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 不在床上做奇怪的姿势了
    “贺青,你竟然会说法语?”爱丽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手指头,指着贺青憎恶的说道。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从十二岁就开始学习法语了,所以,你们的言谈,我都能够听得懂”贺青一边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一边望着面前爱丽的一副惊吓的表情,顿时,心情都觉得舒畅许多。

    “那你来到法国,为什么不说法语?”

    此刻的爱丽,气的直跺脚,原本以为自己才是那个台下看戏的,结果,到头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个站在台上被人当个笑话看了很久的戏中人。

    “你又没问”

    此刻的贺青,依旧是娇小的个子,依旧是那一双大大圆圆的眼睛,可是,在众人的眼中,却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捍卫爱情和捍卫自己男人脸面的贺青,浑身充满了斗志,此刻,就像一个张开羽翼,坚强而让人生畏的天使。

    没问,没问,听着贺青漫不经心的话,爱丽握紧了拿着杯子的手,狠狠的压着要冲出自己的身体的火焰,‘你又没问’眼前中国姑娘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像一把匕首般,乘着爱丽轻心大意时,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脏,打了她一个戳手不及。

    “秦墨,你就由着这个满嘴谎言,就连她懂法语都不告诉你的女人,丢尽你们威尔斯家族的脸面吗?”爱丽一脸怒容的对着一直冷冷的不说话,却浑身都透着冷意的秦墨说道。

    “爱丽,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评论”

    秦墨望着爱丽,出口就是让人心惊和胆颤的话语,那狠戾的话语,混合着一双冰冷的眼眸,在浑身都寒气逼人的秦墨身上,仿佛已经酝酿起了疯狂的暴风雨之势。

    ”秦墨,你……”

    爱丽亲耳听见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当众说出这种比打了自己脸都还要让人难堪的话语,嚣张没了,凌人气势没了,鲜红指甲的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伤心了,丢脸了,最后,蓝色的眼中,两道泪痕就这么落了下来。

    “爱丽,看在我们是世交的份上,我这次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没有下一次,不然,别怪我对你无情”

    站在贺青身旁,一直未她撑腰的男人,森冷的望着爱丽,隐忍而低沉的声音,从喉间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警告和恨意,浓重的让人心颤。

    “不,秦墨,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从小就爱你,你不能这样对我”爱丽此刻,不管不顾的对着秦墨喊道,泪水哗啦啦的顺着手指缝渗了出来。

    只是在悲伤的情绪,在动容的脸蛋,再晶莹的泪水,都撼动不了眼前这个眼中、心中只有一个贺青的男人。

    “还有,刚刚对着贺青嘲讽的人,顾叔,你都记住了吧”秦墨那暗沉似墨的眼中,此刻,除了憎恶以及为心爱女人报仇的情绪之外,再也装不下任何的东西了。

    听着秦墨发号施令般的话,丽萨和刚刚那些乘着混乱如疯狗般乱叫的人,心中都是一惊,完了,完了,被爱丽这个女人给一忽悠,就真的信了,这下,如果,被威尔斯家族计入了黑名单,那么,就表示着,在法国这个上流社会,他们就别想再有任何的发展了。

    “是的,少爷”被唤作顾叔的管家,身穿燕尾服,恭敬的走了出来。

    “将他们加入威尔斯拒绝往来的客户名单中,以后,我的视野里,不想看到他们其中的一人”秦墨浑身的冷酷和嗜血让人心惊,决绝的手段让人心生恐怖。

    法国的威尔斯家族,那是上流社会的顶层,M&H集团的经济实力和政治权利,那是,难以估量的,就连法国的最高首领都得让他们三分,但是,现在,这一群好不容易拿到威尔斯家族入场券的人,就这么被爱丽一忽悠,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威尔斯家不怕断了他们,因为,后面将会有更多人,前仆后继的过来想与这个庞大财阀背景的家庭攀上关系,但是,他们不一样,他们没有如此大的势力,他们是依附着威尔斯家族而存活的人,如今,却断了这一条路,一想到往后的日子,众人只觉得黑暗而忏悔。

    “大家也不要怪我,要怪啊,只能怪你们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听信了爱丽小姐的话呢?”顾叔活了六十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那一套,早已经运用的炉火纯青了,然后,望着被他请出去的人,顾叔这么一点拨,立马所有的人,都把火气转移到了爱丽的身上。

    那是他家的少爷,他自然得为他洗的白白啊……

    “秦墨,为了这个女人,你当真要不顾一切吗?生意不要了,长久经营的名声不要了,为了这个女人,你难道要像中国的皇帝一样,背上被人唾骂的罪名吗?”爱丽望着被顾叔请出去的一大半人,有些疯狂的说道。

    “我只是想告诉所有的人,伤我秦墨女人的人,就得付出十倍的惨痛代价”秦墨不带一丝感情的对着面前这个女人说道。

    “呵呵,好,很好……”

    爱丽说着这话时,缓缓的踏着高跟鞋,细碎步子的靠近贺青,然后,望着面前女孩的脸色,如乌云过境的天空,阴郁一片,当贺青不明所有的想要后退时,却因为脚伤的疼痛,而抬不起来。

    “贺青,你凭什么得到他的喜欢,你凭什么让他对你神魂颠倒,凭什么???”

