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快穿宠夫系统宿主有点冷 > 快穿宠夫系统宿主有点冷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百二十五章 明眸月下17(完)
    被对手骂卑鄙,寒絮一点都不觉得脸红心跳不好意思,要知道他们当年更过分的事情都做过。

    何况她这是光明正大的出手,何来卑鄙一说?自己警惕性太低,就别怪别人先下手为强。

    寒絮为了测试之前的想法,她抬手在心底道:“冰封。”

    黑衣人保持着服用丹药的姿势,整个人已经被冰包裹住,丹药中蕴含的幻力在他体内四处乱窜。

    幻力找不到一个宣泄口,最终他因为暴涨的幻力身体被炸的四分五裂,破碎的冰带着他的身体消失。

    “果然如此。”

    奥蓝听到这句话不明所以的转头:“什么?难不成主人发现了什么问题?”

    寒絮抬手抚上戒指:“上次我就隐隐察觉不对,这枚戒指确实蕴含着力量,使用幻技只需要一个念头。”

    “主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听上去是好事,怕就怕这枚戒指还隐藏着其他什么东西。

    “无法解除契约,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按照暂时的情况来说,她还没发现什么副作用。

    奥蓝点头:“暂时也只能这样,如果能找到解除契约的办法最好。”他更担心对寒絮会不会造成威胁。

    “嗯。”寒絮也是这么想的,只是现在这枚戒指的来历和使用方法都不清楚,一时间还真拿它没办法。

    好在使用过后,她并没有察觉到身体异常,唯一的问题就是以她的力量居然无法打开戒指内的封印。

    两人对视一眼很快消失。

    祁明钰一觉醒来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昨晚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脸颊一红,重新躺回床上挺尸,最后直接拉起被子,把自己全身都裹在里面。

    寒絮准备好早水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看到被子里裹的跟个蚕蛹似的人,她不由的有些好笑。

    连人带被子一起抱着走出房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祁明钰自然不能再无视她的存在。

    他红着一张脸掀开被子道:“你要带我去哪?”他就一身里衣穿在身上,她是打算就让他这副姿态见人吗?

    “沐浴。”寒絮丢下两个字,抬脚踹开面前的门。

    祁明钰听到动静,惊讶的转头看去,就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两人大的浴池。

    在转向别处,他不由目瞪口呆:“我、我们,什么时候离开的客栈?”这么大的动静他居然没发现。

    “客栈终究住着不舒服,我就在附近随便买了套房子,知道你今天有些累,所以我们过几天出发。”

    祁明钰听言不由瞪了她一眼:“这到底是谁的错?”也是奇了怪了,她一个女人居然比他体力还好。

    只见寒絮唇角微勾,眼底带着浅笑:“抱歉,一时有些情不自禁,这么娇软的身子,动听的声……”

    “你、闭、嘴!”祁明钰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

    这人简直没脸没皮。

    “好,我不说,我用做的。”寒絮抱着他,两人一同进入浴池内,浸湿的被子被她远远抛开。

    祁明钰:“……”

    他现在浑身酸疼,可由不得她再继续折腾,于是他转身笑靥如花的说道:“我饿,我疼,所以……”

    放过他吧!

    寒絮强忍着笑意,面无表情的说道:“贿赂我,你总不会想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吧?”

    祁明钰不由想起上次那般场景,他闭眼咬牙将唇凑了上去,动作一气呵成。

    就在他打算退出去的时候,寒絮扣住他的后脑,加深这个吻,许久之后他才喘着粗气趴在浴池边。

    寒絮也不再继续逗弄他,眸中不带丝毫情欲的替他按摩,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从浴池内出来。

    身体的酸痛好多了,只是腿有些软,还需要寒絮的搀扶……

    休息了三天两人才离开,刚到祁国,皇帝居然亲自迎接,百姓看到这幅场面不由自主的跟来观看。

    皇帝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诉说着当年事情的来龙去脉,百姓顿时恍然大悟。

    感情还是太子嫉妒,这才花言巧语的骗皇帝把七皇子送走,利用他们老百姓的安危做借口。

    寒絮揉了揉跳动的眉心,这演技有多过了,果然是木偶,尺寸拿捏简直夸张。

    [叮!恭喜宿主完成原主心愿,奖励积分10000,目前积分142122。]

    看来是青堰他们那里玩够了,想来已经在赶回祁国的路上,正好她这边的大婚也是时候举行了。

    祁明钰也被假皇帝这幅表现雷的不轻,他无助的看向寒絮,后者拍了拍他的头以示安抚。

    祁明钰被封为闲王当天,也是两人大婚之日,这次的排场比当初祁君傲继承太子排场还要大。

    寒絮作为闲王妃出手阔气,但凡说出一句祝词,就能拿走一千两银票,一路上百姓的嘴就没停过。

    祁明钰既高兴又无奈:“絮宝,其实你不必如此。”只要有她在身边,即使没有祝福又如何?

    “为你,值得。”

    仅仅四个字,祁明钰就觉得此生足矣,至于那两人最后会有什么结果,他已经不想知道。

    大婚结束当天,寒絮就兑现承诺,带他去了两人之前居住的小木屋,里面没有灰尘,似乎经常有人过来打扫。

    闲王没有什么实权,只要享受俸禄就好,两人的离开也并没有引来大臣们的不满。

    三年后。

    寒絮突然带他离开崖底,祁明钰满眼茫然,很快就看到熟悉的府邸,而他们就在房檐上。

    只见祁君傲嘲讽的看向苍老且满身狼狈的皇帝:“我的好父皇,看见我是不是很意外?”

    “傲儿……”皇帝几乎是痴迷额望向眼前的人,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那么让他着迷。

    谁知祁君傲厌恶的别开眼:“不要叫的这么亲切,免得我家亲爱的误会,我这次来是想找你要一件东西。”

    皇帝下意识回道:“什么?”

    “命!”

    皇帝先是一震,随后大笑出声,里面透着失望与讽刺。

    看到这里,祁明钰内心没有一点波动,拉了拉她的袖子道:“我们走吧。”

    “好。”

    这天之后,两人便彻底在人间蒸发,不知所踪,只留下神仙眷侣的传说。

    [弱弱的小可怜:求个爱心票票~]
多多书院 > 快穿宠夫系统宿主有点冷 > 快穿宠夫系统宿主有点冷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