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百零五章 师徒、父子
    “该起床了,盖提亚。”

    拉文克劳学院的宿舍内,格林德沃拉开了一扇狭窄玻璃窗的窗帘,让慵懒的晨光照射在靠窗的那张床上。

    整个人以蛤蟆一样的姿态趴在床上的盖提亚不耐烦的翻了个身,一把抓起了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盖在了里面。

    其余几张床上都没有人,那是因为现在是假期,学生们都回到了自己家,而盖提亚是孤儿,明面上的监护人更是只有格林德沃,所以他留在了学校里。

    格林德沃抬起手轻轻一扫,被子在魔法的力量下被掀起叠好,“一级瘫痪”的盖提亚也被这魔法的力量带着漂浮在了半空中,一侧的衣物自动飞了过来穿戴在了盖提亚身上。

    另一侧的脸盆也自动装了热水,面巾跟跟牙刷牙杯也一同飞了过来给他洗了把脸,刷了个牙,还顺便给他洗了个头吹了个帅气精神的发型。

    而全程盖提亚都以一种睡眼朦胧以及生无可恋的表情让这魔法肆意的摆弄,整套下来后他的睡意也消失的无隐无踪。

    他佝偻着背满脸怨气的看着格林德沃,有气无力的说:“拜托,老头子,现在才早上六点,而且今天还是放假!”

    格林德沃再次抬手,盖提亚那佝偻着背的姿态直接就被魔法的力量矫正,就是他想弯也无论如何都弯不下来。

    “想要成为一个绅士,一个笔挺的仪态是最基本的。”

    “可我完全不想成为一个绅士。”盖提亚说,“别转移话题。”

    格林德沃挑了挑眉:“正是因为放假了我才有机会教你,毕竟你接下来要学的可是高年级才能使用的魔法,要是让邓布利多还是其他学生知道了就不好了。”

    盖提亚白了他一眼,整个人继续躺回了床上:“不学,走开。”

    “难道你就不想变的更强吗?比这个学校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强。”

    “不想,我要睡觉。”

    格林德沃将手杖撑在地上,叹了口气,这孩子有着不俗的魔法天赋,可惜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跟他与邓布利多完全就是两个接壤相反的极端。

    想着,他那苍老的充满褶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愠怒,过往身为黑魔王的气势罕见的透露出些许,压迫感十足。

    蓝色的火焰在这四周燃烧,地毯房梁,床、被套、床头柜、全都被火焰所吞噬,火焰逐渐接触到了盖提亚的被子且迅速蔓延,吓的盖提亚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你疯了!?”

    “不知道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很好说话。”格林德沃的深邃眼眸中倒影着幽蓝色的火焰:“现在,听我的,起床,然后跟我出去学习魔法。”

    他的手杖轻剁了一下地面,火焰熄灭,但四周焦黑家具冒起的黑烟却无时无刻不在告诉着盖提亚这不是幻术。

    格林德沃为了不让他睡觉竟然直接把他的房间烧了。

    “我……我”盖提亚的语气有些凝噎,为了不去学魔法,脑海疯狂的运转着,想起了刚刚格林德沃说的话:“你提前教我高年级的魔法,就不怕我跟邓布利多说嘛?!”

    “放心,到时候我会跟你下一个修改版的“赤胆忠心咒”,是结合不可打破的誓言咒修改的。”

    格林德沃平静的说:“我会将这个秘密锁在你的内心深处,无论是吐真剂还是各种魔法都无法从你身上知晓这个秘密,如果你主动透露,将会受到最为痛苦的折磨,甚至是死亡。”

    盖提亚的嘴角抽了抽,随后有气无力的垂下了腰,颤抖着手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狠还是你狠。”

    枝丫~

    两人走出宿舍门,格林德沃头也不回的一挥手,“恢复如初咒”在魔力的输入下运转,房间内好似被按下了时间倒退建一般迅速恢复。

    焦黑的家具不再冒烟,开始复色,烧成焦炭的木材也恢复成了原本的质感,被子,地毯这种烧成渣渣的纺织品也恢复如初,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

