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四章 秦墨,狠狠弄我吧
    那个时候,酒已经下肚……

    “来来,秦墨,再喝一杯”

    秦世明拿起手边上的酒瓶子,笑的十分欢快的想要继续要往秦墨的杯子里倒酒时,却被桌子对面的秦墨伸手一把扣住了酒瓶的头部,望着秦世明时,一双漆黑的眼眸之中,有着冷冽的光芒。

    “怎……怎么了?”

    秦世明见秦墨突然阻止自己倒酒的动作,原本的心脏突然一缩,他这个儿子,向来都是聪明的让他头疼,这一次,他不会是又发现了吧,僵硬的抬起自己的脸,望着秦墨不带一丝表情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的紧张。

    “没什么,只是让您这个长辈给小辈倒酒,似乎不成规矩,还是我给您倒吧”

    秦墨瞧着秦世明有些紧张的面容以及被他握住有些颤抖的手,秦墨就敢断定,这酒中一定下了东西,而下药这件事情,跟秦世明,也绝对脱不了关系。

    “额,好好,来来”秦世明听着秦墨的话,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就放下来,原来是虚惊一场啊,好险就露馅儿了啊。

    一起自己没被发现的秦世明笑脸盈盈的端起自己的酒杯,放到了秦墨的面前还直夸奖道:

    “秦墨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啊,还知道帮我这个父亲倒酒了”

    秦世明的话一出,在场吃饭的人都是一阵恶寒,大哥,秦墨也快三十了,好不好,你这五十多的男人,怎么说出的话这么像是在夸奖个小朋友呢?让听者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

    秦墨听着秦世明的话,也不做声,没有表情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面部表情,只是低头去倒酒。。。。。。。

    秦墨将秦世明的酒杯和自己的并排放在一起,而这两个同样是喝完的玻璃高脚酒杯,一模一样的杯身,让人很难能够分辨的出来,哪一杯是儿子的,哪一杯是老子的。。。。。。。。

    而秦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见拿着酒瓶的秦墨,望着眼前的酒杯,神色一晦暗,在大家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眼疾手快的将自己的杯子和秦世明的换了个位置。

    “哗啦啦”红色的液体顺着杯沿缓缓下去,弧形的透明杯底滑出漂亮的水花,泛起了微微的白色泡沫,秦墨将装了半杯的红酒递给了秦世明。

    接过酒杯的那一刻,秦世明的动作没有一丝的迟疑,然后,父子两个一碰杯,再一次将红酒给下肚了。

    当秦墨还想倒下去的时候,秦老夫人有些不快的发话了:

    “好了,好了,你们父子俩,怎么感觉跟较上劲儿了一样啊,这喝酒还喝个没完没了啊,赶紧坐下,难得一家人都在,好好吃顿团圆饭”秦老夫人说着,就按着秦墨坐下了。

    当这秦家的三代都聚集在一张桌子上,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圣诞节的大餐,才正式开始,不过,在开始前,秦家老夫人举起手里的果汁,宣布有话要说:

    “今年我老太婆开心啊,秦墨终于长大了,带着女朋友回来了,我这一把年纪的,也终于可以放心秦墨的事情了啊,来来来,大家举杯,祝福秦墨和贺青能够早日开花结果啊,我可等不及要抱重孙了啊……呵呵……”

    听着秦老夫人半催促,半调侃的话,让坐在轮椅上可怜兮兮的姑娘,红了双颊,望着身旁姑娘羞红的面容,秦墨大声的宣布道:

    “明年,我会很快跟丫头完婚的,至于重孙嘛,祖母,你得说服了青青,我是无所谓啦。。。。。。。”

    和这个丫头生的孩子,一向不喜欢小孩子的秦墨,突然,似乎有那么一点儿期待了呢?

    秦墨这边,羞涩甜蜜,而对面的秦世明夫妇和爱丽三人,听着秦墨的话,极不情愿的扯动脸上的面皮,当做是笑了,可是,那未达眼底的笑容,简直可以用勉勉强强来形容。

    秦老夫人抿了一口果汁,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有些微微不快的对着爱丽说道:

    “爱丽,听秦墨说,你父亲不是心脏病发,进医院了吗?怎么,父亲一身病,你们家人就都飞去美国过圣诞节了?丢下你父亲了?”

