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的小嘴吸的我真舒服
    法国的圣诞节,绚烂夺目,食物的香气和红酒的芬芳充斥着整个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的圣诞新奇华美的圣诞灯饰挂满街道的两旁,大街上,热闹缤纷、车水马龙,奢华与浪漫交织的气质述说着这座城市的梦幻与时尚。

    可是,在秦家的古堡内,与这个快乐圣诞氛围截然不同,虽然也是灯火通明,但是,巍峨壮阔的古堡内,却被一层冰冷和低气压所笼罩。古堡的大厅内,所有的人,齐聚一厅,坐在主位上的秦老夫人,一张原本慈祥的脸,此刻板起了一张脸,面色凝重而严肃,让人看了吓怕。

    秦老夫人依旧清晰而犀利的眼睛,缓缓的扫过大厅内,所有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的人,秦老夫人慢慢的开口说道:

    “大家在古堡内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最晚来古堡的,也最起码干了一年了,对于我这个人,大家也该有些了解的,说句你们觉得夸张的话,我这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还多,我见过的人,比你们都多出一两倍,所以,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动心思,因为,那是你们在自取其辱”

    秦老爷去世的早,秦世明又是个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所以,秦家这近四十年多年来,能够屹立不倒,还越来越发达,靠的完全就是这位秦老夫人了,能够守着这么大的家族半辈子的人,如果没有个眼儿,没点儿手段,那么,如何能够掌控得了这么大的家族而不到呢?

    听着秦老夫人的话,所有的下人都屏息凝视,低垂着自己的脑袋,不敢开口,秦老夫人用自己凌厉的眼睛扫过站在自己面前的所有人,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一位面色苍白,抖的厉害的女仆身上,缓缓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

    “我一个眼神,就能够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现在不是不知道你们中谁知晓真相,而是,给你们机会,如果你们现在能够老实交代,那我会考虑放过你们,但是,如果无论如何你们都不肯说的,那么,我只好都辞退了你们,重新招人了,古堡内的待遇你们是享受过的,所以,我劝你们别做那个傻子”

    秦老夫人的话,说的掷地有声,铿锵十足,站在秦老夫人旁边的女孩子,只觉得背后阵阵的阴风吹过,激烈颤抖的身体,如簌簌而落的水珠,让她一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

    见所有人依旧闷声不吭,一旁已经没有耐心,浑身都是寒魄如冰的秦墨,狠狠的将自己的手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只听的‘咔嚓’一声,一张上好红木所做的中式桌子,发出一阵巨响,木头四溅间,桌子破碎成了木渣子。

    “你们通通都给我收拾东西,明天滚出古堡”

    秦墨的话才一说完,下人中,秦老夫人旁边的那个女孩子,就这么被吓的瘫软了脚,双膝跪在了地上: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经过走廊的时候,看到太太推着贺小姐的轮椅去往楼梯口去,是太太警告我不能说的,我也是被逼的,少爷,老夫人,你们别敢我们走,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冷霜……”秦墨听着那姑娘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口齿不清的话,露出杀气的嘴角微微一瞥,吐出两个字。

    “管家,把她关进地牢里,所有人都该干嘛干嘛去吧”秦老夫人一听这个女仆的话,思索了一番之后,缓缓说道。

    话说这边秦墨问出了贺青能够离开古堡的帮凶,而另一边,贺青早已经坐上了出租车,即将到达距离古堡最近的飞机场了,坐在出租车内的贺青,一双大大的眼睛,哭的通红通红,手里拽着一张飞往中国的飞机票,那吧嗒吧嗒的眼泪,不断的打在了飞机票上。

    想起自己在秦墨卧房内听到的一切,她的心就像如被搅拌机搅的粉碎一样,连呼吸,似乎都是停止的,原来,自己不过是他治疗伤口的替代品而已,原来自己所想象的美好一切,都是虚假的,如王子般的秦墨和如公主般的爱丽,他们才是一对。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郎才女貌、郎情妾意……用中国的这些词语来形容这一对,似乎在合适不过了……

    一场三个人的爱情游戏里,注定了有一个人要受伤,但是,贺青没有想到,最后沉入苦底的人,竟然是她……

    ”小姐?小姐?飞机场到了,小姐?”

    哭的泪如雨下的姑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听到旁边人的叫唤,才有些木内呆滞的抬起一双迷离而红肿的大眼睛,蠕了蠕自己的唇瓣,沙哑的问道:

    “什么?”

