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敌
    “神权复苏?”艾莉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抽:“你不会想像阿尔宙斯一样搞那些个又臭又长的英雄史诗吧?”

    “你再骂!?”夏亚佯怒道。

    艾莉丝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库洛:……

    “我觉得……那些故事也没那么差吧……”库洛说。

    他是阿尔宙斯设计的那些英雄史诗最忠实的观众。

    “也只有你会喜欢父子相残,兄弟相残,主角受难,与挚爱相杀这种苦大仇深的又老套又喂屎的剧情了。”侑子幽幽的吐槽道。

    “所以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艾莉丝问。

    “你先把这天启病毒改造完吧……”

    “那你呢?”

    “我?”

    夏亚嘴角微扬:“我要去找一位诅咒神明的神敌,以及一位神最为忠实的神仆……”

    他目光深邃的轻喃:“也是时候下一些决定了……”

    ……

    神敌,从字面上了解意思是神的敌人,但神是至高无上的,又有什么存在有资格成为神的敌人呢?

    所以,神敌真正的意思是对至上之神的亵渎者,不敬者与仇恨者,通常以残忍、嗜血、黑暗且狰狞的形象示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地狱的恶魔,七宗罪,路西法与撒坦等。

    但显然这些存在的力量都过于强大了,而除去这些存在外,最为有名的,自然是传说中受到了神明诅咒的种族——吸血鬼了。

    只要有血喝就可以永生,只在夜间活动,惧怕光、圣水与银制物,完美的黑暗生命,也是完美的适合在前期能与教廷对立生命。

    虚空的“母体”转移到夏亚身上后,只要信仰夏亚,与其同频,越虔诚的信者就越发强大。

    所以他需要传教,但传教不单单只是展露一下神力那么简单,那最多只能让人敬畏你甚至是恐惧你,而不是信仰你。

    传教需要更加深层次的东西,而且同时,夏亚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在于将超凡力量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他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超自然力量的生态,是一个足以被世界判定为文明的一部分的东西而不是“外来物”。

    单单只是正义一方的一家独大显然不符合夏亚的理念,就算夏亚做不出像大自然的生态食物链一样的庞大体系,但简单的对立他还是可以的,正与邪同时存在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该有的情况。

    吸血鬼,就是基于这些因素添加进蓝星的族群。

    魔法界同时教授黑魔法与白魔法,东国的魑魅魍魉等等,都是为了这个生态做的准备。

    不过看现在这情况,黑魔法师显然是一个长久的计划,他们需要等待一个精神领导者的出现,而这个时机,至少也得等很久很久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同样需要一个对手,所以夏亚也同样将布里塔尼亚囊括在内,并且将布里塔尼亚设立为了这个故事的起点……

    ……

    一周后,布里塔尼亚,潘德拉贡(皇都)

    距深渊正式入侵还有一个多月……

    一大片乌云在潘德拉贡的夜空摇曳着,乌云下隐约可见雷电蠢蠢欲动,片刻后,暴风雨从乌云中洒下,如黑色血滴在天际弥漫开来,月亮被遮住,夜空下的城市也更朦胧了。

    蒙克街上,人影攒动,一群穿着黑色雨衣的神秘人正迈着急促的步伐往地铁站赶去,看上去似乎是背后有人追赶一样。

    一道闪电打在他们附近,好像一条火龙,想把这座城市吞噬了,地面在震动。几道微弱闪电,勾勒出街道排楼的模样,但短短几秒后,所有的影像又都消失在暗夜中。

    人行道上低洼积水处,街灯倒影闪烁着,看似在风中摇曳的烛光。路上除这群人外一个人影都没有;下水道排水沟传出的恶臭,在黑夜中肆意蔓延。暗夜里,这场雨仿佛让整座城市都披上了寿衣。

    他们迅速的进入到地铁站里,一如街道般寂静无声,地铁站是百年前建造的,看上去十分古朴,破旧的电线吊着简陋的灯泡,灯光昏黄而朦胧。

    地上的大理石砖倒影着灯光暗影,早已被淘汰的黄灯让他们有种梦回维多利亚时期的穿越感。

    不过这群雨衣神秘人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来等最后地铁的,现在这个时间,最后一班夜车早已经错过。

    他们直接跳下了地铁轨道,为首的那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打开了头戴式的光电,炽白色的灯光照在他手上的地铁地图上。

    “通过城市地下的血管,前往心脏,以处女之血,苏生神敌!”

