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章 找到你了(枝枝不要脸,求月票)
    当贺青不见的这两天内,秦墨这边已经着急疯了,那天将贺青从餐厅带走的人,似乎并不是从正门而走的,陆明带着一干人全城的搜索,两天下来,硬是连个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

    而在审讯室内的陈彪倒是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可是依旧问不出半点儿关于贺青的下落,不过,在对他的严刑拷打中,倒是把上次那一次包厢内的其他人,给供了出来。

    于是,凭借着M&H集团以及欧阳家在A市的政界势力和人脉关系,A市的政界高层,这几天,经历了史上最大程度的换血和改革。闹的人心惶惶不说,就连公·款吃喝的风气,都下降了不少。

    这两天内,秦墨因为没有贺青的消息,面色寒如冰霜笼罩一般,阴翳的神色恍如来自地狱的修罗刹,一双本就淡漠的重瞳之下,布满了血丝,这几天来,集团上下的所有人,都躲避着这个冷的可怕的男人,深怕一不小心,就把惹怒了这个男人。

    “老大,老大,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M&H集团的总裁办楼层内,陆明通红着双眼,脸上是几日来都不曾见到的兴奋表情,边喊边冲进了总裁的办公室内。

    “什么消息?”书桌前浑身都阴冷的可怕的秦墨,一听陆明的话,立马从桌椅上站了起来,声音都透着几分焦急和紧张。

    “根据线人传上来的消息,说那天餐厅的后门,听着一辆价格不菲的轿车,后来,根据那人记忆中的车牌号码,我发现,竟然是徐子彦的车”陆明双目炯炯的望着自家的老大,一张脸上都是掩藏不住的兴奋,两天下来,终于有眉目了。

    “走,去徐宅”秦墨听着陆明报告上来的消息,脸色一沉,猛的推开自己身后的椅子,大步就朝着门口走去。

    这几天来,他们的精力一直集中在陈彪这一伙儿人身上,却忘记了,还有一个徐子彦啊,这个男人,是最有动机,也是最有可能的人了,不是吗?

    可是,秦墨才按下电梯键,刚要抬脚跨入电梯内时,突然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秦墨,小青青在市医院,我刚刚收到消息,贺青和贺敏都被救护车,从徐家接到了市医院,具体情况还不明确,我正要往那里去”电话另一头,是陆明开车门,关车门的声音。

    “知道了”秦墨放下电话,按下电梯按钮,直接来到了地下车库。

    “去市医院”

    听着秦墨的话,陆明立即反应过来,刚刚老大接的电话,估计就跟贺青的失踪有关,于是,也不敢懈怠,立即发动车子,就往市医院的方向赶去。

    A市的市医院内,院长出动,只因为今天医院内,迎来了两位身份不凡的病人,贺敏被送进医院时,身下已经红的可怕了,一边鬼叫着,一边将她送进了手术室内。而贺青呢,则趴在担架上,满脸惨白的被送进了高级的VIP病房内。

    “徐子彦,你去手术室看看贺敏吧,她现在的情况应该很危险”

    贺青额头上,冒着满满的细毛,咬着牙说道。刚刚她跟贺敏在同一个救护车内,被医生弄醒的贺敏一直喊着疼,叫着孩子,而且,她身下的一大滩血,真的好恐怖,她的孩子……恐怕已经……

    “那你在病房内呆着,我等会儿再过来看你”

    徐子彦此刻的脸上,也有着淡淡的焦急,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谁都是不愿意的,而且,现在想来,贺敏怎么说,现在也是贺家的女儿,若是因为今天的这件事情,让徐贺两家产生了芥蒂。

    那么,徐氏以后在商场上,恐怕就会失去一个得力的商界朋友了啊。现在想想,徐子彦心中又有些后悔了,前面的时候,他不应该如此的冲动的,至少现在来说,贺敏也不是完全的没有利用价值啊。

    当徐子彦行色匆匆的离开病房后,贺青望着病房内的一切,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就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啊,现在这病房,怎么样,都比徐家的卧房好啊,现在,她的任务就是跟秦墨取得联系,然后,她就能够摆脱徐子彦这个可怕的男人了。

    痛到最后,就是麻木,病房内的小贺青此时就是这样,只见此刻的贺青,趴在床上,小小的脑袋歪着,静静的思考着该如何通知秦墨时,病房内就进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大大的眼睛,白白嫩嫩的脸蛋,文文弱弱的样子,一看就感觉像是个实习的医生。

    “贺青?”

