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福福德正 > 福福德正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三六章 去了
    福福一愣,这张画拿给老夫人?她是没想到的。

    随手这么一画,也是想逗大家一乐,本想着等看了戏,家去的时候带上,因为有几个乐呵,家里偶尔翻上一瞧,也是好的。

    一出神,就听婶子和杏枝说笑起来,“这是我们福福画的,真的,和我呀,没的半点关系,杏枝姑娘要是想带回去,问我们福福就成,不用呀,不用问好,弄的我不好意思的。”

    说完,婶子就也问起了她,“怎么样福福?可以不?”

    “杏枝姐姐这么说,却是见外了,”福福帮忙把画纸卷起来,递过去,“我是怕画技粗糙,入不了老夫人的眼。我画的时候也是图个乐呵,既然杏枝姐这么说,若是能教逗得老夫人一笑,这画呀,也是值了。”

    “我先谢过姑娘好意,”杏枝就笑,手拿着画纸,很高兴,“天色渐晚,这戏台子马上就开唱,姑娘们可以开了窗,这里往下一瞧,看的真切,听的也清楚。”

    “一会呀,我叫伙计端了茶水糕点过来,”杏枝说着,“等开了戏,大家一边听戏一边吃点东西,却是都不耽误。”

    知道推脱不了,又是刘家好意,就赶忙谢过,然后送了杏枝出门,见她手捧着画卷,颠颠的跑了出去,这才关了门,屋子里坐好。

    “那画呀,给老夫人瞧一眼,该是也能被逗乐呵的,”婶子笑,“就是不知道还能能送回来,我刚还寻思呢,想收着那画,得空看看,心情定会高兴的。”

    “而且福福画的狗子,哎呦,吃的那个欢快,一想起来,我这胃口,也跟着好了不少。”

    这么一说,婶子就揉了揉肚子,还真捡了块桌上糕点,吃了起来。

    吃几口糕点,然后清茶解腻,这会窗子开了,窗下不远处戏台跟前人山人海,围的满满都是,叽叽喳喳的声音也大。

    刘家伙计正四处奔走,一处处的点着大红灯笼,片刻,刘家上下,就红彤彤一片,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戏台的鼓点先起,然后唢呐的动静传来,接着,就是声声二胡,偶尔的敲锣声,戏台的幕布也渐渐拉开,底下人群鼎沸。

    好戏开演了。

    别说,刘家的这处阁楼,这个屋子,真真的看戏好地方。

    不用人多挤的难受,底下坐着看不清也听不清的,这里听戏,窗子一开,椅子挪到窗边,抬手就是糕点零食,还有冒着热气的茶水,听着戏台上一句句唱腔,一声声调子,却是极真切,极动听。

    所谓高处,看的也远。

    不但能正面看清戏台,台下的一群群看戏的人,远处,刘家打府宅,再远处,朦胧的山林、田地,都依稀可辨。

    日头早早下了山,清凉的夜风下,星星点点,刘家上下又挂满了红灯笼,一处处,也闪着喜庆祥和的光,灯笼里的光,闪闪烁烁,又随风轻轻摇曳,实在梦幻的很。

    真真好似一场梦。

    这般朦胧的梦境,听着、看着、想着、望着,好似就在梦里,梦里的戏台、书卷、纸张,以及台下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熟悉的,是十里八村乡里乡亲的人们。

