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艰难登仙路 > 艰难登仙路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二百四十五章 参与战斗
    飞遥这一顿操作,让阵法之内的魔者没有一个逃脱的,哪怕他们修为高出飞遥很多。

    阵法外面的魔者,不断的攻击阵法,希望可以破开。

    这要是普通的八级阵,早就破开了,只是飞遥练习的是,可以吸收雷电能量,自成保护。

    谁攻击到阵法,就会被雷电攻击。

    此刻飞遥看到里面魔者全都没有气息,这才决定打坐,等候浇灌。

    飞遥这边安静的修炼,那边人修开始疯狂的攻击。

    有一个这样疯狂的人,让其死去这么多的魔者,这是给魔者多大的伤害。

    怎么着也要利用好这次机会,或者可以救了她,也是有可能的。

    外面人那么疯狂,可是飞遥这边却安静的很,只管打坐,然后恢复之后,就开始收集黑色的晶石。

    这个时候的飞遥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不过不管是什么,先收着再说,也许是好东西呢?

    反正现在自己还不能出去,外面的魔者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其他的都在疯狂的反抗。

    外面厮杀的严重,这一刻在战场之中,也只有飞遥还在悠哉悠哉的。

    “师尊,之后我们会做什么?他们几个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关。”

    飞遥一边拾取黑晶石,一边询问空灵仙,毕竟闭关了三百年的飞遥,现今习惯听从空灵仙安排,或者她想要明白空灵仙有何样的计划。

    “你自己安排,他们是最后的武器。”

    空灵仙淡淡的说着,让飞遥瞬间觉得自己就是被撇弃的孤儿,合着人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安排。

    “我懂得了,那萧微呢?师尊现今总能够给个时间吧!”

    “快了!”

    “真的?”

    “恩。”

    飞遥瞬间松了一口气,捡起来也愉快很多,速度也快上很多。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将阵法震的摇晃起来,飞遥知道这个阵法坚持的时间不长了。

    毕竟外面攻击太紧,储存的雷电不过那么一点,现今也都被耗光了,飞遥看着离的不远的人族和妖族。

    拿出弓箭,然后使用蓝色能量,亚仙气攻击魔者,箭矢过去,那一片的魔者瞬间被消灭。

    飞遥看准了那群魔者已经到了底线,自己这箭矢就是他们最后的稻草,可是出来的效果非常的好,因为人人都认为是飞遥将他们杀死的,其中不乏有大乘修士。

    原来想要救下飞遥的人,也在远远的瞥见飞遥在拾取黑晶石,飞遥不认识,可他们认识,心中难免出现嫉妒,也难免心动的。

    所以飞遥这一箭,不仅震慑住魔者,也震慑住人修,人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飞遥射出这一箭,就是没在怕的,既然现今自己已经是合体中期了,自己也不该存着从前那样患得患失,总是缺乏自信的样子。

    现今可以放胆去做事的时候,也是自己放胆展现在人前,倒不是不够谨慎,而是不需要担心。

    更何况之后自己还有那么多的同伴,他们也会成为自己的后盾。

    飞遥随即撤去阵法,朝着人修那边飞去,师尊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加入这里,好好的对练的时机已经到来。

    飞遥使用加速能力,很快就到他们那边,然后和他们一起战斗。

    更多的人眼中是钦慕,有一些还有要交好的意思存在。

    飞遥这一次的亮相,可谓是非常的成功,也立下大功。

    有不少眼尖的人看见飞遥腰间的令牌,立马恭敬或者亲近起来。

    “你是怎么想到想要使用雷劫,攻击魔者的?你真是大胆,不过我好喜欢。”

    “魔者这么可恶,可是之前我却一点力量都不能出,我这不是想要出一点力量,今日能够这么成功,还是多亏了宗门给了我自信。”