    爱丽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也缓缓逼近贺青,望着一脸都是不怀好意的爱丽,秦墨皱着眉头,刚想要将身旁的女孩拉到自己的身后时,突然,爱丽抬起自己的高跟鞋,就往贺青的脚背上,踩了上去。

    “啊~~”紧接着,贺青的一声尖细痛苦的惨叫响彻整个宴会现场,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虚弱的女孩,身体摇摇晃晃的往旁边倾倒,然后,徐徐的靠在了秦墨的怀中,此刻的爱丽,似乎也发了狂一般,不停的抬起自己的高跟鞋,用那尖细的跟,直直的踩在贺青穿着白色低跟鞋的脚背上。

    一次又一次,直到秦墨猩红双眼,发狠的一巴掌将她拍在了地上。

    “丫头,怎么了?丫头?”

    秦墨怀中抱着贺青,望着脸色发白,嘴唇发紫的心爱女人,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倒流了,心脏的那一处,疼的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

    “疼,疼,秦墨,疼……”贺青要在秦墨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双小手紧紧的揪着男人的衣服,连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楚了。

    “疼,哪里?脚吗?”

    秦墨刚刚也看到爱丽朝着贺青的脚步狠狠的踩了几脚,估计是被高跟鞋跟刺痛了,可是,当秦墨一双怜惜的重瞳往下贺青身下的一双小脚时,原本怜惜的目光,顿时发出了猩红的嗜血。

    只见原本一双白玉般的双足,此刻被爱丽踩的乌青而紫色,但是,这些都不算是最打紧的,只见贺青原本一双白色的鞋子内,正不断的往外溢出鲜红的血液。

    鲜艳的红色,白色的鞋子,红与白的相容,相撞,形成了触目惊心的一幕,看的所有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不仅如此,因为贺青本来脚背就薄,所有,有些地方,竟然还能够依稀可见钉子和银针的头部裸露在脚背上……

    “天呢?”当秦老夫人走进看时,望着贺青的一双嫩足,伸手遮住了自己的嘴巴,震惊而恐怖的望着这一切。

    望着贺青脚背上的冒出点点头部的银针和钉子,所有看到的人,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然后,望向要从地上爬起来的爱丽,都带着恐怖和害怕的神色了。

    “秦墨,我的脚怎么了?”

    贺青紫色的唇瓣已经被自己咬的发紫,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出血了,正当她要低头望向自己的伤口时,秦墨突然一双大手直接挡住了她的视线。

    沾着泪珠的睫毛颤抖着轻轻刷过秦墨的手心,却让这个男人的心更疼了,可是,他不想,不想让这个单纯的姑娘,看到自己的脚,看到人性最丑陋的一面。

    他的贺青,他的姑娘是纯真的,美好的,她只要了解人性的善良和单纯就可以了,而这丑陋而狰狞的一片,他真的不希望让她去碰触。

    “没事,只是被人踩了几脚而已,青青乖,忍忍就好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秦墨柔声的安慰着这个被自己蒙住了视线的女孩,可是,一张俊脸,却是狠戾到了极点。

    “顾叔,备车”

    秦墨一把扯过餐桌上的餐巾,遮住了贺青的一双让人惊恐的双足,然后,抱起椅子上的小人儿,朝着门口走去。

    “不,秦墨,不是我干的,我,我不知道她的鞋子里有钉子和针的……”爱丽从地上爬起来,哭喊着,就朝着秦墨扑过去,结果,人还没够到,就被一旁的仆人给拦住了。

    爱丽哭喊的声音,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停下脚步的秦墨终止了:

    “爱丽,如果我的女孩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我就让你成为中国历史书上所说的‘人彘’,我说到做到”

    秦墨的所有情绪,源头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此刻他怀中小人儿,现在抱着女孩的男人,疯狂到让人可怕,如果他怀中的那个人有个什么闪失,或许,他会靠着他的财力、物力和人脉,将所有相关的人和事情,摧倒然后毁灭。

    没有再看身后的女人一眼,秦墨冷冷的走出了宴会厅。

    秦老夫人厌恶的看了一眼已经被吓的有些失神的女人,声音也是冷到极致,对着佣人说道:

    “给我把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赶出威尔斯家,从此,让她不能靠近我们威尔斯家族半步”秦老夫人的话一出,两个佣人便利索的把依旧挣扎的女人,直接丢出了城堡。

    “妈,我们也去医院看看吧”冷霜望着敞开的大门,听见远处汽车发动的声音,脸色十分担忧的说道。

    “去干什么,只会给人添乱,医院有医生,你给我在家好好呆着,若不是你一直撺掇着世明说爱丽好,现在,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了,这里的善后事情,你跟世明处理吧,我累了,上楼了”秦老夫人说完这话,便直接扶着楼梯缓缓的上了楼。

