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疑雾密布 > 疑雾密布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34章 不速之客
    第二起受害者,林海燕,还有第三起受害者文燕,最后出现的地方都是在海堤公园。

    嫌疑人要将受害者从大东边的海堤公园带到大西边的太阳湾,中间还要有地儿将受害者分尸,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注意,只有一条道可以走。

    虎头山,又一次进入了顾禹的视线。

    这个时候,夜探虎头山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

    工具车停在了滨南路路边的划线停车位上,在划线停车位的另一头,那辆租来的大众车停在那里。

    夜色深沉,弯弯曲曲的道路掩盖在密林当中,驶入山顶,很长的一段路都没有人家。

    只有夜的颜色的夜的声音。

    山的另一头,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向左,是去向不知名的地方,向右,是去到山下,驶入山下就到了青水村。

    车子一打方向盘驶向了左边那一条路。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里一定有一个隐秘的地方,就是凶手的大本营。

    秦海分析的对,最后一名受害者,文燕遇害,说明凶手已经物色到了新的对象。

    这个新的对象目前应该还活着。

    转向左边的时候,有好长一段上坡路,到达顶部的时候,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坐在车里就可以看到山下灯火辉煌的城市。

    车子又从山顶转入一条可容一辆车通行的小路,一直往下。

    车子开了远光灯,视线可及的范围可以见到一大片黄土,是被挖掘过的样子。

    车子再往下,灯光映射到的地方,可以看到一处简易板房。

    内心开始兴奋起来,这个地方,太适合了,如果他是那个人的话,也会选择这里。

    除了车前大灯两束灯光,四周一片漆黑。

    车子停在了路边,路边的左边是一个小小的土地庙,里面插着几支未燃尽的香。

    而那处板房就在路的下方,一段车子不能到达的小路。

    关了车灯,下了车。

    空气中飘来一股腐朽的味道。

    脑海中的画面犹如电影镜头一般,一帖一帖地开始上演。

    夜色浓郁,海堤公园靠进那一片滩涂的地方,有一处鲜少人去的木亭子。

    林海燕,文燕两个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姑娘,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

    嫌疑人也许长得不怎么样,但他出手阔绰,或者是允诺事后会给一钱可观的出台费。

    两位年青的姑娘因为金钱的诱惑,不约而同的来到了这个亭子里和那个人见面。

    嫌疑人的车子停在了海堤路尽头的那棵粗大的榕树下,车子在城市的街道里绕来绕去,最终绕到了虎头山。

    女孩或许有疑问,但嫌疑人表示在山顶可以看得见美丽的风景。

    车子停在了刚才经过的山顶,一男一女因为金钱的交易就在车里进行。

    事后,不设防的女孩喝下了不该喝的饮料或者水之后,昏睡在了后坐上。

    车子最后停在了这里,然后,那个人扛着后座的女孩,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这所废弃了好久的简易板房里。

    许兰,林海燕……在这所房子里被肢解的时候,文燕或许就在二楼左边的那个房间里。

    两层楼的板房安静地贮立在夜色中,旁边的林子里,偶或传来两声猫头鹰的叫声。

    一楼右边的门被破坏了,里面堆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

    左边的房间上了锁,窗户也被糊上了报纸。

    打开这把铁锁费了一些时间,好在这些对自己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这里确实是凶案的第一现场,粉白的墙面上,触目惊心的血迹。

    一张钢板搭起来的台子上,沾满血迹的三把电据摆放在台子上面。

    二楼左边的房间里,布置成了新房的样子,门上,窗户玻璃上贴着大红的喜字,一张大床摆放在房间中央,大红色的帷幔从天花板上坠下来,铺在床上的大红色被褥微微隆起。

    掀开那床被褥的时候,却发现那底下不过是一个仿真的充气娃娃。

    充气娃娃的特征与几起受害者有着相似之处,大黄色波浪长卷发,卷发上缠着一根红色的丝带,耳垂下面应该是后来镶上的一颗肉痣。

    床单和被褥都是全新的,不像是有人住过的样子,也就是说凶手不在这里住。

    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黑黢黢的世界。

    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楼下就是凶案的现场,楼上却又布置成了这么温馨的新房?

    这么一个特征的女人是谁?一定是在他生命当中充当过重要的角色。

    新娘?一个让他又爱又恨的角色。

    他或许曾经得到过,而现在他已经失去她了。

    要么,她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下。

    要么,她已经游离在他的生活圈子之外。

    他无法对她下手,所以选择了其它的女人来代替她?

    板房总共上下两层,也就四个房间。

    二楼右边的房间是空的,布满了灰尘。

    这一场雨下得十分突然,从楼上下来之后,天空飘起了细雨,落在山林间,发出一阵沙沙沙的声响。

    夜色就显得越加地深沉,在房子四周搜寻了一遍,没有其它可疑的地方。

    从板房里出来,回到主路上去,将车子开到了比较隐秘的地方,不容易被人发现,又可以直接看到下面的板房。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近三个小时过去了。

    除了沙沙的雨声,或者偶尔的一两声鸟叫。

    一直没有人出现。

    黎明前的黑暗被晨光冲破之后,山下的海平线上,天色渐渐发亮,雨也停了下了。

    虎头山上,前几年有很多农家乐,周末就有很多人上山来度个假,钓个鱼,欣赏欣赏山里的风景。

    以前还和兰梅带着蛋宝在山上的水库边玩来着,去年暑假再上来的时候,发现山里早也不复往日的热闹。

    大部分房子上都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所到之处一片萧条。

    车子在山间的道路上行进,第一起受害者被发现的时候,顾禹在虎头山跟过的那辆尾号为8的越野车,车子经过那所深宅大院的时候,院门前那辆尾号为8的越野车不在。

    双向铁门紧闭,院子里一地的落叶,寂静无比。
多多书院 > 疑雾密布 > 疑雾密布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