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回到明朝做昏君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五五章 朕之意志即国家意志
    陈奇瑜没想到赵竹带来的是这样一个消息。

    他抬起头看着赵竹,略微有些诧异的缓缓问道:“这巡查使是何人?”

    “回大人,巡查使代表巡查司巡查地方。”赵竹恭敬的说道:“至于这一次是何人来到洛阳,大人见到就知道了。”

    关于陈四海的身份,赵竹还是不敢透露的。

    他摸不准陈四海打算怎么办,如果在这个事之前,就把他的名字给透露了出去,真的坏了事情的话,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深深的看了一眼赵竹,陈奇瑜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今天晚上百花楼吧。”

    赵竹没想到陈奇瑜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

    百花楼是洛阳城之中还算有名的一座青楼,在青楼见面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不过他只是来传递消息的,没有资格和权力反对。

    “在百花楼的天字三号房。”陈奇瑜想了想又补充道。

    赵竹点了点头,语气恭敬的说道:“卑职会把消息带到。如果大人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那卑职就回去送信去了。”

    轻轻的点了点头,陈奇瑜对身边的师爷李芳说道:“送送他。”

    “不敢劳烦。”赵竹说完这句话,一拱手便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耽搁,要赶快回去送信。毕竟这一次见面的地点选择实在太微妙了,他需要尽快把消息送回去。

    等赵竹走了之后,陈奇瑜看着李芳问道:“你觉得来的是什么人?”

    “想必不是什么普通人。”李芳想了想说道:“这一次要查的是河南知府。他虽然是无关紧要,但牵扯出来的却是福王,朝中派来的人肯定是能做主的人。能做主的人自然不普通,只是不知道来的是谁。”

    “希望不要来一个胆子小的吧。”陈奇瑜有一些无奈的说道。

    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如果朝廷只是不痛不痒的审斥福王,那他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洛阳之地的百姓也没有得到真正的救赎,这不是他想要的。

    听着陈奇瑜的话,师爷李芳没有开口,因为他并没有想要说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家大人,心里面都清楚,这一次的事情不了了之的可能性非常大。

    朝堂之上的帝王想要收拾藩王,一直都是难度非常大的事情,很多时候也下不了这个决心。更多的只是浮于表面的惩罚,根本不会伤筋动骨。

    陈奇瑜看了一眼李芳,随后摇了摇头,他没有再说什么。

    与李芳不同,陈奇瑜有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来,大明朝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陛下登基之后励精图治,颇有荡平宇内的气象。

    这是陈奇瑜希望看到的,同时有一件事情也需要他去证实。那就是当今陛下的大雄心和大魄力,以及当今陛下是否具备成为雄才大略君主的资质?

    这一次就是一个考验。如果陛下像以前一样只是对福王的惩处浮于表面,那就证明陛下没有这个大雄心和大魄力。想要荡平宇内,那也就不现实了。

    在洛阳的这两年,陈奇瑜深切的体会到了藩王对地方的剥削和压迫。

    这些皇族不事生产,每日里过着特别奢靡的生活,总想着搞风搞雨、娶女人生孩子、扩张田地、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敛财。

    藩王们整日躲在王府里面,性格怪异嚣张,因为没有自由,所以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经,也没有事情可以做,研究的事情就变成了如何迫害人。

    即便有一些藩王有智慧,所研究的也无非是修道炼丹、诗词书画,花费也甚多,平日里对地方的剥削一样很大。

    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说什么都是空谈,百姓就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陈奇瑜才会借着密奏的事情进行试探。

    这件事情陈奇瑜没有和师爷李芳说,也不会和他说了。

    驿站之中。

    看着眼前的赵竹,听说他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陈四海的眉头就是一皱。

    这个陈奇瑜搞什么鬼,把见面地点约在了青楼?

    要知道,官员是不能上青楼的,难道他想阴自己一把?

    不像啊,如果自己被阴了一把,那他肯定也脱不了干系。何况密奏本身就是他上的,他能够躲到哪里去呢?

    还是说,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情况?

    可是如果自己不去,那就是露怯。

    看了一眼赵竹,陈四海面无表情的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明天晚上我会准时赴约。”

    “是,大人。”赵竹连忙答应了一声。

    虽然赵竹觉得这两位大人之间似乎有什么事情,可是他也知道这不是自己能干涉的,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少越好。