    “飞机场到了,小姐”法国的绅士男人,将车子的后车门打开,然后,又从自己的后备箱内,快速的拿出贺青的折叠式轮椅,展开之后,轻轻的将车内的女孩抱了出来。

    当贺青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抱起时,小小的身体明显的僵硬而紧张,想起前几个小时,秦墨也是这么从将自己从车子上温柔的抱了下来,一张英俊的脸上,盛满了怜惜,在夕阳的照射下,印出一片的柔情。

    那个时候的男人,抱着自己,还捏了捏自己的腰际,疼惜的说道:

    “瘦成这个样子,看样子,我得把你当小猪,圈起来养才行啊”

    那么怜惜的话语,似乎还在自己的耳边回荡,那么清晰,那么深刻……

    “小姐?你没事吧?”

    抱着贺青上轮椅的男人伸手到贺青的眼前,挥了挥,从一上车到现在,这个东方的女孩子就一直哭,一个小时都过去了,她还在哭,司机不得不有些担忧啊……

    听着司机的叫唤,贺青泪眼婆娑,哽咽而沙哑的说道:

    “谢谢,我没事,麻烦你把我们的箱子从后备箱拿出来,好吗?”

    的车司机是个热心肠的人,而且,载这位女孩前,有个女人已经给了他近双倍的钱了,所以,对于贺青的所有要求,他都乐意服务。。。。。

    把行李箱放到地上,司机见贺青坐着轮椅,连行李箱都不好拿,于是,很热情的想要帮她进机场候车厅,可是,贺青觉得已经麻烦这位司机很久了,所以摇了摇头,让他把十二寸的行李箱放到自己的腿上,自己摇着轮椅,走进了大厅内。

    女孩子哭的红肿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模样惹得众人争相的要为她服务,一直到过安检的时候,贺青才发现出了大事情,她的护照和签证还有一些钱,都放在了自己的包里,而自己的包,则放在的车上,忘记拿出来了,没有了护照,她怎么登记。

    “求求你,让我进去吧”贺青对着安检的人,祈求道。

    “对不起,这是规定,只有持护照和签证,我们才能让你登机,真的非常抱歉”安检的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见贺青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也是很为难啊。

    “可是,我的护照和签证都在那个司机的车里了,我没办法现在找到他啊,我求求你了,我真的急着回去”贺青再三的祈求道。

    可是,冰冷的条规面前,人情永远是行不通的……

    孤独而萧瑟的贺青坐在轮椅上,望着排队进入候车大厅的人群,清清的两行眼泪顺着脸颊落下,空旷的大厅内,陌生的国度,互不相识的人种,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心灰意冷,孤独绝望……

    为什么一切的衰事都让她遇到了,贺青好想问老天爷,到底她犯了什么错误,一定要这么对她……

    的车司机走了,没有了签证和护照,没有办法离开法国回中国,而自己的钱也都在那个包里,没有了钱,自己今晚该去哪里,机场内的人越来越少,排队的人也变得零零碎碎,贺青最终孤独的推着轮椅,慢慢的从大厅内走了出去。

    顺着转门缓缓出了机场外面,呼啸的冷风扑面而来,冻的贺青直发颤,冰冷的脸上沾上丝丝的寒意,贺青仰头望去,只见圣诞节的晚上,漆黑的深夜里,竟然飘起了雪花。

    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若是换做平常,贺青或许会兴奋的大叫,但是,现在, 她却连哭的有些有气无力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贺青到此刻,才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晚餐自己吃的不多,现在,自己是又冷又饿,瞧着轮椅上的贺青,还在加班赚钱的法国的车司机会好心的问上贺青一句:

    “去哪儿?”

    可是,如今没有钱的姑娘,只能无助了摇摇头,用法语告诉他,不用,屋外的雪景虽然美丽,但是,却比不上冷风所带来的刺骨,无家可归的贺青,在屋外的长廊上望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回大厅内。

    至少在大厅内,有暖气,能够驱散自己一身的寒冷。。。。。。。贺青觉得从没有哪一刻,再比现在落魄和狼狈了。

    艰难的推着自己的轮椅,在外面待久了,连手指都有些不听使唤了,慢慢的转动轮子,一圈一圈的往里面挪去,就在可怜的姑娘伸手要推开专门,进去时,突然听到伸手传来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

    “他妈的什么鬼天气,老子都快冻死了,该死的法国,老子还真特么的……”

    这么毫不顾虑的爆粗口,这么毫无形象的用中文骂脏字,轮椅上的贺青,只觉得自己的心尖儿都是一颤,然后,转着轮椅,缓缓往自己的身后看去,高大的男人背影,熟悉的再不能熟悉了,一张英俊的雅痞侧脸,嚼着口香糖,那副痞子样儿,她就是闭着眼睛,都能够想象的出来:

    “欧、阳、瑞!!!!!!”

