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百二十八章 许愿金币
    马克走到站在一堆白衣的天主信徒尸体旁为他们祈祷的扎拉哈格。

    “教皇冕下,您刚刚应该也看到那些吸血鬼了,这应该是最不容置疑的铁证了吧。”

    “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马克先生,我还不至于迂腐到事实都摆在我面前了还不相信这一切。”

    回答完马克,扎拉哈格抬起颤抖的右手在自己身上画了一个十字架,随后拿起了自己额头的十字架轻声呢喃道:“阿门~”

    马克的话还在继续:“EU不可能放弃其余地方的守卫,就单单为梵蒂冈派遣太多兵力。以现在兵力,根本不可能面对的了那些吸血鬼的攻势,我们的唯一希望或许就只在你们身上了。”

    “我已经在祈祷了。”扎拉哈格说。

    马克气息一滞:“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啊!您真的不知道阿卡多这个存在的信息吗?我们必须得了解他的一切,知道他的弱点,知道你们教廷过去究竟是怎么把他封印在那具棺材里的。只有解决了他,我们才能解决这一切!”

    “我可以以我的信仰保证,马克先生。”扎拉哈格无奈的说:“我真的不知道您说的关于这位不死者之王的一切信息,梵蒂冈以及各大古老教堂内所藏匿的古老书籍我基本上都看过,如果有,我不可能没有任何印象。

    而且哈里斯先生也再一周前看过我们教廷的所有古老典籍,也是一无所获,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知道关于这位不死者之王的秘密的话,那一定不会是我。”

    “可你是教皇啊!”马克有些急了,“是整个教廷神之下第一人,您如果都不知道了,那我们究竟该如何击败阿卡多以及他所率领的不死者军队!”

    “我不知道。”扎拉哈格一反之前与马克哈里斯等人聊天时的清明与智慧的模样,眼神中罕见的出现了一抹迷茫。

    他转过头看向一侧摆在教廷正中央的耶稣受难像,目光深邃:“这时候估计也只有神明才有可能庇佑我们了吧。”

    马克也顺着扎拉哈格的目光看了过去……

    “你说的对。”马克说,“只有神明才能庇佑我们。”

    马克从胸口上抽出了一个项链,金色的金币在教堂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灿灿的微光。

    “那是什么东西?”扎拉哈格问。

    “我们的“希望”。”马克回。

    一侧的艾瑞克似乎也注意到了马克的异样,他从安雅旁边走了过来来到了马克身侧,面色凝重的看着那块金币。

    “老大,你确定现在就要用吗?某种意义上,这块金币已经跟国宝差不多了。”

    “现在这时唯一能救我们的东西了。”马克说:“他们既然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覆灭教会,那么就一定证明着教会在过去一定有着某种能对付他们的强大的手段。虽然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扎拉哈格冕下看上去也不像是会知道的样子,但我们要做的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看着那块金币,失神轻喃:“这是人类的灾难,是世界的灾难。”

    说着,他就闭上了双眼,抬起了金币,而一侧的艾瑞克,安雅,甚至是不明所以的扎拉哈格也屏住了呼吸看着这神圣的一幕。

    库洛临走前说的话是:重要的不是做什么,而是怎么做。

    这其实并不算什么谜语,理解起来也非常简单,他们不能直接许愿神明出手将阿卡多击败,而是要许愿让神明告知他们究竟该如何击败阿卡多……

    “神啊,告知我击败阿卡多的方法吧!”

    马克高举着金币声音激昂的喊到,声音高到在教堂内的所有信徒,军人,哈里斯以及那个EU的上校齐齐将视线转移到马克身上……

    但……

    ……十秒钟过去了……

    ……三十秒钟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完全无事发生,马克依旧保持那高举着金币的模样,所有人的视线都注视在马克的身上。

    静——

    讲道理,马克现在很尴尬,非常尴尬,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不然的话只会更加尴尬……

    “赐予我力量吧!”

    马克再一次积蓄起势气喊到,声音依旧激昂。

    但情况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四周的人脸色已经开始不对了,艾瑞克捂着自己的脸不忍在继续看下去了。

    安雅更是将电脑移开了一点以表示自己跟那个高举着金币喊着中二话语的人没有任何关系……

    只要正主不尴尬,尴尬的永远都只会是观众。

    ……马克涨红了脸,此刻的他简直就像是被慢火炖煮的青蛙,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越发难熬。

    “好了,马克先生。”扎拉哈格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走上前伸出手将马克高举的手臂放了下来。

    “我能理解您想要击败吸血鬼的那急迫的心,想要向神祈祷也完全说的过去,毕竟这里是圣彼得大教堂。但您祈祷方式显然是错误的,而且您手上拿着的最好也是一个十字架,而不是一块金币,那样的话神是不会回应你的。”

    扎拉哈格忍笑说:“不过……您跟哈里斯先生或许会很合得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扎拉哈格冕下!”马克有些急眼,“这是一块许愿金币,一块可以向神明许愿的金币。”

    “我知道,我知道。”扎拉哈格点头应道,但是语气十分的敷衍。

    “您不知道!”马克气急败坏的说,“您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他们!”

