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三十章 滚下去了
    “秦墨,你放开我啊,放开我啊”贺青使出了自己的脚力、手里,却还是挣脱不开。

    “想救欧阳瑞,你就给我好好听话”秦墨朝着贺青的屁股上,重重一拍,然后,原本闹腾的姑娘,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咣当”一声,卧房的大门被打开,秦墨重重的将身上的女孩抛在了大床上,弹性十足的大床,还将女孩重重的弹起了两三下。

    “秦墨,到底怎么样,你才肯救欧阳瑞?”贺青从床上爬起来,跪在柔软的大床上,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焦急的问道。

    “怎么样?很简单,如果你乖乖答应我前面的要求,那么,我立即就让莉莉为那个欧阳瑞办理续费手续,不然,他就等着被赶出医院吧”秦墨修长的手指勾起床上的姑娘,眼神透着冷漠的光芒:

    “而你,也别想出秦宅一步,我倒想看看,那个昏迷的欧阳瑞,被赶出医院后,怎么活着?”

    “秦墨,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欧阳瑞跟你也是朋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贺青望着秦墨时,仿佛不认识他一样,那个温柔、体贴的男人已经不见了,面前的人,只是一个让人害怕到极致的恐怖男人而已。

    “呵呵,朋友?只要是能够将你从我身边带走的人,就都不是朋友”

    秦墨狠狠的捏紧了贺青的下巴,语气变得极为冷酷,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另一只手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看,是莉莉的视频通讯请求。

    轻轻按下接受键,嘈杂的声音中,莉莉急切的声音也立即响了起来:

    “少爷,欧阳瑞即将被强行的赶出医院,您难道真的不打算救吗?”

    莉莉说话间,就把自己的手机摄像头转到了病房内,只见贺青和欧阳瑞所住的房间内,挤满了人,比上一次还要多出一倍的人数,都在拆着欧阳瑞身上的管子,还有仪器的搬离。

    当那些东西都清理完毕后,那几个守在床一边,身穿白色衣服的几个健壮男人,就要伸手将处于昏迷状态的欧阳瑞从床上粗鲁的抬起来。

    “不要,莉莉,你让他们住手,不要这样,欧阳瑞他会死的,不要……”贺青一把挣开秦墨的束缚,双手颤抖的抓着秦墨的手机,扯着嗓子,对着视频内的莉莉尖叫的喊道。

    “贺小姐,真的很抱歉,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也是听少爷的,那个,少爷……您就帮帮贺小姐吧……”莉莉说话时,为难的看着手机视频内只有半个脸的秦墨。

    莉莉虽然脸色看着严肃,但是,内心还是善良的,她也是有这个心想要救欧阳瑞的,不然,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情况后,就给秦墨打电话了,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的少爷,帮助欧阳瑞。

    “丫头,欧阳瑞的去留,这一切都取决于你”秦墨望着贺青,再次冷冷的说道。

    “贺小姐,他们已经把欧阳瑞先生弄到走廊上了,我无能为力啊,贺小姐,你快想想办法啊,你去求求少爷啊……”莉莉一边跟着那一群人跑着走到了走廊上,一边心急如焚的对着电话另一头的贺青催促道。

    “好好,欧阳瑞,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做你的床伴,我不离开秦家,我听你的话,行了吗?”贺青一边留着眼泪,一边气愤却又无奈的朝着秦墨大声的吼道。

    在权势面前,弱者永远只能够屈服和低头。

    秦墨满意听着贺青的话,嘴角微微一勾,弯下自己的腰,低头在贺青湿润的脸颊上,留下一吻:

    “乖女孩”

    说完这句话后,才缓缓拿起手机,对着莉莉说道:

    “告诉医院内的人,准备最好的病房,让欧阳瑞住进去”

    “是”莉莉听着秦墨的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语气也是含着高兴的说道。

    放下手机,原本已经染上开心神色的秦墨,在望着一直流眼泪的贺青后,一张英俊脸上,再一次被阴郁所笼罩了:

    “怎么,让你呆在我的身边,就很委屈吗?”