    于是他毫不迟疑的转身走了出去。

    夜晚,京师西苑之中。

    朱由校坐在摇椅上,但地点已经不是他的凉亭之中了,而是张皇后的住处。

    在朱由校的摇椅旁边,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茶水和点心。

    在另外一侧则放了一张同款式的摇椅,坐着的自然就是张皇后。

    事实上,朱由校此时有些尴尬。

    因为张皇后正用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而且神情颇为幽怨。

    刚坑了张国纪的朱由校,心里面实在是有一些心虚。

    “陛下,不如让我爹辞了内务府的差事吧?”张皇后看着朱由校,幽幽的说道。

    张皇后很担心,今天白天父亲就已经来西苑了。

    内务府那边发卖的如意豆很火爆,果然还是有很多人买。

    虽然价格很贵,可是很多人都觉得值得。毕竟这是种子,而且高产,明年种下去之后,肯定会有一个好收成。到了那个时候肯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而且种子这种东西,可以一代一代的种下去,所以即便贵一点也不亏,买的人还是很多。

    但是这些人花钱买了,也不代表他们不抱怨高价。

    父亲这两天都已经不太敢出门了,直接跑到西苑来找自己诉苦。

    张皇后也就明白了一件事情,父亲又被坑了。

    在宫里面这么长时间了,她也看清楚想明白了。

    父亲之所以被这么任用,并不是陛下多么看重父亲,而就是想利用他国丈的身份,把父亲给做成了一个靶子。

    就像之前父亲和自己说的一样,他的名声好像越来越差了。原本张皇后还有一些迟疑,现在她终于肯定了,有了陛下在后面做这些事情,父亲的名声要是能好就有鬼了。

    朱由校看了一眼张皇后,有些无奈的说道:“可是朕没有合适的人。”

    听得朱由校的话,张皇后默然。

    沉默了片刻,她缓缓的说道:“那就让我父亲做着吧。他现在是大明的臣子,又是臣妾的父亲,有些东西是他们该担着的。只是希望将来有一天,陛下能够念着他们的功德,饶他们一命。”

    说着,张皇后还站起了身子,直接跪到朱由校的面前,缓缓的说道:“妾身求陛下了。”

    看到这一幕之后,朱由校直接站起了身子,轻轻地伸手搀扶起张皇后,就将她揽在了怀里面。

    他轻声的说道:“宝珠放心,朕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他们都会好好的。”

    事实上,张皇后的担心朱由校也明白。她担心自己最后卸磨杀驴,为了平复臣子们的怒气。牺牲了她的父亲。

    所以她才会说那样的话,意思就是做事是应该的,为皇上背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希望能够留她父亲一命。

    张皇后揽住了朱由校的腰,靠着他日渐宽阔的胸膛,轻声的说道:“陛下答应妾身了,妾身记着了。”

    撒娇一样的语气,让朱由校的保护欲爆棚,伸手拉着张皇后往里面走,轻声的说道:“行,你记着吧,现在咱们做点重要的事情。”

    站在一边的陈洪看到这一幕之后,伸手驱赶走了内侍和宫女。

    他知道陛下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之后,便站在门外安静的等着,以防里面有什么事情召唤。

    第二天一早,朱由校起了一个大早。

    原本昨天折腾了一晚上,今天应该睡到日上三竿的。可是不行,他今天有事情,要去上早朝。

    事情发酵的差不多了,终究是要解决的。

    陈洪在外面伺候了一晚上,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所以今天就不是他跟着朱由校了,而是换成了魏忠贤。

    在魏忠贤的伺候下,朱由校吃了早饭,完成了洗漱。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们便向着前面去了。

    等到朱由校到这里的时候,大臣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安静的等在大殿里面。

    这一次不是大朝会,所以来的只有内阁六部、都察院、大理寺和通政司,其他的官员并没有到场,但是这就已经足够了。

    “陛下驾到!”

    听到魏忠贤在前面喊陛下驾到,朱由校便转身走了出去。

    坐到龙椅上,在臣子们参拜之后,朱由校缓缓的抬起手说道:“诸位爱卿平身吧。”

    等到所有人都站起来之后,朱由校缓缓的说道:“今日早朝,朕有一些事情要和诸位爱卿商量。”

    听到这话之后,臣子们都是一愣。

    原本陛下并不怎么上早朝,弹劾的题本一直都有,只不过陛下也不在意。今天上早朝就知道是有事情,只是没想到陛下如此。

    事实上,无论是朱由校还是大臣们都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大明的早朝,有些有名无实。

    有些事情不适合在早朝上说,有些事情太大了早朝也说不完,所以基本上都是通过题本的形式送入宫里面的。

    而六部和内阁的重要大臣若是有事,他们会通过进宫的形式来找陛下。

    早朝就显得有一些鸡肋了,当然那是老祖宗的规矩,所以一直没有废。套用一句后世的话,小事大会,大事小会,基本上符合现在大明的情况。

    不过看今天的这个架势,陛下似乎要说一点大事情了。

    目光扫过所有的大臣,朱由校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有洛阳知县陈奇瑜,上了一份题本,还通过通政司上了一份密奏,弹劾的是河南知府廖忠以及洛阳的福王相互勾结、欺压地方,侵吞百姓的土地。”

    “这件事情在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不少人上了题本。有人说要严惩福王,否则朝廷法度置于何地?密奏制度事于何地?”

