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六章 陈蕾的骗局
    后来一场由电话引发的嫉妒,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情爱,再一次醒来的贺青是被饿醒的,已经一天两晚都没有吃过东西的女孩,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床头的电话,拨打酒店的客服热线,让他们送一顿可口的早餐过来。

    餐桌上,秦墨望着狼吞虎咽的女孩,眼中有着浓的化不开的情愫,拿过女孩旁边空着的杯子,倒上新鲜的牛奶,然后,递了过去:

    “别老是吃些油腻的,喝点热牛奶,营养的”

    “不要”

    女孩左手拿着根油条,右手叉着个水晶包,吃的不亦乐乎,听着秦墨的话,撇撇嘴,直接拒绝道。

    “讨厌喝牛奶?”秦墨一挑眉,问道。和姑娘在一起这么久,他竟然不知道小丫头还有挑食的毛病。

    “饿着肚子的时候喝牛奶,会反胃的”女孩继续啃着手里的小包子,口齿不清的说道。

    听着小姑娘的话,秦墨放下手中的牛奶杯子,然后,起身就走到电话机旁边,按了一串数字,直接命令道:

    “送杯鲜榨的橙汁上来”

    “秦墨,别麻烦了,我得会儿还要去上课呢,没时间等的”听着秦墨打电话,贺青左手摇着半根油条,嘴里嚼着包子,连忙阻止道。

    上次因为订婚的时候,已经停了一个月的课,加上昨天又没有去上课,今天如果还不去的话,那这个学期,她就别想功课及格了,光是出勤率她就没及格了,为了她的期末成绩,她今天怎么着,都得去上课。

    “吃完了再去,也不差这一会儿”秦墨放下手中的电话,走到贺青的旁边,低头亲了亲她油腻腻的小嘴儿,温柔的说道。

    于是,一顿早餐结束时,已经距离贺青上课只差十五分钟了。

    “快点,快点啊”我们的贺青小姑娘,穿戴整齐,望着还在对着镜子慢悠悠打领带的男人,一张小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着急。

    从这酒店到自己的学校,最快也得半个小时啊,有木有,而待会儿要上的那两节可是政治课啊,那个刘老师那是出了名儿的难搞啊,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学生迟到了。

    “急什么,让你那节什么破政治课的老师给我延迟半个小时上课不就得了”秦墨望了一眼站在卧房门口很是捉急的女孩,一脸镇定的缓缓说道。

    “我艹,你以为这学校是你家开的啊,说延迟就延迟”贺青望着一副气定神闲模样的男人,气的就快要跳脚了。

    卧房门口看着娴静淑女的姑娘,出口就是一句脏话,惹得打着领带的男人手上动作一顿,然后,皱着眉头,说教道:

    “小孩子家家的,不许说脏话!”

    这边姑娘本来就很捉急,现在听着秦墨还对着自己闲闲的开始说教了,于是,双手叉腰,美目一瞪,对着秦墨商量道:

    “如果你能快点儿,我就不说脏话”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咱们贺丫头的话,真的起作用了,只见秦墨放下打领带的手,对着镜子一照后,就拿起旁边衣架上的西服,朝着外面走,在经过女孩身旁时,轻轻拍了拍姑娘的小脑袋,宠溺的说道:

    “瞧你那出息样儿”

    贺家小姑娘这一次十分享受的乖乖任由秦墨拍自己的脑袋,见他打开客房的门,往外走时,立马就屁颠颠的跟了出去,嘻嘻,小女子,能屈能伸,只要他能够加快速度,就是让他拍自己的屁股,贺青此时,估计都是高兴的,当然,只限对象是秦墨。。。。。

    坐进车内后,秦墨才刚启动车子,副驾驶座上的女孩就开始叫唤了:

    “快点,快点,加速,加速啊”

    然后,当车子驶入道路上时,姑娘望着眼前的那几辆车,一个劲儿的含着‘超过它,超过它’,瞧着女孩瞪大了双眼,一副紧张而激动的小脸,秦墨嘴角一弯,趁着红灯的空档,给陆明发了个短信。

    凶悍、霸气的KoenigseggCC跑车在A大的校门口,一个帅气的甩尾,吸引了路边经过的所有人的注目,然后,车门被打开,只见一脸焦急和紧张的娇小女孩匆匆从车内下来,还没来得急说一声再见,就见这姑娘,已经迈开步子,打算要跑起来了。

    结果,这姑娘才刚做好起跑的动作,手臂已经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男人给拉住了:

    “看你着急的”

    秦墨从自己的西服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绢,轻轻的为女孩拭去额间的细细汗水,这都快入冬了,没想到丫头就为了一堂课,急的汗水都出来了。