    原本就因为亲耳听到秦墨说的话,而生气、难过的要死,现在,爱丽望着私下里,跟贺青玩儿的不亦乐乎温柔体贴的男人,爱丽死死握着手中的勺子,就差点儿把它给弄坏了。

    紧紧盯着对面贺青的爱丽,一听清老夫人饭前的问话,身体还是有些紧张的,褪去刚刚的羡慕嫉妒恨,爱丽换上了一副温柔的样子,望了一眼旁边的秦世明,然后,不慌不忙的说道:

    “上午大哥打电话过来说,美国有个心脏科医生很厉害,所有就让爹地转院了,妈咪也跟着去了,所以,圣诞节,她们就在那里过了”

    “是吗?今天上午就飞走了啊,那你怎么没去呢?”秦老夫人晃了晃放在桌子上的果汁杯,缓缓的说道。

    “呃……我……”

    爱丽被秦老夫人这么一问,顿时有些答不上来了,说她为了跟秦墨算账,所以没去,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能说,有些急切之后的爱丽,手脚都发颤了,然后,原本放在桌子上的右手,微微一滑,这放在桌子上的叉子便咣当一愣,掉了下去。

    望着掉在地上的勺子,爱丽愣了愣之后,突然松了一口气,说了句:

    “不好意思”

    就要弯腰蹲到了桌子底下去捡那个勺子,结果,当她拿起勺子刚要抬起身体时,突然看到对面坐着的两个人,只见贺青左手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此刻正被秦墨捏在手里,轻轻的捏,慢慢的揉着。

    原本趴在桌子底下的爱丽顿时眸色一暗,抓着勺子的手,都憎恶的想要把手里这东西给扔在对面一直‘勾·引’男人的贺青脸上。

    “爱丽,找到没有,如果,找不到,就吃完饭后,让佣人们去找吧”秦老夫人对着钻进了桌子底下的爱丽说道。

    “找好了,好,好,就来了”爱丽依旧蹲在桌子地上,发出的声音都带着让人感觉到了压抑和嫉妒的气氛。

    然后,当她慢慢的钻出桌子底下,抬头脑袋望时,众人就见爱丽此刻的脸色,带着完全的嫉妒,没有一丝笑容,惹得秦老夫人更加的皱起了眉毛,这爱丽,怎么一点儿都不惹人喜欢呢。。。。。。。老一副人家欠了她八百万的样子。

    “爱丽,你还没说,你怎么没去美国呢?”秦老夫人似乎跟爱丽杠上了,又一次问道。

    “老妇人,我……”

    爱丽支支吾吾,面露难色,就在她绞尽脑汁想着借口时,旁边的冷霜温润的说道:

    “妈,爱丽肯定是怕他们家的人都走了,那就没人来照顾家和公司呢,爱丽是个好孩子,懂大局呢,就是再担心父亲,也要狠心的留下来,帮着父亲把企业给照顾好了”

    冷霜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爱丽放在桌子上的手滔滔不绝的夸奖着她。结果,瞧着秦老夫人似乎还是不为所动的样子,于是,继续说道:

    “刚刚爱丽还说,她要敬您一杯呢,向昨天晚宴上的事情道歉呢”

    冷霜都把面子给爱丽铺垫好了,于是,冷霜用手肘悄悄碰了碰爱丽的手,示意她说话:

    “哦,是啊,是啊,老夫人,昨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让你的宴会也扫兴了,爱丽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爱丽端起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想要敬这老夫人,结果,秦家的老夫人却一点儿面子都不想给了,这回连脸皮也不抬一下的冷冷的说道:

    “如果要道歉,那就跟贺青这丫头说吧,昨晚上,这姑娘可是因为某个狠毒的人,而受了好大的罪啊”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贺老夫人的语气,也变得意有所指了。

    爱丽原本伸出的酒杯因为秦老夫人如此明显的拒绝而有些难堪,再听到她说,让她跟贺青道歉,爱丽立即就不干了,她凭什么跟这个女人道歉,她抢了她的男人,她还要让她跟她道歉。