    贺青坐在轮椅上,大声的尖叫出声,仿佛失散多年之后,见到了久违的亲人,当落魄的贺青见到欧阳瑞的那一刻,就仿佛在无止境的黑暗中,有人为点亮了一盏灯,在你快落入悬崖的时候,有人给了你一根绳子……

    听着贺青话,英俊的侧脸慢慢转了过来,望着大门口,坐在轮椅上,已经一脸湿润的贺青,穿着呢子大衣的欧阳瑞,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原本嚼着口香糖的动作也听了下来,呆呆的,傻愣愣的望着贺青,一张俊脸上,表情都僵住了。

    “欧阳瑞,你不认识我了?”贺青这一次,说的声音中,是浓浓的鼻音,伸手一边擦着自己脸上的泪渍,一边对着眼前的男人哭泣着说话,

    “小~青青?”

    欧阳瑞很久之后,才从嘴巴里,吐出这两个字,喉咙一上一下间,重重的‘咕嘟’一声,就把自己嚼的口香糖,给吞了下去,吞完之后,欧阳瑞张开了双臂,放下手中的行李箱,就朝着贺青奔了过去。

    刚站稳身体,想要伸手抱住面前的姑娘,可是,站定后,立即就发觉了不对劲儿,这贺青什么时候,矮成这个样子了,只到自己的胸前了????

    不对,轮椅?他家的小青青,坐的竟然是轮椅????

    欧阳瑞傻了,呆了,惊了,一双桃花眼像扫描仪一样,将贺青由上而下的扫了个清清楚楚,彻彻底底。

    “小青青,你的脚怎么了?”欧阳瑞望着贺青被绷带绑的厚厚的一双脚,心疼的问道。

    “没事的,划伤了而已”贺青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不由自主流露出的感伤和悲怆。

    “划伤?”欧阳瑞显然不太相信贺青的话,但是,瞧着女孩似乎不太想说的样子,也就不再勉强了,将她腿上的行李箱搬了下来,放到地上,看似随意的问道:

    “秦墨呢?他人呢?”

    欧阳瑞说着,还故意一般的往自己的四周瞧了瞧,瞧着以往秦墨对贺青的宝贝样子,他是绝对不允许贺青一个人出现的,更何况,此刻的贺青,还是个病人。

    一听到秦墨这两个字,原本心情有些转好的贺青,突然就瘪了嘴巴,干涸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呜呜……”

    欧阳瑞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他于她,像朋友,更像亲人,于是,在自己的亲人面前,贺青再也不强装什么了,毫无保留,毫无顾忌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哇哇……”似宣泄般越来越大声……

    “喂喂,我的姑奶奶啊,你怎么说哭就哭啊,快别哭了,等会儿把警察招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欧阳瑞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贺青哭鼻子,一见贺青哭,他就没辙……

    “你就是欺负我了,你就是欺负我了,呜呜……”

    贺青一张小脸上,鼻涕眼泪一大把的流下来,一边用鼻涕对着欧阳瑞吹泡泡,一边用自己的手捶打着蹲在自己身旁的欧阳瑞。那样的行径,简直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一般。

    “好好,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好不好?我欺负你,我不是人,我欺负你,我猪狗不如,行不行?乖,不哭了,不哭了啊”

    望着依稀的几个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欧阳瑞只觉得,这下丢脸倒是真的丢到国外去了,一边默默的接受着贺青的‘捶打’,一边双手还要合成十字,求爹爹告奶奶一样的,求着面前的小姑奶奶别哭了。

    “噗嗤……”听着欧阳瑞苦苦哀求的话语,瞧着他双手合十的古怪模样,贺青顿时有些被搞笑了。

    “不哭了?”欧阳瑞望着停止哭泣的贺青,终于松了一大口气的说道,

    “恩,不哭了,眼睛好疼”贺青估计是哭的太久了,现在连说话,都是哽咽着,说不清楚。

    “活该,谁让你这么拼死拼活的哭啊,又没钱给你”欧阳瑞一边说着责备的话,一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餐巾纸,打开一张后,替黑青擦干脸上的泪水痕迹。

    然后,又抽出一张,盖在她通红通红的鼻子上,轻轻一捏,说道:

    “用力”

    被伺候惯了的贺青,就像个一岁半的孩子,一边哽咽着,一边听话的用力将鼻子里的东东给呼了出来,欧阳瑞感受着自己的手隔着纸巾传来的温暖度和软腻感,嘴角一阵的抽搐,胡乱的擦了几下,就直接扔掉了。

