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八章 女孩失踪了
    古色古香的包厢内,女孩子的阵阵呼救声不断传出,听的外面经过的人,胆寒而愤怒,可是,却没有人敢进去一窥究竟或者是伸张正义。

    毕竟,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和残忍,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干出这种事情的,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人,不是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现下很多人的想法。

    而与包厢内的紧张氛围不同,M&H的集团内部的宽大会议室内,秦墨一声笔挺西装的坐在总裁主位上,紧绷着一张英俊的脸庞,认真而仔细的听着那些高层侃侃而谈集团未来的发展状况以及近几个月来,公司的利润值和股票波动情况。

    虽然秦墨听的认真,可是,内心却从刚刚开始,便不断的涌起一丝不安的情绪,搅得男人一双深邃的眼睛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沉色,而剑眉则是紧紧的皱着,那修长的手指,更是无意识的摩挲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秦墨心中的某一个部分,总觉得空落落的,似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耐心的听完市场部门高管的汇报,秦墨那一丝的不安更是涌现的让他连紧张都无法压抑住了,于是,主位上的秦大总裁突然抬手,示意停止开会,就在会议厅内的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座位上的这个冷清的男人,直接拿起手机,就走到了落地窗前。

    秦墨一手搭着窗前的栏杆,一手在手机上飞快的按下一连串的刻在心底的数字。

    拨通电话,熟悉的手机的铃声响起,可是,近乎一分钟快要过去了,却迟迟的听不到对方的接听,最后,听着甜美的中国移动小姐传来的声音,站在窗前的男人,一张英俊的脸庞,直接沉入了谷底,心中的不安已经布满了自己的全身。

    秦墨,挂断电话之后,又拨出了另外一个电话:

    “喂?”很快,对方就接听了。

    “我是秦墨,让贺青接电话”秦墨浑身透着一股说不清的强大气势,静静的俯视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街道,出口的语气,也带着命令的口吻。

    “小青?她跟陈蕾出去吃饭了,你找她打她电话啊,打给我干嘛?”此刻,正在酒吧中忙碌的陆鹿听着秦墨的声音,语气也带着不耐烦,妈蛋的,她都快忙死了。

    “我打她电话,她没接”秦墨口气极差的说道。

    “那她估计还在吃饭吧,没听到,你过会儿再打呗”

    陆鹿听着秦墨不善的语气,翻了个白眼说道。这男人怎么这么龟毛啊,人总有电话没接到的时候吧,没接电话就成这个样子,那以后如果人不见了,他是不是还得发动全世界人找啊。

    听着陆鹿的话,秦墨脸色难看的挂了电话。

    “老大,估计贺小姐手机没带在身上,这会议才开到一半呢,大家可还都在等着您了,您看……”

    一旁的陆明,望着会议厅内不知所措,面面相觑的高层,最后,只能让他这个身为秦墨贴身的秘书兼管家职位的人,小心翼翼的上前询问了。

    “今天会议解散,明天继续”

    秦墨听着陆明的话,眼皮都没抬一下的望着手机,浑身都冷的如腊月的冰霜一般,冷冷的说道,那出口的话语,那浑身的冷气,都让身旁‘胆儿笑’的陆明一阵的心惊肉跳。

    “呃?可是?”

    因为M&H集团总部是设在欧洲的,而在中国的发展,也是近来才开始的,尤其还是M&H集团的总裁亲临坐镇,这样的排场,能不让M&H集团驻中国的子公司,从上到下,惊叹不已吗?

    而现在的这个高层会议,原本两天前就该举行的, 可是,那个时候,自家老大正躺在温柔乡里,而今天,这会议到一半,自家老板又出幺蛾子了,而且,为的又是同一个人。

    陆明此刻,闷闷的想着,贺青果然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姬啊。看看他家老板都被迷成什么样子了。陆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秦墨冰冷如利剑一般的眼神给吓得退了回去。

    就在会议厅内沉浸在恐怖的寂静之中时,秦墨天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几乎是同一时刻,秦墨就将电话给接了起来:

    “喂”

    “秦墨,我查到了,虽然不能够百分百的肯定,但是,也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可能性……”电话另一头,欧阳瑞激动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入秦墨的耳中。

    “说重点”此刻的男人,可没功夫听他在那儿瞎扯淡。

    “呃?我把那家餐厅的所有画面都看了一遍,在我跟贺青吃饭的时间点内,监视器显示,贺青那个同学陈蕾也来这家餐厅了,而且,她是跟好几个女人陪着几个男人来的,而那些男人,可都是A市政治界的一些角色,他们进入大厅内的时候,比我们早了一些,但是,他们不在大厅内吃饭, 都是在包厢内的,而他们出去的时间,差不多就是青青被下药的时间点,从监视器看出来,他们出去的时候,每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异样”

    欧阳瑞的话还未说完,就见秦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那握着手机的手紧紧抓着,一双重瞳之下,是浓的化不开的黑暗,看的让人有些渗寒。

    “喂喂,喂喂,秦墨,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秦墨??”

