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 屁股上的玻璃,谁拔
    “怎么了?哪里疼?要不要紧?”

    趴在床上的女孩被人紧紧的搂入怀中,男人的大手缓缓抚上女孩的脸颊,出口的话语,带着某种急切想要安抚小人儿的感情在里面。

    “秦墨,我好想你”

    当秦墨靠近女孩的瞬间,身上传来的熟悉好闻的味道,一下子让女孩这几天来所受的恐惧和委屈,突然就这么喷涌而出了。

    贺青主动的扑进秦墨的怀里,两只小手更是紧紧的搂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脖颈,一张小小的脸颊仰望着抱着自己的男人,柔软的娇躯几乎完全的瘫软在男人的怀中。

    然后,鼻子一酸,委屈和恐惧化作了滚烫的晶莹泪珠,争先恐后的掉落了下来。

    当在餐厅内知道陈蕾骗了她时,她就好想告诉秦墨,让他替自己出头,当她被那个陈彪的胖子欺负时,她满脑子的都是秦墨的身影。

    就是后来在徐子彦的卧室内,她都满心的期待着秦墨能够解救她。现在,她终于看到他了,这么静静的躺在了他的怀中,她的一颗心,终于沉淀了下来,秦墨,有你真好。

    “乖,不哭,不哭了,青青不哭”

    秦墨最见不得的就是贺青掉眼泪了,于是,搂紧了女孩,托起一张泪光闪闪的脸颊,就吻了上去:

    “丫头,我也想你,乖,一切都过去了,青青最乖了,青青不哭啊”

    簌簌掉落的眼泪,晕染了男人的衣服,女孩仰头急切的寻找着秦墨安抚人心的嘴唇,嗓音里仍带着浓浓哭音,且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小小细细的音量如同小动物一般。

    然后,含住了唇瓣之后,女孩就迫不及待的啜着,渴望的探出小舌,滑入男人的口中,史无前例的主动,让男人都有些惊讶,最后,吻着吻着,眼泪掉的就更多了,小手紧紧抓着秦墨的衣角,最后,额头抵着额头,唇瓣靠着唇瓣的,女孩终于哭出来声。

    听着女孩的哭泣,秦墨轻轻的叹了口气,一手温柔的拍着女孩的背部,替她顺着气,一手紧紧的搂住了这个失而复得的宝贝。哭出来也好,总不至于憋在了心里,把她给憋坏了的好。

    好半响,女孩的哭声才渐渐的止住了,望着一张哭的鼻子红红,脸颊红红,杏眼红红的小脸蛋儿,秦墨心疼、肉疼浑身都疼了起来。

    心爱的姑娘,自己宝贝的不得了的丫头,连自己的都不舍得欺负一下的女孩,这下子被两个男人给差点儿玩弄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做点儿事情的话,秦墨觉得,他简直就不是男人了。

    “陆明”秦墨一边动作温柔的拽着自己衬衫衣袖的内衬,轻轻替女孩子擦去脸上的泪渍,一边声音森冷的喊着旁边的人。

    “是,老大”陆明此时正缓缓的扶起被秦墨揍倒在地上,有些起不来的医生。

    “放出消息,就说M&H集团要收购徐氏,让商界的那些人,给我看着办点儿”

    徐子彦,敢欺负我秦墨的女人,那就得付出该有的代价,不就是仗着有徐氏吗,如果没有徐氏替你撑腰,看你还能狂到几时。

    当陆明走到门口时,突然遇到赶到门口的欧阳瑞,说了声抱歉之后,就立马的走了,

    “我·操,还是晚来了一步”欧阳瑞望着病床上相拥的两人,轻轻的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走到病床边,望着泪眼婆娑的女孩,声音带着关切的问道:

    “小青青,你怎么样啊,有没有事情啊?”

    “欧阳瑞,你也来了啊,我没事了,谢谢你啊”贺青此刻半趴在秦墨的身上,声音轻轻的说道。

    “这位贺小姐,您身上的玻璃碎片必须得马上取出来,不然,会很容易感染的”

    那位原本看着白白嫩嫩的医生,此刻一张萌货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原本可爱的小巧鼻子也流出了红色血液,可是,那医生虽然狼狈,却还是十分敬业的对着贺青说道。

    “医生,您没事吧?”

