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好饿,我好想吃你
    法国医院的高级VIP病房内,已经吃了药的秦老夫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因为药效的关系,开始昏昏欲睡,一边挂着点滴,一边闭着眼睛,休憩。而一旁的管家则坐在病床前,回想起刚刚秦老夫人倒下的那一刻,他的心中,依旧有着余悸。

    没有想到,一个来自中国的娇小贺青,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先是把自家的少爷迷的神魂颠倒,为了这个女人,和先生、太太反目,现在,床上的老夫人,也因为这个小女孩,而心脏病发,进了医院。

    “自古红颜都祸水啊”,管家想起中国的这一句成语,望着病床上的老夫人,摇着头叹息说道:

    “老夫人,你也看到了,自从那个贺青来到秦家之后,秦家有哪一天,是安宁过的啊,老夫人,别怪管家我多嘴啊,那个贺青,真的是个不吉祥的人啊,夫人反对,现在看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啊……”

    管家的话还没说完,风尘仆仆的秦墨,手中提着一篮的水果,推门而入了,管家的话,也就至此,戛然而止了。

    年近六十的管家,动作有些缓慢的站起自己的身体,去迎秦墨,却被门口进来的男人制止住了,望着秦墨的手势,管家还是懂分寸的站在了椅子旁边,给秦墨让了位置。

    “医生怎么说,病情严重吗?”

    秦墨将手中的果篮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走到刚刚管家让开的椅子上,稳稳的坐上之后,望着秦老夫人略写苍白的脸,问道。

    “少爷,刚刚医生来说,老夫人是气急攻心所致,主要注意修养,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这几天,为了小心起见,还是得留院观察”管家尽职尽责的说道。

    “恩,秦世明呢?”刚刚自己推门进来的时候,却只发现,偌大的房间内,只有管家一个人,这是个什么情况。

    “先生,呃,在太太的病房里吧,我刚刚给先生打电话了,他说,他过会儿就下来”管家一提到秦世明,说话时候的面色都有些为难了。

    现在的秦家先生,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了冷霜肚子里自己那个未出世的宝贝儿子了,哪里还有空来理睬他的老母啊……

    “秦世明在冷霜那里?”秦墨问道。

    “是的,少爷”

    “我知道了,你照顾好祖母”秦墨留下这句话,就直接出了病房。

    秦墨出了病房之后,就朝着楼下冷霜的房间走去,可是,就在拐角的地方,却被一个熟悉到即使听着她的呼吸,都能够分辨出来的声音所吸引:

    “医生,他到底怎么样了啊,有没有事情啊,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啊?”

    医院的过道上,娇小柔弱的姑娘坐在轮椅上,一双莹莹的大眼眸里,充满了浓浓的关心和急切,细白的小手,抓着前面大夫的白大褂,哽咽着声音,仰头望着面前的医生问道。

    “小姐,因为病人的脑部受了重创,所以,清醒过来的时间,我们也不能够保证的,或许明天就能醒过来,或许一个星期,活血一个月,这都是有可能的,请您耐心等待好吗?”

    面前的医生,大约已经三十多岁了,毕竟对着这么个似兔儿般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心里虽然也是有些烦躁不堪的,但是,出口的话语,倒还是客客气气的。

    “那,那要是他一个月都还没有醒过来呢,那怎么办啊?”小姑娘怯怯的问道。

    “那就再等一个月”

    医生听着姑娘的话,蹙了蹙眉头,颇感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什么鬼问题,没醒过来,那就继续等啊,还能怎么办。不过,瞧着这姑娘娇娇小小的样子,法国男人将自己的病历本抱在了胸前,上下打量起女孩来:

    “小姑娘,你成年了吗?你是里面那位病人的……女朋友?”

    “……”小丫头被医生这么一问,但是有些难住了,最后,在医生急切而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眼光中,咬了咬牙,最后点头道:

    “是的”

    “那么,作为病人的女朋友,我劝你还是对病人多说说话,这样比较有助于他的病情,而不是一直担心他能不能醒过来”

    医生说完这话,就留下了原本呆呆的姑娘,去别的病房巡查了。

    如今,已经夜晚了,长长的走廊里,静谧而安静,透着一股死寂般的感觉,就如此刻贺青的心一样,一点一点的往深渊跌去,看不到一丝的希望和光明。

    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明明应该是快快乐乐的来到法国欢度圣诞的,可是,现在呢,秦墨生她的气,一直以大哥哥的方式,保护自己的欧阳瑞,也因为自己,而昏迷了。

    贺青想要转动轮椅,却突然发现,那辆破旧的轮椅后面的不知道哪个零件,被卡在了走廊的座椅上,小姑娘怎么推,怎么弄都没有办法拉出来,结果,用力过大,小丫头,直接跌出了轮椅。

    夜晚医院的走廊处,安静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行动不便的贺青,望着医院里静的让人可怕的环境,便开始哭了起来,她该怎么办,在法国,没有任何认识的人,如今,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连秦墨都联系不了。

    贺青一边哭,一边用爬的方式,靠在了走廊的墙壁上,缓缓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将一张小脸紧紧的埋在了双膝间,为什么当她明明已经看到了阳光,即将拥抱幸福时,上天就会将更不幸的灾难带给她呢?

