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丫头,吃了你
    其实,这也不算是一个手术,但是,却比手术更难,更棘手,因为那些锋利的针和钉子都是藏在鞋底的,而现在,穿过鞋子的里层,直接扎进了脚底。在经历了进四个小时的手术之后,终于擦着汗水完成了这台手术。

    宽大豪华的VIP病房内,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位昏沉入睡的姑娘,当金色的阳光洒在姑娘的脸上时,翘起的睫毛颤颤的动了动,微微的蹙了蹙自己秀气的眉头,姑娘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入眼是一间陌生的,却干净温馨的房间,这里是哪里?安静的房间内,静的连呼吸都能够听到,秦墨呢?秦墨在哪里?

    昏昏沉沉的小脑袋记起还未昏迷前的情形,她记得她躺在了手术台上,她记得,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围着自己,似乎要给自己做手术的样子。

    手术?她的脚?

    迷迷糊糊的姑娘像被浇了一壶冷水一般,顿时清醒了过来,

    床上的贺青突然掀开自己的被子,望向自己的双足时,只见两只脚用白色的纱布包的严严实实,厚厚的纱布包裹的一层又一层,缓缓的起身,伸手触碰到自己的双脚,麻麻的,竟然能没有一丝的感觉。

    怎么回事,她不是被爱丽踩了几脚吗?怎么会这么严重,缓缓的抚上自己的双脚,原本关闭的病房就突然打开了,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

    “醒了吗?”

    秦墨显然没有想到床上的女孩会醒来的这么早,然后,缓了缓神,才提着早餐慢慢走到床边,将买来的吃食放到桌子上,缓缓低头,轻轻的问道:

    “饿不饿?”

    “秦墨,我的脚……”贺青微涩的嗓音中,透着几分疑惑和犹豫。

    “没事,只是看着很严重而已,其实,没什么大碍的”秦墨伸手抚着贺青有些凌乱的发顶,一双漆黑如墨般的重瞳沉静而平稳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手术台上时,他亲眼看着医生将一细针和钉子从贺青的脚上取了出来,甚至当鞋子被拿下来时,秦墨发现,那鞋跟的地方,竟然还有好多的玻璃碎片刺子肉中,最后,医生还小心翼翼的缝了好几针,那个时候的秦墨,看的他只想疯狂的杀人。

    与现在的温柔面相,完全的是变了个样子啊。

    “乖,吃点东西,好不好?”秦墨伸回手,将放在桌子上的保温桶打开,然后,热情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味道扑鼻而来。

    “秦墨,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我的脚伤,是不是很严重?”贺青不是个傻子,还未清醒前,秦墨的怪异表现,而如今,又见他不肯与她说实话,本来就想象力丰富的贺青,开始胡思乱想了。。。。。

    听着贺青的话,秦墨静静的凝望着眼前这个脆弱的女孩,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端着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然后,送到她的嘴边:

    “不烫了,乖,吃一口”

    “秦墨,告诉我,我的脚上是不是很严重?我……还能走路吗?”贺青望着送到嘴角的粥,微微的移开了头,一双大大的眼睛,红着眼眶,问道。

    既然秦墨不说,那么,床边的丫头,自己就天马行空的YY起来了。

    “说什么,只是你的脚被爱丽的高跟划伤了罢了,小丫头的脑袋里,整天的胡思乱想,不告诉你,就是怕你知道了,开始瞎想”秦墨将勺子放入碗中,点了点贺青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真的吗?不骗我?”贺青疑惑的问道。不告诉她,就是怕她胡思乱想???

    “当然,好了,赶紧喝粥了,不然该凉了”秦墨嘴角微微上扬,满脸宠溺的神情,但是,一双重瞳之下,却是未达眼底的笑意。

    秦墨的耳边响起医生离开病房前的呢喃:

    “什么人啊,竟然这么狠心,那钉子和细针可都直接刺穿脚背了”

    一想到这里,秦墨握在手中的碗,捏的紧紧的,连指节都泛起了白色。不告诉丫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她被这个世界的丑陋人性所伤害,爱丽,他的姑娘所受的所有痛苦,我都让你十倍的奉还……

    “秦墨?秦墨?”

    悠远的思绪被病房内的小人儿拉回,深沉的眸子望着床边已经被自己哄的恢复正常的姑娘,突然,站在床边的男人,缓缓的放下了餐具,然后,修长的手指触及她柔软的腰肢,将她了起来。

    将软绵绵的姑娘抱近自己的怀中,鼻尖满满的是她的味道,让原本起伏不定的男人,也安心了不少。

    依偎在他怀中的姑娘,心中虽然有些奇怪,却也不说话,因为,秦墨的怀中,确实比她一个人坐在床上舒服多了,有一股安心和温暖的感觉,包围着她。

    拿起桌子上的碗,舀了一勺粥,吹凉后,才放到女孩的唇间,让她吞下。

    圣诞节的清晨,窗外飘起淡淡的雪花,而在法国S医院的VIP病房内,一个英俊高蜓的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娇娇嫩嫩的姑娘,像喂孩子一样,一口一口将碗里的粥送到她的嘴边,看着她吞下去,男人的脸色便会开心一份,那人的动作很细致,神色很温柔,一世一双人,也不过如此罢了。

