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叉开腿,等我耍
    r>“恭喜秦先生,您的太太真的怀孕了,不过,目前孕妇精神极差,而且,身体也不是很好,再加上她的年龄问题,所以,为了胎儿着想,我们还是希望病人能够住院观察几天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好好好,住院,住院,没问题,只要孩子好,住院没问题”秦世明无比激动的说道。

    秦家子嗣单薄,而他秦世明都已经五十多了,就只跟过世的妻子生下一个孩子,现在,没有想到,冷霜竟然怀孕了。

    四十多岁的冷霜老蚌生珠啊,有木有,五十多岁的秦世明,老来得子啊有木有,开心的秦世明立马就掏出手机,给还在家里的秦老夫人打电话。

    “干什么?”

    亲老夫人还在为贺青不见的事情伤心、生气着,一接到自己儿子的电话,心情更加的郁闷了,秦墨说,贺青的离开都是这个该死的儿子和冷霜在后面搞的鬼,这让秦老夫人现在是,听到一听到儿子的声音,就恨不得拿起旁边的拐杖狠狠的揍上一顿。

    “妈,妈,冷霜,冷霜,她,她……”秦世明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这女人又干嘛了,快点说,我烦着呢?”秦老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她,她……”

    “不说是吧,不说,我挂了”秦老夫人拿起耳边的听筒,就要往桌子上放去,结果,在离开耳朵的那一刹那,秦世明大声的音量穿了过来:

    “冷霜怀孕了,她怀孕了”

    听着电话另一头秦世明激动不已的声音,秦老夫人的大脑顿时处于了当机的状态,手里握着的听筒有些颤抖,一张依旧可以看到当年风华绝代的脸上,是完全转不过弯儿来的神色。

    “怀孕了?那个女人真的怀孕了?”

    秦老夫人呆呆的表情下,缓缓的蠕动着自己的嘴巴,声音很轻,仿佛在跟自己说话似的,显然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真的,妈,医生说的,她真的怀孕了,我就要当爸爸了,哈哈,没想到,我活到五十多岁,竟然还能当父亲,哈哈”秦世明在另一头激动无比的说道。

    “那,那我,我就要当祖母了,我们,我们秦家又有后了”秦老夫人紧紧的握着听筒,呆呆的说道。

    “是啊,妈,你要当祖母了”

    “好好,那我马上过来,马上过来啊”秦老夫人放下手中的电话,立即就唤了人过来:

    “备车,去医院,少爷回来了,就告诉他,赶紧去医院,知道吗?”

    所以,就有了刚刚秦墨在医院出现的场景,而至于爱丽,则也是听闻了消息之后,赶过来的,现在秦墨可没心思怎么处理她,所以,这个女人仗着有冷霜和秦世明的庇护,再一次,正大光明的不要脸的要跟秦墨一起去病房看冷霜。

    “秦墨,你说伯母肚子里怀的是女的还是男的啊?”爱丽兴致勃勃的跟秦墨讨论道。

    而是,一脸沉思的秦墨根本没有心思也没这个想法的要去搭理旁边吱吱喳喳的爱丽,见身旁的秦墨没有反应,爱丽自顾自的说道:

    “我觉得一定是儿子,阿姨这么想要一个儿子,这一次,一定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呼唤,才会赐予她一个儿子的,阿姨这么好的人,终于感动老天爷了”

    “秦墨,如果你要孩子的话,你想要什么男孩还是女孩啊?”爱丽再一次发问道。

    结果,这一次,她的话音刚落,原本走路的秦墨突然停了下来,一双重瞳之下,渐渐染上了风雨之势,回想起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几乎趴在轮椅上的背影,秦墨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那个身影,那个动作,还有轮椅下面露出的一双被纱布包裹着的小脚……

    贺青!!!!欧阳瑞!!!!