    飞遥回头就瞥见他的腰间,怨不得敢直接的找自己说话,而且还是亲昵的那种,原来是同宗之人。

    看其令牌还是亲传弟子,虽然飞遥在宗门呆的不长,可是这些基本东西还是知道的。

    能够成为亲传弟子不仅表示他很好,也表示受到宗门的重视,也自然会对宗门有很好的感情存在的,毕竟宗门对待他们会非常的好。

    就如曾经幻真师尊对自己好,自己回馈宗门的也多。

    所以这最后的一句话,对宗门的夸赞,就取悦了这位师兄。

    “咱们万元宗就是需要你这样大胆的人,道友好,我叫作元培,不知道你如何称呼。”

    飞遥挑挑眉,这元培竟然会这么看的起自己,自己的令牌可还是外门弟子,如同杂役一般的,他竟然愿意交好。

    最让飞遥佩服的是,现在正在和魔者的战斗之中,稍不注意就会葬身此地,他竟然还有心情和自己聊天。

    不过,你都说自己大胆,自己怎么弱了气势。

    “飞遥,师兄好!”

    “不敢当不敢当,之后细聊。”

    元培说完,逐渐就被魔者拉开和自己的距离,然后越来越远,也不再和飞遥说话了。

    飞遥明白了,这是对自己示好的,因为刚才有些人对着自己也有点虎视眈眈的,所以在用自己的身份压一下,免得给自己使坏。

    飞遥想到元培的用心,好感立即上升很多,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对自己照顾,已经很是用心了。

    不过这并不能减少飞遥受到的攻击。

    魔者那边似乎就是看准了飞遥,专门对付她,飞遥迫不得已,渐渐的朝着身后行去,先避开一点会比较好。

    自己不过是一次性解决了这些,那些比自己杀得魔者还要多的的修士,多得是,所以飞遥决定自己暂避锋芒。

    果然如此,当飞遥朝着身后行去,过来的魔者,主要被挡住,也逐渐歇了心思。

    这次战斗也因为飞遥已经被救回,更加着魔者那边紧急调遣过来的魔者已经到来,人族想要在前进一些,已经很是困难,现今也正是撤退的好时机。

    飞遥自然也跟着撤退,远远的看见元培,想要对其表达感谢,可是自己的靠近,立即引起元培周遭的女修的不满。

    飞遥最后只是微笑点头,表示之后,就赶紧离开。

    先到宗门处,领取令牌,这样可记载自己击杀的人数,可惜的是之前的都算白杀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所以飞遥上面写的是零,后面还在持续发生大大小小的战斗,飞遥也开始打破这一记录。

    这天飞遥想要寻找小队,组成一对,大家就是平均分配击杀的魔者数量,这个不需要自己分,令牌会在你们组成一对之后,自然成型。

    现在是暂时休息的时间,这东北处的街道上,有不少的小队,上面有他们战斗多少次,一共击杀多少的魔者。

    上面有很可观的,也有很不好的,有的寻求治疗者、和剑修的最多,其他相对减少,有的则是因为那样武器使用的少,只要你凸出就可。

    飞遥转悠一圈之后,发现两家很是不错,战绩,损失人员情况也问了一下,周边也去了解一下,这两支队伍最为可靠。

    组队的情况则是,着队伍中有人死去,他的这次分数,就会平分。

    像他们现今已经是合体期,以及以上的,哪里还有多少家族的观念。

    飞遥先去其中一支队伍询问,“听说你们这里需要剑修,不知道我是否可以。”

    飞遥最满意的则是这支队伍,因为他们中间有一个大乘期的法修,只要他们坚持时间长点,就可以供应他使用法术,造成大面积的伤害,他们剑修只要上前收取性命就好了。

    危险程度不高,适合自己这段时间想要休息,但又可以增加自己令牌上杀敌数量。

    “你就是那个敢在魔者中间晋级的?长得文文静静的,竟然还有这样大胆的作为。”

    其中一位留着络腮胡子,满眼都是打趣,根本不是真心合作那种,只是充满了好奇。

    “是。”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原本在这络腮胡子人身后的一位较小的女修,露出半个脑袋,眨巴着水晶晶的小眼睛,笑眯眯的看着飞遥,也同样充满了好奇。

    好奇好呀!说明自己这边还是有机会的。

    “幸运,幸运也是实力的一种。”