    过去,贺青的眼泪,让秦墨怜惜,而如今,贺青的眼泪,只会让这个男人,变得暴躁而已。

    既然贺青答应了秦墨的要求,那么,在他的面前,她就必须得言听计从,于是,晚餐的桌子上,贺青坐在了秦墨的身边,冷霜望着一直低头吃饭的姑娘,握着叉子的手,捏的死紧。

    明明已经答应自己离开了,却还是回来了,望着贺青,她就感觉自己的周围埋了个定时炸弹,而为了自己日后的高枕无忧,她必须除掉贺青……

    “何小姐上一次,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呢?”冷霜翻搅着自己餐盘内的意大利面,语气淡淡的说道。

    “我……”

    贺青抬起吃饭的脸,望着冷霜时,她其实也是有些愧疚的,上一次,离开秦家,多亏了她的帮助,而现在,自己却又回来了,这让她为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都打了水漂,而且,她还听说,因为她的事情,秦墨还将她给关了起来。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情”贺青还未说完,一旁的秦墨已经替她说话了。

    冷冷的望了一眼冷霜,秦墨将一筷子的青菜夹到贺青的碗中,示意她吃下去。

    “贺小姐这一次是打算住多久呢?若是长住,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啊,毕竟,秦墨就要与爱丽订婚了,若是你这么一直纠缠不清的,那我们秦家也是……”18700627

    冷霜话里话外,都透着一个意思,就是让贺青赶紧的离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这聪明的女人说话,都开始变的直接到白目了。

    如此赶人的话语,就连一直不说话的秦老夫人,都有些皱眉头了。

    结果,冷霜的话还未说完,突然就听到自己对面杯子被‘哐当’一声砸在地上的声音,破碎的玻璃,溅到了墙壁上,竟然反弹到了冷霜的脚下,吓到冷霜直接丢了自己手中的叉子,一脸惊吓的望着秦墨。

    “冷霜,别以为进了秦家的门,就以为自己是半个主人了,贺青离开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以为怀了秦家的种,就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告诉你,现在的秦家,我说了算,别在让我听到你在贺青的面前提及爱丽的事情,不然,不管你是不是怀孕,我都会把你赶出秦家”秦墨的手还停留在刚刚摔杯子时的桌沿上,双目泛着猩红的说道。

    “世明……”冷霜满脸委屈的朝着自己老公喊道。

    “秦墨,你别太过分了,她怎么说,都是你的继母,你怎么可以这么……”秦世明还想说下去,却被秦墨给打断了:

    “有功夫教训别人,不如好好管教你的老婆”

    秦墨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推着贺青的轮椅,往外面走出了。

    “你……”秦世明望着这离开的两人,气的老脸都通红了。

    “好好的一顿晚饭,非要搞得鸡犬不宁,老大不小的年纪了,还不安生,冷霜,自从你怀了孕后,就处处的跟人作对,我老太婆为了孙子忍了,但是,秦墨可不像我这么仁慈,跟他开火,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重”秦老夫人说完这话,也甩下了碗筷走人了。

    留下一脸哭泣的冷霜和不断安慰她的秦世明。

    黑夜的花园内,贺青盖着薄薄的毯子,坐在温室的花房内,抬头望着那一轮皎洁的月光,发着愣,心中想着欧阳瑞此刻是不是已经被转移到了VIP病房内。

    “贺青,你明明已经答应了我离开秦家的,为什么还要回来”冷霜双手环胸,站在贺青的长椅后面,语气怨恨的说道。

    “你以为我想呆在这里吗?”视线从头顶的那一轮月光下转移到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上,语气也是带着丝丝的坏心情。

    “不想,那就赶紧给我走,走的越远越好”冷霜朝着贺青口气很冲的喊道。

    “你他妈有本事就把我从秦宅弄走,否则,就别对着我嚷嚷,老娘没欠你东西,犯不着忍受你的气”

    贺家的姑娘,现在的心情,也是完全可以用糟透了来形容,听着冷霜对自己吼,脑子一短路,也直接朝着她吼道。

    好久没有这么放任自己的爆粗口了,喊完这话之后,望着呆住了的冷霜,贺青心情莫名的变得开心了很多,果然,把别人当做出气筒,那是十分有必要的,心情爽快很多的贺青,慢慢的自己摇着轮椅,丢下一脸吃屎面容的冷霜,出了花房。

    望着那轮椅上慢慢远离自己的贺青,冷霜的脸,简直狰狞的恐怖,双手缓缓的摸上自己的肚子,眼中狠戾尽显:

    “既然你不想走,那么,就别怪我手狠了”

    ~~~~~~~~~~~~爱枝枝的分割线~~~~~~~~~~~~~~

    这几天,秦宅的上空飘扬着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沉闷气压,表面上看着相安无事,可是,背地里,所有的仆人,都觉得,有些心惊胆寒,比如少爷和贺小姐的关系,比如夫人跟贺小姐的关系,错综复杂的关系,让所有的下人都带着一份胆颤在做事。

