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再见了……
    “晴明大人!!”

    鵺的追随者们惊恐的喊道,想要冲上去,但下一秒……

    “全都死个精光吧,杂鱼们!”

    轰!!

    伴随着一声怒吼,一双巨大鬼手从地下冲天而气,碎石乱飞,裹挟着滔天妖力。

    “什么!”

    一众妖怪反应不及,想要躲避的时候已经晚了,巨大的鬼手将数头妖怪当场捏爆,鲜血混合着妖力四散,极致的暴力与血腥。

    恐怖的妖力随着这一下向着四周扩散,将诸多小妖怪震飞十几米开外。

    一击之下,直接清场……

    不远处的地面上,一拳……呸!角行鬼收回了插入地面的手。

    已经被角行鬼打成重伤的茨木童子躺在废墟中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挣扎着,看向那个和服青年。

    “你……你到底是什么妖怪?”

    闻声,角行鬼转过头,咧嘴一笑,狂气凛然

    “我叫角行鬼,不过……在过去,我也叫做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的瞳孔猛的收缩成了一点……

    ……

    与此同时

    鵺有些不可置信的低着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疼痛与虚弱感正在逐渐侵蚀着他的身体。

    他的视线在四周找寻着攻击他的存在,但突然,他的全身乎的紧绷……

    “什么……时候……”

    鵺的身侧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白金色的短发,赤裸着上半身,同样漂浮着与他平行,但他一出现,就好像是太阳降临,光彩夺目。

    周围的一切顿时黯然失色,就连身侧给予了奴良组极大压力的鵺此刻都逊色七分。

    鲤伴收起了弥弥切丸,跟夜光一起对他欠身行了一礼。

    “卡密撒嘛(神明大人)”

    滑瓢在听见鲤伴这话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猛的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天空的存在。

    鲤伴究竟拥有怎样的实力他是清楚的,从黄泉爬出来,还是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对于他的复活,滑瓢的心中始终有着些许疑惑。

    但在这个存在出现后,鲤伴跟那个神秘的阴阳师对于祂的称呼中,滑瓢就已经猜出了一些真相了……

    神明……

    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词啊,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神明,也无法确认神明是否真的存在。

    但现在嘛……滑瓢看向了鲤伴,也只有神明才能让一个死去多年的人重新复活吧……

    滑瓢没有说话,甚至就连周围那些跳脱的妖怪们此刻也没有说话

    。

    那个漂浮在鵺旁边的存在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

    强到所有人都不敢轻易开口,生怕引起祂的注意力。

    一时间,在场寂静无声……

    气氛十分诡异……

    倒是鵺一咬牙,转过头看着身侧这个存在。

    “你……你到底是谁?”

    但一转身,鵺就对上了祂那一双不带感情的异色瞳,霎时间,痛及灵魂的灼烧感从内至外扩散开来。

    鵺微张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马上就失去了意识……

    在众人的视线内,鵺的身体就好似燃烧的纸张一样突然自我焚烧,在短短数秒钟的时间就化作了湮粉飞舞飘散……

    甚至就连哀嚎声都没有发出来……

    鲤伴伸出手,试图接住鵺被审判之力焚烧后化做的湮粉,但这粉末在触碰到他的手指后,二次分解,彻底消散于虚无……

    看着那湮粉,鲤伴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的宿敌,亦或者是他们滑头鬼三代的宿敌,就这么简单的泯灭在了这个世界上。

    倒不是为其悲伤,这家伙死有余辜,如果不是他,自己的父亲也不会被羽衣狐夺走心脏而衰老,而自己也不会死。

    他们一家人三代可以在奴良组的大宅中练练剑,累了,还可以一起坐在樱花树下趁着月色偷偷饮酒。

    哦对,陆生年龄不够,他只能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们喝酒,那该是多美好的景象啊……

    但全都是因为这个家伙,如果他没有遇到神明大人,这一幕都将是梦幻泡影……

    他只不过是有些唏嘘,自己视为大敌的存在,在祂面前不过就是一个眼神就泯灭的垃圾……

    也有些遗憾鵺不是死于自己手里。

    事实上,夏亚已经给了他这个机会,但是时间有限……

    一侧属于鵺的追随者的妖怪们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寂静片刻后。

    一个妖怪率先开口。

    “鵺大人应该是回到了地狱,敌人太强了,现在还不是我们统治世界的时候,我们走!”