    脸色一变,直接缩回了伸出酒杯的手,这酒也不敬了,火气一上来,这身体刚要坐下,却被身旁的冷霜再次拉了拉衣角。

    望着一直给自己使脸色的阿姨,爱丽最终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一双蓝色的眼睛往桌子上瞟了一圈儿,然后,夹起一只香辣小龙虾,放到了贺青的碟子内,对着贺青说道:

    “对不起啊,昨天不小心伤了你”

    听着爱丽完全是敷衍了事,极其不真诚的道歉,秦墨的脸色本来就不太好看了,现在,又望着爱丽给贺青夹的香辣小龙虾,直接黑了一张脸,对着管家说道:

    “把她给我赶出去”

    “我又怎么了?秦墨,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爱丽听着秦墨的话,大声喊道。

    “你是真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贺青的脚还被绷带缠着,你给她吃香辣小龙虾?这种辛辣刺激的东西,是易发物,你难道不知道?”秦墨冷着一张脸,寒气逼人的问道。

    他已经容忍她很多次了,爱丽这个女人,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明目张胆的,就想害了他的丫头。。。。。。。

    “我,我不知道啊,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她不能吃啊”爱丽一听秦墨的话,脸色有些僵硬和抽搐,最后,撇开脸,心虚的说道。

    “是吗?爱丽,我警告你,别再做出什么事情来,就算你有靠山靠着,我也不敢不保证,下一次,你的父亲仅仅是心脏病发而已了”

    秦墨对于爱丽真的是生气到了极点,说完这句话后,原本想站起来的男人,突然脸色一边,刚才离开椅子的那一刻,突然,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阵眩晕和眼花……

    “怎么了,秦墨?”贺青坐在秦墨的旁边,他的一举一动,她都能够察觉到,望着身体有些摇晃的男人,贺青担忧的问道。

    “没事,只是……”秦墨安抚贺青的话还未说完,一阵更强烈的眩晕感觉再次袭来,这一次,让他直接撑着脑袋,背靠在了椅子上。

    “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秦老夫人见自己的孙子突然连脸色都惨有些发白了,于是,有些担忧的望着秦墨问道。

    “妈,估计是照顾贺青累着了,我们让秦墨上楼躺一会儿吧”

    秦世明向委屈的爱丽使了个脸色,然后,得到了暗示的姑娘,立即推开自己的椅子,像只撒欢的兔子一样,飞快的走到了秦墨的身旁,伸出自己的双手,想要扶秦墨。

    “走开”虽然头有些晕,但是,这人他还是分的清楚的。

    刚刚秦世明对爱丽的暗示,他不是没看到,而且,前面喝酒的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了异样。

    “秦墨,你都这样了,就别逞强了,让爱丽扶你上去吧”秦世明在一旁推波助澜的说道。

    “是啊,秦墨,你就让我扶你吧”爱丽双眼闪着晶晶亮的说道。

    “扶什么扶?爱丽,给我回来坐好,管家,你扶少爷上去”秦老夫人发话了,大家都没的说了。

    贺青望着被管家扶上楼的秦墨,小小的脸上,充满了担忧。

    “丫头,别紧张,秦墨这小子,强壮着呢,不怕的”贺老夫人安慰道,

    可是,没有了秦墨的陪伴,贺青那是一点儿食欲都没有啊,而且,小姑娘心里,还担心着秦墨的身体呢,再看看这爱丽,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就是秦世明和冷霜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于是,在这样的安静压抑环境下,大家结束了晚餐。

    贺青现在脚不方便,原来是由秦墨抱着上楼的,现在,倒是换成了两个仆人,抬着轮椅,将她送到了房间门口,贺青手刚触及门把手,心情有些焦急的想要去看看秦墨到底怎么样了,却突然被身后冷霜的声音给叫住了:

    “贺青,我想跟你聊聊,可以吗?”