    总算有些眉目的欧阳瑞,原本兴奋的声音,在听到电话另一头秦墨的无声之后,激动的心情也顿时变得有些不太高兴了。妈的,他查到这么重要的线索,这秦墨怎么一点儿都没有高兴的反应啊。。。。。。

    “欧阳瑞,贺青刚刚跟陈蕾出去吃饭去了”秦墨低沉带着压抑和某种即将爆发的情绪通过手机,缓缓传了过去。

    “她跟别人吃饭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我跟你说的是她被下药的事情……等等,你说,她跟谁去吃饭了?”欧阳瑞原本还想对着电话咆哮,可是,脑袋一顿,刚刚秦墨说……贺青跟谁去吃饭了?

    陈蕾?那个践人?他有没有听错啊。

    “陈、蕾”秦墨此刻的脸色冷的让人心惊肉跳,不明事理的在坐高层望着自家总裁的脸色, 一个个的,吓得都不敢出声了。

    “我擦,陈蕾她就是个装陪男人的践货啊,他们去哪里吃饭知不知道?麻·痹,老子现在就让交警大队把A大附近的路况监视画面给调过来,我看这陈蕾真的活的不耐烦了吧”欧阳瑞气急败坏的说完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而一边的秦墨,缓缓放下手中的电话,面色凝重的对着陆明说了一句:

    “出动暗夜”就浑身冷意的往电梯门口跑去了。

    当秦墨来到地下车库时,欧阳瑞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一按下接听键,就听到欧阳瑞发飙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监控画面中,追踪到他们去了市中心的一家中式的餐厅,我现在往那边赶去,我把地址发给你”

    三秒之后,秦墨的手机上,就出现了那家餐厅的地址,然后,就见秦墨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将油门踩到了最大的力点,在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中,霸气的KoenigseggCC在停车场上冲了出去,仿若无人的飙车在道路上。

    他不该放任她一个人去上课的,既然知道前晚上小丫头中春药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就不该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在事情还没有调查出来的时候,还让她一个人去学校的。

    坐在车内的秦墨,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以前的缜密性呢,他以前的严谨性呢,怎么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川流不息的马路上,秦墨的霸气跑车一路飙到了近两百码,闯了红灯不算,还差点和迎面而来的好几辆轿车相撞,幸好,都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丫头。你千万不要出事情啊,这是秦墨此刻唯一的想法,拿出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按着回拨键,可是,永远都是中国移动的声音。

    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女孩中了春药后的画面,脑袋乱了,手脚也开始不听使唤了,最后,只剩下猛踩油门,不要命的往那餐厅飙去了。。。。

    当秦墨达到欧阳瑞所说的那家餐厅时,就见欧阳瑞的车也同时的达到了目的地,然后,两个心急如焚的男人默契的交换了眼神之后,就一起朝着餐厅的柜台奔去了。

    “刚刚有没有两位漂亮的女士进来过?”欧阳瑞气喘吁吁的趴在柜台上,急切的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你说的女士长什么样子,我们这边有很多的……”

    柜台小姐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得‘啪’的一声,只见秦墨阴郁着一张脸,将自己皮夹中的一张照片给拍在了柜台上,蠕动自己的唇瓣,犀利的眼神加冷的让人打颤的语气:

    “就是这个人”

    “好……好的,先生,请,请跟我来……”

    柜台小姐一见秦墨这阵势,立马就害怕了起来,颤抖着声音,有些不知所措的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然后,将他们领到了贺青的包厢内。

    “哗啦”一声响起,原本紧闭的房门,被服务小姐来开,还没有做好一个请的姿势,就见欧阳瑞已经推开了身旁的姑娘,和秦墨一起冲了进去,然后,入眼的一切,让这两个男人都呆住了。

