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百九十二章 毁花
    温知瑗松开莲止,迟疑了一下:“是寒风说的。”

    提到寒风,莲止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你,结果还是将你引到了悬崖边。”

    温知瑗不知道该怎么说:“算了,不提他了。这是哪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曼陀罗花?”

    不等莲止回答,一个老妇人提着一桶水走了过来,她拿起一个木瓢舀水,为这里的曼陀罗花浇水。

    那个老妇人对于多出来的温知瑗并不惊讶:“这是我种的曼陀罗花,这么多年来了,这些花真是越开越好。”

    莲止看着老妇人为花浇水,问道:“您跟外面袭击我们的人是什么关系?”

    那个老妇人放下木瓢,看向莲止和温知瑗:“小姑娘,你昨晚能活着出现在这里已经是运气,今天又来了一个人,不如就留在这里帮着我这个老婆子种种花吧。”

    “你一个人助纣为虐不够,还要我们帮着你养着那个怪物吗?”莲止突然问道。

    老妇人的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随后又恢复正常:“这曼陀罗花可以压制那个怪物的兽性,只要你们留在这里养花,是绝对不会被她伤害的。”

    “这曼陀罗花就像是毒瘾一样,只要她沉浸在花香之中,就不会伤害任何人。可是当她离开这里,突然闻到曼陀罗花香的时候反而会因此暴怒。你用这些花养着那个怪物,只是会增加她伤人的几率!”莲止问道,“你明明可以将她永远禁锢在这里,为什么要让她离开这里?”

    “我不可能将她一辈子困在这里。”老妇人看上去有些落寞,“我能为她们做的只有种花。”

    莲止抓住了老妇人口中的关键词,“她们”,难道有两个怪物?

    但是老妇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只是继续浇花。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莲止手中聚起罡风,直接将这里所有的曼陀罗花毁了,老妇人失去了刚才的冷静和木然,苦苦哀求:“你快停下,你若是毁了曼陀罗话,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会带着那个怪物一起死!”莲止再次出手,只见漫天的曼陀罗花被折断了,花瓣飘到半空,然后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老妇人想去拦着莲止,但是被温知瑗推开了,她无力地倒在地上,伸出手去抓花瓣,可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快停下,停下!”老妇人看上去很痛苦,但是莲止根本没有听她的话:“你既然想要让我们留下来陪着你种花,那我就毁了这里所有的花。”

    就在这时,那个黑影飞身冲了进来,直接抓向处在旋涡之中的莲止,温知瑗一脚踢开了她。那个黑影狠狠撞在了墙上,身上的斗篷脱落,露出了她的脸。

    莲止收起内力,那漫天的花雨也渐渐地停止,她冷冷地看着那个“怪物”,为什么称她为怪物,是因为她的模样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她的瞳孔被白色覆盖,脸上青筋遍布,牙齿外露,尤其是两颗利齿格外地恐怖。

    老妇人看到她这样子也不害怕,而是冲过去抱住了她:“幺儿,不怕,不怕……”

    被唤作幺儿的“怪物”在这一瞬间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是瑟瑟地缩在老妇人的怀中。

    老妇人安抚着怀中的幺儿,看向莲止和温知瑗:“我求求你们了,放过我们吧。”

    “出去的路在哪里?”莲止问道。

    老妇人摇了摇头:“这里没有出路。”

    “是你怀中的幺儿把我带下悬崖,她既然能出去,自然是有出路。”莲止道,“我无意为难你,但是你若是再这样下去,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了。”

    “如果我能出去,你觉得我会一直留在这里吗?幺儿能够从悬崖边的洞口上去,你们如果可以,自然也是能出去的。”老妇人回道。

    “洞口距离崖边很远,我们上不去,但是我相信这里一定有出路。你若是不说,我就算是将这里搅得天翻地覆,也会找到出口。”莲止回道。

    老妇人皱眉:“你为何如此咄咄逼人?难道你们看到幺儿这副模样,就这么容不下她吗?”

    “其实她长什么样子都与我无关,但是她杀人就不一样了。”

    “不可能,幺儿不会杀人。”

    “你说这话,自己都不相信吧?”莲止反唇相讥,“难道方丈的死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老妇人只是搂紧了怀中的幺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幺儿的瞳孔逐渐变成了红色,她突然爆发,一把挣开老妇人,冲向莲止和温知瑗,张开了她的血盆大口……

    普悯方丈的禅房中,善慈和玄鹤一直靠着墙角坐在那里,桌子上摆放着今天中午送来的素斋,但是两人都没有动一口。

    善慈的目光落在了禅房中供奉的佛像上:“玄鹤,你看佛像后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东西啊?”

    玄鹤顺着善慈的提示看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善慈说道:“你往我这边挪一点,从我这个角度看。”

    玄鹤往善慈那边挪过去了一点,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佛像后面突出了什么东西,看样子像是一封信的一角。

    “我们过去看看。”玄鹤起身,然后将坐在地上的善慈拉起来,两个人一起走到了佛像前面,他们没有直接动手去拿,而是先叩头:“佛祖在上,弟子无意冒犯,还请恕罪。”

    说完之后,玄鹤走上前,将佛像后面藏着的信拿了出来。

    善慈走到玄鹤身边,就着信看了起来。两人越看越心惊,看完之后,玄鹤问道:“你想要怎么做?”

    善慈抿了抿嘴:“方丈既然将一切都写在了信上,我们看到了还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只怕是会辜负方丈的一片苦心。”

    善慈已经做出了选择,玄鹤慎重地问道:“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要知道,一旦说出实情,渺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事情很有可能会超出我们的预料。”

    “我不怕。”善慈抬头望向玄鹤,“师兄,你怕吗?”

    玄鹤摇头:“我也不怕,只要你不后悔,我也义无反顾。”

    玄鹤手中的信只有薄薄的几页,但是拿在手里却仿佛有着千斤之重,或许从一开始,普悯方丈就已经做好了将一切公之于众的打算!现在,只不过是需要他来完成最后一步。

    夜幕再次降临,温知阑心中越来越慌,明天一早便要启程回宫,温知瑗和莲止能及时赶回来吗?

    就在这时,温曦泽突然带着鸢黛远远地走了过来,温知阑上前请安。看到温知阑,温曦泽有些奇怪:“太子呢,你怎么在这里?”

    温知阑回道:“回父皇,儿臣前来看皇兄。”

    “朕正好有事情要找太子。”温曦泽刚刚说完,温知瑗便开口:“父皇,皇兄现在不在。”

    “太子这个时候能去哪里?”天已经黑了,温知瑗不在房间里,还能去哪里?温曦泽有些怀疑地看向温知阑,温知阑挡住了温曦泽的去路:“父皇,皇兄和太子妃应当是出门散步了。父皇若是有什么,可以等会儿再过来。”

    温曦泽正准备说什么,鸢黛开口:“皇上,臣妾觉得有些累了,要不还是先回去吧。”

    听鸢黛这么说,温曦泽也没有拒绝:“既然如此,那就先回去吧。”

    温知阑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却听得另一道声音响起:“五弟,太子可寻到太子妃了?”

    是温知言过来了,他身后跟着的人竟然是苏希冉。

    温知言看到温曦泽也在,故作惊讶:“儿臣不知父皇也在这里,惊扰圣驾,还望父皇赎罪。”

    温曦泽没有忘记温知言刚才说的话:“你刚刚是什么意思,太子妃去了哪里,太子还要去寻她?”
多多书院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