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694章 仓鼠
    顾子义看着顾从善不甘心的样子又道,“成大事不拘小节,一个女人而已。现在看起来梳妆打扮一下,也不是那么不堪入目。你到底在嫌弃什么?当个玩意儿哄着她不就得了,这哄女人你不是最拿手了。”

    “爹,既然你这么欣赏他,爹你干脆娶她不就得了。”顾从善眼睛忽然亮晶晶地看着他说道。

    “胡说什么?我这年纪比她爹的年纪都大。”顾子义抄起本朝他砸了过去。

    “我又没胡说,人家一树梨花压海棠。”顾从善指指他的头发道,“您这还没有一树梨花呢!”

    “你个蠢货,小陶稀罕的是你,我娶了你还想要银子,要个屁。”顾子义气的破口大骂道。

    “我警告你,娶了妮丫头,你给老子好好的待人家,就是装也给老子装一辈子。”顾子义少有的非常严厉地看着他说道。

    “啊!”顾从善眼睛瞪脱了窗不安置信地看着他,“爹,爹,这咋又变卦了。”

    “我就变卦了,当财神爷一般好好的供着。”顾子义严肃地看着他说道,态度强硬不容反驳,“这事是通知你,不需要你说话。”挥手道,“好了,你忙你的去吧!”

    顾从善黑着脸出了书房,想让自己当财神爷一样供着她,做她的春秋大梦吧!嫁进来搓扁搓圆自己说了算。

    老子会好好的教她什么叫三从四德。

    哼!

    *

    顾子义当然知道儿子百般不愿了,可为了宏图大业,只是娶个小女人而已,有些牺牲的更大。

    还是太年轻了,等到了他这个年纪,就会知道,这算啥呀!比这更恶心的都有。

    算了,慢慢劝吧!

    顾子义现在没心情理他,他得赶紧准备合生辰八字,算黄道吉日,把这亲尽快的成了,生米做成熟饭,才安心。

    赶紧按着药方准备各色药材。

    “大帅。”秦管家走进来打断了顾子义的想法。

    “晚饭送去了吗?”顾子义目光柔和地看着他说道。

    “送过去了。”秦管家犹豫了一下道,“大帅,有句话老奴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我之间有话就说,不用吞吞吐吐的。”顾子义看着他语气和善的说道。

    “是这样的,陶姑娘那边是不是添两个丫鬟伺候。今儿老奴送饭,这茶水不小心撒到桌子上,还得陶姑娘亲自擦拭。”秦管家看着他恭谨地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顾子义忙不迭地说道,“还是你考虑的周到。”看着他催促道,“你明儿就去办?不不,你现在就去办!”

    “是!”秦管家脚步匆匆地朝外走走去,刚要挑开帘子走出去,却听见顾子义喊了一声,“回来。”

    秦管家忙转身躬身道,“大帅还有什么吩咐。”

    “这个等成了亲再说。”顾子义眸光深沉地看着他说道,看着秦管家眼底的疑惑,“现在安排丫鬟过去,我怕她们被小陶给蛊惑了。做出对咱不利的事情。”

    “大帅,那些都是家生子,有死契的。”秦管家赶忙说道。

    顾子义犹豫了一下,微微摇头道,“不行,那丫头太会蛊惑人心了,要减少她与外人的接触。”看着他又道,“左右不差这几天了。”

    “是!”秦管家应道,话落退了下去。

    *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房间依次点燃了蜡烛,陶家三口轮流冲了冲澡。

    陶十五黑漆漆地双眸看着她们娘俩道,“以后写字也的小心些,今儿幸亏妮儿机灵。”

    “我现在担心他们安排丫鬟进来咋办?这饭桌上布菜,咱们还怎么留食物啊!”沈氏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道。

    “这个简单将她们支出去好了。”陶七妮精致的眉眼看着他们轻松地说道。

    “那就好。”沈氏长长的出了口气道,担心地又道,“你真要给他们制药啊?”