    “哎呀,不要擦了,我来不及了”现在的贺青,恨不得有一双翅膀,直接飞到教室去,可秦墨却倒好,还拉着自己在这儿擦汗。

    秦墨听着自家小姑娘的话,擦着汗水的动作没停下,只是抬手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百达翡丽万年历金表,语气带着轻松的说道:

    “放心,你就是慢慢走过去,你的那堂政治课都还没开始呢”

    “现在都快十点了,我们的课九点半就开始了,我都快迟到一节课了”贺青听着男人的话,直接想要吐血啊。

    “我说没有,就没有开始,不信,咱们打赌?”秦墨缓缓收起自己的手帕,嘴角噙着笑意的对着面前看似傻愣愣,实则傻乎乎的姑娘说道。

    “打什么赌?”女孩一听秦墨说打赌,瞬间就被勾起了兴趣。

    “如果你去教室已经上课了,那么今晚,我就亲自下厨给你做晚饭”秦墨望着大大眼睛,闪烁着晶晶亮的目光的女孩,缓缓吐出自己的打赌内容。

    “好,成交”小姑娘一听秦墨要亲自下厨房,于是,还没等秦墨说完话,就想也不想立即答应了。

    “如果你去了教室还没上课,那么,你就得用你的小嘴,像昨晚上一样给我做三次”秦墨一听女孩立马就答应了,于是,缓缓地吐出另外一条内容。

    “……”

    小姑娘明显没有想到,秦墨接下去的内容竟然是这么的……猥琐的,一张小脸立即就涨的通红,刚张口想要拒绝,却见秦墨伸出了自己的食指,放在了姑娘嘟起的小嘴上,笑的跟个狐狸一样的说道:

    “既然已经答应了, 那就不要反悔哦”

    “……”

    望着男人暧昧的神色,贺青直接选择了无视,打赌就打赌,她都已经在这个学校上了两年多的课了,还不知道上课时间,哼,秦墨,你就等着下厨吧,贺青一边奔跑在学校的落叶小道上,一边信心十足的想着。

    结果,当她来到教室门口时,却发现,原本此刻应该是安静的教室内,却是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吵闹声,小手抓着门把手,缓缓推开教室的大门时,贺青脑海中同学们应该专心听讲的画面破碎了,只见课堂上,大家讲话的讲话,笑的笑,闹的闹,完全没有一副上课的样子啊。

    这是怎么回事?今天威严的政治老师请假了????

    当贺青走进教室时,就见坐在中间一排的陆鹿正努力的朝着自己挥着手:

    “贺青,这里,这里”

    于是,处在晕晕乎乎,迷迷瞪瞪间的贺青,飘忽着来到陆鹿的身旁,行尸走肉的坐了下去:

    “陆鹿,现在不该是上课的时间吗?”坐下之后,终于找回了意识的姑娘,呆呆的问道。

    “哦,这个啊,我也纳闷着呢,原本那老教授都要上课了,结果,不知道怎么了,校长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然后,对着政治老师一通讲话后,就见咱们严肃的老刘教授,僵硬着面容宣布上课时间推迟一节课,然后,就跟着校长出去了”陆鹿双手撑着自己尖尖的下巴,也是带着疑惑的说道。

    然后,这边的姑娘,听着自家小姐妹的话,瞬间就石化了,内心更是翻江倒海的吐血啊,妈蛋的秦墨,这一切肯定都是他搞的,我擦,还跟她打什么赌啊,一想到那个赌约,小姑娘的脸颊,就不争气的红了。

    “喂,我说,这老刘推迟一节课,该不会是为了你吧?”陆鹿突然转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望着身旁的女孩。

    “你别瞎说,怎么,怎么可能嘛”贺青的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笑容。

    “那可说不定啊,你家里的那只秦大总裁,可是,在A市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儿啊,区区推出一堂课,他怎么可能办不到啊?”陆鹿用手肘推了推贺家小姑娘的手臂,十分聪明的说道。

    “别瞎说,上课了”贺青一听陆鹿的话,立马翻开书本,装作开始低头看书的样子。

    “切,装什么啊,肯定是这样的,我说,你家男人可真不是一般的好啊,竟然为了你,让学校的课都推迟了,他对你的宠,可真是到骨子里了啊”陆鹿一脸羡慕的说道。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看书”贺青瞅了身旁的陆鹿一眼,就又一头扎进了书本里。