    没错,一定是他们俩,站在过道上的秦墨清冷的高大身体,渐渐的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垂在两边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的丫头,刚刚就在自己的身边,他竟然没有发现,而那个欧阳瑞,什么时候,竟然来到了法国,还跟他的丫头在一起。

    难道说,丫头的离开跟欧阳瑞有关系……

    秦墨的思想和想法,突然戛然而止,跟贺青呆在一起久了,他也就染

    上了胡思乱想的毛病了,什么事情都开始靠想象力了,挥掉自己的焦躁和不安,秦墨黑沉的眼眸,露出坚定的目光。

    一切,都不需要自己去想,只需要自己用实际行动证明,到底是不是就行了?

    只见,站在地上的秦墨,转了个头,就朝着刚刚大厅的方向走去了,而一旁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爱丽,看着已经奔跑起来的秦墨背影,焦急的直喊道:

    “秦墨,你去哪里啊,回来,快回来啊,该死的,那边不是去住院部的啊”

    可就算是爱丽气的直跺脚,那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走廊,往前奔跑的男人,依旧没有停下来。

    护士中心的大门被秦墨重重的推开,瞧见前台值班的护士小姐,秦墨一把抓起她的衣领,沉着脸问道:

    “刚刚那个脚受伤,推着轮椅出去的一男一女呢?”

    被抓着衣领的护士被吓的不清,含含糊糊的法语,却完全的牛嘴不对马嘴,这让寻人心切的秦墨脸色更黑了,浑身散发着的冰冷气质能够让整个护士中心冻成冰,一双渲染怒火的重瞳缓缓扫射了一边护士中心,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门口的监控摄像上。

    “你们的监控室在哪里?”

    “在,在四楼”

    ~~~~~~~~~~~~~~~~爱枝枝的分割线~~~~~~~~~~~~~~

    当秦墨拿出秦家的势力,让医院的监控室调出刚才护士中心所拍摄到的画面后,望着画面上的一男一女,秦墨的脸色简直黑沉到了让人不敢靠近的样子。

    果然是,果然是他的丫头,而推着她轮椅的,果然是原本远在A市的欧阳瑞,瞧着他们有说有笑的亲密样子,秦墨内心有一股杀人的冲动。这个该死的丫头,离开他之后,竟然这么开心,当她跟别的男人打的火热时,他却已经找她找的发疯了。

    该死的丫头,没心没肺,看他抓到她之后,怎么重重的处罚她……

    秦墨又让人调出医院大厅内的画面,以及医院外停车位的监控录像带,最后,一直到见他们上了一辆路虎车才停止。

    秦家在法国的势力,那是完全可以与那最高的领导人媲美的,只要秦墨一句话,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都会全力的支持,开道让路不在话下,就是借兵借力,那也是没问题的。

    而现在,就凭着秦墨的一个电话、一句话,法国的交通局局长,就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亲自坐镇指挥室,开始全力的搜查那一辆黑色路虎,不久之后,就查到了它的所处位置。

    “出发”秦墨坐上车子的副驾驶座,命令着一旁的司机。

    “是”

    豪华的劳斯莱斯‘魅影’在前方带路,后面的十几辆黑色轿车跟随其后,一度在道路上,引起轩然大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拍电影,最终,一行人在法国的一家五星级饭店内停了下来。

    走进酒店大厅内,秦墨的手下,直接绑了前台的服务小姐,押到了浑身都不可侵犯的男人面前:

    “有没有看到过这两个人”秦墨拿出一张照片,里面赫然是贺青与欧阳瑞在医院时的场景。

    “呃,不,不知道”服务小姐哪里见过这阵势啊,害怕的差点儿昏过去。

    “小姐,别害怕,我们是警察,正在缉拿逃犯而已”跟着秦墨后来到的法国警察,瞧着那服务小姐害怕都浑身颤抖的身体,于是,开始安抚性的说道。

    “警察?你们是警察?”服务小姐显然有些不相信。

    “是的,给你看证明”那警察拿出自己的证明,摊在面前。

    “真,真的是啊?他们,他们是,是从昨天才住进来的,住……住在808”服务小姐指了指楼上,结结巴巴的说道。

    “走”

