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剑侠风云志 > 剑侠风云志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百二十四章 隐仁之殇(五)
    第四百二十四章隐仁之殇(五)

    今年的初春节相比去年,要冷清了不少。一方面,去年正值初春节与演武大比临近,整个落叶郡各方势力,都将目光投向了这个一向神秘低调的隐仁村。

    而仅仅相隔一年的时间,隐仁的变化可谓脱胎换骨。不仅成功吞并铁心村,晋升为隐仁镇,并从落叶城的嘴里抢下春风镇,组成目前整个落叶郡最强大的同盟。

    更让几方势力大跌眼镜的是,就在几日前,隐仁镇的首领林恒山受邀前往落叶城,孤身一人,带着五大高手直接在郡宰府大闹一场!

    虽然详细过程,已经被姬申扶极力压了下去了,但周围几方势力的首领也不是傻子,不难推测出,此次真刀真枪的一番大战,竟然是郡宰大人落了下风!

    这个猜测让其余四方势力纷纷惊掉了下巴!隐仁镇的实力瞬间再次拔高了一个台阶。从而导致今年的初春节,哪怕隐仁镇奉行开放性的政策,六方势力中的其余己方势力,也没有轻举妄动。

    更何况,这几日落叶郡各大势力,在姬申扶的有意宣传下,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隐仁镇竟然是前朝余孽!

    对于这个消息,众人根本无法判断真假,就连姬申扶也没有给出正面答复。

    有人选择相信,因为这就能解释得通,为何隐仁镇会崛起的如此之快,毕竟底蕴在那儿摆着。可也有人,选择不相信,他们反而觉得这是姬申扶故意散布出来的假消息,为落叶城之前对阵隐仁镇连番失利,找理由!

    ……

    李承涛自从前几日从落叶城回来,这几日比往常更忙碌了几分,一来是他离开这几日,整个巡山队也是群龙无首,毕竟不止他这个总队长,就连青竹与毒蜂两个分队长,也跟随一同前往了落叶城。

    而今天一大早,赵云天被杀一事,更是直接将“罗云宗”这个庞然大物扯了出来。如果说真的要面对罗云宗这个超一流门派,隐仁的选择只是能撑多久的问题,但如果能联合青云派、霄缘书院这两个顶级二流门派,那未尝没有转圜的生机。

    其实,在很早之前,隐仁的高层就在着手运作此事,一方面派遣李云博前往青川镇不断接触,另一方面隐仁也在发掘那些反对罗云国的势力。

    在李承涛一行人抵达郡宰府之时,正是易惜风他们九人出发的时候。

    “此事成与不成,且看青云派与霄缘书院的意思了!”穿着一身巡山队打扮的承涛队长,看着眼前这条小径,喃喃自语道。

    这条小径并非是落叶林那条,被欧冶子一剑斩开的剑道小径。而是这几天,他结合之前与姬申扶那番对战,有了些许感悟,在这枫叶林的营地对面施展剑罡斩出的。

    相比欧冶子那一剑,从破坏力上已经相差无几,但是在他自己眼里,眼前这条斩出的小径,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

    李承涛心里清楚,这便是他与老者的差距,虽然看似不大,实际上却如鸿沟一般,让他难以僭越。

    这时,一名青年巡山队员,从林中走了出来,身后带着一众人。

    “总队长,赵大人来了!”说话的是为首这青年。

    李承涛点了点头,对青年说道:“寒松,你先下去忙你的吧!”

    原来,这个青年便是巡山队情报组的二号人物,代号:寒松。当初正是他代替青竹,前往春风镇签署的同盟协议。

    外表上看来,此人只有二十多岁,实际上他与张岩石、周迪并非同龄人,准确来说,他与李承涛是同龄人,都已经三十多岁,奔四十岁的人了。

    与李承涛一样,都是青年时期达到了侠者境,加上实力也在稳步提升,容颜并没有太大变化。

    赵云铭让身边的护卫铁衣驻守在营地外围,一人来到了李承涛的面前。

    “承涛,见过赵大人。”李承涛虽然身为巡山队的总队长,在隐仁镇除了林恒山与三老,他算是最有实权的人,稳坐隐仁高层的第五把交椅。不过他还是先对赵云铭施了一礼,这无关乎权势,只因对方乃是隐仁镇的元老,同时辈分上也在自己之上。

    “这些年,巡山队在你的带领下,已经逐渐走向成熟。”赵云铭点了点头缓声道,算是应承了对方的施礼。

    “巡山队的成长,离不开饷榜的支持,赵大人,今日来找承涛,肯定不是单纯过来夸我的吧?”