    难道她就是一个不该、不配得到爱的女孩吗?

    浑身都被悲伤所笼罩的女孩,以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蜷缩在了墙角,孤寂的背影,脆弱的想要让人拥入怀中,好好疼惜一番,贺青的脚下,白色光洁的地面上,一滴、两滴、三滴……晶莹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痛了楼梯口站着的男人的心。

    在爱情的面前,谁先失了心,谁就已经失败了一大半,而此刻的秦墨,显然已经失败的一塌糊涂了……

    “蹬蹬瞪”沉稳的脚步声,在医院过道的走廊里想起,去让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女孩没有任何的反应,一直到头顶传来温热的触感,然后,自己的双颊被人捧起,映入男人眼中的,是一张已经哭的决堤的小脸。

    原本粉色的唇瓣为了防止声音的溢出,而被咬的发紫,小小的身体,因为抽泣有些不自觉地抽搐了起来,望着秦墨时,贺青大大的双眼,是无助的表情,恍若在黑夜中,迷失方向的天使。

    她是在普通不过的人,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将有可能面临植物人的风险时,瘦弱的身体,就已经经受不住这一个消息带来的打击了,现在望着这个能够让她安心的男人,她怎么可能还能够忍得住内心的委屈呢.

    扑进男人的怀中,就嚎啕的大哭了起来。。。。。。。。。顿时,医院内,响起了,女孩凄凄惨惨的声音。

    “我的小丫头啊,不哭了,漂亮的眼睛该哭坏了”

    贺青的眼泪,是化解秦墨这颗钢铁般心的最好武器,只要这姑娘一哭,刚刚还在生气的秦墨,立马就换上了另一副的样子,什么吃醋,什么计较,让这些该死的东西见鬼去吧,现在的他,只想把这个哭的如此伤心的女人,搂入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身体,好好的疼惜她一番。

    “告诉我,你是怎么出来的?”秦墨一边擦拭她的眼泪,一边问道。

    他记得,他让他的手下好好看住她的,难道,是他的手下,帮她开的门?

    “救护站打电话来说,欧阳瑞的病情不好了,我很担心,所以,我就把床单撕了,爬窗子到楼下的房间去了……”因为雪崩的关系,所以,楼下的客房都是满的,那个先生还很好心的,替她像救护站借了另一把轮椅,让她坐。

    秦墨一听贺青的话,擦拭的动作一顿,脸色也随即黑了一半。

    “怎么办,秦墨,欧阳瑞他可能就成植物人了,怎么办啊……”贺青的话还未说完,大大眼睛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了。

    “放心,欧阳……瑞,他……不会有事情的”原本就只剩下一半心情的秦墨,因为这个男人的名字,所剩无几的耐心也渐渐的开始隐退了。。。。。。。

    “刚刚医生说,欧阳瑞的脑袋受了重创,他搞不好……”贺青仿佛没有听到秦墨的安慰一般,继续哭哑着嗓子,对着他说道: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缠着他要去滑雪场,他就不会遇到雪崩了,欧阳瑞,他的跑步……”

    什么样的事情,最让男人窝火,那就是,自己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为着自己的情敌流眼泪,还张口说话,三句离不开那个男人,此刻,秦墨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眼前是贺青止也止不住的泪水,耳边充斥着贺青哭泣时,不断叫出的‘欧阳瑞、欧阳瑞’的声音,视觉加听觉的双重感觉,最后,让这个男人的脾气,点燃到了火爆点……

    “贺青,你够了没有,欧阳瑞,欧阳瑞,在我的面前,一直叫着其他男人的名字,为了这个该死的男人,你可以不要命的去爬窗,为了这个男人,你可以哭瞎了自己的眼睛都没关系,贺青,你现在是不是还要告诉我,你为了他,可以去死啊”

    秦墨一把推开贺青,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泪眼婆娑,已经被自己骂的吓坏了的姑娘,怒气未消之下继续说道:

