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唯你一曲云梦谣 > 唯你一曲云梦谣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369话 变化(四)
    “你就怎样?”还没等云梦瑶抱怨完,突然间知问陈兮风的声音从她的耳边轻轻地响起,于此同时她的腰间突然一紧,两脚竟然直接悬在了空中。

    待云梦瑶再次回头这才发觉,此时的自己竟然被陈兮风优雅地抱在怀里,而陈兮风则站在剑之上带着她飞行着。

    此时此刻云梦瑶见到陈兮风着实是让她十分的意外,因为她刚才明明就是看着陈兮风和南宫羽一起御剑往前去了的,结果才过去不到十几秒陈兮风就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现在她不得不承认陈兮风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师父你出现得也太突然了吧,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不过刚才你和羽哥哥打算去干嘛啊”处于好奇心云梦瑶还是本能地问出了自己内心的疑问。

    而后陈兮风听完云梦瑶的问题后就温柔看了她一眼答道:“我本来是想和南宫切磋一下怕伤到你才和南宫撤开的,可方才我和南宫刚撤开不到百米就发现了有一样,所以为师就来接你了。”

    “原来是这样,那羽哥哥呢?怎么没见他跟师父一起过来”云梦瑶又问。

    “南宫先到前面去查看情况了,放心吧”陈兮风又答。

    随后陈兮风师徒二人再无话,云梦瑶就安安静静地跟着陈兮风御剑飞行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一个村落外停了下来,而这个村落就刚好是南宫羽之前借宿过的地方。

    此刻已是中午过半之时,放在正常作息下农人应该还在地里干活,可此时此刻陈兮风和云梦要所在的村子外的地里却空无一人。

    不竟如此更诡异的是不止是田地里没有人,就连这个村子都仿佛没有人一般,十分的安静。

    “师父你有没有感觉这里怪怪的?”云梦瑶刚重新站回地面,就一把拽住陈兮风的手臂十分紧张地问。

    陈兮风这时一听云梦瑶这句话,不觉有些意外心想:小瑶儿从小体质就对外界不怎么敏感,如今就连她都感觉到了这个地方有所蹊跷,看来我的猜想没错。

    “瑶儿莫怕有我在呢”想到这里陈兮风随后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云梦瑶的手安慰她道。

    云梦瑶这时下意识地抬起头看想了陈兮风,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从小到大如果云梦瑶遇到什么让她不安的事情,只要一得到陈兮风的这句话她的心就会平静下来。

    可此时正在专心观察周围的一切的陈兮风,并没有发现云梦瑶一直都在看着自己。

    片刻之后待陈兮风确定周围暂时没有危险后,他便挽过云梦瑶的手轻轻地牵着她道:“小瑶儿跟紧我。”

    “嗯”云梦瑶轻轻回应了一声,就乖巧地跟着陈兮风走进了村庄。

    然而此时此刻村落的另一边。

    “莹莹跟紧我别走散了”此时一个身穿蓝衣面容清秀举止端庄的女人,带着一个年纪目测和云梦瑶年纪相近长相清纯的粉衣女孩,正摸索着走进村庄里。

    待女人说完话后,她身后的女孩就十分乖巧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师父。”

    如果此时云梦要和陈兮风在这两个神秘女子的跟前的话绝对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她们的身份。

    因为这两个人对于陈兮风师徒二人来说一点都不陌生,那个蓝衣女子其实是御剑仙门二长老之徒,也是看着陈兮风在御剑仙门时视他如亲的师姐御仙,而御仙此时带在身边的小女孩则是御仙唯一的徒弟玉莹莹,按辈分算玉莹莹也算是云梦瑶的师妹。

    自从陈兮风离开御剑仙门了以后,他变成了人人喊打的恶徒,可御仙却始终相信陈兮风的清白,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他和云梦瑶,闲来无事时也时常带着玉莹莹去云深空门转转,所以这么多年过来陈兮风师徒和御仙师徒也就成了一家人。

    只是御仙和玉莹莹又怎么会出现在江南城的周边?这就不得而知了。

    在片刻的探索之后御仙已经带着玉莹莹来到了村庄的深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一个人,这就让御仙二人很是疑惑了。

    “奇怪了这个村子怎么没有人?”玉莹莹突然忍不住开口道。

    御仙这时听了玉莹莹的话立马就摇了摇头补充道:“不止是人,就连活物都没有见到。”

    “师父此话怎……”玉莹莹不解地问。

    突然御仙打断玉莹莹停下脚步,伸手拉住玉莹莹轻声说道:“嘘,莹莹别说话你听。”

    “……”玉莹莹被御仙这么一拽立马就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十分专注地凝了一下神,细细的聆听周围的动静。

    几息过后隐隐约约间,玉莹莹似乎听到了一个十分细微地脚步声在向她们的方向靠近,结果玉莹莹刚刚捕捉到脚步声的方向,突然间就听到了脚步声加快了,似乎在奔跑一般。

    意识到情况不对后玉莹莹处于本能反应立马就呼唤了一声御仙:“师父!”