    包厢内,满地的碎片,满地的饭菜,乱七八糟的一堆一堆的,而原本摆放好的桌子也被人推倒在一旁,显得更加的乱而杂了。

    可是,这一切都不是让冲进来的两个男人脸色大变的原因,只见满地狼藉的地板上,赫然躺着被撕的乱七八糟的属于某个女孩子的衣服,还有被丢弃在一旁,已经混上了菜汁的女孩子的内衣,以及被撕破的女孩子的半身裙。

    那些衣服,秦墨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了,那是,他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吩咐服务员从酒店附近的商城中买回来的贺青的衣服,而现在,就这么鲜明而又刺眼的残破不堪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地面上混乱的一切,毫无悬念的告诉着欧阳瑞和秦墨,刚刚他们还未感到的时候,在这间包厢内,是进行了一场多么激烈的‘战斗’。

    “怎么,怎么会这样,天呢,来人啊,快来人啊……”

    最后进来的服务员,望着此刻包厢内发生的一切,立即就失了脸色,慌慌张张的从包厢内跑了出去,跌跌撞撞的想去叫他们经理过来。

    可是,这门还没有跨出,就被后面进来的陆明等十几号的黑色西服男人,给捂住了嘴巴,一巴掌拍晕了过去。

    “秦墨……”欧阳瑞面色惨白的呆呆望着发生在包厢内的一切,叫着身旁的男人,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贺青呢?”秦墨面色凝重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出口的话语,足可以把一个人给冻死。

    是啊,放眼望去,虽然这间房间乱的不能再乱了,可是,这贺青却不在房间内啊,倒是地上,有着一个嘴角流血,躺着装死还是不知道真死了的肥胖男人,只见那个男人,浑身都没有穿一件衣服,赤·裸·裸就这么倒在地上。看的秦墨更是双眼冒火。

    “老大,这是这家餐馆的监控带”陆明适时的站了出来,对着自家老大递上了一盘磁带。

    “陆明把他给我带回去,一直到审问出结果为止”秦墨结果陆明手中递过来的录像带,浑身都透着来着黑暗地狱的死亡之气,冰冷的吩咐道。

    “是”此刻的陆明和那些黑衣人,犹如一个个训练有素的特种精英,动作迅速地将地上的那个男人给搬离了包厢内。

    “秦墨,你打算怎么做?”

    欧阳瑞望着转身要离开的男人,着急的问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个普通的商人,身边能够培养出这样动作迅速犹如特种精英一般的手下,只能够说明,这个男人,自身也是强大到一定程度了。

    “欧阳瑞,你的工作完成了,接下去,就交给我们了”秦墨冷冷的抛下这一句话,就抬脚要走出包厢内。

    “不行,秦墨,如果你是要做审问的话,我觉得,你还是需要我的”欧阳瑞一改面色,十分认真的对着秦墨背影说道。只要是关于贺青的事情,那么,他欧阳瑞就没有干坐着的事情,解救贺青,他也得参与一份。

    ~~~~~~~~~~爱枝枝的分割线~~~~~~~~~~~~~

    漆黑的地下室内,浑身赤luo的陈彪被一大桶的冷水给泼醒了:

    “咳咳……”

    被水呛着的陈彪一边咳嗽着,一边张着眼睛,神色惊慌的望着面前阴暗的环境,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已经被人给用铁链扣住了。

    “醒了?”阴暗的环境中,想起幽幽的类似于黑暗死神般的男人声音。

    “谁?谁在那里?”

    陈彪哆哆嗦嗦的问话才刚出口,四周突然‘唰’的一下,亮起极为刺眼的灯光,无影灯的光芒在头顶亮起,再看看自己,陈彪这才发现,浑身赤luo的自己,竟然躺在了类似手术台一样的床上。

    而在他的头顶,则是,跟手术室一样的冰冷到让人心寒的大灯,在望向自己的左边,只见一张长形的桌子上,摆放了很多的类似于手术刀之类的工具,陈彪不是个傻子,很明显,这是类似于审讯室的地方。

    “陈先生睡的可还舒服?”男人冰冷的声音继续道。

    现在,在耀眼的灯光之下,顺着说话的声音,无法动弹的躺在手术台上的陈彪,哆哆嗦嗦的往自己的右边望去,只见一个英俊不凡,有着深邃五官的男人,正缓缓带上手下递给他的一副白手套,森冷的对着自己说话。