    秦墨一听服务小姐的话,立马就带着人,坐电梯给冲了上去,当电梯抵到八楼时,秦墨就直接往808的房间赶去,一脚踹开了房间的大门,闯了进去……

    可是,结果,进去之后,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安静的房间内,空空荡荡的一片,没有人声,手下四处的搜寻,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人……

    “老大

    ,只发现这个”手下将在浴室内找到塑料袋,递给了秦墨,打开一看,却发现,只有男人换洗下来的衣服,而其他的,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当秦墨再次来到大厅时,望着已经坐在沙发上哆哆嗦嗦的前台服务小姐正颤悠悠的端着水杯,要喝水。

    “他们去哪里了?”秦墨突然的声音,吓的那服务小姐刚要喝的水,直接喷了出来,按后,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

    “咳咳,我,不知道啊,他们,很早就出去了,然后,然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那位小姐因为咳嗽而涨红了一张脸,颤抖着声音回答。

    秦墨听着这个女人的话,脸色阴沉的让人恐怖,卧房内,没有行李箱子,没有任何的其他衣服留下,那就证明,他们是走了。

    秦墨咬着牙齿,心中将欧阳瑞这个狐狸精,恨不得千刀万剐,刚刚在医院的时候,他一定是发现了自己,所以,才会挡在自己的面前,不让他发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男人现在,估计已经带着他的丫头,离开这里了……

    “你们留下,发现任何情况,就来报告”秦墨丢下这句话,自己就往外面走了。

    ~~~~~~~~~~爱枝枝的分割线~~~~~~~~~~

    当秦墨正在挖地三尺的寻找贺青他们的踪影时,欧阳瑞已经带着这姑娘,沿着幽径的小路,开车往阿尔卑斯山脉处驶去了,欧阳瑞虽然看着痞子,其实,内心比谁都来的腹黑和机灵。

    现在这交通这么发达,如果走那些城市里的主干道,那么,被交通监控灯一拍下,秦墨这个男人还不很快就发现自己和小青青啊,所以欧阳瑞选择了走偏远的羊肠小道。

    虽然,是难开了点儿,但是,这风景也美啊,昨晚的一场厚厚大雪,直接将法国沉浸在了雪的世界里,走这偏僻的小路,还可以欣赏一下沿途的雪景,多么何乐而不为的事情啊。。。。。。。。

    路虎的车子,一直开了近两个小时,才来到了法国的 Les Airelles HotelCharme 酒店,这座酒店,坐落在山坡的林木线边上,正好是森林的尽头,皑皑白雪的开始之处。

    欧阳瑞将车停好之后,就抱着贺青下了车,立即有服务生上来,替他们拿行李,进入酒店的大堂,佛罗伦萨的火炉让窝在欧阳瑞怀中的小丫头一下子来了兴致,一扫刚刚的疲惫,温暖的感觉顿时充满了全身。

    因为这几天都是圣诞节前后,所以,房间特别的紧俏,欧阳瑞只定到了一间位于酒店最顶层,朝南朝西都有阳台的专享套房。

    贺青原本还不乐意,但是,一听说,在那间房间内,有带壁炉的宽敞客厅,可以一揽雪山美景的大卧室,一间带有小床和完整浴室的小卧室之后,顿时就改变了想法。

    反正有两间房间的,贺青告诉你,不用怕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可以看到雪景哎,雪景哎……对雪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痴迷感的贺青,一进去房间内,已经完全将所有坏情绪扫到背后的贺青,迫不及待的催促着欧阳瑞抱着她去阳台上看雪景。

    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好了,欧阳瑞穿上从酒店内租来的滑雪设备,就要出门时,望着依旧趴在阳台上,裹着厚厚被子的丫头,叮嘱道:

    “我先去试一下场地,等中午我就回来跟你一起吃饭啊”

