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百二十九章 弗拉德三世——予以穿刺公之名
    “那是圣子,是圣子!!”

    大半的信徒几乎都认出了油画上那个犹太人的模样,这已经是刻进他们DNA里的东西了。

    “如果说那是圣子的话……”马西莫看了看那犹太人面前那个占据画像大半篇幅的光翼之神,“那岂不是说,这位“天使”是……”

    “神的那些仆人中没有一位有着足足七十二对光翼。”扎拉哈格肯定的说:“如果说谁最有可能有的话,那就只有……”

    “主!!”马西莫激动的喊出声。

    其余的信徒也是意识到了什么,呆呆的看着这墙壁上的油彩画,他们没有着急的朝拜,而是直接呆愣在了原地……

    天主教不像北辰以及其余神话里的神一样,制造出具有固定形象的人偶做为崇拜的对象,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

    《约翰福音》中说:“从来没有人见过主,只有在父怀里独一的儿子将他表明出来。”

    也就是说《约翰福音》否认在此之前的任何一个人见过主,而耶稣只是主为了表明自己道成肉身的。

    而且在传说中,主曾给摩西立下“不可为自己塑造神像”的戒条。

    人不可为自己塑造可供崇拜的神像,因为不可高举人或者造物同等到神的位置。

    而信仰讲的是“即使我没有见过你,但是我知道你在那里”,这也是不可神像崇拜的由来。因为所有的人间神像都是“我知道你,是因为我看见了你在那里”。

    在旧约的故事里,从来没有提及主以何种像的形式立于人间。但也可能正是因为没有实体神像供人类崇拜,所以人类很容易忘记主的教诲。

    但是严格来讲,不可神像崇拜,指的是把人的污邪的欲望寄托在某些塑像上,敬拜这些塑像记得的只是内心欲望的满足。

    但主信仰更加看重内心的自觉,是对整个人生的指引。而主也是跟太初有道一同存在的,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主这种灵魂自觉。

    但是这一点在耶稣身上被打破了,耶稣道成肉身的偶像提示不仅是赎罪的标记,也是时刻提醒世人天主之爱的存在,所以《约翰福音》一开始就说“父怀里独一的儿子将他表明出来”。

    但到底耶稣代替主被大量塑像,这是否违背了“不可神像崇拜”的初衷呢?

    我们来看主告诫摩西“不可为自己塑造神像”的话,接下来主解释不可塑神像的原因是天主是“忌邪”的神,“忌邪”在《出埃及记》中注释原文是“忌妒”,意指不允许有对立的神明。

    所以主禁止的神像崇拜是崇拜跟主信仰相违背的神像,而信耶稣并不跟主信仰相违背,反而是把主表明出来的一种方式。

    这一切的记载都足以说明此刻这群信徒出现这种表情的原因。

    数千年间,从来都没有知道主究竟长什么样,而且他们也认为今后更是不可能会有人知道。

    但这一切却在他们见到这一画像的时候被打破了。

    其实主要原因是为了更好的进行“同频”,所以夏亚需要修改教会过往的教义,让他们的脑海中对他能有一个最直观的印象。

    “不可神像信仰。”这个戒条并不是夏亚留下的,而是他的前任。这或许也是那个前任被信仰的力量侵蚀到失去自我神格的真正原因。

    虽然这一方法所收集到的信仰之力确实很强大,但人的心中对神没有一个固定的印象,也就最容易导致神格分裂。

    他们对神没有一个固定的印象,一千个人里面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且这神还没有像拉斐尔塔尔的神一样拥有神权重器替代吸收信仰的力量。

    所以也就造成了祂成为了一个半结晶化的存在,每一个棱面都代表着一个人的印象,成为一个信仰的傀儡。

    “不可神像崇拜。”扎拉哈格失神轻喃这一戒条。

    一时间,围在这画像下的众信徒们也在议论纷纷。

    “这画像究竟是谁画的?”

    “这画像上主的模样,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那岂不是……渎神?”

    “是真的。”马克十分肯定的说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马西莫皱起眉头:“马克先生,请您想清楚了,在这种事情上妄自下定论,这在过去是要上火刑架的。”

    “我可以肯定,马西莫主教。”马克认真的看着他,“我见过祂,而且我们手中还有着极其宝贵的第一手影像资料。”

    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了那块闪耀着金色光辉的金币。

    “这就是祂给予我们的圣物,就是这个东西打开了这个地道,它将指引者我们找寻击败吸血鬼之王的方法。”

    信徒们齐齐将目光注视在那块金币上,一时间,眼神逐渐灼热……

    如果说马克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就意味着这块金币是足以与圣子的裹尸布这种圣物同级的顶级圣物啊!

    扎拉哈格也同样如此,他看向金币,眼神有些互激动。

    “马克先生,能让我摸一摸你的jb吗?”

    马克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中的金币递了过去,既然已经使用了就说明它已经失去了效力。

    扎拉哈格颤抖着伸出了自己那充满褶皱的苍老双手,像是朝圣一般接过了这块金币。

    所有人都屏息看着这神圣的一幕,这让他们想起了过去他们参加教皇的继位仪式上,扎拉哈格从老教皇的手中接过教皇权柄的一幕。

    在教皇接过金币的那一瞬间,二者就好像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一样,瞬间光芒万丈,乳白色的光芒以金币为起始,像激光一样射像了某一面墙上,像是在指引着众人接下来前行的方向。

    马克挑眉上前,在那白光指引的地方按下了一块砖,顿时好似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墙面向着下方移动露出了背后的隧道,两侧的火把在也氧气的注入后自己点了起来,照亮了这个隧道。

    马克以及哈里斯等人率先进入了隧道中,而其余的信徒则在犹豫片刻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快看,队长,这里有壁画!”艾瑞克惊奇的说道。

    “这里也有!这后面一排全是壁画加文字描述,好像是……某段英雄史诗?”哈里斯说。

    马克闻声看向了艾瑞克所指的方向。

    壁画上是一个身穿铠甲的将军的侧影,他站在悬崖上,一头黑发及腰,用剑支撑着眺望下方的国土,深沉,忧郁。

    壁画的上方有着一个一段文字:

    弗拉德三世——予以穿刺公之名的英雄传记。

    马克表情逐渐严肃,他或许知道这枚金币究竟为何会将他们引导到这里了……
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