    这眼泪、鼻涕的刚擦完,轮椅上的丫头心情也顿时舒爽了许多,比原来的心情不知道好上了几辈,所以说,这人啊,在生活中,还是需要比较的,贺青刚刚时,离开秦墨,没有熟人,身为分文,于是,她觉得天要掉下来了,可是现在呢,有了欧阳瑞,就表示,熟人有了,钱有了,单纯的姑娘这么一对比,立即就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心情顿时就舒畅了。。。。。。

    上一课还在责备老天爷,下一刻又立即感激起来了耶稣,人啊,有时间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又容易满足……

    这边贺青找到了自己的同盟而一时忘记了悲伤,秦家那边,却是鸡飞狗跳,一片的混乱中……

    冷霜被秦墨关在了城堡的地下室,秦老夫人本来就看不惯这个女人,在自己的房间内,听着管家来报说,秦墨把夫人给关起来后,也只是淡淡的表示知道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回应……

    “少爷,夫人还是什么都不肯说”秦墨的卧室内,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说道。

    “知道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休息吧”秦墨坐在大床上,双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头疼欲裂的感觉,让他难受却比不上他心底的疼痛。

    “丫头,你到底在哪里?”秦墨的双眼,有着浓浓的担忧,这么黑的夜晚,还下起了雪,小丫头能够去哪里呢?

    刚刚他打电话派人查了从法国飞往中国的航空班次,回来禀报的人说,因为下雪,飞机都延期了,而且,在飞机上,也确实有贺青这个名字,但是,系统显示,她根本没有登机。

    没有登机那就表示,这丫头根本没有去飞机场……那她到底去了哪里呢?望着窗外飘起的大雪,秦墨的神色一片晦暗……

    收回视线的时候,突然瞥见床尾的被子里,似乎夹着个什么东西,白白的,显然有异于床单的颜色……

    因为秦墨不喜欢有人打扰,所以,这几天他的房间,也就没人敢进来,站起依旧有些头昏的身体,秦墨走了两步,将夹在床尾处的白色东西抽了出来,整个抽了出来之后,才发现,竟然是贺青的一条白色内·裤……

    估计是这丫头整理东西的时候,遗漏下来的,小小的一团,又被卡在了细缝内,所以,也就没有发现……

    望着手里捏着的白色小内·内,原本已经消散的情·欲,突然就涌了上来,将自己手中的白色小内内放到自己的鼻尖,轻轻的一嗅,顿时,一股带着淡淡香味的女儿香飘入秦墨的鼻尖。

    这种香味,有别于香水的味道,那是贺青自己身上的体香,每一次与她亲吻时,那股淡淡的幽香,便会飘入秦墨的鼻尖,充斥他的整个嗅觉系统。

    闻着这股味道,秦墨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右手伸到了两腿之间,划开自己的拉链,释放自己已经怒火冲天的巨龙,用自己的右手握住自己的紫黑肿·大,一边将贺青的小内·内放到自己的鼻尖,闻着,一边,开始上下的撸动了起来。。。。。。

    那种感觉,就好像贺青在自己的身边,为自己打·手枪一样,后来,渐渐的,感觉上来了,秦墨将贺青的白色小内内包裹住自己发涨坚硬如铁的怒龙,上下的套弄了起来,柔软的棉质材料,包裹着自己的巨大,而且,这条小内·内还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秦墨一时间,粗喘不断,眼前仿佛出现了贺青的样子。

    仿佛她此刻跪在自己的面前,正用自己的小嘴,上下的套弄自己的肿大一般,刺激的秦墨哑着声音说道:

    “丫头,你这小嘴吸的我真舒服啊”

    说完这话,秦墨还伸手想要摸一摸贺青柔软的发顶,却只扑了个空,然后,眼前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房间,却也在这个时候,被自己的左右手伺候的老二,也爆了出来,滚烫的粘稠液体,喷的贺青的小内·内上,到处都是。

    喘息渐渐平静下来,就听的门外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情”秦墨有些懊恼的叹息自己控制不住的晴欲,一边起身将自己的身下收拾干净。

    “少爷,贺小姐,有消息了”

    亲爱的们,先更新六千啊,枝枝单休,明天还得上班,晚上再更新四千啊,都快两点了,枝枝实在是扛不住了,么么亲爱的们。。。。。。。

    手机版看文方法:

    在App store 里下载言情小说吧APP,但是,这个刚开发,章节更新需要手动点‘更新’。

    有WIFI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录:w.xs.8.com,方便快捷,美图多多。

    3G或者2G的情况下,手机网页登录m.xs8.com,节省流量。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