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顶流被渣后成小奶狗了 > 顶流被渣后成小奶狗了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457章 神秘包裹
    看着方琪跪在自己的脚边哭的梨花带雨,十分伤心,宁海深深吸了一口气,坐回了沙发上。

    “你说你是被骗了,那你告诉我谁骗的你?为什么要骗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琪摔在地上,脑海里飞快的想着说辞。

    出轨的证据确凿,她现在百口莫辩,现在只能用苦肉计把自己说着被迫的,宁海才不会迁怒自己。

    方琪抹着眼泪,声音委屈:“老公,你,你还记得那个景郁吧?”

    听到景郁这个名字,宁海面色一僵。

    “这件事和他有关?”

    方琪点头:“嗯,就是他骗了我,说找我谈投资的事,然后我在我酒杯里下了药,我感觉到不适你又说把我送回家,其实他压根就没有把我送回家,而且带走去了酒店,那个时候我神志不清,以为是回到家了,然后睡觉时感觉身边有人,我以为是你,所以就,就发生了那种关系,要不然,我,我也不会叫那个男人老公啊。”

    方琪这番说辞逻辑清晰,有理有据,完全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被骗的受害者,完全把自己的过错移到了别人的身上。

    而这一切的最大恶人就是景郁。

    听了她这番话,宁海信以为真。

    因为心虚,他知道景郁是景容的弟弟,他想到了景郁这么做是为了报复,可没想到这里面也有方琪真实存在的出轨。

    宁海心情如同过山车一样,刚刚还是怒火攻心,现在却是心虚害怕。

    几个月前他在一场应酬上碰到了景郁,还是景郁认出的他。

    因为自己对景郁姐姐的所作所为,宁海看到景郁时是心虚的,之后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和景郁也见过面,可是他对当年的事情闭口不提。

    宁海以为自己想多了,原来景郁的报复是从方琪下手。

    宁海呆坐在沙发上,面色如同死灰。

    她说的三分真,七分假,不确定宁海是不是信了自己的话。

    “老,老公你怎么了?”

    许久,宁海会缓过神,气也消了一半,毕竟,方琪也是被骗了。

    “你刚刚说,景郁找你谈投资?什么投资?”

    方琪顿了顿,说道:“就,就上次和你商量的那个投资啊,怎么了?”

    “投了多少?”

    “家里的钱都投出去了。”

    “什么?!”

    “噌”地一下,宁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方琪。

    “你说什么?”

    “我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只赚不赔的。”

    宁海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随即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方琪急忙上前:“老公,你,你怎么了?!”

    .

    宁颂睡到后半夜突然被门外的杂乱的脚步声惊醒。

    一睁眼就看到秦森趴在她的床边,睫毛又长又浓,微微合着眼,在眼睑下留下了一个扇形。

    宁颂伸手拨弄了一下,仿佛扰了他的美梦,他不安分的动了一下,调整了姿势继续睡。

    宁颂微微一笑,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拿过外套盖在他的身上又把空调温度调高。

    本想去卫生间,一出门就撞上了宁炳文。

    看着宁炳文匆忙急切的样子,她揉着眉心问:“怎么了?”

    “我爸晕倒了,正在抢救。”

    宁颂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会这样?”

    宁炳文摇了摇头,面色十分难看:“我也不清楚。”

    宁颂对这个舅舅没有任何的感情,得意这个消息她不痛不痒,可看到宁炳文一副担心的样子,她还是说了一句:“应该不会有事的。”

    宁炳文轻轻点了点头,微微叹了一口气。

    有些难以启齿,他大概猜的到自己的父亲是为了什么而晕倒。

    怕是发现了自己母亲出轨的事。

    上次发短信给他的号码,他刚刚打的过去了,对方却是空号。

    “哥?有心事?”

    宁颂拖着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两步,却听到宁炳文的叹息声,不由得回头看向他。

    那叹息声不大,却格外的清晰。

    宁炳文微微一笑,眼底闪过着光芒:“没事,你去洗手间吗?小心一点。”

    看着宁炳文难以启齿的样子,宁颂忽然明白了。

    恐怕,是因为方琪和景郁的事吧?

    他开始报复了。
多多书院 > 顶流被渣后成小奶狗了 > 顶流被渣后成小奶狗了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