    这一天,秦墨带着贺青去医院拆脚上的纱布,两人这几天的对话少的可怜,就是这一路上,也是没有一句话的,拆纱布的时候,贺青疼的直掉眼泪,看的秦墨也沉下脸。

    不知道是不是这护士是新人的缘故,原本拆了纱布,就拆线,已经是一件很快的事情,可是,被这个手脚一点儿都不利索的女人,弄的脚上已经符合的伤口,再次裂了开来,刺目的鲜血微微的流了出来。

    “你到底会不会拆”秦墨望着贺青咬的嘴唇都紫了的模样,心疼的不得了,走到桌子旁边,一巴掌就拍了下去,震的桌子上的工具都‘乒呤桄榔’的响。

    “对不起,对不起”可怜的小护士,嘴上道着歉,可手下的动作,却更慌乱了。

    小护士一不小心,就将镊子直接扎在了贺青刚刚长出新肉的脚背上,疼的她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秦墨一见这样子,直接拎起还在连声说对不起的护士,揪着她的衣衫拖到一边,脸色发黑的将大厅内的其他护士扫了一边,最后,伸手指着一个看着年纪有些大的护士,冷冷的命令道:

    “你给我过来”

    原本在扎针的护士一听秦墨的话,之得放下手中的活计,连忙走到秦墨的身边,问道:

    “威尔斯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给我拆线”

    秦墨指了指贺青的脚背,冷冷的说道。

    然后,这个护士顶着身旁散发出的低冷气压,拿起手上的镊子,慢慢的开始工作起来,但是,身旁有着这么个低气压在,又哪里能够专心致志的工作呢,这不,手一抖,原本好好的线这么一扯,就歪了,鲜血再次流了出来。

    看的一旁的秦墨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替贺青受了那罪,深吸了一口气,刚要朝着那个护士发飙,被轮椅上的贺青直接喊道:

    “秦墨,你给我闭嘴,你还让不让我拆线了”

    贺青的这一句话,让即将想要发火的秦墨,就真的熄了火,医院内的所有人,看着秦墨一张想说又不能说的憋屈样子,只觉得一阵好笑,不过,所有的女人,望向贺青时,却带着一抹羡慕和嫉妒。1gsT1。

    这么一个男人,竟然被这么一个小女人给征服了……

    半个小时候之后,在没有了秦墨的骚扰下,护士小姐终于完工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微笑着让贺青试着自己站起来。

    好久没有踩在地上了,当双脚触碰地面的那一瞬间,贺青只觉得自己,再一次活了过来,踩在地面上,慢慢的踏出自己的脚步,一步,两步,原本还小心翼翼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点点笑容。

    她终于可以走了,她终于不用再坐轮椅了,秦墨站在一旁,望着小姑娘已经好久都没有露出的甜甜笑容,一张英俊的脸上,也慢慢的露出了一丝可以称为温柔的颜色。

    墨力阳来墨。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就在贺青欢快的踩在地面如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般高兴时,突然,一不小心,身体一歪,就朝着旁边的桌子倒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秦墨如闪电一般的来到贺青的旁边,右手一伸,直接扣上了贺青的纤细的窄腰,然后,一个漂亮的旋转,就跟跳起优美的华尔兹一样,女孩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夺人眼球的动作,让所有的人为止一愣,紧接着,不知道是谁率先鼓起了掌声,于是,在偌大的医院输液室内,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被秦墨紧紧抱在怀中的贺青,耳边传来男人咚咚的有力心跳声,再听着周围响起的掌声,小丫头立即就羞红了脸,将小脑袋埋在了秦墨的胸前,不敢再出来了。

    秦墨伸手拍了拍贺青的背部,却见小女孩摇着脑袋不高兴出来,软软的身体,紧紧的贴着自己,秦墨的心情也顿时柔软的一塌糊涂,最后,一把抱起小丫头,公主抱式的走出了大厅。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密的在一起过了,自己抱着的是自己最爱的姑娘,此刻,安静乖巧的缩在自己的怀中,鼻尖呼出的浅浅香气,喷洒在自己的胸前,激起一股莫名的冲动和欲·望。

    当两人即将走出医院大门时,原本安静的姑娘突然开始挣扎了,在秦墨的怀中,扭的跟朵麻花一样,无奈之下,秦墨只能将她放了下来,站在地上的贺青,酡红着一张脸,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满的都是祈求的目光。