    虽然男孩子一副假装老成的样子,但是,一听他开口说话,就已经完全的破功了,因为男孩子就连出口的话语,都带着软绵绵的柔柔感觉。

    可是,一旁的贺青,此刻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听着医生的问话,下意识的答道:

    “恩”

    然后,这位年轻的医生只是奇怪的瞥了一眼的病床上游神的女孩子,慢慢的走到女孩子的病床后面,然后,再次开口道:

    “麻烦请脱一下裤子”

    这下子,游离太空的小姑娘有反应了,抬头努力的将自己的脑袋往后面伸去,望着那个跟自己几乎差不多大的纷嫩小男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再次问道:

    “你,你刚才说什么?”脱,脱,脱裤子?????

    “请脱一下裤子”

    男孩作为医生,很有耐心的又说了一遍,因为贺青本来受伤的部位就是在屁股上啊,瞧着此刻朝天的睡裤上,还沾着满满的血渍呢,估计,被玻璃刺的不轻啊,不说别的,这男孩子现在可是处于工作的状态下,自然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啊。

    “我,我……”贺青涨红着一张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让她在一个男孩子面前脱裤子,暴露自己的小PP,似乎,她还没有这么开放啊。虽然,面前的是男医生。

    “我能不能不脱啊?”

    “你不脱,我怎么拔出那些玻璃渣子啊?”男孩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

    “……”女孩此刻满头的黑线啊,满脑子的脱裤子,脱裤子……

    “害羞吗?没关系,在医生的面前,人都是一样的,既然你害羞,那就我帮你脱吧”

    男孩子似乎也看出了贺青的羞怯了,于是,很好心的安慰眼前这个脸蛋儿都快跟煮熟的虾子一般的女孩。

    男孩一边说,一边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双手,掀开了盖在女孩子身上的薄薄被子,然后,亲手掀起女孩子的睡衣,拉着睡裤的裤头,缓缓的往下褪去。。。。。。。。

    结果,当秦墨赶到医院,经过医生的询问,得知病房的号数时,推开病房门,就见自家两天不见的心爱女孩子趴在病床上,一张小脸额头冒着冷汗,小嘴紧紧的咬着下唇,有着隐忍的表情,可是,小脸颊上,却是一片的樱桃红。

    咋往下看时,就见女孩的病床边,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孩,正拉着女孩的裤子,缓缓的往下褪,露出白色的小内内来,那个医生脱完了睡裤之后,还嫌不够,又伸出了‘魔抓’去脱女孩子的内库,这下子,秦墨原本就火大的表情,更加的阴郁了。。。。。。

    “住手,你个禽兽”

    秦墨一说完这句话,就朝着病房冲了进去,然后,挥起拳头,就往那位白白嫩嫩的医生脸上给揍了下去。。。。。。。这一拳头,使了十足的力道,打的那位医生,直接滚在了地上……

    “啊~,秦墨,你干嘛啊?”

    贺青一听床边的动静,立马就看了过去,却见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脸上有着嗜血的光芒,挥舞着粗壮结实的手臂,又快又狠的一拳又一拳的往地上那个男孩子的身上揍去,而那个可怜的医生,此刻,已经被揍的说不出来话来了。

    “秦墨,你住手,住手啊,他是医生,是医生啊”贺青趴在病床上,焦急的喊道。

    “医生就能够随便脱人家的裤子了?”秦墨猩红着双眼,此刻,他的面前,只有刚刚自己两天不见的心爱女孩子,被人脱裤子的画面。

    “陆明,你还愣住干什么啊,赶紧把秦墨拉开啊,这样下去,要出人命了啊”贺青浑身都疼的不行,没有办法下床,于是,立马就叫着旁边的陆明,让他去帮忙。

    “老大, 老大,贺小姐让你别打了,老大”陆明听着贺青有些焦急的叫喊,于是,上前就去拉住暴走的男人。

    “闪开”

    秦墨一把推开那个身后想要拉住自己的男人,这两天来,他烦闷,他暴躁,他有气发不出,而现在, 正好找到了个宣泄的出口,秦墨,若是不打的痛快了,那是绝对不会停手的。

    “秦墨……啊~~~”

    原本沉浸在痛打中的男人,一听到床上女孩子的呼喊声,立马就听了手,丢下被打的医生,急匆匆的来到病床上,抱着趴在床上刚刚失声呼痛的女孩,一脸的焦急和怜惜:

    “怎么了?哪里疼?要不要紧?”

    呜呜,大家都不给枝枝留言,枝枝好桑心,枝枝求月票,不要脸求月票,脱光光了求月票。。。。。。。有月票的孩纸,把月票给枝枝吧,好人会有福报的哦。。。。。。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