    望着总觉得有一种熟悉感的冷霜,贺青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是,这么大方得体,温柔端庄,于是,想也不想的,就点头答应了。

    可是,单纯的姑娘却不知道,接下去的谈话,让她完全的失去了方寸,改变了一些事情……

    冷霜推着贺青的轮椅,来到了房间的另一个隔壁间,打开亮堂的灯光之后,冷霜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贺青,我们希望你能够离开秦墨”

    听着冷霜的话,贺青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脸色苍白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颤抖着嘴巴,问道:

    “为什么?”我们?是指哪几个?离开秦墨的意思是……永远的离开吗?

    “你知道,我跟他父亲心目中的妻子人选一直都是爱丽,虽然接下去的话,你或许不爱听,但是,为了秦墨,为了你将来不后悔,我还是要说”

    “你知道M&H集团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吗?我敢说,在全球,没有一家企业,能够和M&H集团抗衡,在全球的金融界,M&H就代表着霸主的地位,试问,拥有一个自己商业帝国的秦家,他们的少夫人,能够是你这样的一个小丫头能胜任的吗?

    “贺青,你知道为什么秦家还有一个威尔斯的姓吗?威尔斯是X国皇室的姓,秦家的外国姓,是X国的上一任国王亲自任命的。试问,你能做好一个伯爵夫人该有的一切吗?”

    听着冷霜的话,贺青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角都开始泛起了白色,原本以为,她的身份足够匹配了,可是,却没发现,原来,和秦墨家一比,自己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知道我们为什么会选择爱丽,因为她出生在法国,她的父亲是法国鼎鼎有名的富商,和秦家有着密切的往来,而且,爱丽从小和秦墨就认识,爱丽为了秦墨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们都看在眼里,我跟秦墨的父亲一直认为爱丽才是我们心目中秦墨妻子的最佳选择”

    “可是,秦墨,并不喜欢爱丽”贺青望着眼前这个残酷告诉自己的现实的女人,眼泪儿都在眼眶中打滚了。

    “是吗?你怎么知道,贺青,你认识秦墨多长时间了,你对秦墨的过去了解多少呢?爱丽是秦墨自小陪着长大的女孩,秦墨对她从来都是呵护有佳的,知道为什么秦墨会去中国吗?”冷霜冷冷的问道。

    “为什么?”

    “因为爱丽跟别的男孩子相恋了,秦墨受不了才来到了中国,却在他最想要人陪的时候,你出现了,所以,贺青,看清楚现实吧,其实,秦墨喜欢的一直是爱丽,而你,不过是他受到伤害时想要治愈的替代品而已。”冷霜一口气,将最后一句话,也冷冷的说完了。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贺青捂着自己的耳朵,摇着脑袋说道。她不相信,她绝对不相信,她才不是替代品,她才不是,秦墨是喜欢她的,是喜欢的……

    贺青的眼泪哗啦啦的留下来,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不会的。

    “或许,你可以亲自去问问秦墨”

    冷霜瞧着贺青这个样子,心中突然也是一疼,可是,一想到她如果留下来后,自己的处境,冷霜一咬牙,继续说道。

    “对,去问秦墨,去问秦墨”

    贺青双手有些生疏而笨拙的推动着轮椅,往前走去。

    “我帮你”冷霜走到贺青的后面,伸手握住轮椅后面的扶手,推了出去。

    然后,当贺青和冷霜来到秦墨的卧房时,贺青的手臂刚搭上房门把手,轻轻旋转,才推开房门,一股弥漫的晴欲味道,顿时扑面而来,然后,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内,肉与肉拍打的声音不断传来。

    “哦哦哦,墨,你好厉害,啊啊啊啊,我要不行了,不行了”这是爱丽的声音。

    “爱丽,你个小妖精,你怎么这么会吸,舒服死了”这是……秦墨的声音。

    贺青坐在轮椅上,听着房间内两人火热的床上话语,只觉得一颗心都碎了,她多么希望像上一次那样,最后是一场误会啊,可是,这漆黑的卧室内,耳边听到的一切,却再真实不过了。

    她看着管家把秦墨送回了房间,而现在,这房间内的声音,也的确是秦墨的,贺青就是坐在轮椅上,都只觉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眩晕了起来,恐惧蔓延至全身啊……