    “不行”秦墨望着贺青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了,你就让我看一眼,我求求你了”贺青拉着秦墨的衣角,话语中透着丝丝的哀求。

    “不行就不行”秦墨撇开望着贺青的脸,无论怎么想要狠下心肠,那张魂牵梦萦的小脸,依旧让自己舍不得说个不字。

    “你不带我去,我自己也能去”贺青负气的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自己转了个弯儿,去找欧阳瑞的病房了,现在,她的脚好了,她不怕没人推着她,她爱去哪里,就去哪里,秦墨也管不着。

    一见自家的姑娘,又一次因为欧阳瑞这个男人,而背对着自己,离开自己,秦墨原本刚刚还温柔的神色,立即就急转直下了,一把扣住了贺青的手臂,脸色铁青的说道:

    “说了不能去,就是不能去”

    “你不让我去,我偏要去”贺青生气的一把甩开秦墨的手臂,就要朝着医院的住院部走去,于是,秦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只见秦墨,直接上前,一把就扛起了没走几步路的贺青,稳稳的扛在了自己肩膀上之后,不管贺青的如何吵闹,就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然后,上车,落锁,启动,就往秦宅驶去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秦宅停下,车子才刚熄火,坐在副驾驶座的贺青,脸色极为难看的一把推开车门,然后,朝着秦宅走去,跟在她后面赶上来的秦墨脸色也极为的不好看。

    “少爷,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您是要现在用餐吗?”大门口,管家恭敬的上前,对着秦墨说道,一见这两人的情形,于是,又在后面加了一句。

    “现在就用餐”秦墨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朝着大厅内进去了。

    “贺青,你给我站住”

    秦墨两阶梯并一阶梯的飞快上楼,终于在楼梯的拐角处,将贺青小姑娘,给抓住了,你说,这脚才刚好,就这么用力的跑,怎么就这么的不爱惜自己呢,秦墨见了,怎么能够不心疼,不生气呢?

    “秦墨,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别以为你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是,我是答应了你留下来,但是,并不意味着,我都是听你的,你就是我的主人”贺青生气的朝着秦墨吼完后,就又要转身往楼上跑去。

    “贺青,你给我停下,别让我冲你发货”秦墨一见贺青蹬蹬瞪的往楼上跑,脸色就极其的难看。这丫头,简直是不要自己的脚了……

    “秦墨,贺小姐,你们在干什么呢?都吃午饭了,还吵闹呢?”冷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二楼的楼梯口,一边慢慢的下来,一边对着这两人不冷不热的说道。

    “不关你的事情”贺青仰头望向比自己高很多阶梯的冷霜站的位置,不耐烦的说道。

    冷霜一听贺青的话,脸色也冷了下来,缓缓的走下楼梯,而在刚刚贺青停顿的那时刻,秦墨已经追上了贺青的脚步,就站在贺青所站的阶梯下一层,拉着贺青的手,就往自己怀中带。

    “不要,不要,你给我走开,不要你抱,不要你抱”贺青站在阶梯上,不断的放抗着,双手不断的捶打着男人,见不行,就连双脚也用上了。

    秦墨一见贺青如此的不配合,也是卯足了劲儿的跟她拼上了,望着在楼梯口大大闹闹的两人,慢慢下楼的冷霜眼神一变,一丝精光一闪而过,一手握捂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扶着楼梯扶手,慢慢下楼。

    在经过这两人的打闹地方时,特地去靠近正不断挣扎的贺青,然后,伸出扶着阶梯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在贺青的肩膀上,对着贺青说道:

    “饭菜都要凉了,贺小姐,还是赶紧去吃饭吧”

    “你干嘛啊”

    贺青刚好从秦墨钳制住自己的大手中,抽出了右手,然后,想也不想,下意识的,就直接打在了靠自己极近的冷霜身上,照理说,贺青这手上的力道是极为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贺青才刚碰到冷霜的身体,就见她直接脸色一白,然后,大声的惨叫一声“啊~”

    那穿着白色的衣裙的柔软身体,就往下栽,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已经倒在了楼梯上,然后,咚咚咚的顺着阶梯,滚了下去……

    最后几分钟,终于更新了,呜呜,最近扫黄严重,枝枝改的好厉害,你说他妈的枝枝一个处,能写出什么黄色的来啊。。。。。。。。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