    ……

    …

    “我接下来要教你的魔法,虽然不如阿瓦达索命咒一系的不可饶恕咒方便且对单体有着绝对的杀伤力。但却是我所会的魔法中破坏力与杀伤范围最强也是最难控制的魔法,危险程度非常高。在伤害到敌人的同时很有可能伤害到你的同伴亦或者是你自己,所以,这是一个不到最关键的时候不能随便使用的魔法……”

    神秘岛的某处人迹罕至的湖边,原离霍格沃茨的地方,格林德沃沉稳的说着,眼角的余光一直注视着盖提亚。

    他正侧着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个魔法学起来很难,如果你不提起百分百的注意力可是学不会的。”格林德沃说。

    闻声,盖提亚转过头:“如果我学会了,接下来几天的放假时间你是不是就不会来烦我了?”

    “只要你学会了厉火咒,并且能将它掌握到某一个阶段,那么前期的深渊冲击中,你将不会有什么无法对付的敌人。”格林德沃说:“就算有,放任厉火咒的暴走也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可观的撤退时间,不过……”

    格林德沃扬起嘴角,眼神幽邃,看上去颇为邪气凛然:“你真的这么自信自己可以学会?”

    “魔咒课我从来没有听过。”盖提亚平静的说。

    “可你的魔法实践分数很高。”格林德沃说,显然是不大相信盖提亚的话。

    “那是因为每次考试前我看了一眼魔法书。”说着,盖提亚看了一眼格林德沃,那眼神好像是在说……

    不会真有人以为魔法很难吧?

    “我以为你跟我完全不像。”格林德沃说:“但至少在狂妄这一点上,你很像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邓布利多以外的所有魔法师都是废物,不但废物还愚蠢。当然,那时候我还不认识霍格沃茨的其他教授。”

    “年轻人狂妄并不是坏事,因为在你变得不狂妄的过程中你会学到很多东西。”

    “切。”盖提亚屑了一声,“别废话了老头子,咒语,精神运转跟魔力运转的线路,以及反应原理……”

    格林德沃笑了笑,缓缓出声给盖提亚讲解起了厉火咒的使用方法,做为一个专业的火焰系大魔法师,格林德沃对于厉火咒的理解只有邓布利多才能与其比拟。

    所以他的私教课也是满满的干货,似乎是因为之前的承诺,盖提亚学的也很认真,如同一块海绵一样贪婪的吸收着他所赋予他的知识。

    不知不觉,艳阳高挂与两人的头顶,时间竟然悄然流逝到了正午。

    “我们可以先去吃饭,下午再来这里。”格林德沃看着盖提亚说。

    “不用那么麻烦。”盖提亚抬起手,手指上戴着的,是格林德沃过去戴的梅林龙戒。

    那是格林德沃送给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当然,格林德沃又去库洛那里买了个新的施法戒指。

    他那幽深的眼眸中闪烁着微光:“这破地方我可不会来第二次了……”

    他的口中吟诵着厉火咒的咒语。毕竟是初学者,无咒施法是不可能的。

    魔力在精神力的引导下灌注到他的龙戒中,一团黑色的汹涌火焰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现,熊熊燃烧着,且不断扩大。

    盖提亚颇为得意的看向一侧的格林德沃,但他的表情中却没有任何的赞赏……

    “使用厉火咒跟学会厉火咒是两个概念,盖提亚。”格林德沃说:“如果我是你的话,会在它失控之前及时停下它。”

    盖提亚像是完全没有听到的样子,看着眼前的厉火,死寂的眼神中罕见的露出一抹兴奋……

    火焰在进一步的扩大,炙热的高温让这一侧的湖水都开始冒着白色的气泡开始沸腾了起来,青青草地迅速的被这黑色的末日火焰吞噬歹尽。

    “吼!!”

