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二十七章 回到秦宅
    感觉,而面前的这个亚洲姑娘,娇娇弱弱的,刚好能够满足了这些个男人强大的征服欲:

    “呃?懂懂,原来威尔斯先生,也好这一口啊,呵呵”皮特笑米米的对着秦墨做着自认为是正确的奉承话语,却完全的忽略了,此刻秦墨的脸色,是越来越黑:

    “威尔斯先生,真是好眼光啊,这位亚洲的小姐,可是我们公司新找来的呢,如果不是威尔斯先生看中,那可是我留着自己享用的呢,既然威尔斯先生看中了,那么,我就忍痛割爱了,您是不知道啊,她的身材,那是美妙到不行啊,她的皮肤,那是软腻爽滑,只要您摸了,就不想再放下……”

    皮特就跟中国妓·院里的老·鸨一样,做着自卖自夸的行为,却没有想到,他最后的一个‘了’字还未出口,突然,眼前一道人影闪过,然后,原本还在上下蠕动说话的喉咙,突然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的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给扣住了。

    “咳咳,威……威尔斯先生,您,您这是干什么啊,如果您不满意,我们还可以换别的……”皮特越说话,他喉咙处被掐着的感觉就越紧,最后,直接连喘息都显得困难万分了。

    “哪一只手?”

    秦墨听着皮特刚刚的话,连扣着他脖子的手,那青筋都奥凸的爆了出来,一双望着这个涨的跟猪肝色一样男人的眼眸黑的如濯石一般,泛着冷冷的光芒,浑身都透着阴森的杀意。

    “什……什……什么?”

    听着秦墨莫名其妙的话语,皮特的思维有些跟不上节奏啊,但是,也因为他这一句问话,让秦墨的面色更黑了,微微一用力,就让他的双脚离开了地面。

    “用哪只手摸的?”只要一想到刚刚皮特对着自己介绍贺青的皮肤时,脸上露出的满满的肖像和淫·秽之色,秦墨就恨不得现在把他大卸八块。

    “摸?咳咳,威尔斯先生,您误会了,我没摸过,我没摸过这位小姐”皮特的思维终于对上了秦墨的问话,后知后觉的男人,现在才发现,似乎这个中国的姑娘跟亨特·威尔斯有着不寻常的关系啊。

    刚刚他看到的是这个男人将自己的手遮住了女孩的双眼,试问,第一次见面会这么做嘛,回想起刚刚的一切,皮特恨不得拿把刀,把自己给宰了,这么明显的动作,他怎么就忽视了呢。

    “不说是吗?那么,就两只手,一起砍”秦墨说话时,冷漠不带一丝感情的脸上,染上了比寒冬更冷更残酷的颜色。

    “秦墨,他快死了,你赶紧放开他啊”已经恢复光明的贺青,望着秦墨面前的这个男人,脸色从猪肝色变成了酱紫色,最后变的毫无血色的模样,轮椅上的姑娘,十分焦急的喊道。

    听着身后贺青的求情,秦墨终于十分仁慈的放下扣着威尔斯脖子的手。

    此刻的威尔斯完全没有一丝力气,软脚虾一样的‘咚’的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从前一刻的大佬变成了这一刻的求饶者,浑身颤抖的样子,让人看了都觉得凄惨,嘴角一直喊着‘不要,不要’的话语。

    “记住,我的女人,即使用脑子想想,都不是不可以的”

    秦墨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望着地上已经没有一丝生气的男人,才满意的转了个身,然后,对着旁边一直静待命令的男人们,使了个眼色,就自己推着贺青的轮椅,走了出去。

    莉莉跟在秦墨的后面,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凭借她跟在秦墨身边的这个几年来的经验告诉她,现在的秦墨,是即将爆发的瞬间。

    当他们走出这家公司,坐上电梯的那一刻,突然,皮特·凯奇凄惨的叫声响彻这一层楼,听的贺青浑身一颤,双手交握的手,紧紧的拽在了一起。

    电梯合上,小小的紧闭空间内,气压低沉的要命,一直到电梯再次打开时,三个人之间,都没有任何的话语,秦墨一声不吭的推着贺青的轮椅,走出电梯,然后,朝着自己的豪车走去。

    轮椅上的姑娘,一见是秦墨的车,立即就不高兴了,伸手去制止了轮椅的前行,转头望着莉莉说道:

    “我们可以自己打的”

    贺青的话刚说完,还没等莉莉回答呢,身后的秦墨冷冷的带着浓重嘲讽味道的话语就幽幽飘来了:

    “连我的床你都上了,还怕上我的车吗?”