    说着,一群妖怪就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这群妖怪还天真的以为那家伙还能转生吗……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鲤伴心中感到有些好笑的想到。

    “还有几分钟,鲤伴。”

    夏亚的话,打断了鲤伴此刻的思绪。

    鲤伴点了点头,轻轻一跃,来到了滑瓢的面前。

    “老爹……”

    滑瓢双手抱于胸前,面色复杂而凝重的注视着鲤伴,刚刚夏亚的话他自然也听在耳中。

    “你要回去了,对吗,鲤伴?”

    鲤伴点了点头。

    滑瓢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果然啊,复活这种事情还是有些异想天开了,不过……”

    滑瓢注视着鲤伴,眼神柔和。

    “还能再见到你……真好。”

    鲤伴咧嘴一笑,没有言语……

    听见两人的对话,一侧的陆生有些不自然的向着这边走了两步,但是却又因为某种顾虑没有上前,一些话语在他的喉咙卡了半天后,终于脱口而出。

    “老爹……”

    最终……能想到的,只有这两个字。

    鲤伴转过头看着陆生,感慨的说道。

    “没想到一眨眼,你就长这么大了,告诉若菜,我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好,奴良组的大梁以后就交给你来抗了……”

    顿了顿,他又道。

    “还有,像个男子汉一样,别哭。”

    陆生擦了擦眼角,不爽的说

    “切,我才没哭,这些都是血!”

    鲤伴笑了笑,接着,他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些透明的液体,来之前,鲤伴想着说给家人带点礼物,想来想去还是这个最好。

    这也是库洛给他的建议,与用在格林德沃身上的液体同出一源……

    彭~

    活塞被鲤伴轻轻拔出来,在滑瓢疑惑的神色下,他将这液体倒在了滑瓢的头上,液体顺着他的头缓缓流下,流入了衣领中。

    “鲤伴……你……”

    滑瓢刚想说些什么,但突然,他猛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有些痛苦的轻哼出了声,那多年空荡荡的心口,久违的出现了填充感……

    “总大将!”

    “老头子!”

    奴良组的人见状都是急切的喊出了声,想要走上前。

    却见滑瓢伸出了手,将他们拦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向鲤伴。

    “看起来……你这些年的遭遇要比我想象的还要丰富。”

    话语落下,黑色的畏缠绕在了滑瓢的身上,那矮小的老人身影逐渐的被拉长,随后越长越高,一直与鲤伴平行,黑色的畏散去,一道奴良组的老人们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与陆生非常相像,在眼睛下方有着花纹,脑杓以上的发色为金色,但脑杓以下是黑色,有着比陆生还长的鬓角,并且在发尾绑了起来,双瞳为金褐色,背上有大面积的刺青……

    奴良组的人微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总大将,你……你……”

    “嗯~真是久违的活力。”

    滑瓢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说。

    “以后别再把心脏给丢了啊,老头子。”鲤伴调侃道。

    “切,当初要不是羽衣狐偷袭,她能伤的到我?”滑瓢不爽的说,随后,他的眉眼舒展,柔和的说。

    “跟大家告个别吧。”

    鲤伴颔首,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了不远处奴良组的众人身上。

    “二代目!”

    被鲤伴收服的二代奴良组的妖怪们眼睛一红。

    他们都清楚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在鲤伴短暂的回到这个世界一段时间,他又要回到另一个世界了……今后或许,天人永隔……

    鲤伴将弥弥切丸抗在肩膀上,闭上了一只眼睛,十分潇洒的笑着说道。

    “那么,就再见了,奴良组的大家,上一次没有好好跟你们道别,现在算是弥补了这个遗憾了吧……放心,很快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那时候,就是永远了……”

    说话间,他带着笑意与夜光夏亚一起,逐渐消散在了众人的眼前……

    “二代目!!”

    “老爹!!”

    ……

    看着鲤伴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滑瓢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笑容。

    “真是的,走之前还咒我们早死可还行……”
多多书院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