    火焰还在增强,似是巨兽咆哮亦或者是火焰燃烧的声音从这逐渐形成的火海中传来。

    一头黑色的模糊龙蛇在火海中形成,绵延数百米,在这火海上方盘旋咆哮,肆虐着……

    盖提亚的面色有些苍白,额头隐冒些许冷汗,已经感到不对劲他想要使用终止咒停止但却已经晚了。

    那头黑火龙蛇咆哮着猛冲向了盖提亚,炙热的火焰冲击在盖提亚的脸上,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猛的挡在了他的身前,那是格林德沃,他抬起右手抓着手杖横于身前火焰护体咒在身前凝聚,蛇头狠狠的撞在了格林德沃的面前的火焰上。

    但已经暴走的厉火又岂是区区火焰护体就能挡下的,格林德沃的火焰逐渐被黑火吞噬,手上的手杖也在高温下化为了湮粉……

    ……

    ……盖提亚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厉火咒已经熄灭,四周一片焦黑,湖水都被炙热的高温蒸发的矮人一层。

    格林德沃使用厉火咒包裹吞噬了他的厉火咒,展露了属于霍格沃茨教授的该有的魔法造诣。

    但……

    盖提亚看着格林德沃那肩膀过去空无一物的地方,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你没事吧,盖提亚。”格林德沃好似完全不在意一样转过身看着盖提亚问。

    “格林德沃,”盖提亚动了动喉咙,话哏在嗓子眼说不出来:“你的手……”

    “是啊,我的手杖没了。”格林德沃颇有些遗憾的说:“那可是侑子女士送我的东西,可惜了……”

    “是你的手啊!”盖提亚罕见的激动咆哮道:“是你的手没了啊!”

    “啊,你说这个啊。”格林德沃说:“不能恢复的话让库洛给我做个仿真手就好了,应该影响不到生活。”

    他注视着盖提亚:“记住今天发生的事,盖提亚。这是因你的狂妄付出的代价。狂妄并不是坏事,有实力的狂妄叫做自信,没有实力的狂妄就只是狂妄。”

    盖提亚有些无语凝噎,他死死的看着格林德沃的断臂,伤口已经被火焰碳化,根本流不出任何血液。

    虽然格林德沃的没有表现出来,但即使是看着,他都能感觉到那深入灵魂的痛苦……

    他的眼神有些躲闪,看向一侧不再看这个伤口。

    “厉火是一种不能被水熄灭的魔火,只需要一丁点的现实界物质就能燃烧,除了破解咒以外不可能停息的火焰。”

    格林德沃的话还在继续。

    “厉火会在放出的瞬间无限扩大自己,且完全不需要魔力的供应。巫师的魔力大多是用于控制厉火,脱离巫师掌控后威力更加可怕,在巫师史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厉火暴走烧毁整座城市的事情发生,当然,那位施展厉火咒的巫师也同样死在了火海中。”

    “然后呢?那火焰是怎么熄灭的。”盖提亚传来了声音。

    “然后就是一群强大的魔法师联合起来使用万咒皆终将这魔法停止了。”格林德沃认真的说:“所以对于这个魔法的危险性,你要有一个清楚的认识。”

    盖提亚沉默着低着头,没有说话。

    “盖提亚。”格林德沃再次呼唤着他的名字:“盖提亚·格林德沃。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继承了这个姓氏的孩子。你有着不逊色于我的天赋,你将成为我的传承者,你将继承我的力量,变的与我一样强大,甚至是超越我。

    但在这条艰辛的魔道上,你注定会犯下很多得错误,你要做的,便是吸取教训,不再犯这种错误。但也千万不要让这些错误拖累你前进的脚步。

    现在,抬起头,注视我的眼睛,格林德沃。”

    盖提亚抬起头。

    “回去吃个饭,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为什么要教我这个魔法。”盖提亚问。

    格林德沃沉默半晌:“深渊即将入侵,你应该清楚这一点吧。”

    盖提亚点了点头:“听他们说过一点,可它们以前不是被你们赶出去过吗?”

    “不,深渊要比你想象的要强大,也要危险。”格林德沃严肃的说:“永远不要小瞧你的敌人,盖提亚。”

    “如果你的心中还在在意这件事的话。”格林德沃说:“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吧。”

    “什么?”

    “别死了。”
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