    老者轻念出了一段不明所以的箴言。

    “没错,一定是这样,城市地下的血管代表着地铁站,而心脏,则代表着潘德拉贡参议院的所在地新威斯敏斯特宫的地下,在地铁隧道中唯一经过新威斯敏斯特宫的就只有……”

    那人步伐停止,身后同样笼罩在雨衣下的几人也停下了脚步。

    他们齐齐将目光看向这隧道口,昏暗的光线下,隐约可见一道上了锁的大铁门,上面布满了蜘蛛丝与铁锈,看上去有一定“年代”了。

    大门上使用古英语写了一句话。

    “入此门者,断绝希望……”

    (《神曲》地狱篇中,地狱入口的铭文)

    老者轻念出这么一句话,只觉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他激动的对着身侧那人吼道。

    “快!快打开它!”

    一侧的黑雨衣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干脆利落的上膛对着门锁轰了一枪。

    轰!

    火花闪烁下,那厚重的门锁掉落,大门自动打开,露出了后面的螺旋向下的青石砖阶梯,上面布满了灰尘与蜘蛛网,看上去似乎很久没人来过了。

    黑雨衣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了隧道,灯光实在是过于昏暗,也由于四周这螺旋向下的阶梯,视野有限,他们完全不知道这阶梯究竟有多长。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四周的场景没有任何的变换,让他们有一种像是在走一条如同莫比乌斯之环一样永远循环的阶梯,压抑与不安逐渐笼罩在他们的心口……

    他们是末日教会的人,末日教会其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有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最初是以玛雅人预言的现代末日为基础建立,教义是找寻拯救世界的办法,以求自保,由于玛雅预言传的神乎其神,这教会保持了相当一段时间的辉煌。

    不过这末日教会的创立者除了拿教徒的钱享乐以及睡女教众外没有干任何实际意义的事情……

    而在玛雅人所预言的末日期限过去后,这末日教会也在一夜之间崩塌,创造者锒铛入狱,末日教会也被布里塔尼亚方正式立为了邪教。

    时至今日,布里塔尼亚超自然灾难频发,末日论再次的横行在人群中,甚至被广为传播。

    末日神教也在某个有心人的操纵下二次建立,不过这一次,他们的首脑是一个实干家。

    他使用聚拢起来的资金收集各方古籍,以试图从过往的历史中赵到这些超自然现象的“真相”,以及找到真正的超自然力量。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意外”的在某一个来自都铎王朝时期的清教圣经里,找到了一句谜语以及页古老的手札,里面记载着一则关于都铎王室的秘闻。

    在特拉法海战失利的时候,都铎王室似乎是预感到了自己的结局,拜托一位清教徒将一个王室重宝运送到现如今布里塔尼亚潘德拉贡的位置。

    手札中记载,那是最初的清教创始人从焚帝冈偷出来的密宝,只要动用那件重宝,都铎王室可以在顷刻间扭转整个战局,甚至获得永生……

    这样的消息,足以让整个末日教会上下沸腾!

    末日教会在布里塔尼亚是邪教,这一点毋庸置疑,受到官方势力多方打压的他们,发现这一卷手札几乎是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的旅者发现了一处绿洲一样。

    几乎来不及细想,他们在破解了那一段谜语后,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这这个地方。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他们进入到一处昏暗古朴的房间内,不大,差不多有七八十平米,地面以及墙面全是青石砖,蛛网遍布,而且还存在着一股难闻的古怪气味,有些像是尸体防腐的福尔马林。

    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位于房间正中心的一口银色的棺材,浑身纯银,外表一圈都雕刻着天使的花纹,棺材板上海雕刻着一个十字架花纹。