    听着那位医生的话,贺青十分尴尬而歉意的说道。你说人家医生也是好心好意的,这秦墨竟然不领情,还把人家给打了,这简直就是老人与蛇的故事嘛。

    “我没事,都是皮外伤,不过,你身上的玻璃片我得……”这医生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听得搂着女孩的秦墨冷冷的说道:

    “她的伤,不用你操心,把纱布和药水之类的东西留下,你可以滚了”

    “可是……”那位白白嫩嫩的医生还想说什么,却被秦墨犀利冷冽的眼神,直接给吓的抖了一抖。

    “我说秦墨,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医生啊,小青青伤到哪里来,你让人家医生看看啊,毕竟人家才是专业的啊”欧阳瑞站在一旁,看不下去了,怎么说,小青青受伤了,那就得让医生看吧。

    “你也给我出去”秦墨听着欧阳瑞聒噪的声音,同时,也冷着声音命令道。

    “我擦,秦墨,你个过河拆桥的家伙,是谁帮你找到小青青的, 你现在就这么对我?”欧阳瑞被眼前这个男人说出的话语给气到了,他以为他是谁啊,竟然还命令起他欧阳瑞了。

    “欧阳瑞,贺青能够找到,并不只有你的功劳,而且,我的话,我不说第二遍”秦墨寒意十足的话语,如冬日里呼啸的北风,刮入欧阳瑞的耳中,冻的男人,一阵的抖动。

    “我……好,我走了”欧阳瑞提着一旁扭扭捏捏不肯出去的医生,直接出了病房。

    “我说,小青青到底得了什么毛病啊,什么玻璃碎片啊,她到底哪里伤到了啊,秦墨还把我们给轰出来了?”欧阳瑞站在病房门口,望着此刻已经不流鼻血的小医生,八卦的问道。

    “贺小姐被玻璃扎到了,所以,才来医院的”这个医生尽职的说道、

    “什么,被玻璃刺到了,严不严重啊,她哪里被玻璃刺到了啊”欧阳瑞望着走廊门口的人们,缓缓问道。

    “欧阳先生淡定,贺小姐只是屁股上被刺到了而已”那个医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道。

    “咳咳,咳咳……”

    听着医生的话,欧阳瑞直接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咽到了,他,他说哪里?皮……屁股……欧阳瑞回想起刚刚在病房内贺青趴着的姿势,好吧,他应该想到的,不然,秦墨也不可能这么护着了啊。

    安静的病房内,贺青依旧趴在秦墨的怀中,然后,感觉房间内的人都被秦墨赶走之后,女孩羞红着一张脸,喃喃的问道:

    “秦墨,你真要给我拔吗?”

    虽然她对秦墨是百分百的信任的,但是,毕竟这种玻璃的东西,也不是小儿科的事情啊。那都是医生该干的活儿啊。

    “乖,相信我……”

    秦墨说完这话,便拿起旁边医药盒子中的镊子,然后,双手轻轻的褪去女孩的裤子、内·裤,顿时,女孩圆润的小PP就这么展现在了秦墨的眼前。

    其实,贺青小屁屁上的玻璃碎片也不是很多,就是都是比较大的玻璃嵌在了里面,当然,越大的,拔起来,倒是越容易,于是,秦墨拿着镊子,这活干的倒是轻松不少。

    秦墨的家族,是绝对不接受一个懦弱而不会身手的继承人的,所以,在秦墨少年的事情,便已经经历了各种残酷的考验,身体上的受伤,更是多了去了,而现在的拔玻璃,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很快,秦墨就把女孩屁股上的玻璃给拔了个一干二净,然后,又轻轻的倒上药粉,熟练的包扎好,最后,再把裤子给穿上就好了。动作干净利落,完全不逊于医生啊。

    而当这一切收拾利落后,欧阳瑞也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不过,却带来了一个不知道该算好还是算坏的消息,刚刚手术室传来的消息,贺敏的孩子没有保住,贺家的人已经到了医院,并且当贺存山得知这一切之后,扬言要报复徐子彦。

    贺青听着欧阳瑞的述说,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照理说,贺敏对自己一直都是冷嘲热讽,还将自己的父爱给抢走了,她听到这个消息应该是爽快的,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贺青心中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只是产生了无限的悲凉。。。。。。。。

    而过了几天之后,徐氏集团的股票开始疯狂的下跌,集团内部人心惶惶,原本一直是作为好友一方的贺氏,这一次,也不再帮助徐氏了,半个月后,A市的一代巨贾就这么败落了,徐氏集团被迫收购,徐子彦从徐氏的总裁变成了经理。

    这一切来的十分的突然,却又感觉十分的合情合理,毕竟徐氏一下子得罪了贺氏和M&H集团,虽然M&H是近来才空降A市的,但是,凭借着背后强大的欧洲财阀做后盾,再加上贺氏的推波助澜,想要弄倒一个小小的徐氏,简直是易如反掌不是吗?

    而经历了这一切的贺敏,似乎也看开了,在贺青生病住院期间,贺敏竟然破天荒的来看她,并且跟她道歉的同时,还告诉她,她就要去美国的,目的说是去游学,贺青想,她或许是为了逃避A市的这一切吧。

    贺青躺在病床上,听着陆鹿讲这几天来,A市所发生的一切,心中一阵的感概,徐氏毁在了徐子彦的手中,他应该很不甘心吧,当然,如果贺青能够预料到后面来发生的事情,那么,她此时就会去同情这个男人了。。。。。。。。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