    赵云铭听到这话,也跟着咧嘴一笑,他清楚对于像李承涛这种不善言辞的人,让他说出这种类似开完笑的话,确实极其难得!

    同时这位高瘦中年汉子也知道,对方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赵云天的死,他不想让自己沉浸在丧兄之痛中。

    “罗云宗会动手,这一点在去落叶城赴宴之前,我们就猜测到了,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快。而他们九人,肩负了太多使命!绝对不容有失!”赵云铭沉声说道。

    李承涛点了点头,淡然道:“我知道,父亲已经跟我提起过了。”

    李云博在青川郡这么多年,为的便是打通青云派与霄缘书院的路子,作为他的儿子,青年自然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

    “这只是其一,我怀疑这次罗云宗出手,背后有姬申扶的影子!”赵云铭一想到这里,眼眸中闪过一丝怒意。

    李承涛毕竟是巡山队的总队长,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其中关窍。

    罗云宗毕竟距离这里太远,而且也不能有这么长的眼线,清楚整个落叶郡的态势,能够如此精准地抓住隐仁镇现存最大的隐患,只有可能是那位郡宰大人。

    而对于隐仁来说,最大的隐患正是这位赵云天,赵先生。

    隐仁能够顺利崛起,吞并铁心村是必备的条件!否则就会想春风镇这样,无论再如何富有,却没有任何战略缓冲之地,领地一旦丧失,势力便会彻底灭亡!

    这也是为何,隐仁一方的高层,会花费如此大的精力,如此长的时间,布置这个局——三日灭铁心。

    可是为何必须是三日?五日,七日怎么就不行?

    众人清楚,原本的六方势力,当然希望别人之间相互征战,这才有机会渔翁得利,甚至大发战争横财!但若说有一方势力将另一方吞并,那将是触碰六方势力底线之事,是绝不容许发生的!

    所以,只有三日,只能是三日,才让一众势力根本没有时间驰援铁心。

    而铁心村的并入,无疑使得隐仁村的实力大幅度增强,同时,赵云天也看出了其中隐藏的巨大隐患,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铁心村将何去何从?

    所以在此之后,他一直镇守铁心村,哪怕他那几十年的潜伏任务已经出色完成,但这高瘦中年人依旧没有回隐仁镇中的赵氏府邸一次……

    与此同时,赵云天大力扶持隐仁的青年中层力量,比如白梅、腾蛇。这两人一个是巡山队情报组的老人,一个是从护卫铁衣队长新晋战斗组成员。他打算逐渐将权力下放到两人手中,等过个三五年,自己也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

    李承涛点了点头,说道:“赵大人的意思?”

    “既然是姬申扶在背后参与,那么赵云天就不会是最后一个目标!接下了罗云宗很有可能就会向我隐仁镇中的其他人下手!”

    青年巡山队长皱眉喃喃道:“赵大人您是说,罗云宗可能会向易惜风他们九人下手吗?”

    李承涛结合刚才所说,试探性的问道,只是觉得可行性不大。

    赵云铭摇了摇头,解释道:“他们九人是在我们前往落叶城之后出发的,姬申扶当时的精力都在我们身上,是不会注意到的……”

    李承涛先是心中一动:原来赴宴云霄池,不仅是跟姬申扶摊牌,从某种程度上将,他们一行人也是为易惜风等人打了掩护。

    接着问道:“承涛驽钝,还请先生解惑。”

    这高瘦中年汉子点了点头,沉声道:“隐仁这边要比铁心村复杂很多,很难靠杀死某个人,将局势搅乱。毕竟将军大人的护卫,也够这位罗云宗的强者喝一壶了,与全面开战没有区别。”

    赵云铭顿了顿,继续道:“但是隐仁却不是毫无破绽,其最大的缺点,同样也是复杂!”

