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十二章 宴会上他的身份
    p>  到底是A市数一数二的豪门之家,贺存山一个电话,那边警察局局长便颠儿巴着赶了过来,将警员训斥一番后,陪着笑脸,送走了贺家的人。

    一路上,贺青没有一句话,就是回到了家,也是一头扎紧自己的房间,却在关门的一瞬间,贺存山对着自己,开口道:

    “让下人送点儿药来,先把伤口处理了再睡”

    听着父亲十几年来第一次对自己关心的话语,贺青扶着门把手的小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可是,酝酿的感动还未品尝,话到嘴边的谢谢还未出口,接下去陈淑芬的话,让内心原本的激动荡然无存:

    “是啊,明天的晚宴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参加,青青若是带着伤口出席,那明天你爸爸的脸上也无光啊”

    从云端到地狱,不过短短几分钟的事情,陈淑芬,你真狠,表面‘善解人意’的话语,却让一个渴望得到父爱的孩子伤透心。

    不是出于关心,仅仅是因为面子,望着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父亲,贺青最后的一丝祈望也破灭,重重的摔上门,隔离屋外的冷漠。

    ~~~~~~~我是枝枝,大家爱枝枝的分割线~~~~~~~~~~~~~

    千万个不愿意也抵不过父亲的一个冰冷眼神,晚上的六点,贺青身着白色的晚礼服,跟在贺存山和陈淑芬的后面,出现在晚宴的现场。

    香槟华服、灯光璀璨的大厅内,个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被叫做面具的丑陋东西,阿谀奉承,觥触交错间,是人生的百态。

    礼貌而疏离的跟与父亲交好的几位叔伯打好招呼,贺青便端着酒杯,躲到了最僻静的地方,一边吃着顶级厨师所做的食物,一边静静的在人群中搜寻徐子彦的身影,可是,在寻找了一圈之后,却发现,似乎今天,徐子彦并没有来。

    “贺小姐如此殷切的搜寻,是在找我吗?”正当贺青轻叹一口气,打算放弃时,突然就听得身后响起那个让她如今听到便害怕的声音。

    “秦墨,你怎么在这里?”

    今天的秦墨,似乎和前几日贺青见到的大相径庭,黑夜般沉静而神秘的双眸,透着让人难以捉摸的冷傲尊贵,白色的西服配上英俊深邃的五官足,以迷倒在场的所有女性,望着贺青时,修长的手指轻叩盛着红色的液体的高脚杯壁,举手投足间,是君临天下的气质。

    “怎么,很吃惊吗?我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呢”

    秦墨虽然望着贺青时,嘴角带着礼貌的笑容,但是,他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知道今天的晚宴是谁主办的吗?”

    “秦墨,你到底想说什么?”

    有时候时间能够冲淡记忆,但是却淡化不了人内心的感情,贺青望着秦墨此刻的表情,她就知道,接下去他要说的一切,将并不是自己喜欢听的。

    “如果你关注西欧方面的经济消息的话,应该知道M&H集团吧?”

    “知道又如何?”

    “那么现在,请容我介绍一下,秦墨是我的中文名字,而我真正的名字叫做Maud Hunter Wells(莫得· 亨特· 威尔斯)

    “莫得·亨特……欧洲M&H财团的总裁,那个传说中坐拥那个掌控全球三分之一经济,同时拥有X国世袭伯爵地位的神秘少主?”

    贺青听着秦墨的话,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吃惊吗,贺青?想不到当年那个被你抛弃的穷鬼,也有今天吧” 秦墨嘴角带着讽刺,眼眸尽是寒冰,望着眼前的女孩,冷漠的说道。

    今天枝枝陪着老大去外面“打假”,风吹的头疼,回公司发现,大姨妈驾到,晚上回家,头疼的欲裂,浑身冷的发颤,肚子疼的打滚,睡到九点多才爬起来码字,希望亲们见谅啊,亲爱的们,看在枝枝这么努力的份儿上,大家收藏则个,直至感激不尽。。。。。。。。。
多多书院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