    “我告诉你,贺青,就是你想着去耶稣那里祈福,你的欧阳瑞,也还是醒不过来的,阿尔卑斯的雪崩,怎么就没把它压死呢”

    贺青被秦墨的怒火一下子吓呆了,望着高高在上的男人,贺青的大脑一下子空白一片,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

    “秦墨,你发什么疯,你怎么可以残忍到这种地步,你给我滚,给我滚啊,你凭什么诅咒欧阳瑞,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不是人,不是人”

    贺青此刻也跟炸开了锅似的,颤抖着手指,点着面前的秦墨,只剩下了不可置信和对他的厌恶。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嘛,为什么这个男人说发脾气,就发脾气呢,而且,他还诅咒欧阳瑞去死,他怎么可以有这种思想。。。。。。。

    被贺青这话一次机会,秦墨也不干了,高高在上的男人,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待遇,自己放下身段去哄的这个姑娘,结果换来的,却是这个女人的不识好歹,骂他残忍,骂他不是人,那他欧阳瑞就善良是个好人了?

    欧阳瑞干的缺德事,未必有比他高尚许多吧……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爱丽夸张而吃惊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楼梯口传来过来:

    “哎呀,秦墨,你也在这里啊,刚刚我还想去找你呢?”

    今天的爱丽,今冬最流行的白色的羊绒连衣裙,外面套了件黑色的长及膝盖处的呢子大衣,配上一双镶着闪亮亮钻石的黑色长筒靴,时尚而品味十足,和爱丽一比,贺青简直就是个土里土气的香巴拉。

    望着远远走来的爱丽,贺青不自觉的用手搂了搂自己有些脏,有些宽大的棉服,然后,缩了缩自己的身体,尽量的想要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有什么事情吗?”秦墨厌恶十足,不带一丝感情的问道。

    “都晚上了,我听管家说,你回来了,所以,想找你出去吃晚饭,不知道你……”爱丽说着说着,却见面前秦墨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的话,直接就不敢再说出口了。

    毕竟,秦墨这个如天神般的男人,并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起的,而且,自从出了上次舞会那件事情后,自己家的集团已经惨遭过一次重大的损失了,若是,这一次再不小心的触犯到这个男人,那估计连自己的父亲,都会将她赶出家门了。

    就在爱丽的脸色也越来越尴尬,想要干脆转身离开时,突然就听得秦墨冰冷掉渣的声音,慢慢响起:

    “好,我们出去吃”

    一听秦墨这话,已经想要转身离开的爱丽,身体浑身一震,刚刚……身后的男人说什么,他说,‘我们出去吃’是吗?一直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看的男人,同意她的邀请了?

    爱丽只觉得此刻她的眼前绽放出了礼花,脑袋昏昏沉沉的,慢慢的转过身体,张着有些不可置信一张小嘴,望着面前的秦墨,再一次问道:

    “真的吗?秦墨,我们……出去吃饭吗?”

    “没错,我们出去吃”秦墨特地把‘我们’两个字,说的掷地有声,好让旁边的姑娘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贺青,你以为我秦墨就非你不可了吗?你以为我秦墨就没有女人爱吗?我告诉你,只要我勾勾手指头,想要被我秦墨上的女人,别太多……欧阳瑞,欧阳瑞,既然这么喜欢他,那我就成全你,你好好的守着你的欧阳瑞在一起吧……

    缩在一旁的贺青,听着秦墨说‘好’时,一颗原本就难过、失落的心,抽搐的难受,而靠近左边的胸房,就仿佛被插进了两把刀一般,疼的她死去活来……

    秦墨这一次,连看都没看一眼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姑娘,直接无视她走到了爱丽的面前,亲热的搂上她的肩膀,对着爱丽说道:

    “爱丽,你上次不是说想吃中餐吗?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中餐馆,带你去?”

    秦墨一边说,只是用余光冷冷的瞥了一眼靠着墙壁,脸色发白的姑娘。

    这一次,他是狠了心的要给她点儿骨头尝一尝,贺青,就是被自己宠坏了,想要什么就要什么,现在,还敢直接跟他叫板了,看样子,不给这丫头点儿颜色看看,她就永远知道,他秦墨不是个随便谁都能够喊不要的。

    “秦墨,你真是太好了”爱丽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对着秦墨说过要吃中餐之类的话,但是,一听秦墨肯带自己去吃饭,那就比什么都重要了。

    “那好,我们走吧”秦墨满意的看到了贺青脸上露出的苍白和伤心之后,就直接带着爱丽下了楼。

    “秦墨,你要带我去吃什么中餐啊?”爱丽一见原本一直被秦墨捧在手心里的姑娘,这一次,却完完全全的被忽视在一旁,如同一个破碎的娃娃一般,被人扔在了一旁,心情不知道为何,就开心的不得了。