    李承涛挑了挑眉毛,他明白对方前一句的意思。隐仁相比铁心村,拥有更为健全的机制,和护卫力量,也不会因为某个高层被暗杀就停滞瘫痪。除了林恒山,整个隐仁都拥有完善的应急机制。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种复杂而又完善的组织机制,同样也是一种破绽,一种缺点。

    “隐仁是由六大家族把持着命脉,而六大家族之间的纠葛,便是破绽之一,再就是,这六大家族所代表的立场不同,很难同心协力。”

    李承涛点了点头,说道:“林、李、赵、齐,乃是我们的本家,自然能够跟随将军出生入死。但是钟、王两家,他们一个是外来商贸家族,一个是本土家族,让他们公然反抗罗云宗,确实很难!”

    他明白了对方的用意,看着这高瘦中年汉子道:“赵大人的意思,是让承涛关注一下,王家与钟家的动向?”

    赵云铭笑着点了点头,啧啧道:“云博兄真是命好啊!能有你这么个聪慧儿子,难得!难得!”

    “赵大人谬赞,赵龙的天赋,一点不比承涛差!”青年咧嘴笑了笑。

    赵云铭笑着摇了摇头,淡然道:“希望如此吧,只是还有一点,我要嘱咐你,王家那边你派谁去我不管,钟家,你亲自去盯!”

    “哦?”

    他接着解释道:“我刚才说了,那九人的责任重大,而钟家的钟瑞正是护卫铁衣内勤队的组长,使绊子的人,就是他。”

    李承涛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寒声说道:“赵大人,请放心,承涛一定办好!”

    …………分割线…………

    刑木看着周围的山脉逐渐走高,心中盘算了一下路程,沉声对自己老爹说道:“这里距离林狼山城不远了吧?”

    刑海富则是坐在一辆马车上,此时他正盘膝而坐,双掌交叠,一缕缕如血般的红芒不断在手掌上汇聚。

    听到刑木的问话,他缓缓收了功,两息过后,老者睁开了眼眸。

    “差不多午时,就能到了!看看这些建在山崖上的房子,二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芜,时间过得真快啊!”

    刑海富二十多年前还是一名苦逼的跑商小贩,云溪郡、落叶郡、青川郡……基本上罗云国的各大郡,他都去过。后来,一次饥荒让他的本钱都赔光了,百般无奈下学了那本魔功残卷。

    一般的魔功修炼门槛不高,但是真正能练成,抵得住第一次反噬的人并不多。也算刑海富有这个命,修炼魔功仅是依靠个残卷,没曾想,还真让他学会了!

    正是他所谓的“掠命续天诀”。当然这个名字,也是刑海富自己起的。

    “那个姓尹的家伙,能信得过吗?”老大刑木喃喃嘟囔道。

    其实他的心里清楚,此次赶往林狼山城,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与这位沙河帮的尹帮主汇合,不过,对于自己老爹的心思,他还不大肯定,于是便出言问道。

    “沙河帮作为市井江湖鼎鼎有名的势力之一,不仅是落叶郡,哪怕云溪郡也是有一定威望的。况且能够得到一郡之主赏识,倾力栽培的人,也不会是普通人。”

    说着,他看了正在驾马车的刑木,心里暗叹:要不是你们兄弟几个都死了,我才不会去投奔此人!

    刑海富清楚,刑武堂基本已经完了,刑家镖局此次掺和了朝廷纷争,哪怕赫连家不找他算账,自己身后的大佬,很大可能会把刑家推上去当替罪羊!

    这种事情,老者见了太多,所以干脆投奔沙河帮!

    至于原因嘛,有很多。

    首先,沙河帮在市井江湖上,乃是天花板般的实力,虽然被郡宰姬申扶驱逐,但是底蕴在那摆着,潜力巨大。

    其次,尹十三与自己很像,都是草根苦命人出身,老者见惯了那些世家门阀的嘴脸,不像在于他们有任何瓜葛。

    最重要的,尹十三与自己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同时都跟隐仁镇有着不小的瓜葛。而且有着相同的目标志向,就是成为三流门派,进入武林江湖之中。
多多书院 > 剑侠风云志 > 剑侠风云志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