    “你,你到底是谁?凭什么抓我到这里?”陈彪望着眼前的男人,不由的从自己的心底深处升起一股害怕和窒息的恐惧。

    “陈彪,男,42岁,A市本地人,海内公司的老板……”男人带着白色的手套,缓缓走到陈彪的身旁,俯身拍了拍男人的脸颊,近乎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挖了出来。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赶紧的把我给放了,不然,依着我在A市的势力,我让你们滚蛋,让你们坐牢给坐死”陈彪此刻,赤luo着身体,瞪着自己的一双鱼眼睛,还恶狠狠地警告着眼前的男人。

    “势力?陈彪,你特么的以为一个小小局长请你吃个饭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没瞧老子都活的这么低调吗,你麻痹的好意思拽成这个样子?”这个时候,森冷男人旁边的另一个痞痞的男人,缓缓的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你是……”陈彪望着欧阳瑞这张脸,总觉得十分的熟悉。

    “麻痹,连我都不认识,你找揍啊”欧阳瑞说着,就直接走到男人躺着的桌子旁,狠狠的揍了几拳。

    “说,贺青呢?”欧阳瑞揍爽了之后,就对着鼻青脸肿的男人叫唤道。

    被揍惨了的陈彪,听着欧阳瑞说贺青,心中顿时一顿,然后,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看样子,不给你动点儿真格的,你还真不知道老子的厉害啊”欧阳瑞说着,就使了个眼色,然后,身后的几个人,便熟练的将左边那些刀刀叉叉的东西,一字排开,熟练的开始操作了起来。

    望着那些森冷可怕的工具,陈彪惊恐的用力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喊道:

    “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呵呵,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呢,嗯?”欧阳瑞听着男人的话,走上前,带着白手套的手,拍着男人的脸,十分轻蔑的说道。

    然后,脸色一变,就见那几个手拿工具的男人走了上来,在男人赤luo的身体上,带上了用刑的辅助工具,一切就绪之后,另一个男人毫不犹豫接打开了电流。

    就见陈彪浑身都开始抽搐了起来,然后,随着电流的不断加大,陈彪身体的抽搐越来越厉害,就连一张肥脸都开始变形了。

    “停下”欧阳瑞喊停之后,又对着陈彪问道;

    “你说还是不说”

    “说,我说,我原本让陈蕾把人给约到餐厅的,那样,我就可以……可是,我没有想到,当我正要行动的时候,突然,就被闯进来的男人给打晕了,然后,然后再醒来的时候,就是,是在这里了”陈彪一边抽搐着,一边对着欧阳瑞满面惊恐而畏惧的说道。

    “那个男人,你认识吗?”欧阳瑞冷冷的问道。

    “不,不认识,不过,似乎我在哪里见到过,因为很熟悉”陈彪此刻,老老实实的说道。

    “哦?是吗?你在哪里见过吗?”

    “恩,可是,想不起来了”

    “看样子,你还是需要一点儿刺激啊……来人啊,用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枝枝的分割线~~~~~~~~~~~~~

    豪华宅院的一处房间内,一位面色苍白的女孩正闭着眼睛躺在大床上,乌黑的秀发铺满整个白色的枕头,女孩似乎睡的极其不安慰,只见她,一会儿皱着眉头,一会儿嘴角轻轻溢出呼喊。

    浑身都仿佛被人狠狠的揍过一顿般,透着疼,透着麻,噩梦中的女孩,只觉得自己的唇瓣上有着什么东西在轻轻舔舐自己,湿湿滑滑的拂过自己的嘴唇,当意识慢慢清醒时,粉唇上的触觉就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鲜明。

    就连自己浑身疼痛的身体,都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的压着,覆盖着,女孩动了动沉重的眼皮,然后,轻颤自己的睫毛,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可是,就在自己一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就被眼前的这一切给吓的数不出来了。

    面前的男人,面色红的发烫,呼出的气息,都是带着浓浓的酒精味道,只见这个男人,连眼神都透着血丝和血红,见女孩幽幽转醒,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双手抚着女孩被他吻的有些红肿的唇瓣,如释重负的说道:

    “小青,可算醒了,担心死我了”

    刚清醒的女孩只觉得浑身乏力,连抬起手臂都没有一丝的力气,只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从牙齿缝里颤着声音挤出一句话: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木有留言,枝枝好忧桑,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不???唔,猜对有奖哦,看在枝枝两点多还在码字的份儿上,大家给枝枝留个言吧,么么大家了,刚好三点,刚好码完六千字,枝枝熬不住要去睡觉了,么么大家。。。。。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