    听着秦墨如此直白又带着

    侵略的话语,贺青的脸上,一阵惨白,在这么大庭广众的地方,他有必要说的那么难听吗?

    见轮椅上的姑娘没有一丝想要反驳的臆想,而且,一张小脸似乎比刚刚在文迪公司时,更加的刷白了,秦墨的脸色也是一阵的难看,伸手胡乱的扒了扒自己的头发,更加郁闷的推着贺青的轮椅上了自己的车。

    车子发动,贺青被秦墨抱着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而莉莉则跟着坐在后面的位置上,望着驾驶座上脸色十分难看的男人,贺青负气的一句话也不说,转头就望向了窗外的景色。

    结果,车子越开,贺青就觉得越不对劲儿,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去医院的路,而是……去秦宅的路嘛,意识到这一点后的贺青,脸色一变,朝着开车的男人说道:

    “我要去医院,你带我去秦宅干嘛,我要回医院啊……”

    听着贺青的叫唤,秦墨突然来了个紧急刹车,冷冷森森的对着后面驾驶座上的莉莉命令道:

    “你给我下车”

    莉莉深表同情的望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一眼,便十分听话的下了车。

    “不要啊,莉莉,别下车”

    贺青一见莉莉要下车,立即自己也去打开那车门,想要跟着下去,却被一旁的秦墨,眼疾手快的按住了。

    “你要往哪里去”秦墨忍着想要掐死这个女人的冲动,低沉着声音,问道。

    贺青的浑身都充斥着秦墨的熟悉味道,让贺青怀念,留念,一度的想要沉沦,但是,不行,她已经答应了爱丽,跟秦墨一刀两断的,不能在见他的,她不能够毁约的,不然,她和欧阳瑞就会被赶出医院的。。。。。。。。

    “我要跟莉莉一起回医院,你给我走开”贺青一边甩开扣住自己手的大手,一边伸手去推面前的男人:

    “秦墨,我们说好的,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已经两清了,你为什么还来纠缠我啊”

    秦墨原本握着贺青的大手,在听到贺青出口的话语之中,微微一阵,在看看面前的女孩如避虎狼一样的躲避自己,秦墨胸口突然燃起一股怒火,这个该死的女人,知不知好歹,刚刚是谁把她从那个色狼窝里就出来的,现在,竟然就是这么报答自己的。

    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撇清关系,然后,投怀到欧阳瑞的怀抱中吗?贺青,你想躲我,我偏不让你得逞,你想跟欧阳瑞在一起,我偏不让你成功。

    “两清?贺青,你觉得,就只是上了你一次,就能够还清我对你过去所付出的一切吗?”秦墨捏着贺青的下巴,直逼着她望向自己。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听着秦墨的话,贺青一双大大的眼睛中,充斥着受伤和因为羞辱而难过的神色,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反悔吗?

    望着面前姑娘的一双澄澈受伤的大眼,秦墨缓缓的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太干净,太可怜的目光,让他快要没有对她狠心的**了,可是,如果不狠心,这个女人,又怎么待在自己的身边呢?

    秦墨从来不是个慈善的男人,既然是自己想要的,那么就是鱼死网破,也要得到,他绝对不是个拱手相让的男人……

    “贺青,你听清楚了,我现在反悔了,那么廉价的你,如果上一次,就还清我过去所有对你的好,最后,只会是显得我秦墨没档次而已,所以,我决定……”秦墨说话时,再次启动了自己的车子。

    “你……想干嘛”贺青心颤的问道。

    “我决定让你成为我的床伴,一直做到我厌恶为止”秦墨握着方向盘,冷冷的说道、

    “秦墨,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反悔,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你放我下来,我不要做的你床伴,我不要回秦宅,我要回医院,我要去照顾欧阳瑞……”贺青听着秦墨的话,直接发了疯一样的喊着,吼叫着,最后,伸手就要去握秦墨的方向盘。

    望着这么危险的动作,秦墨实在是忍无可忍之下,直接伸手将发了疯一般的姑娘,从后脖颈处劈了下去,然后,脑袋一昏,原本还吵闹的姑娘立即就安静了下来。

    软软的躺在了副驾驶座位上,不再出声。

    秦墨一边开着车,一边伸手握住了软绵绵倒在一旁的姑娘,安静的车厢内,只

    有在此刻,秦墨才会露出一丝的温柔来。内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回想起过去的一切,只觉得美好,可是,却没有想到,来了法国,竟然一切的一切,开始超出自己的想象了。。。。。。