    “你要进去吗?”冷霜站在后面,轻轻的说道。

    “不需要,我们走吧,别……打扰他们……”贺青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了。

    冷霜听着贺青的话,轻轻呼出一口气,将贺青的轮椅一转,伸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漆黑的房间内,爱丽趴在床上,望着房门缓缓阖上,踢了一脚身旁的男人,冷冷的说道:

    “人走了,不用再演了”

    “小姐,那我的任务完成了吗?”男人问道。

    “恩,可以了,跟我走,我带你出去”

    “那酬金方面……”

    “放心,一分都不会少你的”爱丽嫌恶的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沓钱,重重的仍在了男人的身上。

    “好好,谢谢啊”男人感激涕零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匆匆的跟着爱丽走出了房间。

    爱丽领着男人,小心翼翼的避开摄像头,走到厨房间,然后,从偏门内,将人弄了出去。

    做完这件事情后,爱丽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抬手一看时间,这药效,应该差不多是时候发作了……

    爱丽打开自己的卧房,望着自己床上,英俊挺拔却双眼阖上的男人,爱丽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将手伸到背后,反锁上了卧房的门,然后,打开最能够催发情·欲的柔和橘色灯光,爱丽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往男人躺着的大床上走去。

    缓缓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一对shuo·大却弹性十足的双·ru在黑色蕾丝内·衣的包裹,下更显巨大的跳了出来,解开胸衣前面的暗扣,一对大白兔便跃然而出,爱丽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边走边将自己的裙子从腰间褪了下去。

    露出丰满肥硕的大翘臀,一摇一晃的走到床边,蹲了下去,捏着自己的豪·乳,边喘着粗气,边呻·吟的对着沉睡的秦墨说道:

    “秦墨,我爱了你这么久,终于等到今天了,今晚,就让我好好伺候你吧”

    爱丽仅仅是望着眼前的男人,她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火烧般的烤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划过秦墨双·腿间鼓起的一大包,然后,用着指甲,沿着男人的裤拉链,解开了皮带,轻松的褪掉了秦墨的裤子。

    超大号的CK内库之下,包裹着最雄厚的资本,望着近乎要将整条内·裤撑爆了的那一包东西,爱丽依旧黑色的内库上,黄色的湿意已经晕开了,褪下内库,估计能够滴的出水来。

    颤抖的把秦墨的内·裤脱下,一条紫黑、硬立如铁的巨大肉bang,就这么跳了出来,因为女人靠的太近,直接打在了脸上,激的女人差点憋不住,泄了下来。

    捧起那暴·涨的巨大,爱丽自己用嫩滑的双手,开始重重的把秦墨的老·二·撸了起来,然后,东西越来越大,血红发紫的更加明显,看的爱丽一阵的流口水啊。

    虽然爱丽也不是什么善男善女,这经历的男人,也是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但是,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大,这么长的东西,一想到这东西带会儿塞进自己柔软的里面去,她那里就痒的厉害。

    等到撸的差不多了,爱丽就双手捧住了两个蛋·蛋,自己自己低头下去,亲了又亲,吸了又吸,湿滑的舌头,划过鲜艳而洪亮的龟·头,然后,像舔棒棒糖一样的舔着两边,爱丽忍不住了,就用自己温暖软绵的小嘴,像吃冰激凌一样,一口含住了。

    当秦墨缓缓的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只感觉自己浑身都被热浪所充斥,而下身,更是被一股紧致所含住,第一个感觉,秦墨以为自己在做梦,第二个感觉,是他的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奔放了,竟然乘着他熟睡还给他口·交。

    可是,秦墨享受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不对劲儿,温热的绵舌舔着自己的巨大,时不时的刷过舒服的鬼头,舔过自己的凹槽,而张嘴将自己含住时,又是那么熟练的一吸一缩,并且,小嘴进出自己的肿大时,还尽可能的往深处去。

    这么娴熟的手法,完全不是他的那个羞涩丫头所谓,秦墨努力的抬手,一把抓住趴在自己胯下女人的头发,头部尽可能的往下看时,才发现,此刻,替自己服务的女人,竟然是爱丽。

    “滚~”