    正痴痴的望着白茫茫雪色的贺青,不耐烦的挥了挥自己的小手,示意他赶紧离开。

    梦幻的景致和童话故事中才有的瑞士小木屋,有一种置身于格林童话的感觉,让贺青在纯净如初的幻想和美梦之中,洗去了大千都市中的尘嚣和内心的所有烦恼事。

    暖暖的阳光照射下来,贺青只觉得浑身舒畅的感觉从头发丝直通到自己的脚趾头,那原本没有感觉的双脚,此刻,都仿佛在跳跃了起来,一边享受着白雪和明媚,一边吃着现烤的曲奇饼干,一个上午在悠闲之中度过。

    中午和欧阳瑞一起吃的是牛奶火锅,纯正的味道,让贺青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去,望着心情舒爽的姑娘,欧阳瑞知道,他的这一场旅游,是安排对了。

    从飞机场的第一次重逢,到酒店内姑娘的梦呓,一直到早上医院的场景,欧阳瑞知道,在贺青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但是,既然她不想说,那么,他就不问,而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贺青开心。

    他知道贺青喜

    欢雪,于是,就带着她来到最富盛名的雪地:阿尔卑斯山,让她快乐,是欧阳瑞最想做的事情,也是他,一辈子都最高兴做的事情。

    午饭后,贺青一边惬意的喝着卡布基诺,一边懒洋洋的对着身旁的男人说道:

    “欧阳瑞,下午,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滑雪场啊?”

    搅拌的动作一顿,欧阳瑞有些奇怪的问道:

    “怎么了,在房间里腻了?”

    “我在房间里,看你们滑雪好好玩儿啊,我也想参加”贺青一辆向往的说道。

    “可是,你的脚……”欧阳瑞见姑娘一脸兴奋的样子,自然也不想扫了她的兴致,可是,她的脚伤还未好,怎么滑雪呢?

    “那我就跟着去感受一下氛围,好不好?呆在房间里,都不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雪的味道?”贺青开始撒娇了起来:

    “欧阳瑞,你最好啦,你一定肯带我去的,是不是?对不对?”贺青嘟着小嘴吧,望着欧阳瑞时,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欧阳瑞最受不了的就是贺青的撒娇和祈求了,最后,神色一晃,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因为滑雪的场地上,都是雪,而贺青的轮椅根本没有办法行动,于是,欧阳瑞从滑雪道具那边,又借了个能够坐着的雪橇,欧阳瑞一边在前面拉着,而贺青则坐在里面,感受着滑雪般的感觉。

    滑雪场里,瞧着欧阳瑞和贺青的独特组合,大家都纷纷的投以奇怪的目光,但是,贺青可不管,坐在雪橇上,随意的伸手拿起一团雪,就朝着欧阳瑞的前面扔去,一边扔,一边说道:

    “快点啊,马儿跑快点啊”

    拉着跟绳子,在前面跑的气喘吁吁的欧阳瑞,听着身后贺青催促,一张英俊的脸庞,只剩下了隐忍的表情,这个小畜生,没想到,一进入雪场,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咋咋呼呼的模样,引得周围人旁边,看的欧阳瑞,直觉得丢脸……

    “哎呀,欧阳瑞,你不是以前跑步都跑第一的吗,怎么现在这么慢啊,你快点啊”贺青说着,一不小心,手一抖,就把那个雪球,给直接扔到了前面男人的头上去了。

    这下子,把本就做牛做马的男人点燃了引爆线了,一把甩下手里的绳子,黑着脸,气呼呼的走到有些瑟缩的姑娘面前,伸手一提,就轻轻松松的把姑娘给挪到了雪地上,坐在雪地上的贺青,望着一脸报复样子的欧阳瑞,可怜巴巴的说道:

    “我是个病人,你不能打一个病人的”

    “是吗?我不能打,但是,出口恶气总行吧”

    欧阳瑞说着,就摘下自己的手套,把嘴放在口上,哈了一口热气,朝着贺青的咯吱窝里,挠了起来……

    “哈哈哈……嘻嘻嘻……欧阳瑞,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让你快点跑了,别挠了,好痒啊,好痒啊”白茫茫的雪地上,想起女孩铃铛一般的清脆笑容,引得游客都侧目观看。