    飞遥带着自信的回答,虽然自己根本就不确定对方会不会要自己,但是需要有这样的自信,才能够取得别人的信任。

    不然你自己都不信自己可以胜任,那人家如何能够信任你。

    “你可真是不错,让我心生敬佩,最近我也总是看到你英姿飒爽的一面,上阵杀敌也是厉害,不知道会不会撒娇。”

    一位长相斯文,先是显示自己的欣赏,然后飞遥就看到他调笑的嘴角扬起,很明显就是看自己笑话的。

    飞遥当即甩开衣袖,嘲讽一笑,离开这支队伍。

    “我们还没有说完呢?你不是想要进来吗?”

    还是刚才那位女修,整个身子都探了出来,着急的问到。

    “不需要了。”

    飞遥并没有回头,只是简单的回答到。

    “真是不识抬举,能够在本大爷面前笑,可是她的福气。”

    “也就是你,为何将她赶走,我还是挺喜欢她的,要是加入进来肯定会有很多的乐趣的,你看,这不被你给弄走了,不行你得赔给我一个。”

    “我们是打仗的,又不是玩,你要真是喜欢,等到结束之后,她还活着,我定当给你活捉回来,给你玩。

    现今收进她进来,只会拖累了我们。”

    “哎!她也是不谨慎,越是到高修为,进阶的就要越谨慎,像她这样,进阶这么快速,只会毁了自己的根基,走不长远。”

    飞遥的晋级可是有目共睹的,别人自然对刚刚成为合体期的修士,而且还是连跳两级,自然不放心。

    飞遥很快走到另一支队伍,这支队伍的人,也是充满好奇,不过态度好,对待飞遥的时候,也是佩服的紧,很想要她进来。

    可也是有这方面的担心,要是飞遥不能够作出什么,反而要平摊掉他们的劳动成果,这谁愿意同意。

    “你还会些什么?比如治疗?”

    其实这句话,已经是委婉的拒绝了,一位使用弓和剑修的人,如何能够是一位治疗者。

    “当然可以,我看到你这手臂上的伤,应当是刚才那场战斗中受的伤,有股淡淡的药味,可我看内里还是没有好的,不如让我试试。”

    他们听到飞遥说的头头是道,很是诧异,这人到底是如何修炼得到的,明明这么年轻,其实飞遥现今的年龄也不过是几百岁,可是现今她所显示的是千岁。

    几人先是互相看看,然后看向那位红衣女修,毕竟身体是她自己的。

    飞遥能够使用的就是个人,整体治疗,或者形成防护暂时还不行,不过因为自己会阵法,这点可以起到作用。

    不然一只队伍之中,有的可不止一位治疗者,不过他们的作用,可不能紧紧是治疗这么简单。

    “我、我让你试试,可不能给我治疗坏了。”

    女修说话柔柔和和的,对待飞遥最为亲切,这处是魔者魔气所伤,很难治疗好,现今有的丹药,也需要好几天才能够好。

    飞遥当即,将其衣袖撸起,露出她雪白的皮肤,和那处触目惊心的伤口,上面的魔气还在萦绕。

    “会有一点疼。”

    飞遥这边真正的治疗,不会,可是自己生长力很好,她可以给对方带来极强的修复能力,这样她就可以很快的好起来,和治疗也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

    “咝”女修发出轻呼之声,倒不是真的疼,而是那种麻痒那种,所以会有点受不住。

    可是这声音,在她的同伴听来,却不是这样,看待飞遥的眼神有点不好,毕竟上面的魔气还很重,不过大家并没有做声,毕竟当事人也没有说什么。

    可是却在心中给飞遥带来了否定,要是在战斗之中给他们治疗是疼痛的,那么很可能会影响她们的战斗。

    直到女修手臂之上,魔气逐渐消失,肉也逐渐的复原,而且上面一点伤痕都看不到。

    “天哪!你竟然可以将这个治疗好,你真是一个天才。”
多多书院 > 艰难登仙路 > 艰难登仙路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