    秦墨嫌恶的扯着她的头发,用着自己浑身的力气,将身上的女人掀翻在地上。

    秦墨刚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一点儿力气也没有,而且,体内竟然升腾起一股炙热的感觉,怎么回事,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虚弱了,什么时候,自己的感觉,不受控制了,秦墨一想到前面自己喝的那杯酒,顿时胸口燃起浓浓的火焰,秦世明……他的父亲竟然出卖他……

    “秦墨,你别挣扎了,这药效可是最强劲的呢,现在你不想干我,等会儿你就会像饿狼一样扑过来,今晚上,你一定属于我”爱丽从地上爬了起来,势在必行的说道。

    “践人~”

    秦墨听着爱丽的话,蠕动自己的身体,凭借着自己的意识和耐力,一点点的从床上下来,结果,脚才刚落地,爱丽就像一头发情的母狗一样,扑了上来,拉扯着秦墨的衣服和内·裤,嘴里喊着:

    “别逞强了,来吧,上吧,狠狠的干我吧,弄死我吧……”

    “不要脸”

    秦墨身体有些不稳的推开身边的女人,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双脚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软软的,没有一丝的力气,却还是朝着门口走去。

    “不要,不要走”爱丽从地上爬起来,双手从后面抱住了秦墨,急切的喊道。

    坚·挺的饱满胸部努力的蹭着男人钢铁硬般的胸膛,想要激起男人的欲望,却惹来秦墨的更加反感,秦墨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加的丢脸和没用过,他现在的力道,连个女人都挣不开。

    而且,望着女人的火热,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秦墨,我知道,你也要的,是不是?”

    爱丽踮起脚尖,朝着秦墨的耳边垂着热气,蛇一般的手,已经油走到秦墨的胸前,捏上了他浑身肌肉的胸前两点。

    秦墨的意志在一点点的被腐蚀,身体的炽热越来越强烈,那双蛇一般的巧手,让他简直欲仙欲死,体内就像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了。

    厌恶的感觉,渐渐被需求所取代,垂在两边的手,缓缓的,要握上了爱丽的手,突然,瞧见旁边的一盏立体式台灯,秦墨想也不想,就直接一把打了下去。

    噗嗤的一声响声,惊的爱丽吓了一大跳,然后,不一会儿,门口就想起了佣人的敲门声:

    “爱丽小姐,您没事吧?”

    “给我滚进来”秦墨的声音,充满了怒火。

    站在门口的佣人一听这声音,浑身都是一颤,哆哆嗦嗦的开了门,却发现,自家的少爷,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内库,浑身僵硬,面容潮红的站在门口不远处,而在他的身边,是一盏被摔碎的台灯。

    “扶我出去”秦墨对着已经不知所措的佣人,冷冷的说道。

    “……是……”

    佣人怯怯的走到秦墨的身边,扶着秦墨走了出去,而已经涨的不行的男人,在走出门口的那一刻,对着愤愤的爱丽留下一句话:

    “如果明天我还发现你在这座古堡,那么,我就让你的家人一辈子留在美国,回不来”

    说这句话,秦墨被佣人搀扶着走了出去。

    圣诞节,秦家的古堡内,人仰马翻,秦墨中了春药,被泡在了冷水里,一晚上,才缓缓的解开,而秦世明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为老不尊的跟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佣人尚了床,被冷霜捉歼在床……

    当秦墨缓缓退下春药的效果时,突然浑身一震,一把扯过旁边的浴巾,掩饰住最重要的部位后,便跑了出去,自己的卧室内没有人,打开门,走到过道上,拉住经过的仆人,红着眼睛问道:

    “你见到贺小姐了吗?”

    “没,没,没有,少爷”

    秦墨缓缓地松开仆人的衣领,浑身都像被抽干了气的皮囊一般,缓缓的软了下去,贺青……不见了……

    枝枝实在是太困了,明天还要上班,今天更新八千,亲爱的们,枝枝求订阅啊,求留言啊,最近订阅好少好少,枝枝打击的没有码字动力了,呜呜,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一定要跟枝枝讲哦,枝枝努力改正的。。。。。。。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