    陌生的,是一个过往,一个来世。

    原来所谓生活,想来也是这样,梦里梦外,真真假假,到底都在一处。

    偶尔闭上眼,就专门听戏词,若是鼓点激烈,她就睁眼看戏,却也听出了几分味道。

    苗苗和水灵两个还方桌上练字,却是一点也不受打扰,任由外面熙熙攘攘,她们自顾安安静静的写着大字。

    柔儿也听了会戏,该是听不进去,就也作到苗苗她们那边,捧着书卷,继续看了起来。

    今儿,是刘家席面的最后一天。

    这些书卷、笔墨纸砚,若是不好好珍惜,就不好再瞧见了。

    福福见她们用心,一来欣慰,二来也心疼。

    想起心疼,柔儿她们,相比其他许多村里的女娃子,要好上太多了。她们读书认字,虽吃苦,也受旁人冷落,但到底,做着自己想做的事。

    只这点,就最是难得不过。

    福福看向窗外,在灯火通明的刘家大院,黑压压的人头攒动,戏也接近尾声,因为是最后一晚,大家都认真的在听,在看,并没有提前离场的。

    刘家的伙计又送了两次糕点零食,清茶是一直续着的,小厅子这么一坐,听着戏,却是格外的享受。

    婶子和大娘听的认真,俩人爱听戏,今儿听的真切看的也清楚,就更是一直挪不开眼,偶尔还能跟着唱上两句,很入迷。

    听到动情处,还偷偷抹抹把泪,不叫她们瞧见。

    临近散场,苗苗和水灵两个练了一天,手累的不行,这会,终于提不动笔,把笔墨收拾好,就也挪了椅子,凑过来坐。

    柔儿也是,几卷书,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就也和笔墨放在一处,嗑的瓜子,吃的零食,却是闲不住,就直接收拾了起来。

    擦了桌子,到了地,东西又放归原处,就也过来一起,她们姐妹几个搂的搂,抱的抱,安安静静的听着戏。

    好一会,等戏一场完,散了场,窗外吵吵闹闹的人来人往,福福睁开眼,刚要抬了胳膊起身,就见水灵在她怀里,苗苗躺在柔儿身上,两个小的闭着眼,正呼呼大睡。

    两人写了一天的字,该是累到了。

    婶子和大娘,也从戏文中缓了过来,这会,就赶忙走过来,怕她俩黑天半夜的睡觉着凉,就用家带的小褥子一人包了一个,然后抱在怀里。

    收拾收拾正要出门,杏枝就急匆匆的赶了来。

    见她们抱着两个小的,福福和柔儿俩正挪椅子桌子,就长舒一口气,“还好,”拍了拍胸脯,“赶上了,赶上了。”

    说完,身后跟着的两个伙计就进了屋,每个伙计身上大包小包的拿着不少东西,杏枝看着她们就笑,“今儿事情多,”杏枝解释,“本想着散场前就过来,谁知道临时出了点事,还好,没错过大家。”

    “这两包裹啊,”杏枝指了指边上的一个伙计,手拿两个包裹,伙计不大,个头也不高,在这么多人跟前站着还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一个是婶子家的,一个是大娘家的。”

    杏枝说了起来,“是我家老夫人特意嘱咐的,就是些寻常东西,备的都是一样的。”

    婶子和大娘一听,很是有些受宠若惊,“这两日就都有打扰了,还送这许多东西,却是真真受不过,可怎么好?”

    婶子说着,然后看向福福,到底刘家老夫发的话,也不好拒绝,但接受了,婶子和大娘该是有些不好意思。

    福福就笑着题她们应下,“杏枝姐姐,老夫人的好意我婶子和大娘心中欢喜,若是日后有机会,定会好好谢过。”

    杏枝就笑,然后拉了两一个伙计上前,“这两份,是给福福姑娘的。”

    “我家老夫人知道几位姑娘练字,家里书房有些闲置的笔墨之类,老夫人就让我寻了收好,说让福福姑娘带回去。”

    “知道谦益小公子读书,我家老夫人就让我家公子去书房挑了几卷经史,在这里,”杏枝扭身,看了眼身后,福福探头过去,果然,有一书箱正地上放着,书箱虽不大,该是也放了不少,“我家老夫人还发话,说是谦益小公子若是看完了这一箱书,就尽管过来再拿新的。”

    “老夫人说我们刘家上下虽不是书香世家,但到底自小我家公子虽顽劣,也没养在身边,但道理家里给备着书房,里面也藏了不少书。”

    “我家老夫人高兴,”杏枝笑,“她老人家心肠最是慈善,老夫人瞧着福福姑娘欢喜,还说姑娘日后要是得闲,就常过来走动走动,陪着她老人家说个话啥的。”

    福福笑着应下,时候不早,婶子和大娘一人还抱着一个,杏枝传完话,就前头领路,领她们出门。

    “婶子,今儿老叔还是在外头等着吗?”杏枝开口,“大娘,我今儿还问了您家的德正哥,说是老叔会赶车来接。”

    “德正?”德正家大娘一听,高兴了,“杏枝姑娘,你今儿还见到我家德正了?”