    在见到那口棺材后,老者的气息瞬间粗重,他三步并两步的快步上前,站在那口棺材旁,他那充满褶皱的苍老脸上露出了贪婪与狂热。

    他的双手抚上棺材板,面色狰狞的用力将棺材板缓缓移开……

    忍着扑鼻而来的尸臭味,那人将灯光照耀而下,棺材内一具身穿拘束衣的干尸安静的沉睡着,表情狰狞,好似厉鬼临死前的哀嚎。

    如若是稍微胆子小的人,此刻怕不是已经吓的屁股尿流的跑回家了,估摸着还得做上几天的噩梦。

    “干尸?!”那人眉头紧皱:“怎么会只是一具普通的干尸呢?瞬间扭转战局的力量呢?永生呢?!”

    他有些烦躁的在这间密室内来回走动。

    “难不成都是假的?这些根本不存在?一切只不过是那个清教徒的恶作剧?”

    乎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看向了黑雨衣中,一位同样身穿黑雨衣,但是却像犯人一样,被其余黑雨衣死死的抓着。

    他的的眼睛猛的一亮,指着她道。

    “将她带过来!”

    其余黑雨衣闻声就压着这人往这边走。

    灯光照耀下,雨衣厚重的兜帽下,是一个早已泪眼朦胧的少女,她的嘴巴被强力胶带粘着,完全说不出话来。

    极致的恐惧笼罩了她的内心,眼神中充斥着哀求、恐惧与绝望,虽然强力胶带遮住了少女的大半边脸,却也依旧能看出她的美貌,特别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谁见了都得生出一丝怜悯之心。

    但那人显然不为所动,他抓着少女的右手,将其按在棺椁边缘,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锋锐的小刀,刀刃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银光,散发着森森寒意。

    “唔!唔!唔!”

    见那刀刃散发着,她瞪大了眼睛死力的挣扎着,但那个黑雨衣的手却像是钳子一样死死的将她钳住,完全动弹不得。

    “以处女之血,复苏神敌。希望我猜的没错……”那人轻喃着,严重冒着寒光,没有丝毫犹豫,一刀划破了少女的手腕割破了她的大动脉。

    鲜红的血液如瀑般流淌而下,滴落在那具干尸的体表上……

    “唔!唔!唔!”

    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少女眼中的恐惧更加浓郁了……

    处女的血液与那干尸似乎产生了产生了某种特殊的化学反应,只见干尸的身上涌出了十倍,数十倍的鲜血,逐渐将整个棺椁填满浸润了整具干尸。

    接着,在所有人恐惧的眼神下,那具干尸竟然自主的动了起来,以一种违反人体力学的节奏缓缓的屈起了上半身,这个过程十分缓慢,就像是一个人的起床动作被镜头慢放了无数倍一样。

    但就是这样一幕,看起来尤为诡异,在场的所有人此刻都有一种眼看潘多拉的魔盒缓缓打开的感觉,如果没有其它的任务的话,他们现在就打算扭头就走,再也不回来的那种。

    遍布干尸全身的粘稠血液向着棺内滴落,那一头被血液染红的长发像是触手一样无主般摆动,浓郁的血腥味遍布了整个地下密室……

    片刻后,干尸终于直起了身子,他那双枯槁般的双手从血水中抽开猛的搭在了棺边,血液溅射在老者身上,吓的他猛的一个激灵。

    随后,血液极速的收拢,而那具干尸的肉体也在以极快的速度被填充且逐渐恢复如初……

    一个俊美的黑发青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身披红袍,双手戴着白色的手套。

    在寂静片刻后,他缓缓的伸出右手搭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裂开嘴角。

    “哈哈哈哈哈哈……”

    他仰天狂笑,声音从弱到强,越笑越癫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加百列,你终究还是没有杀了我,既然如此……”

    他的眼中闪烁着猩红色的微光,如同两轮血月,”那么我就只好履行我们的约定了……”

    “你……你是谁?”为首的黑雨衣傲然的问道。

    闻声,他转过头,看着众人,裂开嘴角,露出了自己那一口锋利的牙齿。

    “你可以叫我……阿卡多。”
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