    只见雪地上,娇小个子的女孩躺在地上,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而挠着她痒痒的男人,一脸的温柔神色,最后,抱着她,两人一起躺在了雪地上……

    享受着安静而温柔的阳光的洗礼,贺青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起了雪的感觉……

    “小青青,以后,我们每年这个时候都来,好不好?”欧阳瑞躺在雪地上,转头,对着依旧闭着眼睛的贺青含着浓浓的痴情说道。

    “……”可是,没有任何的回答。

    “小青青,睡着了,有没有听我讲话啊?”欧阳瑞顽皮的又伸手推了推地上的女,结果,还是没反应……

    这下欧阳瑞不干了,每次到了关键时刻,这姑娘就给他来这一招……

    当欧阳瑞有些生气的将脑袋趴在贺青的头顶,望着闭着眼睛的姑娘,警告的说道:

    “如果,再不回答,我可就要亲了啊”

    “……”

    结果,回答他的,还是一片的安静。

    “我可真亲啦”

    欧阳瑞说着,吞了口口水,将脑袋慢慢的往下伸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闭着眼睛的姑娘,倏地睁开了一双大眼,吓的欧阳瑞,直直的往后倒,趴在了雪地上。

    nbsp;“我说贺青,你吓人也不带这么吓的啊,你知道不知道我心脏不好啊,人吓人,是要……”欧阳瑞的话还未说完,贺青突然就伸手捂住了他聒噪的嘴巴,将自己的粉唇靠近欧阳瑞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听着贺青的话,欧阳瑞也闭上了嘴巴,用心的去听贺青所说的声音……

    呼啸的冷风略过耳边,泫泣如诉,伴随着阴冷的寒风而来的,是轰隆隆……轰隆隆的低沉急切声音,从远到近,似乎慢慢的往这边而来了……

    欧阳瑞听着声音脸色一变,再把手放到白雪之上,竟然微微的颤动了起来,接着,原本宁静的环境中,寒风越来越大,地面开始摇晃起来,而山顶上的积雪正以极快的速度,直冲而下,这分明就是……

    “我擦,雪崩”

    欧阳瑞说完之后,神色大变,抱起贺青,一边用法语高声呼喊‘雪崩’,一边就要往酒店里跑去……

    可是,人的速度怎么能够及得上大自然的力量呢,当欧阳瑞意识到这种情况时,已经有些晚了,铁蹄般的震天动地,伴随着滚滚积雪而下,雪场上,所有人都慌乱成了一团。

    天塌下来的感觉,席卷所有人……

    “来不及了,欧阳瑞,你快把我放下,这样你还有机会”

    贺青虽然没有经历过雪崩,但是,她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一个人逃命都困难,更何况,欧阳瑞还抱着她这个不能行走的拖油瓶呢?

    雪不断的往下冲,大地不断地震动着,所有人都往酒店内跑去,白茫茫的大地上,欧阳瑞带着贺青,被一个又一个人的超越,越来越往后,而后面的大雪就像海上的浪头一般,在欧阳瑞的头顶,似乎眨眼间,他们就会被吞没。

    距离酒店还有很长的距离,而从山顶冲刷下来的大雪即将淹没自己,欧阳瑞眼尖的瞧见雪场旁边那座废弃小屋,于是,想也不想的就朝着那座小屋奔去……

    “哗啦啦”的大雪不断的往下掉,直接淹没了整个雪场,酒店的门口,也直接被大雪所覆盖……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崩终于停止了,然后,一切又一次恢复到了最初的寂静中……

    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了所有的一切……

    么么亲爱的们,昨天枝枝实在是太困了,已经连着熬夜一个礼拜了,所以,请允许枝枝偷懒一会会儿吧,现在八千字奉上,枝枝求订阅啊。。。。。。。。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