    “那些药,这里的义军也需要,没道理因为他而不让将士们得到很好的治疗的。”陶七妮澄净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行吧!”陶十五看着她点点头道,担心地又问道,“你现在这样,他就更加不会放手了,难不成真的要……这生辰八字,合不合咱也不知道,即便不合,他也可以说天作之合,黄道吉日,也是人家说了算。”

    “我们很快就能走了。”陶七妮灵动的双眸在烛光下闪着璀璨的光道。

    陶十五和沈氏惊呼一声,齐齐的捂着自己的嘴,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沈氏放下手看着她无声地问道,“怎么走?”

    “山人自有妙计。”陶七妮灿若星辰的双眸看着他们嘿嘿一笑道,“做好准备。”

    “嗯!”陶十五和沈氏两人齐齐点头道。

    “好了,头发干的差不多了,我睡觉去了。”陶七妮站起来看着他们说道。

    “咱们也睡吧!”陶十五将房间内的蜡烛都吹灭了,和沈氏一起上床睡觉。

    *

    顾子义三天就准备好了院子和药材,领着陶七妮穿过院子,进了屋道,“小陶看看怎么样?这里的药材应有尽有。”指着三面墙,此时摆满了药柜,里面装满了药材。

    陶七妮走上前抽开药屉,闻着药香,满意地点点头,回头看着顾子义说道,“配药的话可以随时开始。”

    “那事不宜迟,咱就开始吧!”顾子义兴奋地看着她说道。

    “顾伯伯人员准备好了吗?”陶七妮走到书案前看着他问道。

    “准备好了,好了。”顾子义回头看着屋外喊道,“秦管家,将人带上来。”

    秦管家带了五个人进来,陶七妮目光扫过他们五人,很明显不止是药徒,有两个是郎中。

    看他们的手经常针灸,捻针都捻出茧子了。

    这对于陶七妮来说无所谓,谁都一样。

    “小陶,咱先配男人的补药,行吧!”顾子义眼巴巴地看着他说道。

    “行!没问题。”陶七妮爽快地应道。

    顾子义心里乐开了花,仿佛看见银子朝他飞来。

    “顾伯伯要在这里看吗?”陶七妮澄净的双眸看着他问道。

    “不了,你忙吧!”顾子义闻言一愣,随即笑着和秦管家离开了。

    陶七妮看向他们五个道,“我来说药名,你们来抓药并称重。”

    “是!”他们五个齐齐地站在药柜前,将柜台,将牛皮纸放在柜台前。

    陶七妮报着药名与重量,看着他们熟练的抓药,就知道这里他们已经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找出药来了。

    陶七妮看着这柜台上摆满了抓好的药,“好了,你们出去吧!”

    “这还没有打包呢!”他们五个闻声齐齐看向了陶七妮道。

    “还有一味主药得我亲自抓。”陶七妮黑白分明地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可是……这……”这样他们还怎么偷师啊!

    “这点上我会向顾伯伯说的,现在请你们离开。”陶七妮眸光直视着他们道。

    他们五人看看彼此,最终走了出去。

    陶七妮走过去关上了房门,用桌子抵着门。

    释放精神力,确定他们没有偷看,在药柜里将自己所需的用药一个药屉里取出来些,扔进了储物胶囊中。

    量很少,因为她怕被人发觉了。

    今天只是开始,稍后量大了就可以多弄些,她需要的药量也不少。

    她要像仓鼠一样一点一点儿收集草药。

    陶七妮将药最后一位药放进去,将所有的药材混合在了一起。

    而此时顾子义敲响了房门。

    书房内顾子义听到他们的禀报,傻眼了。真是万万没想到,这小妮子,给他来这一手,真是杀的他措手不及。

    腾的一下站起来,脚步匆匆地朝她走去。

    胸中的怒火在走到了房门前,也按捺住了。

    顾子义敲响了房门,“小陶,开门是我。”

    “来了。”陶七妮将桌子移开,然后打开了门,“顾伯伯怎么来了。”顺手关上了房门。

    “药呢?”顾子义看着她开门见山的问道。

    “都在这儿呢!”陶七妮指着房间中央放着的大缸道。

    “你……你怎么将它们都放在这里了。”顾子义看着她惊讶地说道。

    “制成药丸啊!好存放,也不用现熬药了。”陶七妮看着他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听他们说,最后一位药是你亲自配的。”顾子义漆黑如墨的目光紧盯着她道。

