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她的心,比谁都来的通透,因为两人的相遇,有着秦墨的一手主导在里面,后来,两人的相处中,也是,秦墨扮演着最强势的角色。

    所以,现在的秦墨,内心还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因为,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他在逼着她,没有哪一件事情,是因为她自愿而跟随着秦墨。

    慢慢的回到房中,秦墨缓缓的踏上床,将已经熟睡的姑娘,轻轻的搂在自己的怀中,一边用手代替梳子,一般轻轻的为她打理起垂在枕头上的一枕头的黑发。

    “丫头,别让我失望”秦墨低低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就将自己的炙热唇瓣,印上了女孩光洁的额头。

    秦墨说实话,对于贺青,他是真的没有十足的把握好啊。

    这一天中午,当贺青从睡梦中醒来时,已经下午的三点左右了,身旁早已经没有了秦墨的踪影,微微隆起的肚子,更是咕咕的直叫唤,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贺青一直的安慰自己,都是宝宝要吃的,便开始唤来佣人,她想要吃糕点。

    很快的,佣人们便准备好了好几碟的点心,给贺青端了上来。贺青吃着手中的糕点,突然觉得有些食不知味了,贺青躺在了床上,望着波光流转的大灯,贺青一阵的叹息,欧阳瑞的话,历历在目,回不回国,真的是好难啊……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