    修长的手指扶着贺青眼睛下面的黑色眼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一双重瞳之下,是疼惜之色:

    “真是个不乖的女孩”

    车子平稳的驶进了秦宅的停车库内,下人们忙去给秦墨打开车门,却被秦墨给阻止了,只见他自己轻轻的从驾驶座上下来,然后,又动作轻缓的绕道副驾驶上,打开车门,慢慢的把车子内的姑娘,给抱了出来。

    下人们一见竟然是多日不见的贺青小姐,再看看自家少爷的温柔神色,已经多日处于低气压之下的下人们,内心一阵的欢呼。

    贺小姐回来了,他们的秦宅是不是终于可以摆脱恐怖的氛围了啊,只要贺小姐回来了,那么,少爷就开心了,少爷一开心,他们的下人们,就会有好日过了,这么一想,大家对于贺青的回来,都是欢呼雀跃的。

    “老夫人,老夫人,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一边开心的叫唤,一边跑了进来。

    “回来就回来,干什么这么大呼小叫的”坐在客厅内的冷霜,重重的放下茶水杯,冷冷的说道。

    “对不起,夫人”丫头听着冷霜的话,立即道歉到。

    如今的妇人可不像过去那么好说话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小少爷的关系,这夫人不像以前那么平易近人了,总觉得开始这挑剔,那挑剔,有时候,还对着老夫人的手下大呼小叫,却也因为怀了小少爷的关系,连老夫人都忍让着。

    “茉莉,少爷回来了,怎么那么高兴啊”

    坐在上座的老夫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瞥了一眼冷霜,若是换做平常,老夫人早就开始训诫夫人了,可是,现在,哎,全都是母凭字贵惹的祸啊。

    “老夫人,少爷回来了,他,他还把贺小姐也带回来了”茉莉的话一出,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是一震,秦老夫人是开心的,而一旁的冷霜,则是一脸的阴郁。

    缓缓的放下手中的陶瓷杯子,在下人的搀扶下,满满的站起了身体,跟着老夫人,一起迎向外面。

    可是,走到大门口时,却发现,这秦墨一脸阴郁的抱着女孩进来了,而怀中的女孩已经昏睡了过去,那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秦墨,这是……怎么了?”老夫人望着他怀中的姑娘,疑惑的问道。

    “没事,她累了,我先带她上楼了”秦墨说完这话,就冷冷的往楼下去了。

    秦老夫人望缓缓上楼的这两人,再看了一眼身旁脸色难看的冷霜,最后,大手一挥,对着茉莉说道:

    “今晚让大厨好好的做几个菜,瞧着这丫头都瘦了一大圈儿了,我得给她好好补补啊”

    听着秦老夫人的话,茉莉连声应下了,小跑着去了厨房,而一旁依旧是曼妙身姿,根本看不出一点儿怀孕迹象的冷霜,脸色则是比以前跟差了,自己怀孕这几天,这个老太婆虽然对自己脸色好了很多,但是,却依旧不冷不热的。

    现在这贺青一回来,就加菜的,补补的,拿她当什么,还有那个贺青,明明已经被自己弄出这个宅子了,怎么又回来了,自己现在肚子里有了宝宝,这秦家的地位才刚要稳固,她又扯了进来,不行,为了自己的地位,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给赶出秦家。

    这么一想,就对着身旁的仆人附在耳边交代了一些,然后,那个佣人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爱枝枝的分割线~~~~~~~~~~~~

    “什么,那个践人又回到了秦宅?”爱丽听着冷霜让下人传来的消息,脸色大变,饮茶的杯子被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望着地上碎成一地的渣子,那重重的杀气染上了她的双眸,仇恨和憎恶布满了她的脸,艳丽的脸庞因为嫉妒而变得丑陋,让旁边的人都吓了一大跳。连吭都不敢吭一声了。

    爱丽力气极大的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然后,火红的指甲在触屏上飞快的按了几下,随即,一个电话,拨通了出去:

    “喂,金院长吗?我是爱丽,给我把几天前我让你赶出去的那个病人,马上给我弄出去,越快越好

    听到电话另一头,点头哈腰的好好好,爱丽一张紧绷的脸,这才露出了一丝的松懈。

    贺青,言而无信的女人,跟我爱丽耍心机,那就别怪我狠了……

    呼呼,终于赶在吃饭前写完了,么么大家,枝枝会努力的。。。。。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