    当秦世明和冷霜相携着来到病房时,秦墨还抱着膝盖上的贺青,正拿着手帕,细细的喂她擦去嘴角上的粥渍,温柔的男人望着进来的两人,当下就皱起了眉头,脸色也换上了一副冷漠到极致的样子,还没等秦世明开口,就先冷冷的下逐客令了:

    “你们来干什么”

    秦世明一听秦墨的话,一张脸立即就冷了下来,语气僵硬,怒火冲天的说道:

    “秦墨,爱丽的父母怎么说跟我们威尔斯家族也是世交,你别太过分了”

    “想谈事情,那就等我的丫头喝完粥再说”

    秦墨冷冷的说完这话,就用手指敲了敲因为秦世明进来而有些跑了神的姑娘鼓起的脸颊:

    “看什么呢?怎么跟个孩子似的,一有事情,就注意力不集中,连吃饭都忘记了”

    “谁说的……”

    贺青嚼了几口,将粥给吞了下去,然后,不服气的丫头,瞪着自己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鼓起粉粉的腮帮子,望着秦墨时,一副要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的样子。

    瞧着贺青自昨天开始,第一次露出往日的调皮模样,秦墨心中一阵的感动啊,那沉重的心,也顿时放下了啊,他的丫头,他的傻丫头啊,昨天让他担心的要死,今天,就又恢复了以往的纯真,往日的那股活泼劲儿,又回来了。

    望着床边上一对调·情似的小情侣,站在门口的秦世明脸色更是黑到了极点,重重的哼了一声,就直接走了出去。

    而冷霜瞧着贺青不想昨晚上看到的那么恐怖,一张小脸上,还是洋溢着快乐的,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回头看了一眼床头的两人,便去追已经出去了的男人。

    “秦墨,你的父亲……似乎很不开心啊?”贺青望着几乎夺门而出的秦世明,有些担忧的说道。

    “丫头,我也不开心,你怎么就没看出来呢?”秦墨将吃的差不多的碗和勺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轻轻的抚上女孩柔嫩的小脸,语气中透着些许的埋怨。

    “秦墨,你也不开心吗?为什么?”一听秦墨说自己不开心,坐在大腿上的小人儿立即就转了个头,焦急的问道。

    “因为有我在你身边,可你的心思却还能够想到别的男人,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呢……”秦墨望着怎么看都看不厌的小脸,说出的话,带着微微的醋意。

    “你胡说什么呢,他是你的父亲”贺青听着秦墨的话,一张小脸迅速的就红了,这个男人,怎么跟自己的父亲,都要争风吃醋啊。

    “是吗?可是,他也是个男人啊”秦墨说着,一张俊脸缓缓逼近贺青的小脸,最后,额头抵着额头,鼻尖蹭着鼻尖,就连呼出的热气,贺青都能够感受的一清二楚:

    “乖,记住,以后,不准看别的男人一眼,不准为别的男人操心,知道吗?就是我的父亲,都不行”

    秦墨说着这句话,还未等贺青回答,双手用力的将女孩贴上自己的胸膛,然后,带着些许冰凉的唇瓣,直接吻上了女孩轻启的樱桃小嘴,灵活的舌头直接钻入香甜的含着淡淡米香的唇内,舔舐着她的小贝齿,一圈又一圈,最后,湿热的舌头卷住了贺青的丁香小舌,缠绵极致,探入深喉。

    小小的身体被扣在怀中,熟悉而浓郁的男人气息汹涌而来,屁股上灼热的某物,硬硬的顶着女孩,让她知道,此刻的男人,即将化身成狼。

    “丫头,我饿了”秦墨细细的啄着贺青有些微肿的唇瓣,边吻着,边说道。

    “可粥被我吃完了,那你赶紧再去买点儿啊”贺青小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一般,一听秦墨说饿了,原本闭着的双眼,立即就睁开了,单纯而担忧的望着他。

    “可是,我只想吃你”秦墨说着,还用自己某个地方的坚硬,微微的刺了刺女孩的柔软地方。

    “不要,我有伤的”贺青一听秦墨的话,立即伸出了双手,想要抵住他的进攻。可是,奈何,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就是只小绵羊。

    “乖,我会轻轻的”秦墨说着这句话,就直接抱起了女孩,轻轻的放到了病床上……

    今天八千哦,虽然有些晚,但是,枝枝已经尽力了,办公室内,活儿很多,不敢码字,晚上枝枝尽量多更啊,么么大家,明天上肉肉哦,枝枝求月票,枝枝脱光光伸开双臂,不要脸求月票啊……最后,弱弱的飘过一句,如果喜欢枝枝的文,请支持正版,谢谢!!!!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