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十七章 总是要还的
    p>  “敢伤她的后果,你是承担不起的”薄凉的唇瓣,缓缓的吐出让贺敏从心底发出寒意的话语。

    望着眼前男人的阴沉和罗刹之气,贺敏只觉得从脚底蔓延出一股地死亡之气,那被握着的手腕,疼的她已经失去了知觉,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一双瞳孔剧烈的收缩着,整个人都仿若跌入了地狱一般。

    “爸爸,救我,救我啊,爸爸,救我……”贺敏惊惧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张开嘴,反反复复的只会这一句话。

    “秦总,你这是干什么,赶紧放了我女儿啊”贺存山听着贺敏的叫唤,恍惚的神情一变,连忙冲到秦墨的面前,抓着他的手臂,厉声的喊道。

    倒在地上的贺青,望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贺存山,此刻急如热锅上蚂蚁一般的神色,丝丝血丝的嘴角,露出一抹心寒的冷意。就是刚刚,自己被贺敏强按着脱去衣服时,他还是冷眼旁观,可是,现在,他却可以为了这个女孩,奋不顾身。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亲情,这就是所谓的父爱啊……

    “秦总,秦总,快放开小敏啊,小敏都昏过去了啊,快放开啊”这时,陈淑芬脸色惨白地从来宾之中跑了出来,焦急的一边捶打着狠狠抓着贺敏手腕的秦墨,一边苦苦的哀求着。

    “秦墨,我求求您了,您把小敏放了吧,再这样下去,她的手就废了,她才十八岁啊,她还是个孩子啊,我求求您了……”陈淑芬哭喊的声泪俱下,那爱女心切的模样,看的在场人都不些不忍。

    婚宴的大厅内,一下子,变的寂静而肃瑟。

    “陈淑芬,你的孩子就是宝贝,那别人呢?贺青犯了什么错,能够让贺敏敢在大厅广众之下如此的侮辱她,欺负我们丫头没靠山吗,呵呵,那你可就打错算盘了”

    清俊的眸光之下,是来自阿鼻地狱的死亡之气,看的抽泣的女人,立马就噎住了,陈淑芬不敢造次,因为刚刚自己女儿对于贺青所做的事情,她是看在眼里的。

    望着陈淑芬的乖张,秦墨阴寒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缓和。

    “那她也得到惩罚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大人有大量,您就放过她吧,秦总”陈淑芬底气明显不足的央求道。

    “是吗?这就够了吗?敢做出这种事情,那么,就要想好接下来的代价,毕竟,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吗?”

    秦墨的话还没说完,就听的被折断了手腕的贺敏煞白着脸颊、猩红着双眼喊道:

    “贺青,你果然是个勾人的狐媚子,在自己的婚礼哈桑,还有自己的姘头为你撑腰啊,贺青,我真是小看你了啊”

    听着贺敏如此的话语,秦墨一张脸已经黑到了极点,浑身更是冷到不行:

    “挺伶牙俐齿的啊,那就看看你待会儿还能不能说下去了”秦墨最后一个‘了’字刚出口,穿着皮鞋的脚已经往贺敏的膝盖上踹去了,伴随着妇人的尖叫,贺敏‘咚’的一声,跪在了红毯之上。

    此刻的女孩,惨白的脸上只有豆大的汗珠不断往下冒,浑身更是疼的只打颤,哪里还能够说得出话来。望着秦墨时,双眼已经惊惧到了极点。

    “抱歉,我秦墨做人的原则就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既然贺家的二小姐这么不要脸的敢对我的小丫头下手,那么,我不还点儿给她,岂不是辜负了她的用心良苦?”

    秦墨冷冽的望着贺敏,那样的眼神,犹如望着垂死的蝼蚁一般。

    “贺二小姐,乖,跪着跟我们家贺青说对不起”

    秦墨望着即将昏厥过去的女孩,嘴角扯出一抹嗜血的笑意,对着贺敏残酷的说道。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