    “我前院走动的时候,遇见一次,”杏枝笑着点头,“还是前个大家戏台底下看戏,人太多,我没寻见,就打听了打听,说德正哥是您儿子,这我才,前个大门口等着,跟着德正哥,寻到了福福姑娘你们。”

    “今儿正好前院走动,遇见了,就多问了几句。”

    “德正哥说婶子家老叔,晚上赶车会来接的,”杏枝前头一边笑一边解释,“我本想着东西多,又黑天半夜的,备下辆马车也轻省点。”

    “德正哥这么一说,我也就放了心,尽管准备东西,不怕婶子们带回去费事了。”

    “杏枝姑娘费心了,”婶子笑着接过话,“柔儿她爹家里没事,这路程又远,我们还爱凑热闹,他啊,就一早赶车送我们来,等日后下了山,再赶车过来接。”

    “这会啊,”婶子说起自家男人,笑意就溢满嘴角,言语里全是欢快,“估计大门外等着呢。”

    她们下来的稍晚,人群已满满散去,刘家大院里的人不多,除了刘家的伙计和帮工,却是没几个外人在的。

    杏枝领着她们,穿过一条小路,拐了两道弯,就到了大门口。

    一路上,天虽黑,但清月高悬,刘家又挂满了红灯笼,却也亮堂的很。

    大门外,一声声叫喊寻人,此起彼伏。

    刘家宅内走的差不多,但看样子,却是全聚在大门口了。

    赶车来接的人也多,一辆辆马车、驴车,在不远处,拥挤的不行。

    虽然灯笼照着,但人挤人,就只能叫喊,一声高一声,福福她们大门口站着,正犹豫要不要开一嗓子喊声老叔,还怕声音太大叫醒睡觉的水灵和苗苗,正站着朦胧的夜色下四处瞧,就见不远处走来一个人。

    高高的修长身量,只模糊能瞧见人影,那人刚走了两步,身边的大娘就认了出来,“德正啊,哎呦,你可来了。”

    到底自己儿子,一下就认了出来。

    是德正,人又前走了两步,把她们一一看过,没的多也没的少,扭头就要前头领路,去寻老叔。

    “德正哥,”德正头还没扭过去,杏枝也看清了人,打着招呼,“既然遇到了德正哥,那我就不送了,这些东西,”说着,身后的两个伙计提着东西又往前凑了凑,“是我家老夫人的一点心意,刚刚和婶子大娘她们说过了,剩下的就有劳德正哥帮忙,我就院里忙了。”

    德正点点头,嗯了声。

    杏枝又和她们一一打过招呼,临到福福,就笑,“那福福姑娘,我们明天见?”

    是的,明天见。

    答应了老夫人和刘家的公子,明天家里的酸菜还要包个饺子,炖个菜。

    福福笑着点头,“杏枝姐姐那我们明个见。”

    目送杏枝走远,消失在夜色下人来人往的人群中,德正领着两个伙计,拿着东西,前头走,婶子抱着水灵,大娘抱着苗苗,她和柔儿牵着手,一人拽着一人衣袖,福福拽婶子的,柔儿拽大娘的。

    老叔赶的驴车停在南村路口的一棵大杨树跟前,缰绳拴着树,她们挤过一堆堆的人,看着大家从刘家四散开来,夜色下说说笑笑的回家去,走路的、坐车的,男男女女,大人孩子,在夜色下,月光中,却是比白日里还热闹。

    说着笑着,一堆堆人,说起刘家的席面、唱的戏、听的曲、见的人、大家都满是兴奋。

    福福她们走到老叔跟前,人已经稀稀俩俩,走的差不多了。

    刘家的两个伙计把东西递给德正和老叔,又帮忙放在车上,都稳妥了,就往回走,回刘家去了。

    “这些?”老叔纳闷,看着放了半车的东西,还有些不习惯,“刘家给的?”

    婶子就笑,“全是沾了福福的光,刘家上上下下,送了不少东西。”

    然后一边让福福和柔儿先把车上的褥子放好,再叫她们上车坐,紧接着,就把抱了一路睡着的水灵和柔儿俩个,放在她和柔儿身上,轻轻柔柔的,两个小的睡梦中只嘟囔着嘴,说了几句,就又迷迷糊糊接着睡去了。
多多书院 > 福福德正 > 福福德正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