    可身为长老之徒的御仙又怎么会察觉不到这么大的动静呢,就在玉莹莹还没开口之前御仙就已经先发制人,抽出随身带着的佩剑往声音发出的地方冲了出去大吼一声道:“什么人?”

    下一秒只闻“嗡”的一声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御仙的剑就停顿在了南宫羽的脖子前,就在那一刻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一般,但是不论是御仙还是南宫羽谁都没有流露出慌张的神色。

    就这样南宫羽和御仙对视了片刻后,南宫羽咽了一下口水假装认怂道:“这位漂亮的御仙小姐姐,我可是一个良民你当真要拿剑这么指着我?”

    御仙这时被南宫羽一说立马就回过了神来,连忙收起剑对他行了个礼道:“御仙见过南宫门主,方才实在是不知南宫宗主在此,多有得罪请宗主恕罪。”

    南宫羽身为七大宗门之一的南宫仙门的门主,又与陈兮风是知己之交御仙自然是认识他的,只不过因为身份的问题御仙都习惯性的对他行礼。

    而南宫羽这时见到御仙此举,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连忙扶起御仙道:“你我认识这么久了也是老熟人了,以后私底下就不必对我行礼了,也不用叫我什么门主,你就和兮风一样直接叫我南宫就好了。”

    御仙这时抬起头看着南宫羽对他微微一笑回应了一声:“好。”

    “你怎么会在这里”御仙问。

    南宫羽这时笑了笑大概总结了一下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让我来这里的人是兮风。”

    “兮风?有段时间没去看他了,我师弟他还好吗”御仙这时询问道。

    南宫羽这时笑了笑调侃道:“那家伙好得不能再好了,我看现在他都不知道把小瑶儿给拐到哪里去了,就知道支开我去过二人世界。”

    “哈哈哈,羽哥哥这是在吃师姐的醋吧”玉莹莹听了南宫羽的这番话不觉捂住嘴笑了起来。

    御仙这时无奈地瞥了一下玉莹莹轻声呵斥道:“莹莹不得无礼!”

    “是,师父”玉莹莹被御仙这么一呵斥,立马就怂了乖乖地闭上了嘴憋笑了起来。

    接着御仙将头转回来又对南宫羽说道:“方才听南宫你话里的意思,可是我师弟和师侄也在这附近?”

    “御仙小姐姐果然聪明,我还没说就被你看穿了,兮风和小瑶儿确实就在附近一会儿大家可以聚聚了”南宫羽道。

    御仙一听陈兮风在附近,脸上的笑意立马就变得更加浓郁了。

    就在这时南宫羽抬头看了一下已经偏西的太阳,心想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便提议道:“眼看太阳就快落山了,不如今晚我们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休息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御仙听完南宫羽的话表示同意道。

    这时一旁的玉莹莹终于按耐不住道:“我我我,我也没有意见,而且我饿了,嘻嘻!”

    “哈哈哈哈,那既然饿了还等什么,我们走吧”

    说罢南宫羽就带着御仙师徒二人寻找落脚点了,途中南宫羽还不忘给陈兮风他们留下些记号,方便他们过来汇合。

    画面一转回到陈兮风和云梦瑶的这边了。

    这时陈兮风正带着云梦瑶在村子中四处寻找着线索,可找了许久依旧无果。

    “奇怪了,怎么会这样”陈兮风忽而疑惑道。

    “师父怎么了嘛”云梦瑶这时一脸问号的看着陈兮风问。

    陈兮风这时先是蹲到了一出墙角处沉思了片刻,并没有马上回答云梦瑶的问题。

    片刻之后陈兮风的嘴角突然微微一勾笑道:“原来如此!”

    “师父什么原来如此啊,你都把我搞糊涂了”云梦瑶听到陈兮风那莫名其妙的话,脸上已经不止问号,头上还突然飘起了一阵雾水。

    陈兮风这时笑了笑伸出手去抚摸了一下云梦瑶的脑袋道:“虽然我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不过有一点不会错的就是这里一定有除了我们以外仙门中人来过。”

    “什么?除了我们还会有谁来过,难道是今日刚离开的御剑仙门的弟子吗”云梦瑶不解。

    陈兮风这时摇了摇头接着回答道:“不是他们,应该是上三宗的五毒仙门。”