    “有人则说陈奇瑜越级上题本,应该治罪。”

    “同时朕也听到了一些消息,说是陈奇瑜以此来胁迫帝王。有失为臣之道,应该予以严惩,罢官发配边疆。”

    说到这里之后,朱由校便缓缓的停了下来。

    事实上,这些消息和这些舆论全都是朱由校挑起来的,陈洪在这方面做的已经有一些成绩了,最近看来效果不错。

    在舆论挑拨的差不多之后,自己就该出来表态了,这就是今天这个早朝的意义。

    朱由校见众人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为了这件事情,朕询问了通政司的赵秉忠。“

    “赵爱卿和朕谈论了一番之后,朕明白了一件事。陈奇瑜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逼迫朕?”

    “原因也很简单,藩王也好,皇亲国戚也罢,这些年在地方横行霸道,所做的不法之事很多,可是真正得到严惩的却不多。”

    “地方官员上书弹劾之后,多数也是石沉大海。即便是朝廷有了处罚,也多是浮于表面,更多的是下旨审斥,这就让下面很多的官员吃了亏。”

    “反正上了题本也没人管,何苦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长此以往,凉了天下官员的心。”

    “同时各地的藩王和皇亲国戚,如此横行不法,朝廷却一直不管,让天下的百姓怎么看?”

    “天下的百姓会觉得朕这个皇帝不合格。诸位爱卿以为然否?”说着,朱由校的目光扫向了他们。

    这句话的意思就很简单了,你们站队的时候到了,乖乖的站到朕这边来,然后把朕的意志化作朝廷的意志,从上到下推行。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震惊不已。

    有些人不敢相信;有些人则是心中兴奋,比如徐光启他们。

    陛下既然愿意对宗藩动手,这就说明陛下的大毅力和大气魄。

    要知道,宗藩问题一直都是朝廷头疼的问题,大臣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皇帝一般都是避而不谈。

    现在陛下这样做。当真是天下的幸事。同时他们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陛下已经对皇亲国戚动手了,那些勋贵和勋戚呢?他们再有横行不法的事情,陛下肯定不会再顾及他们。

    这个时候刑部尚书黄克缵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陛下英明。”

    所有人这个时候也都反应了过来,直接站了出来说道:“陛下英明。”

    等到所有人都行礼之后,朱由校这才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诸位爱卿免礼吧。”

    等到所有人都站起身子之后,朱由校才继续说道:“话虽如此,但是朕也不可能任由人诬告藩王和皇亲国戚,所以这已经命通政司彻查了。如果确有其事,绝不姑息,严惩不贷!”

    “另外内阁拟旨,今后各级大小官员严禁题本和密奏一起上,这是在浪费国家的资源。驿卒不花钱吗?还是写题本的纸张不花钱?”

    “无论是题本还是密奏,朕全都能够看得到。”

    这倒不是说朱由校因为陈奇瑜的做法而生气,而是真的费钱。

    驿站本来就已经很花钱了,如果一本题本要跑两次,那成本就翻倍了。大明朝这么大,每一次的题本和密奏这么多,那可是一大笔钱。

    如果是需要花也就罢了,重复的事情做一遍,除了浪费成本之外没有任何用处,所以朱由校决定严厉禁止。

    这个时候内阁首辅大学士韩爌站了出来,恭敬的说道:“陛下圣明,臣等遵旨。”

    “没有其他的事情就散朝吧。”朱由校站起身子,直接摆了摆手说道。

    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朱由校也懒得和他们废话。

    在众臣的参拜声之中,朱由校转过屏风,走出了大殿,同时看着魏忠贤说道:“事情查清楚了吗?”

    “回皇爷,已经查清楚了。”魏忠贤连忙说道。

    朱由校提起的当然就是上一次的事情,那些人跑到西苑的门口跪谏,被魏忠贤带着人给打跑了,同时还抓了一些人进去。

    朱由校就让魏忠贤去查他们,凡是有贪污腐败的,一律严惩不贷,把这些人全都抄家发配;没有贪污腐败的,直接罢官回家。

    听到魏忠贤的回答,朱由校停住了脚步,沉着脸看着他,声音严肃的问道:“可有冤假错案,可有疏漏查错的?”

    “皇爷放心,奴婢再三核查,绝对没有疏漏。”魏忠贤连忙说道。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如此最好。如果你做了诬陷之事,或者有了什么疏漏,朕不会宽恕你,所以最好没有。”

    魏忠贤连忙再次保证道:“奴婢以项上人头担保,绝对没有疏漏。”

    魏忠贤之所以敢这么担保,是因为那些贪污的全都被他给查出来了;查不出来的,他也没敢去诬陷。

    说白了就是有漏网之鱼,但是绝对没冤枉的。
多多书院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回到明朝做昏君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