    陆鹿望着贺青一副不想说的样子,撇了撇嘴,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歼情,哼……

    就在贺青认真的看着政治书本时,突然隔壁桌子上,传来一张小纸条。

    贺青疑惑的接过那张纸条,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封道歉信,大致内容是为这个人过去所犯下的错误向女孩道歉,并且在今天的中午,她在学校附近的一间饭馆内,定了餐,想邀请她一起吃饭,来表达自己的歉意。还承诺,她以后不会再犯了,然后,在最后的署名是陈蕾。

    贺青望着信最下面的署名,一双大大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陈蕾?她有没有看错啊,陈蕾竟然给自己道歉了,今天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啊。。。。。然后,女孩顺着刚刚纸条传来的方向,果然就见陈蕾正一脸紧张兮兮的模样,望着自己。

    贺青想想在包厢的时候,陈蕾对于自己出来解围的态度,思索了片刻之后,便在那封道歉信上,写上‘同意’两个字,然后,再让旁边的朋友给传递了过去。

    望着陈蕾原本凝重的表情在打开信封后突然就变成了轻松的表情,贺青陡然心中升起了疑惑,这陈蕾姑娘的表情不对啊,刚刚那种神情,简直可以用如释重负来形容啊,什么时候,自己在她的心目中,那么有地位了,约到了自己,会这么的······开心了啊。

    下课后,一边整理东西,赶着去上班的陆鹿,对依旧在抄笔记的姑娘问道:

    “中午你自己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吗?”

    “不去,陈蕾约我去吃饭”贺青写完最后的一个字,缓缓的说道。

    “陈蕾?我没听错吧,她约你吃饭?”陆鹿一听是陈蕾那个践人,不由的吓了一大跳。

    “是啊,她说想跟我道歉”贺青如实说道。

    “你确定?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陆鹿虽然不知道前天贺青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以为是那天布告栏的事情,可是,一想到上次那个陈蕾陷害这姑娘的样子,于是,十分疑惑的问道。

    “哎呀,陆鹿,你别把让你想这么坏了,你快去上班吧,她在等我了呢”贺青收拾完桌子上的课本,朝着陆鹿催促道。

    “那你小心点儿啊,我总觉得不对劲儿,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跑,知道吗?”陆鹿临走前,十分不放心的叮嘱道。

    “哎呀,知道了,陆鹿,你越来越像唠叨的老婆子啦,你赶紧去上班啦,不然,该迟到了”贺青笑陆鹿的多心,不就吃个饭嘛,饭馆那么多人,她也不可能怎么样吧,再说了,她也是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啊,好不好。

    “好好好,我走了,自己小心点儿啊,别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陆鹿走的时候,不放心的又对女孩叮嘱了一边。

    “知道了”贺青朝着陆鹿挥了挥手,然后,就去找陈蕾了。

    ~~~~~~~~爱枝枝的分割线~~~~~~~~~~

    望着陆鹿一步三回头的望着自己方向,陈蕾的嘴角露出淡淡的嘲讽:

    “怎么,你朋友就这么不放心我?怕我把你吃了?”

    听着陈蕾明显带着讽刺的话语,贺青顿了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想起她曾经做过的事情,可不就是怕你吃了我嘛,小贺青心中腹诽道。

    “呃,陆鹿她比较关心我,她都是这样的,你别放在心上”小贺青想了很久之后,才别扭的找出这么个托词来。

    “噗,贺青,你别替她说话了,我知道自己在陆鹿眼中的是什么德行的”陈蕾听着贺青的话,直接笑出了声。

    陈蕾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贺青,其实,这姑娘也挺好相处的,可惜啊,她是陈老板要的……陈蕾一想到那个男人对于自己的吩咐,突然脸色一变,刚刚的笑容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嫌恶和不耐烦。

    “赶紧走吧,餐厅我已经订好了”望着陈蕾变脸似的表情,小贺青看的一阵冒汗和惊吓,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啊。

    贺青跟着陈蕾走出学校门口,然后,就见她招了辆车,示意她坐进去,站在车门口的小姑娘,望着的车,眼中有些不确定:

    “我们不是去吃饭吗,何必要坐车呢,直接在学校附近吃一下么,好了啊?”