    当两人走出医院坐上车子时,秦墨一张脸顿时就放了下来了,刚刚的柔情全没有了,此刻只有黑的简直比包公还要黑上几分的颜色。

    爱丽坐在副驾驶座上,见秦墨有些生气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不够讨好他,于是,软着桑音,隔着一个档位,就用自己的傲·乳去蹭男人的肩膀,然后,自己的左手,慢慢的沿着秦墨的皮带,滑了下去。

    爱丽的眉眼波光流转,瞧着此刻阴沉的男人对于自己的反应没有一丝的反应,还以为他是认同了自己,于是,双手更加的肆无忌惮了,隔着秦墨的裤子,直接抚摸上了那鼓鼓的一包东西。

    左手都包不住的傲人资本,让爱丽顿时惷心荡漾,这样的雄厚资本,如果在床上,一定可以让自己得到最大的满足,于是,爱丽就更加的卖力了,左手不断的揉捏着,右手甚至伸进自己的嘴巴中,咬着自己的食指,勾人心魄的呻·吟道:

    “唔,啊啊,墨,我好饿,我好想吃你……”

    “放开。”当女人自己打的火热时,冷静的男声慢慢的从车子内响起。

    原本春·心荡漾的爱丽,刚想要出口的申银,立即被卡在了喉咙口,凭着她在床上的老道经验,自己手下的那鼓鼓一包,明明是开始有反应了啊。

    所以……是自己不够努力吗?

    于是,爱丽直接把嘴里的手移到了自己饱满的胸部上,大力的揉搓了起来,一边揉着,一边越来越大声的媚叫着:

    “啊啊啊啊,好舒服,墨,快来上我啊,我好痒”

    结果,爱丽的yin 荡话才刚说完,秦墨就已经伸手狠狠捏住了爱丽摸在自己高肿欲望上的手,微微一使力,就听到了骨头几乎碎裂的声音:

    “啊啊啊啊,疼,秦墨,好疼,手好疼”刚刚还爱yu 高涨的爱丽,顿时凄惨的嚎叫了起来。

    “不想吃饭,就给我滚”

    秦墨说完这句话,完全的忽视了旁边的女人,车子也懒得开了,直接一个人往医院门口走去了,内心却是一阵的波涛汹涌,其实,刚刚的一瞬间,秦墨想过要了这个女人, 但是,当她开始媚叫时,秦墨突然发现,不是她。

    然后,起来的欲·望顿时就觉得没了兴致,因为不是她,所以,他不想要了,突然想起刚刚贺青脸上流露的悲伤和眼泪,他知道,他是报复成功了,可是,现在平静下来,自己又懊恼不已。

    现在是冬天,如果下丫头在地上一直不起来,怎么办?被冻坏了,怎么办……

    秦墨想着,懊恼着,后悔着的时候,自己不自觉的走到了医院附近的一家中式的面馆,那是一家小小的,却温馨十足的小店面。

    望着这家店面,让秦墨突然想起了贺青在A市的时候,一直嚷嚷着要去的学校附近的那家人气爆棚的面店,可惜,就是两人在来法国之前,都没有去吃过一次。

    而现在,坐在这家小面馆内,秦墨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的知觉告诉他,这间面馆,小贺青,一定很喜欢。

    “秦墨,我不会点餐,你来吧”

    爱丽故作娇羞的将菜单递给了旁边的男人,结果,秦墨只是看了一眼,就对着服务员说道:

    “三碗牛肉面,其中两碗,不要香菜,不要青菜,牛肉多一点”说完之后,就将菜单递了回去。

    对面的爱丽一听秦墨点了三碗面,而且,其中的两碗,还是同一色系,微微一愣,随之释放的说道:

    “秦墨,你的食量大,是该吃两碗的”

    结果,秦墨只是淡淡的抬眸瞥了她一眼,然后,语气中,透着一丝柔的化不开的情绪,说道:

    “还有一碗是给小丫头点的”

    亲爱的们: 手机看文也很方便,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当亲们不在家不方便用电脑或者在被窝里的时候都可以用手机阅读,随时随地关注作者的更新状况,

    1:在App store里下载言情小说吧APP,但是这个刚开发,章节更新需要手动点‘更新’。2:WIFI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w.xs8.cn,方便快捷,美图多多。3:3G或者2G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陆m.xs8.cn,节省流量。 亲爱的们,用手机可以随时随地的看文哦,不要太方便哦。。。。。。。。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