    “霜儿,别难过,母亲今天心情不好罢了”秦世明拍了拍冷霜的肩膀,宽慰道。

    “恩,没事,我知道的”冷霜听着秦世明的话,报起宽慰的微笑,一双温柔的眼睛,望着门口,脸上是掩藏不住的担忧之色。。。。。。。。

    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轿车内,贺青被秦墨抱在怀中,浑身都被汗水所净湿,一张小脸上,白的跟死人一般,就连嘴唇都白的眉眼一丝血液了,贺青一双小手紧紧的揪着秦墨胸前的衣服,痛苦的闭着双眼,浑身僵硬,实在是熬不住了,就轻轻的喊一声‘秦墨,痛’。

    望着这样的贺青,秦墨只能够不断地发狠的催促司机快一点,再快一点,望着贺青一双依旧留着鲜红血液的脚,秦墨的心都抽搐了起来,恨不得让他来替她承受了所有的痛苦。

    因为,贺青的高跟鞋底,被人放了细针和钉子之类的东西,而且,这些尖锐的东西,已经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肉内了,秦墨就是想要帮她脱鞋子,都是不可能的。

    瞧着昂贵白色羊毛毯上越来越多的血液,秦墨的一张脸,越来越黑,而怀中女孩原本痛苦的申银,也越来越低,那一双小手揪着衬衫的力道,也缓缓地减弱了。

    “丫头,丫头,看看我,看看我”

    秦墨轻轻的拍着贺青的脸颊,想要跟她说话,让她别睡着了,所谓心乱则方寸大乱,秦墨此刻,就是这样,跟贺青待的时间长了,就沾染上了贺青女孩子家家胡思乱想的毛病了,瞧着怀中小人儿气息越来越弱,力气也越来越小,秦墨突然害怕了,如果,她就这么去了,那他怎么办?

    所以,他不能让她睡着了,小丫头绝对不能够睡着的。

    “青青,醒醒,丫头,看着我,丫头……”秦墨的一双重瞳暗到了极致,脸上的焦急和担忧表情,更是对面顾叔从未见到过的。

    “丫头,你醒醒,只要你醒过来,以后我在床上,再也不会摆一些你不喜欢的姿势了,好不好?”秦墨此刻,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这最后的一句话一处,立即引得坐在车内的顾叔头顶一阵的乌鸦飞过。

    自家少爷没看出来,竟然还是个好这一口的人啊。

    “咳咳……秦墨……”怀中的小人儿终于有了反应,轻轻地使了最大的力道揪着秦墨胸前的衣服,喘着大粗气,声音极其细微的说道:

    “你……个大色狼……,我……我都这样了,你还想那种事情……”

    “好好,不想,不想,只要你清醒着,我就不想,好不好?”秦墨见贺青终于有了些清醒的意志,于是,将怀中的小人儿搂的更紧了,脸上更是有着从未有过的高兴和疼惜。

    听着秦墨的话,贺青再次闭上了眼睛,但是,不一会儿,突然,感觉脖子处有些湿润的感觉……

    “秦墨……”贺青艰涩的开口,缓缓的伸出双手,想要触摸搂着自己的人,结果,手才刚伸到一边,秦墨突然抓着她的手臂,语调喑沉而沙哑:

    “怎么了?”

    “你……是不是……”贺青不确定的想要开口问道。

    “青青”秦墨温柔的唤了一声贺青的名字:

    “我只是……”最后的那几个字,他没有说出口,只是一直将自己的头埋在了女孩的脖颈处,一直到车子开进医院中。

    我只是害怕,害怕你就这样像两前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两年前,他可以花费时间,将她找到,可是,两年后的今天,他害怕了……寻找那是还有一丝希望的,等待,那是怀揣着曙光的,而现在呢……

    当贺青被秦墨抱着直接进入手术室时,望着冰冷的手术室以及无影灯打下来的灯光时,已经疼的没有只觉得女孩,揪着贺青的袖子,可怜巴巴的说道:

    “秦墨,为什么我要进手术室,还要做手术”

    不是说,只是被爱丽踩了几脚吗?那不是该只有淤青就好了吗?可是,此刻,她是在手术台上啊……

    “乖,没事的,医生只是替你检查伤口而已”秦墨此刻,紧紧的握着颤抖的一双小手,轻声的安慰着,就连这瞎话都说的,完全是平常而没有一丝慌张的。

    “真的吗?”贺青躺在手术台上,只觉得昏昏沉沉的,她……好像睡觉啊……

    “乖,闭上眼睛,睡一觉,就好了”秦墨弯腰亲了亲贺青的额头,温柔的说道。

    望着被打了麻醉的贺青,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秦墨的心,此刻,也终于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望着做手术的医生正慢慢的运用着手术器材,一点点儿的将贺青已经被固定住了的鞋子,缓缓的从她的脚上,慢慢的移开……

    呜呜,好累啊,已经一点了,枝枝明天还上班,所以,就先更新五千字吧,或许,大概,今天还会有一更新的,么么大家,看在枝枝这么努力份儿上,枝枝求月票,求订阅,看盗版的亲们,看着枝枝这么努力,你们好意思嘛?????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