    “你觉得学校附近的小餐馆,我会去吃吗?”陈蕾漂亮的丹凤眼轻轻一挑,望着站在门口不肯上车的姑娘十分鄙视的说道。

    “……”

    好吧,她忘记了,陈蕾可是子允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的啊,学校附近的小餐馆,自然就入不上她的眼了。于是,单纯的姑娘,就这么上了狼外婆的贼船。

    贺青坐在车子内,望着越驶越远的风景,心中总有一些焦虑和不确定,掏出自己包包中的手机,想给秦墨打个电话,可是,一想到昨天他们疯狂了一整天,现在,这个时间点,秦墨应该在公司里面十分的忙碌吧,于是,就打消了心中的那个念头,只是握着手机,看了看屏幕。

    当的车停下的时候,贺青探头望着装饰的富丽堂皇的中式饭店,小小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还冷着干什么啊,快下车啊”站在的车旁边的陈蕾,有些不耐烦的对着依旧在车子内磨磨蹭蹭的小姑娘说道。

    “哦”贺青听着陈蕾的话,慢悠悠的下了车。

    似乎陈蕾是这里的常客,只见她一来,一位身着汉服的姑娘,就展开笑颜的对她们说了一些欢迎之类的话,然后,在这位汉服姑娘的带领下,将贺青她们带到了一间取名为‘春晖堂’的小包房内。

    门是那种类似于日本房子的推拉式纸糊的门,那个汉服的小姑娘很恭敬的把门拉开后,就标准的九十度鞠躬,示意这两位姑娘进去,于是,在小贺青完全处于晕晕乎乎,不明所以的情况下,由陈蕾带着走了进去。

    之后的情节,跟平常吃饭是一样的,那位汉服小姑娘端茶倒水,服务的十分周到,可是,望着十分宽敞完全能够容纳近十人的包房,贺青突然觉得就两个人吃饭,是不是有些浪费了啊。

    不过,望着陈蕾一副高高在上被人服务的舒服样子,女孩子动了动嘴皮,也就没有说出口。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陈蕾将手中的菜单直接丢在了贺青的手旁边。

    “呃,我没有点餐经验,还是你来吧”

    贺青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把菜单推到了陈蕾的旁边,这让她点餐,如果点的贵了,那她或许不高兴,如果点的差了,搞不好还会被这个女人嫌弃,贺青自然不会蠢到这种地步。

    望着面前十分乖巧模样的女孩,陈蕾的表情有些怪异,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心思的”

    小姑娘听不懂陈蕾这话,算是夸奖呢,还是嘲讽,于是,很下意识的就出了两个字:

    “谢谢”

    一听小姑娘这话,陈蕾漂亮的脸蛋上划过一丝的冷情,眼神也开始变的有些阴鹭了,端起手边的茶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贺青,其实你的单纯,也是装出来的吧,你就是为了迎合那些有钱公子哥喜欢清纯姑娘的品味,才把自己打造成这副样子的吧,其实,你跟我是同一类的人吧”

    “同一类人?”贺青望着此刻面部有些狰狞的女人,心中开始发毛了,她觉得,她自己是不是错了,不应该答应她的。

    “没错,同一类人,为了摆脱让人厌恶的穷人身份,努力的把自己推销给有钱人的人”陈蕾一边说着,一双眼中的某一种欲望,就更加的浓烈了。

    那天望着包厢内的一切时,贺青就隐隐的猜想到了陈蕾的身份,但是,那也仅仅是自己的猜想罢了,而现在,亲耳听到她自己开口承认,小丫头心中的震惊程度,完全的不亚于听到秦墨要跟别的女人开·房程度。

    “陈蕾,没想到,你竟然是……”贺青的话还未说完,就听见陈蕾漂亮的脸蛋上,满满的怒火和让人窥探了自己的秘密后的恼羞成怒:

    “现在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吗,如果你想过上让人羡慕的生活,那么,就只能够出卖柔体,不是吗?贺青,你也别装了,你不也是这样吗?只不过,你比我好多了,我是伺候很多男人,而你,却有固定的雇主,不过说到底,都是卖,不是吗?”

    “不好意思,今天或许我不该来这里的,陈蕾,我跟你不是同一类人,我要走了”贺青突然觉得,她是疯了,才会来这里,跟陈蕾探讨关于出卖柔体的话题。

    “想走,你觉得我会这么容易的让你走吗?”陈蕾一见贺青推开椅子,起身要走的样子,突然,冷笑出声,神色十分阴寒的说道:

    “前天你让我失去了一个客人,今天,你不应该替我拉回一个吗?”

    说着,就听的陈蕾突然笑了起来,那刺耳尖锐的声音,听的贺青一阵的发毛:

    “他可是自从前天见了你之后,就一阵对你恋恋不忘啊,就连跟我上床,都觉得没有激情呢,嘴里一直喊着贺小姐,贺小姐……啧啧,贺青,你的魅惑功力不浅啊”

    然后,陈蕾一说完这话,就见她轻启朱唇,换了一副声音,娇娇嗲嗲的喊道:

    “陈老板,人我都帮你请来了,你还不出来啊”

    祝福所有的亲爱的们,除夕快乐哦!!!!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