    “五毒仙门?”云梦瑶愣住了。

    “没错,五毒仙门是以练蛊和用毒成名,因为他们常年与毒物接触,所以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毒药,所以他们的血液可以招来湿蚁”陈兮风这时补充道。

    “湿蚁又名尸蚁,是一种以食尸毒为生的毒虫,其模样与蚂蚁无异,只是个头比普通蚂蚁略大,身体微微泛红色,所走过的地方会留下红色的印记”云梦瑶分析道。

    陈兮风见云梦瑶在这种时候能分析得这么详细,心里不觉有些欣慰便夸赞她道:“看来小瑶儿平日里的功课没有白做,如你所述现在你仔细看看我们的的周围墙角。”

    云梦瑶听了陈兮风的话马上就回头仔细观察了了四周,这不看还没事,一看就着实把云梦瑶吓了一跳。

    只见周围的房屋角落和边缝里全是尸蚁走过的痕迹,这些痕迹隐藏得特别好,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怎么会有这么多?”云梦瑶一愣不觉一惊。

    “瑶儿你可知为什么我确定这是五毒仙门的人留下的痕迹吗”陈兮风问道。

    云梦瑶这时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陈兮风这时笑了笑直接拉着云梦瑶退到了几米开外,指了指地面上满是划痕的沙土道:“按照正常情况下村庄里·的沙土都是用于铺路用的,根本不可能会出现除了车轮印和鞋印以外的痕迹,你再仔细看地面上的痕迹,是不是都是往两边有尸蚁爬痕的墙角散去的。”

    陈兮风说到这里云梦瑶突然恍然大悟:“师父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这些痕迹本应该在路中间的,然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人为推到墙角里的。”

    “正是如此”陈兮风点头。

    可就在这时云梦瑶还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妥,于是又提出疑问:“可是这并不能说明这些痕迹就是五毒仙门的人留下的啊,而且五毒仙门的人就算来过这里但他们总不会给自己放血引来尸蚁,然后又把尸蚁的痕迹清理到边上吧,这又何必呢。”

    陈兮风听完云梦瑶的话不觉微微一笑,接着他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被分成了两半的香包道:“刚才的一切自然是无法证明尸蚁痕是五毒仙门的人留下的,那现在我手里的五毒香包就是证据。”

    云梦瑶一见到陈兮风手中的香包就立马就拿了过来观察,虽然这个香包现在已经被分成了两半,不过却依然能够看得出来这是同一个香包,那是一个做工精细绣着五毒仙门标志的紫色香包。

    紫色是五毒仙门的标志性颜色,这一点是绝对不会错的,而且普天之下除了五毒仙门有还会有什么人敢使用五毒仙门的标志呢,最终云梦瑶还是被陈兮风的证据征服了。

    不过现在最让她吃惊的却是香包上的断痕,因为这个断痕实在是太过于整齐了吧。

    “师父这香包的断痕是为何物所损?未免也太平整了吧”云梦瑶问道。

    “现在虽然还不知是何方神器所为,不过这如此平整断痕不就证明了,在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吗”陈兮风这时边说着,边将云梦瑶手中的荷包收了起来。

    随后陈兮风再次挽上云梦瑶的手问道:“小瑶儿天色不早了,我们去和你羽哥哥汇合吧。”

    “嗯”

    傍晚时分村庄向西以外的树林里,南宫羽带着御仙师徒早已经安顿好了一切,就连晚饭御仙都已经在准备中了。

    “羽哥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玉莹莹现在闲来无事,于是就趴到了南宫羽的身旁和他闲谈了起来。

    南宫羽这时转头看向一脸单纯的玉莹莹,想着现在也无事便靠到了一颗树下坐了下来悠闲地道:“想问什么问吧。”

    “嗯……你说……我小师叔是不是喜欢我师姐啊”说到后面那半段的时候玉莹莹故意把声音放轻了许多,生怕被御仙听到。

    南宫羽这时一听到玉莹莹这个问题,表面上十分平淡其实没心却是这样的:果然不止我觉得兮风有问题吧,连莹莹丫头都看出来了,哼,这个口是心非的狗男人。

    “你可别胡思乱想小心乱点鸳鸯谱,你师叔这辈子就你师姐一个徒弟,不疼她疼谁啊”南宫羽这时笑了笑心想:呵呵,口是心非真香。

    “可是为什么师叔为什么不多收几个徒弟呀”玉莹莹又问。

    南宫羽这时笑了笑叹了口气答道:“大概是因为这世上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第二个,能让他不惜放弃所有也要守护的人了吧!”