    “哦!对啊!”陶七妮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说道,“顾伯伯来的正好,我把最后这位药告诉你。”

    这下子顾子义看不透她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相信他们,万一把药方泄露出去,可怎么办?”陶七妮笑嘻嘻地看着他,一副我聪明吧!快表扬我的样子。

    顾子义闻言看着傻乎乎的她,从善如流的表扬道,“做的对,做的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那以后我就这样做了啊!”陶七妮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说道。

    “嗯嗯!”顾子义同样笑的满脸褶子。

    两人心思各异地笑嘻嘻地看着对方。

    药抓好了,陶七妮亲自熬成药,制作成药丸。

    手法新奇惊艳了顾子义和其他五人。

    “这样吃药一点儿不会太苦了。”陶七妮指着龙眼大小的药丸道,“可以存放的久一些。”

    “这根其他的药店里的药丸有和不同。”见多识广的顾子义看着她虚心地问道。

    “这药丸用水化开了,药渣子少。”陶七妮双眸闪着自信地光芒看着他说道,“疗效也好。”

    “真的,假的?”顾子义不太相信地看着她说道。

    “这简单啊!顾伯伯回头试试就好了。”陶七妮微微扬起下巴倨傲地看着他道,“一目了然。”

    “下面要做什么?”顾子义眸光看着她急切地说道。

    “给将士们做内服、外敷疗伤的药。”陶七妮看着他笑吟吟地说道,“这个需要大量的做。”

    顾子义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感觉自己的脸火烫、火烫的,心虚的躲避着她的视线。

    顾子义看着窗外天色渐晚,“今儿就到这儿吧!”回头看向管家道,“秦管家,赶紧的,好吃的好喝的。”

    “是!”秦管家满脸笑意的应道。

    *

    给男人做的补药,顾子义直接全拿走了,看着龙眼大黑色的药丸,张开嘴,又放下来,“这是药,不能随便吃,万一有问题呢!这得找人试试。找谁呢?城里有钱的乡绅,当然是谁家小妾多,谁最需要了。”

    效果当然是一柱擎天,金枪不倒,出奇的好。

    陶七妮才不会在药上做手脚,保证疗效。

    *

    城内有名的寺院,坐落在闹市区,颇有闹中取静的意味。

    寺院修的精巧别致,从这烟熏火燎中,就可以看出这里香火鼎盛。

    今儿却门庭冷落,因为顾子义来上香了,自然是关门谢客,单独招待他喽!

    不然怎么彰显顾大帅的威严呢!

    禅房内顾子义盘膝坐在蒲团上,黑眸紧紧地盯大师看他紧皱着的眉头,心跟着提了起来,“大帅,这八字有问题吗?你就别故作高深了。”

    “大帅,咱们也是老熟人了,有话我就直说,很不好。”大师看着顾子义直说道,“单独来说,这俩八字都是富贵之极,合在一起却是大凶。女方七夕生,命主极阴,生来辛苦,本来该六亲少靠,可现在看来父母健在,可见不方自己人,会方别人。”

    “什么?”顾子义震惊地看着他说道,情绪平静下来后,看着他说道,“没有破解之法。”

    “老朋友了,我劝你这门亲事作罢!这是唯一可破的方法。”大师慈眉善目的看着他说道。

    “你让我在想想。”顾子义拧着眉头沉思道,大凶,这该怎么办?

    出了寺院也没有想到有效的办法,坐在马车中晃晃悠悠的顾子义,愁得这脸上的痕迹更深一层。

    忽听的外面敲敲打打喜庆的声音,“这是谁家有喜事?”

    坐在车辕上的车夫回头说道,“城东刘员外娶第十三房小妾。”

    “这个老匹夫还往家抬呢!这是有补药了,真是兴致高昂啊!”顾子义闻言笑骂道,突然一拍大腿道,“娘的,有办法了,不娶妻,当成妾不就得了。”高兴地自言自语地又道,“娶妻的排场,不上族谱,婚书嘛,还不是自己随便填。那一家三口傻乎乎的又不懂这里的弯弯绕绕。”
多多书院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