    说着就指向了艾瑞斯跟安雅,随后面色一僵,他们不知何时消失在了原地,躲在了教堂的角落里背对着他,似乎是相当认真的在做些什么。

    马克的嘴角微微抽搐,随后疲惫的轻叹了口气。

    算了,不管了……

    人类灭亡吧……

    累了……

    ……

    与此同时,在某一个更高纬度的空间中,一切的罪魁祸首,此世之恶夏亚正躺在安乐椅上酣睡,睡姿颇为安静。

    侑子跟库洛已经不在这了,艾莉丝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侧,微俯着身,十分调皮的拿着自己的发丝轻轻的在他的鼻子,眼皮还有脸,嘴巴上滑过……

    乎的,夏亚猛的睁开了双眼,对上了艾莉丝那如同大理石一般泛白的双眸,如果不是看见她那一双无神的眼睛,谁又会知道这一位神女竟然是一位盲女呢。

    “你在干嘛?”夏亚面无表情的说。

    “叫醒你啊。”艾莉丝理所当然的回,“那个叫马克的家伙已经向金币许愿,但是你这个大懒虫却还在这里睡懒觉。”

    “我没睡,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夏亚一本正经的说。

    “是在想我吗?”艾莉丝期待的看着夏亚。

    “滚。”

    夏亚面无表情的轻吐出一个字,他坐了起来,目光看透过云层看向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内,伸出手指虚空一点……

    “切。”艾莉丝起身撇嘴道:“真是个不诚实的家伙。”

    她看向那颗蓝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神权复苏的话,又为什么要创造那么多的吸血鬼去进攻梵蒂冈,你就不怕你的信徒被杀光了吗?”

    “这个问题,”夏亚扬起嘴角:“也是他们该思考的。”

    ……

    轰隆隆~

    整个梵蒂冈大地震颤,发出嗡嗡的声响,大教堂内的军人,信徒还有几个主教、马克哈里斯等人都被这忽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

    “怎么回事?”

    “地震了吗?”

    “是神明给我们的提醒?”

    在他们愣神之际,只见中间的圣子受难像后面石台上竟然缓缓打开了一条通道,通道很宽敞,大概可供三人并排进入,通道内是一节向下上阶梯,四周的火焰在隧道开起的那一刻就自动点了起来,熊熊燃烧着,散发着绯红的火光……

    “这里……什么时候有一个秘密隧道了?”刚刚已经苏醒的红衣主教马西莫一脸懵逼的看向扎拉哈格了。

    “???”

    不仅仅是他,教皇扎拉哈格也差不多也是这表情,耶稣受难像后面有个这么大的地道自己在梵蒂冈里呆了几十年竟然都不知道?

    不止是他,比他年长的,上一任教皇,上上一任教皇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不知怎么的,扎拉哈格将目光转移到了同样沉默的马克身上,看向了他手上的金币。

    “这是许愿金币的效果。”不管是不是,马克赶快认了下来,以挽回一点脸面。

    他跳上高台,走到隧道旁目光透过地道看下去……

    随后,他对门口的哈里斯喊到。

    “哈里斯,这地道没有危险,将伤员跟还有一些信徒全转移到隧道里,你们守着这隧道要比守住教堂要容易。”

    哈里斯也快步走了上来,看了一眼后同样认可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一群信徒、主教、大主教、教皇全都涌入了那突然开启的隧道中,马克与哈里斯等人在前面开路。

    四周全是古朴的砖石柱结构,这隧道不知何时建造的,如果说扎拉哈格前几任的教皇对此都没有任何印象的话,那么这隧道的建造时间起码得有上百年了,按道理应该早已经灰尘与蜘蛛网密布了,但这些都没有。

    而且,这地下的密室也要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大,这么庞大的工程绝对不可能不在历史上留下痕迹,这里处处都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而且……

    随着众人的深入,他们走到了一个不大的八边形房间里,正对着的墙面上是一副高达十多米的油画,人们站在那副油画底下,无论是谁都生出了一丝渺小感。

    一位有着七十二对羽翼的白发神明占据了大半空间,身后有着用油彩所营造出的光芒万丈的景象,看上去尤为震感。

    “老大,你看。”艾瑞克指了指那位神明的眼睛,那一双异色瞳尤为显眼。

    马克也点了点头:“虽然跟最初见到时的不一样,但应该是那位。”

    相比于马克,扎拉哈格等人的注意却完全被那神明底下,以跪俯姿态面对神的一位身穿白袍的犹太人身上。

    扎拉哈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瞳孔猛的收缩成了一点……
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