    “什么意思啊”玉莹莹疑惑了,却不知此时南宫羽已经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十八年前,金黎瞳献祭后的一个月,南宫仙门内阁。

    哇哇哇哇!突然间一阵婴儿的哭声响彻了整个内阁,那声音十分的明亮稚嫩,但是那音量却异常的大,听那气势都快要把屋顶给掀下来了。

    那时的南宫羽还是南宫仙门的少门主,大多时候都只待在内阁处理事务,不巧那一日他刚从外面回来,就遇上了那震耳欲聋的哭啼声,这就让本来心情就烦躁的南宫羽就直接炸了。

    “啊!到底是谁这么不识抬举把小孩带到我的地盘来”南宫羽突然一声大吼,就顺着哭声的方向寻了过去。

    可还没等南宫羽弄清楚情况,婴儿的哭啼声就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声声的哄孩子的声音。

    此时此刻就在南宫羽寝室外的凉亭处,已经幻化成成人模样的陈兮风,正抱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婴儿在南宫羽的门前徘徊,不用说也知道陈兮风怀里的婴儿不是别人,就是婴儿时期的云梦瑶。

    “喂,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南宫羽一上来就十分不耐烦地拍了一下陈兮风的肩膀问了一声。

    也许是因为南宫羽从来都没有见过幻化后陈兮风的模样,所以并没有第一眼就认出来眼前之人。

    可不管南宫羽有没有认出陈兮风,可陈兮风却是没有忘记他的,就在南宫羽拍了一下陈兮风的肩膀后,他立马就转过了身微微开口道:“南宫兄是我兮风。”

    “我不管你什么风,赶紧的给我走别打扰我……等等,你说你是谁?”就在南宫羽差点就要发火时,恍然间他终于反应了过来伸出手一把拽住陈兮风,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越看他越感觉熟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陈兮风这时看着南宫羽很是无奈,接着他换个姿势抱好云梦瑶再次开口道:“南宫别闹了,小心我去把你埋在御剑山桃林的酒给偷了!”

    “谁都不可以碰我埋在桃林的酒,就算你是兮风也不行”南宫羽一听到自己的酒要被偷了马上就急了。

    陈兮风这时见南宫羽上钩了立马就大笑道:“哈哈哈,南宫你终于认出我来了吗,你还是不是真兄弟了,怎么认出我花的时间比我师姐还久。”

    “我我我那是故意的,怎么了有意见?”南宫羽边说着边欲要伸手去拍陈兮风。

    结果陈兮风竟然刻意躲开了南宫羽,看了一眼怀里的云梦瑶说:“南宫你这么碰我一下,会震到孩子的她才刚安静下来。”

    “孩子?”南宫羽这时着实是被陈兮风的这番话吓到了。

    可就当南宫羽低头看向云梦瑶的那一刻,心差点没被萌化掉,此时的云梦瑶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嘟着嘴一直看着南宫羽。

    南宫羽这时看着白白嫩嫩的云梦瑶似乎一点都不认生,就伸出一根手指去逗她,结果云梦瑶竟然也伸出来小手一把就抓住了南宫羽的手指。

    南宫羽见状不觉就笑了道:“兮风你可以啊,消失这么久不但背着我找到了恢复你身体年龄的方法,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噗,咳咳咳咳”陈兮风实在是佩服南宫羽的脑洞,状况都没了解就直接给他来了这顿暴击,着实是把陈兮风整得够呛。

    “哈哈哈哈,兮风我开玩笑的嘛,别当真哈!快让我抱抱这小可爱”南宫羽这时看着陈兮风这被自己气到的样子,立马就笑了出来。

    陈兮风这时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同意把云梦瑶交给了南宫羽抱一会儿。

    “南宫你可得小心点,小瑶儿还小经不起折腾的”待陈兮风将云梦瑶送到南宫羽怀里以后,依旧不忘叮嘱道。

    南宫羽这时一直看着怀里稚嫩的小人,十分认真地笑了笑回应了一声:“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就这样南宫羽有模有样的逗了一番云梦瑶后,就和陈兮风来到了一张石桌前坐下攀谈了起来。

    “兮风这一个多月你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你了”南宫羽抱着云梦瑶问道。

    陈兮风这时听完南宫羽的话,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他就只是不紧不慢的拿起桌上的水壶到了一杯水喝下后这才开口道:“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背弃师门的事情了吧。”

    “只不过是传闻,我知道你不会……”

    还没等南宫羽把说完,陈兮风立马就打断他道:“这是真的,自我师父过世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和御剑仙门没有半点关系了,其实平平淡淡也挺好的。”

    “兮风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如传闻所言堕入了魔道成了鬼王”南宫羽大惊道。

    陈兮风听了南宫羽的话马上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自讽道:“曾经人人欺我弱小,如今我只不过是多加了一个恶名,竟然怕我怕到了这种地步,真是可笑!”
多多书院 > 唯你一曲云梦谣 > 唯你一曲云梦谣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