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永堕黑暗靠近你 > 永堕黑暗靠近你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403章 小弟怀疑奇情是他要找的人
    小弟没有耐心,想要速战速决,“那个男人告诉你们这两个小孩是从境外带来的吗?”

    波阿姨转着眼珠子,慵懒的说,“是吧?”

    小弟问:“境外哪里?”

    宝阿姨凑过来捣乱,“哎,境外是哪里?离我们远吗?”

    “果敢,您听说过吗?”

    宝阿姨:“咦?好熟啊。”

    “好。”的确问她们这些屁话,还不如欧阳院长给的信息有用。

    小弟只好接着下一个问题,“你们知道那个男人是做什么的吗?他会不会是那两个孩子的父亲?”

    “什么?”宝阿姨一听跳了起来,“他是孩子的父亲?他要是,看我不一扫帚抡死他?哪有亲生的爹丢自己的孩子的?”

    “哎啊,别激动,别激动,我只是问你们,对那个男人有什么印象?”一场谈话惊心动魄,小弟还宁愿拿刀枪真枪实弹干一场呢,伺候这老人还真费劲。

    “印象?”宝阿姨推了一把波阿姨,“哎,你有什么印象?”

    波阿姨抚弄了一下脸色,“他把孩子撂下,签了字就走了,这么多年再没出现过。这人跟孩子肯定没有什么关系。”

    “确定他跟那两个小孩没有关系?”小弟重复的问着。

    虽然二老稀里糊涂,但怎么说,有些信息还是有用的。

    那个人从境外果敢带来两个孩子,并从此消失,这很符合他正在查的那个军队中成员的做法。

    就只是,他如何也想象不到,二十四岁的吕奇情和比她大三岁的哥哥吕常,竟然就是从果敢被人送至此处的。

    如此的巧合,不免得让小弟特别兴奋。

    无论如何,这起码也是他从PONT总部获取那几名老兵的密档后的最大发现。

    本来以为当年交接那两个孩子的老兵已经牺牲,这件事将会成为永久之谜。

    而今,竟然让他获知吕奇情的身份如此之巧。

    或许,他只要证实当年那个老兵来过此地,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于是,小弟急忙取出手机,从财团内网调取出那名叫牛毕生的老兵相片,放到两位阿姨面前。

    “那你们看看,当年送吕奇情来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两位阿姨还真的认真有度,全神贯注的取来老花镜,好好揣摩了一番。

    不过最后,她们都一致摇头,表示记不清了。

    毕竟只见过一面,而且又那么多年了,加上她们俩脑子又短路不灵光,能记住才怪呢。

    无奈,小弟那抱以尝试的态度也只好告败。

    再往下盘问,她们俩尽扯一些有的没的,的确正如欧阳院长开始所说,她告知的已经很全面了。

    *

    二十四年前,一个男人,一对相差三岁左右的兄妹,还有他们境外果敢的身份。

    怎么可能如此巧合,这和廖大师所描述的那两个孩子已经再接近不过了。

    这件事,他必须要查清楚。

    小弟躺在硬板床铺上对着天花板,彻夜难眠。

    可惜了,时间太长,那两位老顽童脑子不好使,她们所能提供的信息太匮乏了。

    不过,小弟把今天所了解到的信息再仔细斟酌一遍。

    “我只是问你们,对那个男人有什么印象?”

    “他把孩子撂下,签了字就走了,这么多年再没出现过……。”

    他恍的从床上跃起。

    当年从果敢带走两名孩子的老兵名叫牛毕生,而将吕奇情兄妹送到这所孤儿院来的男人是留了签字才走的。

    只要,他去查一查这个男人是否留下他的姓名,与这个牛毕生有没有关系不就能够确定了?

    小弟不做迟疑,连夜出门去。

    *

    孤儿院的档案室内,小弟私下潜入。

    迫于知道答案,他根本没那个耐心等到天亮,通过欧阳院长,而是不经告知,就来寻了。

    毕竟孤儿院的档案室没有人把守,门上就一把普通的锁头,小弟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来去自如。

    很快,在众多众多归置整齐的承物架上,小弟就找到了吕奇情的档案文件。

    他取下来,低头打开手机电筒,一页一页的翻看着里头有关于吕奇情在二十四年前的收录资料。

    地点:孤儿院门口

    性别:女

    年龄:约5月龄

    出处:果敢

    原因:战区遗孤

    ……

    小弟大约翻阅了吕奇情档案收录在册的信息,同时,他加快翻了阅速度,为的就是查找那个男人的签字。

    果不其然,在这份档案的最后一页,小弟发现了一份文件上知情人的签名,那签名处只写了一个字,一笔连成。

    这个字看上去像一条回头的蛇,或者说就只是一根打折的绳子。

    这是“牛”字吗?小弟看不出来。

    可是,他翻阅了别处,那再也没找到多余的此人留下的字迹。

    真该死,这个家伙的签字就不能把自己的姓名签完整吗?

    就这一条蚯蚓盘旋在那,谁能强行的说那是一个“牛”字呢?

    小弟显得无措,又有些着急。

    忽然想到吕常是吕奇情的亲哥哥,如果也是同一个人经手此事,那或许会有其他发现呢?

    于是,小弟果断的又把吕常的资料档案给找了出来。

    地点:孤儿院

    性别:男

    年龄:约三岁+月龄

    出处:不详

    原因:不详

    奇怪的是,吕常的档案内却没有些出具体的出处和详情。估计是因为那个男人怀抱较小的婴儿需要交接,被接手的人盘问才多说了两句。

    而至于当时已经三岁多的吕常,将其送来的人并没有过多交代。

    小弟急忙翻看最后那页,果不其然,此处的知情人签字处事空白,连一个那个像豆芽一样的小蛇的字样都没有。

    不过既然吕奇情和吕常是通过检验DNA得出的结果,那么,他们两人的兄妹关系是毋庸置疑的。

    也就是说,吕奇情档案上出处果敢的信息,与吕常应该是一样的。

    可如今,唯一的线索就只有那一个草字了。

    它会是“牛”字吗?

    小弟当然希望它是,那么,吕奇情兄妹正是他要找的人就跑不掉了。

    可是这件事毕竟是廖大师临终所托,不能草率,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也不能一厢情愿,感情用事。

    小弟左右上下,哪怕是镜像来查看这唯一的签字,可依然没能得出结论。

    不过,他也不能隐藏否定了他的猜测。

    因为,PONT成员的身份密档管理的那么严格,那么,他们在外行事自然也会更加谨慎保密,比如签字这个种事情,或许还是有意的设计,他们只写出自己才能辨认的特殊字体。

    也很有可能,不随意表露行踪,这本来就是他们的职业操守。

    因而,那名老兵有意把自己的“牛”姓写成这种特殊的字体也说不定。

    不过,那位牛毕生已经在执行任务中牺牲,如今也死无对证了。

    小弟无奈,他只好用手机将这个签名给拍下来。

    或许他还需要再一次请求财团总部去调取“牛毕生”的实体签字来与这个草体抽象字做个字迹鉴定。

    心中有了计划,小弟才把吕常和吕奇情的档案合上,分别放回原处,这才撤出,退回自己的住处。
多多书院 > 永堕黑暗靠近你 > 永堕黑暗靠近你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